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嘭!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一聲輕響,子嫻的房門瞬間關閉。

嗚嗚嗚!

刷刷刷!

緊接著,一陣寒風呼嘯而來,夾帶著絲絲陰冷瘮人的氣息!

繼而,道道金光閃現,環繞在子嫻房間周圍,猶如水波一般緩緩晃動著!

「吁……」比干丞相心中忐忑,但是想起柔兒的囑咐,卻只能靜觀其變。

不多時,又是一陣疾風呼嘯而來,但是房外的將士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因為這股疾風只是圍繞在小姐子嫻房間頂部來來回回盤旋轉動!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風平浪靜,小姐子嫻的房間內在再沒有出現任何異象!

在此期間,漸漸地,比干丞相懸著的心稍稍感受到了一點踏實感。

然而,好景不長,這一丁點的踏實感還沒有品出滋味,突如其來的嚎叫聲把丞相比乾的心揪得更緊了!

嗷!

啊……嗚……

嚎叫聲,短促而尖利,詭異卻凄厲,振聾發聵,響徹雲霄!

這嚎叫聲和之前子嫻魔怔時發出的聲音極為相似,只不過除了詭異和尖利之外,夾雜著明顯的慘痛聲,慘痛聲中又帶有濃濃的絕望!

「啊……這……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比干丞相暗自嘀咕道,內心如百爪撓心。

但是,柔兒姑娘之前的叮囑和警告更具威懾力,丞相比干只好攥緊拳頭、咬緊牙關、耐住性子翹首企盼!

正當比干丞相心急如焚、一籌莫展的時候,對面跌跌撞撞跑過來一個士兵,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

「報!丞相大人……大事不好……奪命天狼咽氣了……死了……」來到丞相比干近前,這位負責報信的士兵喘著粗氣,憋足力氣稟報道。

「什麼?奪命天狼死了?」比干丞相大驚道,兩手下意識地狠狠拽住報信士兵的衣領,腦袋嗡的一聲如同炸了鍋。

「是……是的,丞相大人,那奪命天狼的確死了……」士兵哆哆嗦嗦又說了一遍。

「糟了!我八成是被騙了,被那個叫柔兒的臭丫頭騙了!」丞相比干把攥在手裡的士兵猛地推出去,兩腳朝著地面狠狠跺了兩下,怒火中燒,大聲咆哮道。

此時的比干丞相再也無法淡定,他相信報信的士兵絕對沒有說假話,刻不容緩,他朝著女兒子嫻的房間飛奔而去!

剛才女兒房間傳來的嚎叫聲讓比干丞相覺得有些耳熟,但是也沒有多想,而就在這絕望的嚎叫聲響過之後,奪命天狼便咽氣了,死了,怎麼可能只是巧合!

如今想來,那嚎叫聲雖然像是女兒子嫻發出的,但是那男人般的野蠻味道酷似奪命天狼!

然女兒子嫻之前得了怪異之病而久卧在床,如今突然醒來又心魔猶存,這都是拜奪命天狼所賜。

所以,丞相比干大腦飛速轉動,腦洞大開,推斷出柔兒是騙子,而且是個道行極深的騙子,奪命天狼肯定是被柔兒運用詭異的法術殘殺了,目的就是將女兒子嫻置於死地,此時此刻,房間內的女兒定是凶多吉少!

想到這裡,比干丞相腳如生風,恨不得立刻飛到女兒子嫻身邊!

本來,比干丞相就守候在距離女兒房間不遠的附近,所以片刻間便飛奔到了子嫻的房門外。

嘭!嘭!嘭!

然而,令人惱羞成怒的是,子嫻房間外一直緩緩流動蕩漾的金光將比干丞相接連反彈回去三次,氣得丞相大人暴跳如雷!

「哇呀呀……」丞相比干心急如焚,齜牙咧嘴咆哮道。

刷刷刷!

嗖嗖嗖!

誰家的崽掉了 當丞相大人再次發力撞擊那強悍的金光時,那金光突然間便消失了,小姐房間頂部一直盤旋環繞的疾風也隨即飛走!

金光消退得太突然,比干丞相發力又太過兇猛,所以儘管第一時間發現金光消失,由於巨大的慣性使然,丞相大人根本無法全身抽離,最終還是一個趔趄,與地面來了個不輕不重的親密接觸!

吱扭!

小姐房間的門被打開了,子嫻微笑著出現在門口。

「父親大人,您這是怎麼了?您怎麼這麼不小心,竟然摔倒了!快,女兒扶您起來!」子嫻看到摔倒在地的父親,忍不住驚呼道。

緊接著,子嫻趕緊跨出房門,疾步上前將父親比干攙扶起來。

「嫻兒,你……感覺如何?」丞相比干盯著女兒子嫻,深感意外地問道。

因為從頭到腳仔細瞧看一番后,丞相比干發現女兒貌似安然無恙,深感意外的同時也在心底長鬆了一口氣,虛驚一場。

「報!丞相大人,剛才丞相府門前來了個蓬頭垢面之人,他交給我一封信,說是寫給丞相大人您的。只是……我還沒看清對方的面貌,更沒來得及仔細詢問對方的來歷,他便一陣風般消失了!」負責在丞相府門前看守的士兵匆匆來報。

「嗯?有這麼一回事?速速把信遞過來!」丞相大人眉頭緊皺,覺得這封信來得甚是蹊蹺,但事出必有因,所以他當即伸手向那位士兵索要書信。

「給,丞相大人!」士兵急忙從懷中掏出那封信。

很顯然,士兵擔心一路小跑會是這封信有所損壞,所以小心翼翼保管在懷中。

信紙攤開,比干丞相雙目圓睜,認真瞧看,表情由起初的疑惑漸漸變得嚴肅,緊接著變得額頭青筋暴起,開始變得憤怒,最後兩手開始發抖,嘴唇抖動了幾下又忍住了!

「父親大人,您這是怎麼了?信上寫的什麼?我可以瞧一瞧嗎?」眼見父親的表情和神態都不對勁,子嫻關切地問道,伸手想要從父親手中拿過那封信。

嘶!

嗤拉嗤拉……

瞬間,還沒等子嫻反應過來,那封信便被比干丞相撕了個粉碎,然後將碎屑拋撒向空中,任其肆意翻飛亂舞!

「嗯,嫻兒,不必替為父擔心,這封信只是一個匿名小人在肆意辱罵羞辱我而已,雖然一時氣憤,但是我又何必在意這種無恥小人的污言穢語呢?你大病初癒,剛剛清醒過來,還是進房好好休息吧!」比干丞相強壓怒火,表現出一副淡定的神態,坦然地對女兒說道。

「可是……門外這些將士們是……是怎麼回事?」子嫻疑惑不解地問道,她早就注意到了附近圍得水泄不通的將士們。

「哦,嫻兒,是這麼回事,你昏迷的這段時間,家裡鬧賊了,此賊武藝超群,飛揚跋扈,我只好帶領重兵在府內巡視,以保丞相府的安寧!這不,走到你房門外沒留意腳下,竟然磕倒了,幸好不嚴重,沒啥大礙,看來為父的確是老了,呵呵!聽為父的話,快回房間去吧,嫻兒!」比干丞相故作輕鬆道。

「是,父親大人!」子嫻雖然滿腹疑惑,但父命難違,更何況她向來是一個孝順懂事的女兒。

一轉身,子嫻回房裡去了!

春花和秋月見狀,都覺得莫名其妙,這丞相大人和小姐怎麼都突然間變得不可理喻,但是她們畢竟是下人,哪裡敢直接詢問丞相大人!

「丞相大人,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也要進去照顧小姐了!」春花率先開口道。

「等等!春花,秋月,你們過來一下,我有事情要交代!」比干一擺手說道,示意她們到近前說話。

「是,丞相大人!」春花和秋月應允著,快步來到丞相大人眼前,內心越發感到奇怪。

「……」丞相大人低聲細語,表情凝重,用只有他們三人才能聽清楚的語調,一陣叮囑。

春花和秋月都半張著嘴巴,表現得很震驚,只是一個勁點頭!

片刻后,春花和秋月也進入小姐子嫻房內!

嘭!房門關閉。

比干丞相先是留下一些精兵強將守護再女兒房間附近,然後帶著其他人離開,直奔丞相府內的練兵場!

在練兵場內,比干丞相聲色俱厲地宣布了被他撕碎的信的內容!

原來信是所謂的柔兒姑娘留下的,信上說,小姐子嫻的心魔已經被徹底祛除掉,但是心魔徹底祛除的同時,小姐的部分記憶也被封存了,小姐將不在記得有關乾昊的一切!而且小姐的心魔便是奪命天狼附體所致,比干丞相擒獲的奪命天狼實質只是一個空殼而已,真正的奪命天狼早已使用金蟬脫殼的伎倆附身於小姐子嫻體內!所以柔兒將計就計,徹底利用法術將奪命天狼置於死地,所以奪命天狼魂飛魄散之時,比干丞相擒獲的奪命天狼肉身也就徹底氣絕身亡!最後,柔兒說帶走了乾昊,原因為何沒有說,只是讓比干丞相不必挂念,不久的將來還會再相見!

信的大致內容便是如此,眾人聽完一陣唏噓,恍然若夢!

最後比干丞相嚴詞警告大傢伙,切不可對小姐子嫻提及有關乾昊的一切,以免對小姐的身心造成困擾,既然小姐失去關於乾昊的記憶,那就讓這些記憶永遠封存起來好了!

表面上看起來,一切好像恢復了平靜,可是誰又能料到一場更大的暴風雨即將來臨……

暴風雨即將來臨!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清晨,雲霧繚繞之下,若隱若現有座山峰,山頂一塊巨大的磐石之上盤坐一人。

只見此人生得濃眉大眼,鼻樑高挺,唇紅齒白,臉部輪廓稜角分明,五官精緻無比,猶如精雕細刻一般,身材修長高大卻絲毫沒有粗獷的感覺,如此看來,活脫脫一個俊美絕倫的美男子!

然而,當你打算花痴般仔細賞閱這畫一般的俊美男子時,心底竟會漸漸生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因為,你會發現,那弧度優美、斜飛高揚、濃密英挺的劍眉之下,竟然蘊藏著一雙銳利而冷峻的黑眸,那雙黑眸所散發出的氣焰,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黑夜中搏擊電閃雷鳴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凌人,煢煢孑立間流露的是敢與天地對抗的霸氣。

韶華易逝,流年不語,不知不覺間,兩年時光一晃而過,此時的乾昊也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

兩年前,乾昊十八歲,那時雖已生得相貌堂堂,但是總給人一種清秀的感覺,說話做事也頗為沉穩,卻難掩那份年輕人所獨有的青澀和稚嫩!

兩年後的今天,乾昊二十歲,無論是體貌特徵,還是心理狀態,以及整個人的氣質和氣場都有了質的變化!

此時此刻,山頂磐石之上盤腿而坐的絕美卻冷峻的男子便是乾昊,兩年間由內而外發生了巨大改變的乾昊!

兩年前,在子嫻的房內,乾昊親眼所見柔兒將潛藏於子嫻體內的奪命天狼的魂魄徹底推毀,子嫻的心魔也隨之被徹底祛除,乾昊還沒來得及歡呼便覺得頭部一陣眩暈,昏迷了過去!

當乾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偌大的石床之上,身蓋厚厚的草褥子,石床旁邊站著一臉微笑的柔兒姑娘,柔兒身後則是一張陌生的中年男人的面孔,風度翩翩,氣宇軒昂,不言而厲,不怒則威!

之後,乾昊得知,他被柔兒帶到了無名山,那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便是柔兒曾經念念不忘的隱形人恩公!

恩公現身後以無名人士自稱,柔兒和乾昊只好稱呼對方為無名師父。

緊接著,無名師父的一番話當即讓乾昊大驚失色,渾身冒冷汗不說,心臟也一個勁地撲通撲通地狂跳,完全不受控制!

但是,最終的最終,無名師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說服了乾昊,或者說是乾昊自己說服了自己!

隨後,無名師父和乾昊儼然一副師徒關係,師父專心教,徒弟用心學!

也就幾天的功夫,乾昊對無名師父可謂是心服口服,佩服得五體投地!

雖然親眼見識過柔兒的奇異隱身術,也親眼目睹過聞太師的神通廣大,但是這些本領跟無名師父比起來,似乎只能算是皮毛而已,甚至連皮毛都算不上!

長這麼大,乾昊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傳說中的神仙,那種鑽天入地、呼風喚雨、法術無邊、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神仙,那種或者仙風道骨或者鶴髮童顏或者三頭六臂的神仙,所以,在乾昊的潛意識裡,所謂的神仙都是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見到!

然而,無名師父的出現,讓乾昊堅信神仙的存在,因為無名師父的表現跟傳說中的神仙尤為相似!

無名師父就是神仙,無名山就是仙山,這便是與無名師父相處幾日後乾昊心中得出的結論!

然則有悖常理的是,這神仙無名無姓,這仙山也沒有任何名氣!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無名山之上只有三個人,乾昊,無名師父和柔兒姑娘,這還是將神仙般的無名師父和狐妖柔兒視作人的情況下,如果嚴格算起來,細思極恐啊!

不過,還沒等乾昊提出疑問,無名師父便率先給出了合乎情理的答案,他似乎早已參透了乾昊的心思!

是啊,無名師父說得對,修鍊武功講究一個靜字,此無名山雖山清水秀,但卻是山空人靜,山腳下亦是一望無際的雲霧繚繞景象,乃人跡罕至之地,實在是習武練功之人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至於無名師父是如何尋得這似乎遠離凡塵的地方,無名師父沒有細說,乾昊也不好多問,只知道這是無名師父好不容易覓得的地方!

自此,兩年光景,無名師父悉心傳授武功絕藝,乾昊全心學習領悟,一個是神仙般無所不能的師父,一個是根骨奇佳悟性超強的徒兒,結果可想而知!

結果,成就了兩年後脫胎換骨般的乾昊!

啪!

乾昊的肩膀突然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不輕不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