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單純的少年少女,心底懵懂的情愫將他們聯繫在一起,若是讓時光定格在這一刻,那該是多美好的一副畫卷……

2022 年 1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放我下來吧……」

眼見着就要走出山,駱小敏小聲對葉瀟說道,生怕會被其他人看到。

「那個……你想要的手串,我就給你了……」

駱小敏將手裏早就握著的手串塞到了葉瀟手裏。

「你以後,還會常來壤犁部落玩的嗎……」「毋庸置疑,第一批進入大門的底線是lv.9,第二批也很關鍵,但是第三批,我們想給年輕人多一些機會,經過和無法之地的商議,我們決定…」

芬里斯頓了一下,微笑道:「第三批進入大門的人選,全部從年輕人中挑選。」

不算小的房間,在芬里斯話音落下之後,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啊!」

「耶!」

「太牛了我們!」

「嘎嘎!」

片刻之後,八樓的房間里,爆發出了震天般的歡呼聲。

芬里斯有些茫然的看著沸騰的幾個年輕人,歪頭道:「你們在……

《時間停止后》第六十六章大榜 楊禕吃完早餐從旅店出來的時候已經時近中午,這一早上他呆在旅店的餐桌上冥思苦想,還是有些成果的。

比如楊禕手上的羊皮紙上就記下了不少的姓氏,以後可以給棘齒鎮的魚人使用。

棘齒鎮目前的這些魚人的血緣關係基本都是無從查起,如果為了防止近親繁殖,最好給每個魚人不同的姓氏。

但是這樣的工作量實在太大,楊禕就選擇偷了個懶,先把同一個職業的魚人取同樣的姓氏。

比如鍛造房的打鐵魚人就統一取姓「銅砧」,魚人灘行者就統一取姓「銅槍」,魚人潮行者統一取姓「銅矛」。

以後有那個魚人等級高了,或者貢獻夠了,還可以取名為「鐵砧」、「鐵槍」、「鐵矛」。

按照錦魚人的統治制度,錦魚人剛出生不久就被部族長老定下了今後的在部族中所擔當的角色。

楊禕照搬了錦魚人的制度,今後姓氏為「銅砧」魚人生出來的後代就是被派往鍛造房學習做鐵匠,「銅槍」的後代自然就從小準備被訓練成魚人灘行者。

這樣一來,以後不需要楊禕給新出生的小魚人一個個做安排,鎮里的魚人自然就知道小魚人的發展方向在哪裡。

只有當有個別資質不錯,又擁有有別於父母的專長的小魚人,楊禕才會親自另作安排。

這些只是楊禕暫時的計劃,有些不合適的地方還需要再修改。

比如像魚人灘行者這樣的職業,不僅人數眾多,而且最好要同職業之間交配才好生出專長適合的小魚人。

所以如果只簡單的讓所有的魚人灘行者都姓「銅槍」,然後禁止同姓氏之間交配,那也不合楊禕的目標。

關於棘齒鎮魚人的姓氏的事情,楊禕打算再考慮一下,等到一個合適的時間再向所有魚人公布。

楊禕出了旅店,剛走到城鎮中心的位置,奔波爾霸和莫嘰姆斯兩個小魚人就一起跑了過來。

這兩個小跟班已經從學校畢業,楊禕也沒有讓他們繼續去學校學習,畢竟以目前棘齒潮汐學院的有限的師資力量和辦學條件,聰明一點的小魚人在學校學個一年半載也就差不多了。

楊禕現在給奔波爾霸和莫嘰姆斯安排的主要任務是提升戰鬥實力,早上的時候奔波爾霸主要呆在魚人先知祭壇學習,莫嘰姆斯主要呆在魚人灘行者營地訓練。

「老大,我們今天要做什麼呢?不是又要把棘齒鎮巡查一遍吧?奔波爾霸小腿都走不動了。」奔波爾霸一來就嘟囔著說道。

「你小子就知道抱怨,現在棘齒鎮這麼大,不這樣怎麼管理的好。」楊禕斥道。

棘齒鎮里大大小小的魚人總數超過了一萬人,這規模和聯盟和部落的大城市根本無法比,但是這對於楊禕來說已經很傷腦筋了。

楊禕以前最多是帶著一幫小弟在大街小巷瞎溜達,從來沒有管理過這麼多的人口。

他完全沒有管理上經驗,全部都是自己瞎摸索。

所以楊禕只能強迫自己多花點時間,在棘齒鎮里到處多走走看看,其它的辦法也一時想不出來。

奔波爾霸一聽楊禕的話就蔫菜了,聽意思今天又是要跑斷腿了。

「老大,不如讓負責管理的魚人都到城鎮中心這裡來,讓他們來報告情況,這樣我們就不用一個個去找他們了。」奔波爾霸為了偷懶,想出了一個主意。

楊禕一聽,覺得有點道理。

按照賈古的說法,錦魚人的部族長老每年都會召集部族中高階級的錦魚人聚集在一起議事,以此來解決部族中重大的問題,並決定部族下一年的事宜。

「說起來,棘齒鎮發展到現在,還一次集體的會議都沒開過。就算是秦坤會,也經常要開個會商量一下地盤和利益劃分等等事情。」楊禕想了想,覺得也是時候開個會了。

「奔波爾霸,你這個主意倒還不錯。」楊禕說道。

奔波爾霸聽到楊禕的表揚,馬上一身背鰭驕傲地翹起,向一旁的莫嘰姆斯示威,這兩個小魚人現在天天都在互相攀比。

「但是,巡視棘齒鎮的事情還是要做的。」楊禕又說道,「你們兩個先說說看,最近鎮里還有什麼事情急需解決的。」

棘齒鎮里的事務越來越多,楊禕怕自己一個人記不住,現在都叫兩個小跟班把需要做的事情記著,用來提醒自己。

「老大,現在農田缺水,建設缺少木材,種植紅葉薯的野豬人也還沒來。」莫嘰姆斯把楊禕的每句話都牢記在心裡,馬上就開口報道。

這些都是目前棘齒鎮急需解決的事情。

農田缺水包括灌溉作物所用的水,以及魚人農夫為保持體表濕潤所需的水。

貧瘠之地上極少降雨,田地缺水一直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再加上棘齒鎮的農夫又都是魚人,這個問題就更加尖銳了。

棘齒鎮選擇種植的燕麥雖然是一種耐旱的作物,但是缺水還是會導致收成減少,所以楊禕一直在想辦法。

楊禕首先想到的就是棘齒鎮東面的怒水河。

怒水河源於海加爾山的南部,一路往南流入棘齒海灣。

這條河是卡利姆多大陸上流域面積最廣,同時也是最長的河流。

賈古也早就提議在怒水河沿岸開墾農田,只是怒水河的沿岸離棘齒鎮太遠,不在棘齒鎮的範圍內。

楊禕打算等到以後再荊棘嶺上建了了棘齒鎮的據點,可以俯瞰並守護怒水河一側,到時候才大面積在怒水河沿岸開墾種植。

缺少木材的問題也是個老問題。

建築建設最主要的材料是石材和木材。貧瘠之地上到處可以開採建築用的石材,但是只有北面靠近灰谷的地方才有豐富的木材資源。

現在灰谷屬於部落和聯盟爭奪中的領地,戰亂不斷,伐木工作經常被迫停止,所以木材成了緊俏資源。

木材的事情,楊禕暫時只能花高價對外收購。

種植紅葉薯,也是楊禕提高糧食產量的計劃之一。

棘齒鎮之前派了魚人去找鋼鬃野豬人,之前棘齒鎮和野豬人突牙帶領的鋼鬃野豬人合作的不錯。然而野豬人那邊似乎發生了事情,以至於無法派人來棘齒鎮。

野豬人不來,魚人也不懂種紅葉薯。楊禕就讓魚人農夫都去種植蘑菇和燕麥,只是讓狗頭人奴隸繼續挖掘更多的用來種植紅葉薯用的地穴。

「老大,這三件事情要怎麼解決?」奔波爾霸見楊禕不說話,不禁問道。

「之前去塔納利斯,看那裡的沙漠居民有許多儲水和引水的方法,特別是一些專門發明的大型的工程學設備,如果把它們引進到棘齒鎮來,或許能夠解決農田缺水的問題。」楊禕想了想說道。

「那另外兩件事呢?」奔波爾霸問。

「另外兩件事的解決方法還沒想到,你們先把這件事記住。」楊禕說。

莫嘰姆斯聞言,馬上努力楊禕說的事情記在腦子裡。

奔波爾霸掏出一疊羊皮紙裝訂的小本子,拿出炭筆開始記錄。

「哦,還知道用筆記下來,不錯嘛。」楊禕贊道。

奔波爾霸在楊禕這裡通常是挨罵的份,這一天內連續被稱讚了兩次,簡直是奇迹。他得意地看向莫嘰姆斯,一排背鰭翹得更高了。

接下來,楊禕還是騎上大海龜,帶著兩個小跟班在棘齒鎮里巡視了一圈。

等楊禕他們再次回到城鎮中心的廣場上來的時候,發現老瞎眼和幾個魚人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老瞎眼見到楊禕趕緊帶人跑了過來:「領主,出事了。棘齒一號帆船遭到攻擊,沉到海里去了。」

「棘齒一號被攻擊,沉沒了?」

楊禕一看,棘齒一號的船長莫嘰托夫也在。

棘齒一號本來應該前往杜隆塔爾,按這個時間點本應該還沒回航。船長莫嘰托夫這個時候回到棘齒鎮,看來棘齒一號確實出事了。

「快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鎮長,我們駕駛棘齒一號正要穿過森金村和迴音群島之間的海峽,遇到了巨魔族的蝙蝠騎士隊伍。這巨魔騎在巨大的飛天蝙蝠上,看到我們船上是魚人後就開始向我們投拋燃燒彈。」

「這些燃燒彈落在船上后留下的液體燒穿了船板,棘齒一號被燒沉了,我們魚人都跳到海里。」

莫嘰托夫快速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我們魚人都跳海了,那人類呢?大下巴呢?怎麼沒看到他?」楊禕急問。

「人類趁著一個巨魔蝙蝠俯衝接近棘齒一號的時候,跳到了大蝙蝠的背上,把巨魔打暈,控制了一個蝙蝠。」莫嘰托夫說地激動,看來當時大下巴的表現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直接跳到了蝙蝠的背上,大下巴果然牛!」楊禕也是忍不住感嘆,「那後來呢?後來大下巴怎麼樣了?」

「後來人類控制著蝙蝠坐騎,幾乎把所有的巨魔蝙蝠騎士都擊落了。可是最後,那頭蝙蝠自己爆炸了。」莫嘰托夫說。

「蝙蝠自爆了?」

「是的,蝙蝠在空中自爆,人類也不知道被炸到哪裡去了。」 眼前的一幕,簡直就是毀滅性的災難,所到之處,凡是鐵甲蟲經過,都是寸草不生,即便是大山,都沒有辦法阻擋它們的腳步,如此恐怖的鐵甲蟲,的確是太恐怖了,而此時的何貝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看到如此多的鐵甲蟲,臉色都發白了。

而此時的闕月門也是一愣,大吼道:「這是什麼怪物,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

「鐵甲蟲,這是鐵甲蟲。」何貝驚呼出聲:「這鐵甲蟲的前額堅韌無比,即便是鋼鐵都能一分為二,怎麼大的一座山,瞬間就被對方貫穿了,的確是太恐怖了。」

羅刀在這裏也待了幾天了,也查閱過一些這個世界的特點,他也看到過一篇,這一篇講述的就是鐵甲蟲,鐵甲蟲是群聚的異獸,他們全身甲殼堅固,而他們什麼都能吃,即便是鋼鐵他們都能吃了,一般見到鐵甲蟲,趕快就逃跑,如果被鐵甲蟲團包圍,你在想要逃跑就困難了。

面對如此恐怖的鐵甲蟲,羅刀他們幾個根本沒有辦法,此時清幽紫鸞鳥也是炸毛了,他顯然也看出了對方的恐怖,但是即便如此,它也沒有後退一步。

昂。

高聲大叫一聲,它就飛在了天空,同時兩根翅膀交叉扇出,剎那間兩道光芒衝出,就朝着前方的鐵甲蟲潮衝去,然而剎那間兩道光芒碰觸剎那,這兩道金光居然消散了,而他居然沒有一點事情,這的確是太恐怖了。

鐵甲蟲就彷彿蝗蟲一樣飛來,面對鋪天蓋地的鐵甲蟲,他們已經傻眼了,闕月門眉毛微微一皺,隨後看向了羅刀幾人,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是還是只能逃命了。

闕月門開口道:「羅刀,今天算你們走運,下一次我就不會放過你。」

說完闕月門就朝着沒有鐵甲蟲的另一面飛去,而此時的鐵甲蟲看到這一幕,居然分開成了兩隊,一隊朝着闕月門追去,另一隊朝着羅刀他們衝來,羅刀看到闕月門落荒而逃,心裏也是吃驚,沒有想到闕月門的進步怎麼大,的確是太厲害了。

羅刀開口道:「我們走了小鳥。」

說完羅刀就準備離開,而就在此時,清幽紫鸞鳥突然飛到羅刀面前,隨後目光示意了一下自己後背,羅刀瞬間明白了意思。

羅刀開口道:「何貝,我們坐上它的背上。」

說完羅刀率先飛起,而此時何貝也跳上了背,就這樣清幽紫鸞鳥展翅,就飛上了高高的藍天,而此時的鐵甲蟲也朝着羅刀這裏飛來,速度還是相當的快的,只是一眨眼就追上了,高速飛行的清幽紫鸞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