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喬瑜開車到了別墅,卻是沒有想到因為行李太多,收拾了一個下午也沒有收拾完,等到夜……

2022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577章搬家 「萌萌哪兒去了?我們不會把她丟在卞家了吧?完了,她能自己找回來嗎?」

我表情憂愁,弄丟那麼大一塊石頭,誰能不擔心?

蘇白玉倒不怎麼擔心,說道。

「她是主動走的,應該是有急事沒來得及和你說,應該過幾天就回來了,別擔心。」

我又嘆了口氣,更惆悵了。

「女大不由爹啊。」

反正當事人現在也不在場,我自稱她爹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蘇白玉臉上多了些淡淡的笑意,我看了心裡怦怦直跳,感覺自己肋骨都不怎麼疼了。

好不容易我倆慢慢回到了火葬場那個員工小院里,圍起來的筒子樓只有蘇白玉她師父家是亮著的,在夜裡看著也挺詭異的。

但現在對我來說無異於救命的光,我倆趕緊上樓敲開門,林婆婆發現是我們卻一點都不詫異。

「你們怎麼搞成了這幅樣子?趕緊進來吧。」

我和蘇白玉對視了一眼,因為我倆在地上滾了好幾圈,衣服全髒了,更別說蘇白玉穿著一身白衣。

等我們兩個洗漱完又換了乾淨衣服,已經夜裡十二點多了。

因為下午在卞家的客房睡了一覺,現在我們兩個毫無困意,蘇白玉的表情還有些凝重。

她開口說的第一件事,不是魚水村也不是卞家主母,更不是剛剛遇上的送葬人。

「師父,姜太龍他做了預知夢,有人說他快要死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緊緊抿著唇,雖然冷若冰霜的俏臉一直沒變,但是我卻可以感受到屋子裡氣氛的沉重。

林婆婆睜開雙眼看我,我不知道該說點什麼,結巴了一下。

「對,我之前在幻境中看到過那個斷頭人,之後它又出現在了魚水村。」

蘇白玉沉默了一下,又道。

「我替他算過了,但是算不出來。」

林婆婆擺了擺手,平靜道。

「你算不出來是正常的,他寫了什麼字?」

蘇白玉一向淡定的神情中多了些羞澀,燈光略有些昏暗,臉上紅的也不明顯。

彷彿十分難以啟齒似的,她遲疑了一會兒才小聲說。

「他寫了一個玉字。」

玉?我一愣,這才想起來先前她讓我寫一個字的事情,我隨手寫下一個玉。

唉,早知道我就不開玩笑,認認真真想一個字寫了。

沒想到林婆婆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寬慰道。

「玉字?如果只你深思熟慮后才寫下的字就不靈了,什麼都算不出來的,算出來也沒有用。」

我還沒理解這是什麼意思,林婆婆喃喃了一陣子,又抬起頭看我。

「你身上是不是帶了一塊玉?」

我趕緊點頭,把螭吻玉佩拿出來給她看。

她拿著玉佩凝視了一會兒,一直沒有說話。

我惴惴不安,小心開口問。

「這……難道是這塊玉的問題?」

我突然想起來林嘉那個女人之前和我說過什麼,因為我拿著這塊玉佩要倒大霉了。

難道就是預知夢?因為螭吻玉佩我做了預知夢?

我表情一凝,趕忙又說。

「我是不是要把這塊玉佩丟掉?」

要說捨不得肯定有一點,螭吻玉佩幫過我不少忙呢,要不是它我說不定都活不到現在。

但得扔了它才能保命,我肯定二話不說就挖個坑把它埋了。

林婆婆擺擺手,不知道從哪裡扯出來一截紅線。

「是又不是,和玉佩裡面的東西無關,有人在玉佩上面施加了詛咒。」

我瞠目結舌,結結巴巴地說。

「可,可是這塊玉佩我帶了很久了!」

林婆婆用紅線纏上玉佩,原本模樣就奇怪的玉佩現在更顯妖冶了。

「詛咒是最近才有的,你不如想想你的玉佩被誰碰過了?」

我皺著眉沉思了許久,可還是一點思路都沒有。

我從來沒有把這塊玉佩給過別人!

難道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發生的?也不是沒有可能,可我一時想不到。

林婆婆也別有深意,緩緩和我說。

「如果有人想對一塊貼身玉佩施加詛咒,雖然困難,但還是有辦法的。」

她把玉佩還給了我,我低頭看著手中的玉佩,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了紅線你暫時不用怕詛咒,它可以拖延你下次做預知夢的時間,盡量在這段時間找到解決辦法。」

林婆婆溫和地對我笑了笑,我好像再問什麼,被蘇白玉握住了手。

「今天很晚了,有什麼事情等天亮再說吧。」

我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回到房間坐在床上的時候我還有點恍惚,這對我來說雲里霧裡的,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時蘇白玉端了一杯熱飲給我,坐在了我身邊。

我接過來喝了一口,暖和的飲料順著喉嚨到胃裡,感覺身體都暖了不少,也讓我回過神來。

「別想太多,總會有辦法的。」

她淡淡地安慰了我一句,又輕輕說。

「你先在這裡休息幾天吧,不疼了嗎?」

這麼一說,我才想起我還在隱隱作痛的肋骨。

就連躺下的時候都在疼,我齜牙咧嘴地看著天花板,心裡一團亂。

有人在我的玉佩上下了詛咒,預知夢預知的不是別的,就是我的死亡。

我不寒而慄,難道我差點死在魚水村?

這算的上和死亡擦肩而過了,我想起在魚水村凝視那個盒子的時候,當時的情形讓我現在都有點不太舒服。

紅線能延遲預知夢的到來,我心裡稍微放鬆了一下,勉強翻了個身去看蘇白玉。

她似乎已經睡著了,眼下有淡淡的烏青,這幾天把她也累的夠嗆。

想起回來時蘇白玉突然失去了意識的情況,我更擔心了。

想著想著我也困了,睡意襲來,我打了個哈欠睡著了。

沒有做夢的睡眠消除了我的疲憊,不過一睜眼就看到一張臉還是夠嚇人的。

我面無表情地爬起來,心想真是夠了,這幾天怎麼天天有人想往我房間里跑?上次是卞霞,這次是……

萌萌?我這才反應過來我眼前的是誰,驚訝極了。

她對我嘿嘿一笑,露出幾顆小奶牙。

我扒了扒自己亂糟糟的頭髮,詫異道。

「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 當吉爾和巴瑞一起離開大廳之後,威斯克則是蹲在大廳的露台上思考着問題。

雖然他知道現在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可他還是打算在行動之前將可能發生的情況歸納一下。

自己已經犯了一次錯誤,他不想再犯第二次了。

雖然威斯克是在今天前就接收到了公司命令,但他從沒想過這麼早地出動小隊成員。布拉瓦小隊的直升機墜毀事件是他策劃,但是他沒想到會發生的這麼快。

同樣,布萊德維克斯突然駕駛直升機離去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他知道布萊德膽小,但是沒想到會這麼膽小,竟然直接拋棄了隊友逃跑。

『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就應該事先做好更充足的準備才對。現在自己陷入了這樣的困境中,真是丟臉。這完全就是外行的做法!威廉要是知道了一定會用這件事嘲笑我整整一年!』

威斯克勉強克制住自己發散的思維,然後嘆了口氣。

『說到自我批判,以後有的是時間。自己只是一味地抱怨也沒有用,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威斯克對於這幢洋館,以及地下研究所中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但是他只來過這裏幾次而已,而且自從他到浣熊市警察局上任之後,更是一次都沒有來過。

這幢別墅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迷宮,是那個擁有瘋子一般思維的天才建築家——喬治特雷沃所設計的。

史賓塞的腦袋有些不正常,這件事獲得了社會上的一致認同。

這幢洋館則是凝結了他很多的心思,雖然那些巧妙的構造都源自於六十年代後半期所流行的間諜電影中的素材……

『那些間諜電影中用來騙小孩子的道具,給這次的任務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隱藏起來的鑰匙、秘密的地道……』

「原本的計劃是,在我前往地下研究所解決那些事情之前將阿爾法和布拉瓦小隊一起帶到這塊私有領地,然後對別墅周邊以及內部進行搜索,順帶收集B.O.W的作戰數據。我拿着那把鑰匙,而且還知道密碼,小隊的成員也會按照我的命令行動。

但現在不同了,我得想辦法前往地下研究所才行。但問題是那扇通往庭院的門是沒有鑰匙的,那是一個特殊的密碼鎖。

而眼下,那是通往研究所的惟一的一扇門,因為除此之外的方法就是穿過森林去到那個地方。

但是那些森林中聚集著那些喪屍犬根本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不過,如果把研究所里的那個東西放出來的話……」

威斯克渾身一震,回想起一年前一位新的警備員無意中靠近籠子時所發生的事情。

那個新人在喊出救命之前,就被撕成了兩半。如果沒有軍隊做後援的話,任何人都不希望讓它到外界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