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喝過水,再休息一段時間,精神滿滿好起來。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戰鐵眼望着四周的焦乾山土,吐了一口氣,對周晨道:“在這裏能堅持到現在,你們是好樣的。”

周晨覺着十分慚愧,作爲隊長領着隊員進來差點沒出去,這是失責。對戰鐵表示感謝救命之情。

“沒什麼好謝的,我覺着咱們現在最好是先離開這裏。”戰鐵道,他可不想被曬成人幹。

冉步卻道:“這裏是三十六魔衛的老窩,我們應該再搜尋一下,不能就這麼便宜了他們。”

剛纔蔫了吧唧的鬥師這會兒神氣十足,全身是力量一身是膽氣,一致要搗毀三十六魔衛的洞穴,以泄心頭之憤。

戰鐵理解他們的心理。“要幹那就趕緊的,別等了!”他首先對着其中的一個洞穴打出暴雷神拳,炮彈似的直接炸開了鍋。

“我覺着應該到裏面去,看看隱藏着什麼祕密。”冉步道,同時招呼着森木旗的鬥師們往洞穴走去。

周晨等人跟在後面,十分的小心翼翼。

戰鐵來到一處洞穴,看到的是一個很大的的裝修還不錯的房間,各種器件都有,不過都是一千年前的古董了。“這些個古董帶出去,不知道能不能成爲價值連城的收藏品?” 豪門小妻子:BOSS大人等等我(豪門小妻子:總裁大人抱緊我) 作者: 甘甜 他胡亂的想着,一種陰森森的讓他覺着是進入了墓穴當中。

耳邊傳來一聲聲的巨響,冉步他們擊碎了其他的洞穴,讓三十六魔衛再沒有老窩可回。

戰鐵從墓穴出來,其他的鬥師運行鬥魂一下子給摧毀了。

望着千年的建築毀於一旦,戰鐵心想這要是在地球,考古學家建築學家們不是得痛心疾首大罵他們毀壞傑作藝術品?

摧毀三十六魔衛的修煉府第,再沒有什麼可以泄憤的,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回走。

因爲急於走出去,行軍的速度很快。沒有一個人願意再回來,也沒有誰願意說起這段不光彩的事。

來到一處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他們安營紮寨進行了一次徹底的休息。

周晨、冉步、張銘和凌翠翠以及戰鐵坐在一起。

“你怎麼知道我們被困?”凌翠翠問戰鐵,“你不是跟一隊在一起的嗎?”

戰鐵翻動着手裏的燒魚,回道:“事情是這樣的…….”

林賜哲率領的一隊和段騰飛的龍騎兵團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在大路上,氣勢磅礴好不刺眼。內部更是熱火沖天,千鑄旗的鬥師們越發覺着正靈旗有意瞧不起他們,兩旗暗暗較勁。

再複雜變態的環境戰鐵都經受的住,他一天倒是過得很無所謂。只不過對行軍的路線保留意見,向林大隊長反應,是不是可以採取一點隱蔽一點的方案,不要大張旗鼓,生怕陰不二不知道。

林賜哲給他的回答是之所以要雄壯威武的行軍就是做給陰不二看的,好讓他不敢太狂妄,也是做給那些平民百姓看,讓他們知道有人在行動,好使他們繼續過一種安心的生活。最後一點,林賜哲鄭重的提醒戰鐵,他林賜哲纔是隊長,一切行動都由他說了算。

戰鐵無奈的搖搖頭,對林賜哲的大理由十分不贊同。他看龍騎兵團特別的不舒服,當三等兵的時候就覺着這些士兵特別的自大,如今更是目中無人。貌似他們比別人高人一等,理應受到敬重一般。

走到一個村莊,這是公共地界,不受任何權力機構的約束,同時也就成了各方面爭奪的目標,不過都是暗着的,沒有人傻到會明着真槍實彈的幹。

“三天前就頒發了徵兵告示,今天是最後一天,凡是家裏有合適年齡入伍的人都要報名。”從打扮上看一個疆都某衛隊的徵兵頭目在對村民說。

地斗大陸很多普通人家只想過一種安靜平穩的生活,一家人幹着種地採藥砍柴捕魚等等原始的營生,他們覺着很幸福。至於什麼征戰沙場建功立業那只是少數人想幹的事。

顯然這個村的村民對徵兵的事情不感興趣。徵兵頭目有些惱火,最終是大發雷霆,大手一揮,恨恨的道:“你們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他拿出一個人員登記名冊,把能夠徵召入伍的人名字念一遍,“凡是念到名字的,必須入伍。”

“憑什麼?”一個虎背熊腰的村民道,“這裏不是疆都,你們沒有權力命令我們。”

徵兵頭目把花名冊往地上一摔,跳下臺,上前對着村民一腳踹去。村民本能的躲過,他的力氣大猛的把頭目給抱起來甩到一邊。

徵兵頭怒暴怒從地上爬起來,抄起一把大刀向村民砍去。一陣混亂,一陣鮮血,讓村民暫時安靜下來,卻都是用殺人的眼神看着手持兵器的野蠻士兵。

林賜哲等人看到眼前的一幕,有些人看不過去,想上前主持正義,結果被林大隊長給攔下了。奇生也沒有讓千鑄旗的鬥師出頭。

大部隊選擇繞道過去。

戰鐵對林賜哲等人的行爲十分不解,他沒有想到這些人會對這樣蠻不講理的徵兵行爲視而不見。他停下腳步從大部隊中走出,直接走到徵兵頭目的身邊。

“要報名排隊去。”徵兵頭目瞪了戰鐵一眼。

被這種很不入流的人瞪是很不爽的事,戰鐵二話沒說,直接甩給他一耳光。這一耳光那叫一個爽快,啪的一聲,頭目只覺着眼前是星光閃閃,頭嗡嗡的響,其實他應該慶幸戰鐵只是扇了他耳光而沒把他的眼睛給挖出來。

徵兵頭目眼睛瞪的比牛眼還大,暴跳如雷,舉起大刀砍向戰鐵。旁邊的手下當然也是一窩蜂的涌上來,準備把這個膽大包天的戰鐵給大卸八塊。

這些低級的不能再低級的小兵還沒等着近到戰鐵身邊,就被一團相當的氣道彈飛,重重的跌在地上叫罵。

遠處的士兵聽到這邊有打鬥聲第一時間趕來,把戰鐵圍起來,一個個的不停叫罵,卻是不敢太近前。

徵兵頭目踹了其中一個士兵,“你們個狗日的,愣着幹啥?給老子上!”

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看十多個士兵的臉上多出了完整的手印。 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林賜哲等人發現隊伍裏少了戰鐵,調頭來找,發現戰鐵威風凜凜的教訓徵兵士兵們。

“住手!”林賜哲和奇生同時道。

戰鐵對着其中一個的臉舉了舉手,士兵嚇得渾身哆嗦,帶着哭腔求饒。

林賜哲和奇生走到戰鐵身邊。

“誰讓你私自行動的?”林賜哲責問道。

“戰鐵,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要做最主要的事情。像這種事情不該管的就不要管。”奇生道。

戰鐵看着這兩位當今最富有前途的旗少,“難道在你們眼裏像這樣的事就是小事?不用管?”

“要管也輪不到你。”段騰飛驅使着震天虎來到他們的跟前,“這是我們疆都的事,輪不到外人插手。”

啪!

一聲脆響,十分的響,戰鐵在所有人看着的情況下給了旁邊一個凶神惡煞士兵耳光。他個耳光是打在士兵的臉上,也是打在段騰飛臉上,更是對武尊韓遲的一種蔑視。“只要我看不慣的事情都要管。”

“你?!”段騰飛惱怒,座下震天虎發出一聲咆哮,一副鬥戰的狀態。龍騎兵圖的士兵同時做好鬥準備,直等總指揮的一聲令下。

林賜哲不想他帶的隊伍出現亂子,從中調停。奇生也不想千鑄旗因此再跟龍騎兵圖打起來,勸說着雙方。

“好,看在兩位旗少的面子上,我就暫且饒你這一回。”段騰飛並不想跟戰鐵打起來,他道,“不過再有下次,我一定要你好看。”

戰鐵看看林賜哲和奇生,這兩位的兩張應該說是很漂亮的臉此時顯得在庸俗不過,他嘿嘿的笑着道:“好,那你們的這次徵兵也就算了吧。”

段騰飛忍氣叫疆都徵兵的人退走。

隊伍繼續前進,到晚上的時候,大家發現戰鐵又一次失蹤了。

這一次林賜哲沒有派人去找,“他跟咱不是一路人,想走就走吧。”

奇生和王騰文等人商量,或許戰鐵離開一段時間不是壞事。“讓他一個人想想也行。”

戰鐵離開隊伍,又碰到了幾件很看不下去的事,該出手時就出手,做了一回獨行俠者。直到看到遠處飛馳而來的周晨派出的五名鬥師。

聽完鬥師講述的周晨的情況,戰鐵決定去幫他們一幫。

“就你自己?”五名鬥師實在是不相信戰鐵一人能救二百多人。

“不是還有你們呢嗎。”戰鐵貌似不在意的揮了揮手,一股強勁的力道激射而出打向兩百米的大石,晃盪蕩的一聲,大石碎裂,這個時候顯示一下實力是必要的,“行了,別猶豫了。方圓幾百裏恐怕都找不到援兵,現在得靠我們自己。”

戰鐵和五名鬥師準備了足夠的水。

“你們負責送水,我先去。”戰鐵展開騰雲駕霧之術,速度一陣風的來到了荒涼之地。

周晨、張銘、冉步和凌翠翠聽完戰鐵的講述,對他更是刮目相看。這些人儘管是地斗大陸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比起戰鐵豐富的實戰經驗欠缺不少。

“戰鐵,你是好樣的。”冉步的心態一向很好,“你現在是千鑄旗的人,等青年鬥戰大師賽,我一定要跟你打一場。”

戰鐵連連擺手,一貫不正經的道:“我不跟你打。”停了停,“我這人有個毛病,跟漂亮的女人打容易走神。”

冉步豪爽的道:“那你就不把我當成女人嘛。”

“不把醜的女人當成女人我做得到,不把漂亮的女人當女人,這個對我來說難度太大。”戰鐵在漂亮女人面前總是說這種聽上去油腔滑調其實每個女人都喜歡的話,冉步雖然一直以男孩子的裝扮出現,但被人誇一誇是漂亮的女人心裏還是很舒服的。

玩笑開過,周晨等人商量下一步的計劃。在吃過上次的虧之後,他們決定成立一支先鋒隊,負責開路和探路。

“我提議先鋒隊的隊長由戰鐵擔任。”凌翠翠道。

衆人表示贊成。

“算了吧,你們還是饒了我吧。我可是一隊的人,讓林賜哲他們知道了,還不知道心裏怎麼想呢。”戰鐵拒絕了先鋒隊隊長的職位,“我離開一隊也沒想過加入你們二隊,像我這種野慣了的人可不想當隊長。”

戰鐵沒有跟二隊一起,他選擇單兵行動。

目前爲止,除了二隊遇到的三十六魔衛,一隊和三隊沒有任何收穫。盟尊藍向天傳話給林賜哲和周晨,要他們兩隊務必保持警惕,不能有絲毫懈怠,同時加派信息鬥師,全力收集陰不二的消息。

再沒有什麼隊長副隊長,戰鐵一人行走在路上,世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也聽得見樹葉落地聲音也聽得見晚上蟲鳴。望着漫天的星辰,戰鐵突然覺着好美,比起地球上城市上空被霓虹燈照的失去了本色的夜空不知好看多少倍。

來到一處飛流而下的瀑布前,戰鐵看着一線白從山頂直貫而下,心情大爲爽朗。特殊的地帶,氣溫不低,正適合洗澡。看看四下靜謐,戰鐵脫掉外衣,想着痛快的洗個澡。

嘩嘩的山泉流水聲,悅耳動聽,好一派山光水色。

戰鐵一猛子扎進水裏,痛快無比的唱着歌。

不經意間瞥見一襲白衣,身影和動作他是熟悉的,不就是紅衣坊的聖女嗎?他一聲不出,悄悄地游到一塊巨石的後面。

聖女如同仙女一般飄飄然的落在了水當中的一塊石頭上。望一下四周無人,她輕啓面紗,撩撥了山水洗臉。

“轉過來,轉過來。”戰鐵心裏默唸,希望聖女能夠轉身讓他一窺面紗下的真容。

聖女沒有轉身,而是運功將山泉流水化成了一層罩子,她在水罩的中間。

戰鐵的眼睛一眨不眨,聖女慢慢的輕輕地無比優雅的把身上的衣物一層一層的退去。那是一道多麼香豔動人的場景啊。因爲水罩的緣故,不能看的分明,卻更添了一種無法抵擋的誘惑。

聖女把身上最後的貼身衣物退去,那是世間絕無僅有的美妙胴體,堪稱傑作。

她滑進水裏,只露出香肩。好山好水好美人……

戰鐵看的呆了,整個人都傻了,這種隱而不漏的充滿想象的誘惑是他平生第一次見到,身體已經微微的起了反應,很有一種乾柴烈火的感覺。他悄悄地鑽進水裏,讓自己暫時的清醒一下,真害怕會一時衝動,幹出什麼出格的事。

聖女到底是聖女撩水的動作如此的淡雅,一頭秀髮披在肩上,溼噠噠更顯風情。

戰鐵不捨得挪移目光,只看着聖女慢慢的起身露出整個後背。

“太美了,實在是太美了。”戰鐵心裏感嘆,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女人的後背也可以這樣的美,除了美他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詞來形容。

一陣風吹過,戰鐵打了個寒戰,鼻頭一緊,如此美好的場面被他一個巨響的噴嚏給打破了。

聖女心頭一驚,瞬間從水中躍出,同時用衣服擋住了身體。

戰鐵只看到了她出水時候的一剎那,卻也心狂跳不止。他努力想去一窺剩女的真容,卻徒勞無功。

聖女雙掌排出兩道激浪,直射向戰鐵躲着的大石頭而來。

戰鐵想沒多想雙手往下一拍,身子直出水面。

“我靠!”戰鐵出了水面但是臉紅到了脖子,他根本就沒穿衣服!

聖女往這邊看了一眼,臉唰一下子也紅了。

噗通一聲,戰鐵重重的掉落水裏,他看着穿好衣服帶上面紗的聖女,心中直呼遺憾。

“喂,我不是故意的。”戰鐵對飄然而去的聖女喊道,聖女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他臉上浮現出很不好形容的笑容,自言自語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青雲道人被殺,封魔塔倒塌,三十六魔衛出世,千年魔宗無蹤影,五旗聯手追蹤,這一系列的事情在地斗大陸引起的恐慌越來越強烈。

林賜哲所謂的大招旗鼓的行軍非但沒有讓普通百姓感到踏實,反而讓人們更加擔心自己身處危險之中。在這種情況下,太多的人想找個避難所,就算是精神上的也可以,紅衣聖教這個時候出現了。

“紅衣聖教是什麼教?”“紅衣聖教真能保我們平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