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嘿嘿!”羅德尼摸着頭,很得意的閉上了眼睛,能得到陳曹肯定,那自然是一種享受。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三個小時前,大辰軍艦上。

房間裏只有李若然和陳曹兩人,陳曹手中拿着一杯微微冒着熱氣的熱差,龍井,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喝過這種帶着熱熱液體了。

“快艇已經準備好了,你預計什麼時候能夠到大辰的海港市!”

如果不出問題的話,兩個星期吧,我的這個兄弟在加勒比海認識一個朋友,估計不會太困難!陳曹喝了一口的淡淡的龍井茶,原本冰冷的胃液一下子好了許多。

反正總部也不急,不過據我所知,曹校長已經官復原職,據我在總部的舅舅透露,你們會來一次軍事選拔,而你是指揮官!李若然轉着手中的茶杯。

“這種事情部隊每年都會搞,意欲何爲?”陳曹望着李若然問道。

不清楚,不過,如果你有時間的話,還是看看明天的朝聞天下比較好!李若然神祕一笑:“總部給我的指示,就是見到你真身開始,這個場棋局就啓動,然後一切都聽的指揮!”

“看來,那些美因茨軍方弄出這麼大的亂子,大辰成了焦點,總部那幫政客們也坐不住了!”陳曹已經預見了未來··臉上露出了邪邪的笑···。

二個小時前,黃金洲海灘。

“老大,你瞧,這傢伙陳兵正在交戰!”

順着羅德尼手指的方向,海面上,正在進行激烈的交火,雖然規模不大,但是至少也有數百人之多,而他們的周圍,卻堆滿了貨物,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來,他們分贓不均,打了起來。 兩人在離海岸不遠的時候,就已經拋棄了快艇,潛伏在了水中,此時陳曹聞言,微微的擡起頭,望着雙方的形勢,雖然兩邊除了武器裝備以外,都是衣衫襤褸之輩,但是還是看的出來雙方士兵的不一樣,因爲其中一方的士兵手臂上都綁着紅色的布條,一方綁着黃色的布條。

形勢很明顯,紅方的武器裝備明顯比不上黃方,而且火力銜接點的指揮也是斷斷續續,緊緊在看這幾分鐘,他們已經開始被擊退,黃方的士兵已經佔領了堆積的貨物,並且開始對紅方進行追擊。

“你說的那個朋友在哪兒呢,你不是聯繫上了在這兒接我們,怎麼這兒打起來了!”戰事陳曹根本管不上,現在最關心的是接應的問題,有人接應,那麼他們穿越加勒比海就會順利很多。

“是啊,可是怎麼····啊··你看!”羅德尼大叫,指着遠方。

陳曹順着羅德尼手指的方向,望着前方交戰的戰場,之間黃色士兵圍着的中間,一亮架着機槍的沙灘車上,一個滿臉鬍鬚的大漢正在趾高氣揚的指揮者士兵,對着紅色士兵進行圍剿。

而潰敗的紅色士兵中間圍着的是一個帶着全身金器的光頭黑人,正在拿着手槍,捂着手臂,顯得相當的狼狽,看來這是紅方的首領了,他們已經往後撤入了沙丘樹中,他手下的士兵還算訓練有素,立即組織了反擊,暫時延緩了黃軍的攻擊,但是覆滅是遲早的事情,因爲在黃軍士兵進攻的時候,後面不知道何時已經開來四艘架着高射機槍的沙灘車,這在這樣的窮酸戰役當中,就算是坦克了吧。

“你是說黃色的那個頭領是你的朋友?”陳曹試探性的望着羅德尼,他儘量將事情望好處想。

“不···是紅色那方···!”羅德尼向後遊了遊尷尬的回答道,生怕陳曹一個不小心,在給了他一個暴戾。

“不會讓我們加入戰鬥吧,這種情況,很難挽救啊!”陳曹這個時候哪還有心情去教訓羅德尼,望着雙方的戰鬥形勢,黃軍的沙灘車已經都位,士兵開始停止了攻擊,接受指揮,並且還帶了四枚火炮,紅軍也開始收集殘餘部隊,全部集中在地勢稍微高一點的沙丘中,雙方正在嘰裏咕嚕的叫着,很顯然是在談判。

陳曹看的出來,紅方是不會投降的,而黃軍也是要趕盡殺絕,雙方都在小做調整而已。

陳曹眼睛一眯,橫着眼睛望着羅德尼,羅德尼立即又向後遊了幾步,膽怯的望着陳曹傻笑。

如果我預計的不錯,待會黃軍就會展開攻擊,我們趁機混入黃軍中,控制一臺沙灘車,其他的事情我來做,你要做的控制車上的重機槍,把握好火力襲擊,還要呼應紅方,配合我們進攻,

陳曹陳述了一番,雖然很簡單,但是羅德尼知道,老大又開始冒險了,將心一橫:“老大你放心,幹吧!”

陳曹不再廢話,將頭埋了下去,開始向沙灘上游,

黃軍頭目顯然談判不成,開始指揮着陳列好的士兵,向沙丘上發起攻擊,黃軍士兵士氣高昂,開始嗷嗷的叫着往上衝,勢均力敵下,紅方的陣線雖然反擊激烈,但是陣線開始鬆動,紅方的黑人頭目顯然有些坐不住,連忙指揮殘餘的部隊開始準備逃命、

黃軍頭目趾高氣揚,指揮着沙灘車開始準備衝上沙丘,這不但是意味着他將擁有這一批貨物,還有更多的地盤和士兵以及人口,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影跳上了沙灘車,緊緊不過一秒鐘,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一涼。

而在這個時候,紅方頭目已經被打的膽戰心驚,他已經命令部隊往後撤,而在此時,歷史性的一幕出現在眼中,一個黃皮的男人,跳上了黃方頭目的沙灘車,並且快速的伸出了匕首,在他的脖子一割,頓時血濺七步。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雙方的士兵都驚呆了,一時之間都停止了交火,傻傻的望着陳曹驚人的動作。

羅德尼動作也不慢,跳上了指揮車,掏出了手槍兩槍結果了車上的機槍手,對着紅方高呼:“阿里布達,還等什麼,老子羅德尼,打啊!”

說完,搖動機槍,陳曹開始駕駛了沙灘車轉了一個方向,一翻掃射,黃方士兵一下倒下一大片,黃方士兵眼見頭領陣亡,頓時士氣消掉了一大半,而此時,紅方頭領被羅德尼一喊,顯然反應也不慢,立即找指揮士兵發起反衝鋒,頓時形勢逆轉,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黃方全線崩潰,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戰鬥已經結束。

“哈哈,羅德尼,我的好兄弟!”阿里布達甩掉了要攙扶他的衛兵,衝了過去,抱住了剛剛從沙灘車上下來的羅德。

羅德尼當然第一時間介紹自己的老大,與阿里布達擁抱之後,立即轉身,對着坐在駕駛室上抽菸的陳曹說道:“這是我的老大,陳!”

“陳,老大!”阿里布達是個人精,立即看出了羅德尼現在是對眼前這個身手不凡的年輕馬首是瞻的,於是恭敬的說道:“陳老大,實在是失敬,還有這樣的身手,的確令我佩服,這批貨你說,要多少!”

陳曹跳下車,與阿里布達握了握手,微微一笑:“想不到,我只是起到了一個輔助的作用,最重要的還是阿里首領指揮有方!”

“你這招叫那什麼,請賊先請王!”阿里布達說國語不是說的不是很順溜,但是顯然對陳曹的馬屁拍的很舒服。

“哈哈,想不到阿里布達是一個開明的首領,比起一般的軍閥強多了!”陳曹並沒有點破阿里布達的語病。

“羅德尼是我的兄弟,既然是他的老大,自然也是我的兄弟,待我將這批貨整理好了,就到我那住下,讓我盡地主之誼!”阿里布達今天顯然很開心。

“可不要安排黑人妹子,我可非常不喜歡!”羅德尼癡癡的望着阿里布達說道。

阿里布達同樣的YIN笑:"早知道兄弟你好這口,多餘的我們待會再說,我先處理這批貨物,來人,帶兩位貴賓回我的公寓!”

兩名士兵應聲而出,跳上了沙灘車,恭敬的彎下了身子,請兩位“英雄”上了車。

坐在車上的時候,陳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色已經漸漸的放亮,應該是到朝聞天下的時間,他望了望了羅德尼和坐在前排兩名挺的筆直的黑人士兵。

“我想這個時候應該看會電視,這裏不會連電視都沒有吧?”

羅德尼立即會意,這個傢伙竟然還會說這裏的土語,很快就和兩名士兵交談起來,並不時的額用手比劃着電視的形狀。

其實現在,陳曹和羅德尼兩人在黑人士兵眼中,陳曹和羅德尼兩人經過剛剛戰鬥中的表現,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兩人立即點頭,並且加快的車行駛的速度。

“怎麼樣,他們說有嗎?”陳曹望着羅德尼問、

“當然,阿里布達可是土豪!”羅德尼很自信打了一個響指。

陳曹滿臉黑線:”我說是不收不收的到大辰的電視臺!”

“這個應該···有辦法吧!”羅德尼支支吾吾的回答,同時擦了一把汗。

沒有來的及欣賞,阿里布達金碧輝煌的土豪屋,陳曹一頭就扎進了客廳,打開了電視,在羅德尼的安排下,幾名護衛立即架起了天線,不一會,坐在客廳的陳曹已經能從電視上看清楚滿是雪花點的朝聞天下。

隨着節目播放的音樂,時間剛剛好。

主持人還是那個男的白石松,今天,他沒有一如既往的觀衆打招呼,而是表情的嚴肅的直接進行了開場白。

“今天我們不會安排任何節目,相信大家和我一樣,都看了昨天的中央新聞,我國正面臨嚴重的恐怖威脅,今天,軍方發言人將就此事,對廣大的人民羣衆作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下面是現場直播的畫面!”主持人簡單的說完,電視就切換了畫面。

陳曹坐直了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電視。

新聞發佈會現場,早已經人羣浮動,燈光閃爍,這裏的記者都在這個現場熬了通宵,就是等着這一刻,其實所有的大辰人民都已經心裏很清楚,這是美因茨民主聯邦發的一個陰招,最大的恐怖子分子頭目老鬼,被自己國家的特種兵所殺,這原本無可奉告的事情,卻被美因茨媒體大肆渲染,這就意味着,大辰必定會招來更多的恐怖襲擊,而幾乎在同一時間,美因茨國家銀行宣佈,已經從****手中奪回了全部被挾持的黃金,這不難讓人難以想象,這其中千絲萬縷的聯繫。

終於身着將服的曹野狐在一衆將官的陪同下,走上了主席臺,他表情嚴肅,一絲不苟的站在了講臺上。

咔咔咔,燈光閃爍不停,記者們早就知道,這名將軍,將是這次新聞發佈會的發言人,他們經過徹查,除了發現這個將軍30歲前的經歷意外,以後的經歷竟然是一片空白,這多少爲這次的發佈會增添了神祕色彩。 “今天,我的發言很簡短!”曹野狐站在講臺上,就簡單直白的開始發言,絲毫不給記者提問的機會:“我今天受到總部委託,是來宣佈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我們的大辰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不容許任何反動勢力和分裂分子存在,我們有最堅強的軍隊,和最廣大的人民支持,而且相信,在最近的幾個月,你們看到了****對於大辰的襲擊和其殘忍的行爲,我們下步將調動力量,在國內進行大規模的反恐行動。”

“第二件事情,是關於我們部隊的陳曹的消滅恐怖組織頭領的問題,我想大家在昨天的中央新聞已經看到了他消滅恐怖組織頭領的畫面,我們再次強調,我們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陳曹同志的行動,完全受命總部,他的一切行動只對大辰國防部,雖然現在他生死未卜,但是這枚勳章,我將授予他,感謝他爲國家做出的貢獻,我們大辰是一個英雄的國度,我們需要英雄,而他,陳曹,就是我們的英雄,我,和千千萬萬的戰士,等着你回來。”

曹野狐激情昂揚的一邊說着,拿出了一枚刻有鐮刀的勳章,在燈光閃爍中展示。

浴火王妃:王爺,妾本蛇蠍 “第三件事情,我將建立國家反恐指揮部,今天開始正式成立,由我全權指揮,同時,我們已經上報聯合國,爭取國際支持,特別是美因茨民主聯邦,感謝他們肯定我們爲反恐做出的貢獻,希望他們拿出大國風範,做反恐行動的領頭羊,新聞發佈會完畢,謝謝大家!”

“好棋!”陳曹倒不是在意那枚勳章,一拍大腿,總部下了一手好棋啊,一下就將對方將的死死的,首先你不是想讓我大辰軍方做小人嗎,我這下承認好不啦,我陳曹就是大辰的軍人,我國防部全權負責。其次,你瞧瞧,我已經將反恐行動爭取聯合國的支持了,你美因茨民主聯邦作爲超級大國,世界警察,你是不是應該管管,你再不要臉,我幫你弄掉了恐怖組織的刺頭,你是不是得幫幫。

陳曹翹起了二郎腿,看來總部也不是吃乾飯的。

正在想着,阿里布達已經風塵僕僕的進來了,他還未來得及站定身子,就晃動着綁滿金器的手,一把將陳曹從沙發上拖了起來:“我的兄弟,讓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這裏住的還舒服嗎?”

他早就看出了,陳曹纔是主角。

“阿里布達酋長真是太客氣了!”陳曹也給予了阿里布達熱烈的擁抱,客氣的說道。

“別這樣說,要不是今天你和小羅及時出手,我這條命就算今天交代了!”說完,阿里布達打了一個響指,一個黑人士兵捧出了一個皮箱,恭敬的放在了茶几上,阿里布達嘩啦一下打開,金光閃閃,裏面全部都是黃橙橙的金條。

“一點小意思,請一定要收下!”

羅德尼望着皮箱內的金條,起碼也得50斤吧,他好容易纔將實現撇開,望着阿里布達:”我說老兄,你這趟搶的是什麼貨,發財了?

“一點小財拉,小羅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這點意思,就算報答你的了!”阿里布達大方的說道。

“往事不要重提拉,看來你這海盜比我拿海盜混的要好多啦!”羅德尼呵呵的笑道。

阿里布達也不問羅德尼爲什麼不在咆哮號上供職,也跟着呵呵的笑起來,不過他的細長的眼睛卻是一直望着賠笑的陳曹,他始終記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才是主角,而且,他沒有下令,就連嗜財如命的羅德尼都沒有動手碰黃金一下。

三人象徵性的笑了一會,繼而轉入了沉默當中。

羅德尼你聯繫我的時候,已經說了,路線沒問題,但是就是卡蘭省那邊有點小問題,你知道,英吉纔是卡蘭省的頭頭,他向來靠聯合國軍,接受了不少物資,實力雄厚,我看很難穿過去。阿里布達打破沉默,但是說話的同時,表情相當的危難。

陳曹微微一笑:“阿里布達看來有些難言之隱,不妨直說,看看我們能幫忙不!”

阿里布達聽到陳曹這樣說,一雙小眼睛立即張開,嘴角已經開始有些白沫:“其實陳老大的身手我已經見識過了,的確是出神入化,其實別看今天我打了勝戰,收編了不少士兵,但是你知道,在加勒比黃金海岸,英吉纔是真正的領導者,而且,他有木斯林的聖女的欽點的神教守護者,我這點勢力····。”

“酋長的意思我很明白,你是想讓我幹掉英布?”陳曹說話直截了當。

“爽快,就是這麼回事,其實說句實話,陳老大別怪我,我雖然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國際形勢我還是瞭解一些的!”阿里布達說着,掏出了一張紙:“英吉透露了信息,在加勒比海進行戒嚴,要不惜一切代價消滅你啊!“

陳曹望紙片上一看,好傢伙,老鬼的行動果然很快,不單單是自己的照片,連自己的實力都寫的清清楚楚,而上面沒有賞金和險惡,不過後面一句話,就已經代替了一切,凡是活捉或者帶領人頭着,將得到一個省,一個省啊。

陳曹望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體,冷笑着望着阿里布達:“酋長的意思?”

“NONONO,當然不,我怎麼會那麼笨呢,有誰會去相信英吉這個傢伙的話。”

陳曹繼續望着阿里布達:“那麼酋長的手段真是高明,讓我同仇敵愾的意思,是讓我幫你幹掉英吉。”

”呵呵,基本上是這個意思,英吉不單是和聯合國軍隊有勾結,而且和****也曖昧不清,之所以他這樣強大,完全都是由這些勢力在撐着。”

陳曹將一根菸擱在了嘴上,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並未說話,羅德尼見到氣氛不對,連忙打圓場,瞪着眼睛望着阿里布達:“好哇,原來你是想打我們主意來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阿里布達聽到羅德尼這樣說,早已經滿臉鼻涕眼淚,他捂着臉,一個大男人竟然嗚嗚的哭了起來,他帶着哭腔,望着羅德尼:“小羅,你當海盜那麼多年,又不是不知道,以我的勢力,別滅只是遲早的事情,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而你看看,我這些士兵,那個能幹這樣的事情啊,你說吧,只要你們能幫我打擊英吉,再多的錢我都願意出!”

“那倒不用!”陳曹彈掉了手中的掩護。

聽到陳曹說話,阿里布達立即止住了哭腔。

“我幫你幹這一件事情也成,反正已經來了,不如找點樂子。”

“陳老大有辦法!”阿里布達演技十分到位,幾乎已經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

“不一定要刺殺,你幹掉了一個英吉,他們會培養另一個出來,到時候依舊不能解決問題,畢竟真正存在的是他背後勢力。”

“陳老大有更好的建議!”阿里布達望着陳曹,眼睛閃動着強烈的光芒。

陳曹眯起了眼睛,說道:“我一個星期之內,保證你能稱霸一方,並能得到木斯林的承認,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加強一下自己的學習能力,畢竟打江山容易做江山難!”

“我經常看你們大辰的兵法,算是略知一二吧!”阿里布達非常誠懇的望着陳曹,關於看書這方面,他覺得和陳曹有共同的語言。

“嗯,好了,阿里布達先生,我還有很多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我會馬上爲你解決,至於你日後操作的問題,我到時候會給你一個電話號碼,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問他好了,他會給你提供援助,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星期,我必須出加勒比邊境。”

阿里布達望着陳曹,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看來,自己把陳曹和整件事情想的簡單了一點。

回到了阿里布達特別安排的房間,羅德尼坐在牀上,像看外星人一樣的望着陳曹:“老大,首先我對你是絕對信任的,不過這次····。”

“有屁快放!”陳曹掏出了李若然給他加密手機,望着了一眼羅德尼。

“老大,你真的有辦法幫阿里布達控制整個卡蘭省,而且是一個星期啊!”羅德尼提出了疑問。

陳曹聞言,將手機輕輕的放下了手機,微微一笑:”明天你就知道了!“

這一天看來是兩人過的最清閒的一天,陳曹爲手機蓄滿了電,到了晚上,阿里布達顯然還未從陳曹的話中回味過來,在客廳中雙手背後,團團亂轉,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晚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