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喬晨一口氣把胃容物都吐了個乾淨,一直抽痛個不停的胃部終於漸漸地消停了下來,他的臉正對着青年那已經變得完全沒法入目的皮褲,後知後覺地感覺到了有些不妙。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糟了糟了糟了,這不是那誰嗎?!

叫什麼來着……都怪漫畫作者停更太久,他都把裏面的內容基本全都忘光了!

現在只記得是個類似於小蝌蚪找爸爸的故事了。

喬晨使勁地苦思冥想,也只想起了面前這個被自己吐了的青年的名字,至於剩下的那兩個人就怎麼也想不起來了,只是依稀記得旅團裏確實有這樣的傢伙。

裸穿西裝的鷹鉤鼻女人和一個看起來很陰沉的小矮子……這兩個一起對他進行攻擊的人,名字是什麼?飛毛腿?憤怒的小火球?

獵人裏面的名字都太奇怪了!

喬晨最後還是放棄了思考。

他站着抹了把嘴,小心翼翼地擡起眼睛,尷尬地看向面前這個遭殃的青年。

他之前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翻江倒海的胃部,不小心讓無辜的路人糟了殃,也沒有什麼正當的理由可以推卸責任……不,挽救自己的名譽。

不管怎麼說,吐人一褲子這件事都太讓聖鬥士的臉上蒙羞了。

由於時間停止的關係,還沒來得及翻臉,面前這個大概叫做庫洛洛的青年臉上依然掛着笑容。完美無缺的笑容搭配上他狼狽得驚人的模樣,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即使對方並看不到,喬晨還是雙手合十對他滿懷歉意地道了個歉,嚴肅地思考起毀屍滅跡的可能性,比如從衣櫃裏拿條裙子給他換上之類的。隨後又想到這傢伙剛剛對他熱情得十分古怪,一看就沒打什麼好主意。

再結合漫畫裏看到的這個男人的所作所爲,和pk之前的場景,喬晨自覺已經發現了真相。

這個人絕對是想偷他的能力!

想到這一點,喬晨心裏的愧疚感立刻就煙消雲散,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他輕而易舉地打倒了之前出手對他進行攻擊的對象,這兩個人的穿着實在是太糟糕了,不把首飾帶齊,從頭頂武裝到腳底的人根本就不是喬晨的對手,即使他們的分數即使加在一起也沒有喬晨的一半高。

打敗他們後,喬晨看着大喵沉默地出現,又沉默地舉着牌子揍翻了鷹鉤鼻和小矮子,嘆了口氣,不再試圖對它說些什麼。

自從設計圖一片空白的那一天開始,大喵就變得什麼都不說了,雖然它的毒舌確實讓喬晨深惡痛絕(尤其是針對他的),但是無論如何,這種異常的狀況都讓他開心不起來。

好感度不再提示,向它說話也不再有迴應,聯盟小鋪打不開,喬晨現在陷入了一種怎麼看都不太正常的狀態裏。

好在pk系統暫時還能正常運作,讓喬晨不會在這些危險的世界裏徹底失去依仗。

他抿着嘴,又嘗試着呼叫了一次系統,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發生了故障的關係,他只能聽到一些嘈雜的電流聲。

“希望以後會正常起來吧。”喬晨只能樂觀地想着。

懲罰結束,換裝pk已經完成,靜止的時間重新開始流動。

庫洛洛在時間開始前進的同時,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太沉重了。

僅僅過了一瞬間,不僅他褲子上的嘔吐物變得更多了,遠遠超出人類的嘴能夠吐出的量,沉重地像是在一瞬間承受了全世界的悲傷。而且派克和飛坦不知何時都被面前的少女打倒,臉朝下趴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而原本還在對着他的褲子嘔吐的少女,在同時也換了一套服裝,所在的位置和動作也發生了不可忽略的變化。

——時間。

庫洛洛在第一時間裏想到了這一點。

時間方面的念能力……還是什麼別的特殊能力?

他僞裝的笑容終於徹底撤下,隨着笑容的離去,庫洛洛的眼睛顯得更加的深邃而又令人畏懼,被他注視着,就感覺到彷彿會被全部看透似的,就連一舉一動也變得極爲拘束。

當然,這裏面不包括作死小能手喬晨。

“你打倒了他們嗎?”

喬晨看着面前這個截然不同的青年,感覺到他的身上散發出了極爲明顯的壓迫感與惡意。雖然身上充滿了穢物,不過真的男人說不定就要具備這種不管變成了什麼模樣,都要保持氣勢的的強大。

就比如變成了妹子的喬晨自己。

喬晨亂七八糟地想着,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皺了皺眉,心想難道他不想先換條褲子嗎?這樣子絕對又噁心又難受,莫非即使褲子上都是嘔吐物也要爲團員報仇……哦,他都要被感動了。

雖說如此,但嘔吐物的味道實在不怎麼好聞,喬晨用手在面前扇了扇,真心實意地說道:“先別說這個,要不要先換一條褲子?這樣子很難受吧,一不小心還會弄到別的地方,不管要打架還是什麼的,還是讓自己變得清爽一點比較好。”

鑑於是自己吐出來的,喬晨覺得自己應當對這條褲子負責,於是又建議道:“要不,我去弄條新的還給你?”

當然報酬會找他要的。

“……不必了。”沉默了一會兒,庫洛洛乾脆地拒絕了他。

也許庫洛洛是不願意露出兩條褲子下的毛腿呢。

喬晨無所謂地聳聳肩:“好吧。”

他打量了兩眼對方,發現庫洛洛也在審視着自己,在褲子的話題結束之後,伴隨着胃酸的味道,周圍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

喬晨也在調動自己的腦子,思考着現在要做些什麼。

“看着很符合刷材料的對象的樣子,要打倒他嗎?”

他一手伸進口袋裏,摸出設計圖看了一眼,原先熱得發燙的設計圖已經變得正常,只不過上面依舊空白一片,什麼可以用來當做指示的東西都沒有。

喬晨看了看設計圖,又擡頭看了一眼庫洛洛,變得有些拿不準主意起來。

在前一個世界並沒有收集到材料,卻仍然可以離開,雖然是完全不可控性質的,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出現……

這樣的話……

果然還是幹掉他看看比較安心。

這麼想着,喬晨扯出了一個笑容,向前邁了一步。

與此同時,一本怪模怪樣的書出現在了庫洛洛的手上。 若說喬晨對於庫洛洛的印象,那估計只有一個——

超級難搞。

距離喬晨對庫洛洛發動攻擊已經有一會兒了,也許之前的兩人被打倒的樣子引起了庫洛洛的警惕,他並沒有貿然還手,只是在閃躲着喬晨的進攻,並且一邊根據喬晨的行爲,推測並試探着他的能力。

喬晨對於這種智商高的敵人感到很棘手,更何況,他自己的老底正在被一刻不停地掀起來。

“只有滿足一定條件才能夠觸發的能力麼……並不是收集類的能力,而是本身特性引發出的不同的表現方式,不會將人殺死,但不確定是因爲自身觀念還是能力的限制。”

“這種能力不像是念力,是一種區別於念力的特殊能力嗎?的很有趣,只可惜你本身並不能使出它的最大力量。”

喬晨被搞的滿心煩躁,無法成功開啓pk的挫敗感和對面前這個人的不爽堆積到一起,匯聚成了有如流星般的一擊:“閉嘴!”

庫洛洛輕鬆地閃避了喬晨的斷子絕孫腳,沉思着說:“已經到極限了嗎……對於沒有防備的派克和飛坦來說是無法抵抗的,然而卻對已經有防備的我無能爲力,也許是由於使用者的能力問題。這樣來看,還真是有些可惜。”

這樣下去不行!

庫洛洛的話語讓他覺得毛骨悚然,像是回到了和藍染戰鬥的那一刻一樣,但比起傲慢得看不起任何人的藍染,這個純粹出於興趣的傢伙要可怕的多。

喬晨謹慎地看着他,難得的開始不再一味地進行攻擊,而是動用腦子,思考起戰術來。

早就應該清楚,這部漫畫裏的人物都沒法可以輕易打敗的。只不過因爲前面勝利的太過容易,所以喬晨也不禁低估起對手,完全忘記了會出現難以打倒的敵人的可能性,對這樣艱難的戰鬥感到十分的措手不及。

都怪裝逼王他們太弱雞了。

但喬晨並不是會就這麼簡單屈服於困難的人,能打倒中二病喬晨的傢伙到現在還沒出現呢!何況他還有許多技能沒有使用過,就算沒有庫洛洛這麼高的智商,可喬晨卻還是有屬於自己的優勢的。

喬晨咬了咬牙,心裏暗自盤算起來,動用火炮蘭能幹掉他的可能性是多少。但是看着庫洛洛似乎是在等待他交出底牌的樣子,想要利用昏迷的人觸發pk的手又停頓了。

這個人智商可是超高的誒,萬一沒有成功的話……再想打倒他可是難上加難了。

褲子上的穢物在之前的戰鬥中,已經被遊刃有餘的庫洛洛擦拭掉了,去除了嘔吐物的庫洛洛看上去更加的鎮定自若,穩健地逐步誘導着喬晨使出所有的能力。

面對這樣的場景,喬晨靈機一動,想到了別的方法。

“哼哼哼哼,你以爲這就是我的極限了嗎?真是太天真了。”

一手捂住下半張臉,喬晨扭曲地笑了起來:“我擁有的力量是你無法想象到的!做好心理準備,接招吧!”

“哦?還有什麼其他的能力嗎?”庫洛洛看起來有些愉快地問道。

喬晨做好了發大招的姿勢,裝作要進行吟唱讀條的樣子,庫洛洛居然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而是就站在那裏,看着他的動作。

好好看着吧!

“這就是,聖鬥士的奧義!”

喬晨一手迅速地點開目前唯一能用的幻閣,手指準確戳上了上面的“抽一次”按鈕。由吉爾伽美什的頭髮換取來的抽取機會,現在這個時刻,正是使用它的機會!

讓他利用這次幻閣的抽取,在不暴露自身能力的情況下,完美地幹掉庫洛洛這個強敵!

他有預感,一直倒黴到現在的自己,現在就是釋放出積攢的全部運氣的機會!

懷揣着美好的期待,喬晨期待地的等待着結果的出現。

眼前金光閃耀,就連對面的庫洛洛也微微睜大了眼睛,看着從這片金光中誕生的東西。

逐漸的,有什麼東西從光芒中出現了!

喬晨情不自禁地上前,伸手抓向那篇承擔着所有希望的光芒。

一點,一點,接觸到了……

“啪嘰。”

有什麼東西落在了喬晨的手上。

他的手指不自覺地動了動,感受着被握在手心中的物體的觸感。

——黏糊糊的,滑膩膩的,就像是浸泡在一汪油中,那東西滑溜溜的幾乎要抓不住,黏膩濃稠的液體還在不停地順着指縫向下流去。

“……”

在觸摸到的那一刻,喬晨的心中就勾畫出了它的輪廓,它在他的心中曾經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讓他久久不能忘懷……

但在此時,喬晨還殘留着微弱的希望,他眼珠下移,慢慢地,落在了自己的手心。

“啊。”

庫洛洛看到,一頭粉發的少女木然地張了張嘴,吐出了一個單音,滿臉滄桑。

“出現了一塊肥肉啊。”庫洛洛平靜地指出了喬晨不願意面對的真相,“雖然很好奇是從哪裏拿出來的,不過,你要用這塊肉打倒我嗎?”

【大喵的五花肉】

【油膩膩的肉,被大喵啃過一口,因爲出貓意料的不好吃所以丟給了你。因爲太過油膩,所以吃的人會覺得很生氣,請謹慎食用。】

看着手中之物的介紹,喬晨只覺得心都碎了。

爲什麼在唯獨這麼要緊的時候,卻出現了久違的黑歷史。 蒼青之劍 但不知是不是錯覺,似乎介紹詞後面又多了一句……

“不,平凡的人只能看到表象,事實上,它遠比一塊肉要強大得多,它的裏面蘊含着你無法想象的玄妙奧義。”喬晨深沉地說。

庫洛洛完全沒有被忽悠到,他一手捂住嘴,冷靜地判斷着這塊肉的真實來源:“是嗎,看起來你自己都無法控制這項能力呢。從虛無中取出未知的東西的能力,是存在於另一個重疊的空間中,還是僅僅是如同賭博一樣的抽取……”

喬晨眉毛抽動了一下,難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敵人再度進入了賢者模式。

不管他怎麼猜測,已經知道了庫洛洛能偷取能力的喬晨始終緊緊閉着嘴巴,對於自己的暖暖系統一句話都不說。即便這樣,他也不得不承認,庫洛洛已經逐漸地逼近了真相。

不過現在正是好機會!

喬晨捏緊了手裏的肥肉,大叫着:“天馬流星拳!”作勢朝庫洛洛扔去。速度遠比喬晨快得多的庫洛洛鎮定極了,根本不在意喬晨的這些小動作,但喬晨在表面上的假動作之下,迅速把手中這塊肉甩在了昏迷中的飛坦的臉上。

軟膩的肥肉的一角正好探進了飛坦的嘴角,昏迷之中的人反射性地蠕動了一下嘴脣,咬下一塊,做出了吞嚥的動作。

“咕咚。”

嚥下去了。 “咕咚。”

可以聽到明顯的吞嚥聲音。

過剩的油從飛坦的嘴邊流了下來,看着讓人覺得有些反胃,喬晨嚥了一口口水,緊張地等着他的反應。

察覺到了喬晨的所作所爲有特殊的目的在裏面,庫洛洛的目光移到了飛坦的身上,打開了手中的“盜賊的祕笈”。

在這同一時刻,吞嚥了喬晨扔出的肥肉的飛坦,悶哼一聲,以一種不太正常的姿勢,筆直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飛坦,你醒了嗎。”

“唔……咳咳咳咳!”把嘴邊的肉咳嗽着吐了出來,飛坦周身的氣勢節節攀升,細長的眼眸猛然睜開,“團長,我感到現在無比的憤怒。啊啊,快把我燃燒殆盡了……”

有,有效果了嗎!

喬晨衝他伸出手,打算藉由他觸發換裝pk。剛剛扔出五花肉本來就是爲了叫醒其中的一個人,讓他有機會觸發pk,進入時間靜止。那樣的話,就是他的天下了,不管把庫洛洛扒光還是剃個禿頭都沒有人能阻止他了。

現在看來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很順利地就把其中的小矮子叫醒了,之後只要讓他攻擊自己一下,觸發換裝pk的條件……

“冷靜下來,飛坦。”庫洛洛說道,手中的書頁急劇翻動,發出刷刷的響聲。

一條黑色的布衝向喬晨,將他與飛坦隔離開,看起來庫洛洛敏銳的察覺到了他的想法,並沒有給喬晨接觸到飛坦的機會。

在之前的戰鬥中,喬晨的絕招是被動觸發這件事已經被他知曉。在對方沒有攻擊意願的情況下,喬晨想要開啓換裝pk就只能成爲一名近戰,而隔絕掉接觸的可能性,就讓他完全沒有辦法造成針對自己的攻擊判定。

可惡,就差一點!

庫洛洛對他的自殘行爲防備得非常到位,就連他想要利用土地或者石塊種種意圖都在實施之前被阻止,喬晨簡直快要煩透了。

這樣的話,不是白費了一次大好的機會嗎……

他覺得十分挫敗,正欲再度發起估計肯定沒什麼用的進攻,卻突然發覺,醒來的飛坦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對勁。

他渾身上下都被紅白相間的奇怪衣物包裹着,喬晨確定在他醒來的那一刻都還是正常的姿態。這是什麼?喬晨隱隱約約覺得這副姿態有些眼熟,但是像是隔着一層什麼一樣,始終回憶不起來。

都怪斷更太久……他都不知道多久沒看過《獵人》這部漫畫了!裏面的配角的技能怎麼可能還記得!

“味道殘留在嘴裏,吃下去的東西像是在胃裏灼燒一樣,噁心得想吐……我現在生氣得不得了啊,團長!”

“飛坦,要使出那招的話去外面,派克還在這裏。”

“啊啊,不行,無法忍耐,必須要馬上釋放出來纔可以!”

絕世劍帝 就連一直閒適的庫洛洛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嘗試着呼喚飛坦,卻發現他已經完全陷入了怒火之中,無法自拔。

這樣詭異的怒火來源自然只有一個,庫洛洛此時沒有功夫再去管喬晨,喬晨也因爲這奇怪的發展而長大了嘴巴,震驚地看着吃下了肥肉的飛坦。

“是那塊肉的原因?對了,說明裏寫着‘吃的人會很生氣’,可是原來會生氣到這種程度嗎?!”

一團金色的,散發着彷彿能將人從肉帶骨一起燃燒殆盡的灼熱感的火球出現在了飛坦的頭頂,炎熱到極致的氣浪彷彿能讓空氣都燒起來,喬晨反射性地擋住眼睛,感到光是看上一眼,就會瞎掉一般。

對了,這樣的話,說不定……

“ris……”

【叮咚,面前這個身高非常殘廢的小矮子對你發起了攻擊,爲了維護世界和平,不再用暴力製造悲傷,就來跟這個身高殘念脾氣暴躁的小矮子,比試一下熱情似火的裝扮吧!】

“……成功進入換裝pk了。”

火球依然像一個巨大的電燈泡一樣,掛在上方明晃晃的,就像一個功率超大的電燈泡一樣,閃得人睜不開眼。喬晨頭一件事就是從衣櫃裏拿出墨鏡戴在臉上,驚奇地看了一眼這個明顯是敵我不分超大範圍超大殺傷力的技能。

好像記起來了一點……不過管他呢,反正已經進入換裝pk了,之後只要趁着靜止的時間幹掉庫洛洛……

“等等,庫洛洛怎麼不見啦?!”

看向青年原本所在的位置,卻發現那裏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原本還志得意滿的喬晨瞬間變得一臉懵逼,他飛快地掃視了一下週遭,發現不僅是庫洛洛,連原本躺在飛坦腳下的女人都不見了蹤影。

……跑了?

跑得這麼快?!

щшш◆ тт kǎn◆ ¢O

喬晨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是什麼時候跑出去的,這種發展完全出乎喬晨的意料,他站在這片廢墟里面,從頭到腳都愣住了。

“該死……”在pk狀態下他不能離開衣櫃太遠,這就表示瞭如果庫洛洛真的麻溜兒地跑路了,他根本沒法追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