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嗯,是我們祁家人的做派。這小東西就是個翻版的逸宸啊。”祁忠勳也興奮的笑着。談話間,就好像守護就在兩人面前一樣。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是啊,還有一次,我帶他在島上玩,他已經很累很累了,還不讓我抱,最後我求了他好久,他才勉強讓我抱着。還美名其曰,讓我體驗一下做媽咪的樂趣。你說他是不是很傲嬌。”許清涵笑着問道,一臉的幸福。

“確實,逸宸也這樣。”祁忠勳輕咳了兩聲,對自己這個重孫子越來越喜歡了。 祁忠勳輕咳了兩聲,對自己這個重孫子越來越喜歡了。

“他?他可沒守護可愛。”許清涵緊緊鼻子,不自覺的說了出來。“還有啊,爺爺,你都不知道,祁逸宸去島上找我們,還自稱是守護的爸爸,我又不記得他,怎麼能信,可是我再一看這臉,簡直太像了。守護簡直就是個小號的祁逸宸。讓我想不信都難了。”

“哈哈……”祁忠勳想着守護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聲。

“可惜我沒有守護的照片,不然就能給爺爺看了。”許清涵有些遺憾的說道,突然,她腦筋一轉,有了新的主意。

“誒,爺爺,你這有祁逸宸小時候的照片沒?”

“有啊,就在那邊的架子上。”

許清涵趕忙拿過來翻找着。

“爺爺,你看你看,這張就很像,跟守護幾乎一模一樣。”許清涵激動的指給祁忠勳看。

再翻兩頁,又有新發現。“還有這個,這個側臉,很像很像。只不過我們守護比他時髦多了。爺爺,守護穿着小西裝,打着小領結的樣子,可精神了。”這還是許清涵回到老宅以後,頭一次直面守護的問題,這樣的回憶,讓她心裏無比溫暖,也堅定了她救守護的信念。

“西裝?逸宸也有穿西裝的,只不過稍微大了點,來,爺爺給你找找。”祁忠勳粗糙的手指翻動着有些老舊的相冊,激動的指着其中一張,“小清啊,你快看,這是逸宸五歲時候的照片,也是穿着西裝打着領結。”

“爺爺,等守護五歲大的時候,估計也是這模樣,真是越長越帥了。”

“是啊,一定,一定,一定更帥。”祁忠勳笑的暢快淋漓,似乎已經從祁嘉銘失蹤的事情中走了出來。

這時,敲門聲響起,是祁逸宸。

他一進門就感受到了屋裏自在的氛圍。

“聊什麼呢,這麼高興。”他很自然的走過去,從身後攬住許清涵的腰,感興趣的問道。

“沒什麼,爺爺和我在看你穿開襠褲的照片。”

祁逸宸的手下一頓,臉色有些尷尬,他瞟了一眼相冊,果然有自己小時候的“私密照”。

他一伸手,啪的合上了相冊。

“咳,爺爺,該去吃飯了。”

祁忠勳看着孫兒吃癟的臉,笑了笑,不過他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告訴祁逸宸,“逸宸,你先去準備一下,我跟小清還有兩句話要說。”

“什麼話?”祁逸宸一挑眉,心裏奇怪,有什麼不能當着他的面說的?

許清涵推了推他,偷偷附在他的耳邊,“不能說的祕密,快去快去。”

祁逸宸看着爺爺和許清涵一副你不走我不說,你礙事,快離開的表情。深吸一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不過他沒有離開太遠,而是趴在門口想聽聽牆角,誰知道,聽到的是一聲大吼,“逸宸啊,聽牆角可不是什麼好事,快下樓。”

祁逸宸嘆了口氣,滿心無奈,只能轉身離開了。薑還是老的辣,他明白爺爺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段位的,這次肯定什麼都聽不到。

幾分鐘後,感覺祁逸宸離開後,祁忠勳纔開口。

“小清啊,爺爺老了。很多事都不能幫到你們,逸宸現在每天壓力很大,他很努力,爺爺希望你可以無條件的信任他。”祁忠勳突然嚴肅的話,讓許清涵心下一驚。那種感覺很不好。

“爺爺,您不老。”許清涵微微一笑,乖巧的回答。

“這件事,不會就此結束的,爺爺明白,一切纔剛剛開始。我希望以後遇到事情,你們可以用心去看,而不是眼睛。眼睛是會騙人的。”祁忠勳自顧自的說着,絲毫沒有理會許清涵的安慰。“好了,去吃早餐吧,不然逸宸那小子,該着急了。”

“好。”許清涵點點頭,就扶着祁忠勳一起去了飯廳。

用過早餐,祁逸宸就開始忙碌。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有一有二,就會有三,不能不加以防範。只是,要如何防?

派人守在這是沒有任何用處了,這個人如果是個有異能的人,就算是放再多的保鏢,都是沒用的。看來今晚,只能他親自留在這了。

可是許清涵呢,她一定不能離開自己。

這樣一想,祁逸宸就立刻吩咐手下搬來一個牀,晚上他在這守夜,許清涵就在身邊休息,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夜晚如期而至,所有的保鏢都站守在客廳的四處,就連爺爺,許父許母的房間門口都守着兩個保鏢。

月光漸漸黯淡,悽慘的月光照着大地,碩大的祁家老宅雖然燈火通明,卻帶着一種與世隔絕的不真實感。

一陣冷風拂過,吹得老宅內的樹沙沙作響,不停的擺動。

牆上的時鐘一分一秒的滾動着,滴答滴答的聲音牽動着所有人的神經。突然,十二點的鐘聲響起,一直坐在客廳的祁逸宸擡起頭,掃視着周圍的一切。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電腦上也顯示着幾個房間的動向。

分別是祁忠勳,許父許母,黃玉龍溫子然,還有麗莎。

突然,祁逸宸發現了一絲異樣,爺爺的房間,居然靜止了。

按理說,光看監控是看不出房間裏的一切是否靜止。但是,祁逸宸卻想了一個辦法,他找到了一個搖晃的鐘擺,放在了監控器之下。

這一刻,其他房間的鐘擺都在正常擺動,只有祁忠勳的房間靜止了。

他眸色一暗,身上立刻散發着危險的氣息。立刻拿起電話,大吼道,“快進去看看。”

可是外面的保鏢沒有任何迴應。

祁逸宸見狀不好,立刻起身跑去了爺爺的房間。

到達的一刻,房間的門正微微擺動着,保鏢都眼神呆滯的站在門口。祁逸宸推開門,看到爺爺依舊躺在牀上,才放下了心。

他走過去,看到被子蓋在了爺爺的頭上,微微蹙了蹙眉頭,他擡手輕輕掀開被子,這一刻,他瞳孔微縮,身上散發着凜冽的氣息。他的怒氣立刻瀰漫了整個老宅。

“來人。”一句話,讓老宅內的保鏢全都一震。 一句話,讓老宅內的保鏢全都一震。

而他這一句話,也讓門口的保鏢恢復了清明。他們感覺到了祁逸宸的怒氣,卻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本能的跑過去。

“少爺。”兩個保鏢彎下身,嚇得臉色煞白。

“立刻去找老爺子。”祁逸宸黑着臉。

“老,老,老爺子。”兩個保鏢還是一臉的迷茫,老爺子不應該睡在牀~上嗎?

可是當他們低頭看到牀上睡着的人,腿一軟,立刻跪了下來。

“怎麼,怎麼會……”

“磨蹭什麼,給我滾去找,所有人都去找。”祁逸宸一腳踢在他們身上,將其中一個人踢到了身上的牆上,一口鮮血噴灑出來。

“是,是,少爺。”他擦擦嘴角的血跡連滾帶爬的出了房間,叫上所有的人迅速翻找整個祁家老宅。

當然,這個舉動也吵醒了許清涵。她很清楚,又出事了。於是她立刻爬下牀,逆着人~流走到了爺爺的房間。

“她……”許清涵指着驚恐跌坐在地上的女僕,瞪大了眼睛。

“爺爺失蹤了。”祁逸宸擡頭,見到是她,黑着的臉才稍微緩和一些。

“那這個女僕……”許清涵手指掩嘴,走過去,拉住祁逸宸的手,“這個女僕的脖頸處,還有數字?”

“嗯。”祁逸宸點頭,一把拉過女僕,將她的脖頸漏了出來,“是三,爺爺,應該找不到了。”

祁逸宸話音剛落,於祕書就迅速跑了過來,“少爺,老爺子,沒有找到。”

祁家上下保鏢無數,祁逸宸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都會在同一時間收到尋找信息,用最短的時間。這個時候,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

可是即使如此之快,依舊沒有找到祁忠勳的身影。

“我知道了。”祁逸宸擺擺手,“你先下去吧。”

於祕書遲疑了一下,還是退了出去,“少爺,我在門口,您有任何吩咐,直接叫我就好。”

祁逸宸沒有回答,卻也沒有拒絕。

誰都知道,這個時候,只有許清涵在屋子裏還能待,其他人估計嚇都被嚇死了,還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特別是這個女僕。

不過,或許是這兩年的經歷,讓祁逸宸發生了一些改變。他只是擺擺手示意這個女僕離開,沒有進行下一步動作。

女僕顫顫巍巍的走出房間。

她沒想過自己可以逃過一劫,所以爲了感激祁逸宸的不殺之恩,她想將自己最後看到的一幕,告訴祁逸宸。

“少爺。”女僕小心翼翼的開口。

祁逸宸沒有回答,卻微微蹙了蹙眉。

許清涵見到這個細節,本能的就感覺這是他發怒以前的徵兆。於是,她轉過頭,接了一句,“少爺現在很忙,有事明天說,下去吧。”

“少奶奶,我有件事,想跟你們說,是我暈倒以前的事情。”這個女僕跟其他的女僕不太一樣,膽子不小,這一點,倒是讓許清涵刮目相看。

“說吧。”祁逸宸冷冷的開口,轉過頭看着她,眼神深邃,卻毫無波瀾。

“就是,就是我暈倒以前,似乎看到了一個很小很小的身影。”女僕抿着嘴脣回答。

“你怎麼會記得?”祁逸宸皺眉問道。“其他人都記不住。”

“我,我也不知道。”女僕立刻搖頭,看到祁逸宸質疑的眼神,解釋道,“我,我從小就能記住別人記不得的事情,我,我無法被人催眠。”

“哦?”祁逸宸一聽這話,冷笑一聲。他起身走到女僕面前,手指附在她的額頭之處,隨後開口,“很強的精神力,記得也不爲過。那你能不能說說那一刻的事情?”

“這個……”女僕低下頭,“這個,我只記得我暈過去之前,看到了一個很小很小的黑影。其他的,記不得了。”

“嗯,下去吧。”祁逸宸點頭,語氣柔和了一些。

許清涵聽到是小小的身影,立刻想到了守護。不過她硬生生的忍住了沒發瘋的去追問,只等到女僕離開後,纔開口問祁逸宸,“那,是不是守護?”

祁逸宸神情有些複雜的看着她,隨後淡然一笑,“應該不是,她看到的黑影應該是一個幻覺。溫潤想對付我們,不會帶着守護出現。”

“可是……”許清涵還想問下去,最後還是忍住了。

這一夜,所有人都在緊張和恐懼中度過。

祁逸宸一直呆在爺爺的房間裏沒有離開,他從沉默到消沉,到最後,他低着頭,安靜的如同空氣,完全沒了剛纔凜冽的樣子。

許清涵走過去,抱着他,“老公,爺爺一定沒事。”

“你一定不記得,從小到大,我都是爺爺養大的。他又做父親,又做母親,又做爺爺,還是良師益友,他給了我太多,教了我太多,在我心裏,他最重要。”祁逸宸喃喃說道。

許清涵聽到他的話,心中不由的一痛。她確實不記得那些事情了,但是祁逸宸那種悲傷,和他心裏的擔憂,她是感覺得到的。

她沒有說話,就這樣陪了祁逸宸一夜。

旭日初昇,照亮了大廳,也照亮了所有人的臉上的憂愁。

“少爺,該吃早飯了。”於祕書敲敲門,輕聲喊了一聲。

幾分鐘後,祁逸宸衣着整齊的走了出來。

他走到大廳,瀟灑的端坐在沙發上。

整個大廳鴉雀無聲,彷彿一根針掉在地上的細小聲音都能被清晰的捕捉到。

不知過了多久,祁逸宸擡起頭,眼神中閃爍着逼人的神色。

隨後低沉的聲音響起,“今晚,所有的人住在一起。”

“是。”於祕書立刻着手去準備。

不一會兒,又搬來了幾個大牀放在了碩大的客廳之中。

許父許母和麗莎,溫子然,黃玉龍都被告知了今晚住在一起。

許父許母很奇怪,立刻走過來,當他們看到客廳裏的幾張大牀時,忍不住開口,“逸宸啊,出什麼事了?”

之前的事情,許父許母是知道的,所以,今天一早聽到這個消息,就知道又出事了。

“爸媽,爺爺失蹤了,爲了避免再出現這種事情,我們必須住在一起。” 我們必須住在一起。”

許父許母臉色有些擔憂,但他們很識大體,不再繼續追問,算是默認了,“行,都按你說的做,只是老爺子……”

“爺爺我會派人去找的,爸媽放心,今天我們就要寸步不離了,有什麼需要的,就吩咐女僕,讓他們給你們拿到這裏。”祁逸宸雖然心情不好,但是對許父許母還是很恭敬的。

“好,我們也沒什麼需要的,我們一定好好配合,不讓你擔心。”許父開口,“逸宸啊,你也別太着急,事情終究會水落石出的。”

“謝謝爸媽,我知道了。”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爲什麼要住一起,昨晚就鬧得我沒睡好,一大早又叫醒我。祁逸宸,你到底要幹什麼?”是麗莎。

祁逸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喜歡,就滾回倫敦。”

“我不。”麗莎立刻反駁,整個人頓時清醒了幾分,語氣也溫柔了起來,“我就是腦袋不清楚隨便說的而已。”不過下一秒,麗莎看到屋內沉寂的氛圍,不由的問道,“怎麼了?又出事了?”

許清涵見她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立刻走過去,低聲告知,“祁逸宸的爺爺失蹤了,你別惹他。”

麗莎恍然大悟,立刻閉上了嘴。她一臉難受的樣子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默不作聲。

過了一會兒,出現的就是黃玉龍和溫子然了。

他們兩個人早跟老宅裏的人很熟悉了,所以一出房間就知道出了什麼事。來到客廳以後,兩人都自覺沉默着,不觸發祁逸宸的雷點。

幾個小時就這麼過去了,麗莎看了看錶,開口,“我要出去辦點事。”

“不許走。”祁逸宸開口,讓剛邁出一步的麗莎停住了腳步。

“我真的有事。”

“從現在開始,一個人都不許落單,不管白天還是晚上。”祁逸宸冷冷的開口,黑沉的眼睛帶着一股不許人反駁的霸氣。

“我就要去。”麗莎不聽話,倔強的性子表露的淋漓盡致。

祁逸宸凜冽的眼神立刻掃了過去,他看着麗莎,冷笑一聲,“好,死在外面,別怪我沒提醒你。”

麗莎感覺身上一冷,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不過她倒是不害怕,甩甩頭髮就離開了。

麗莎不是去別處,而是去老宅的游泳池。

自從回來以後,麗莎每天都在游泳池裏遊三四個小時來鍛鍊體力。當然,自從從海里出來以後,她真的不怕水了。在水裏還可以呼吸,但是身體卻不如以前。而且每次碰水,她都會感覺到後背鑽心的疼痛。

隨後背後的兩塊肩骨就會紅腫,但她依舊堅持,爲了那個叫奧斯的人。

當然今天,也不例外。麗莎是個很有行動力的人,她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碩大的泳池裏只有她一個人,其他的保鏢都圍在了老宅的門口,就連女僕都少得可憐,但是麗莎並不覺得難過,反而愜意的很。

她遊了幾圈,靠在岸邊,拿起一瓶水喝了起來。

突然,她發現池水靜止了一下。

那種感覺很微妙,就是原本不停翻動的水浪,突然靜止在了空中。

麗莎立刻警覺的看着四周。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是一陣奶聲奶氣的叫聲。

“麗莎……”

這個聲音彷彿能進入人的心裏一般,讓人舒服到了極點。不一會兒,麗莎就感覺這個聲音變了,變成了奧斯的聲音。

“麗莎。”奧斯清冷又充滿柔情的聲音從水中傳來。麗莎低下頭,看到了奧斯的笑臉,她突然熱淚盈眶。

“奧斯,你,你不是不能離開大海嗎?”麗莎聲音顫抖的問道,儘量讓自己保持着冷靜。

“這裏也是水,我可以來去自如。”奧斯說完,從水中鑽出,一條長長的魚尾屹立在水面之上,那張如雕刻般俊逸的面孔慢慢接近麗莎。“麗莎,跟我走,我們回大海。”

奧斯擡手牽住麗莎,麗莎傻傻的跟着他。

突然,水中出現了一雙手,那手死死的拉住她的腿,將她整個人拉向了水中。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麗莎整個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入了水中。

咕咚咕咚,大口大口的喝着泳池內的水。雖然她可以在水中呼吸,但不代表她喝水不會被嗆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