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嚴語走進房間快速觀察了一番,床鋪有些亂,顯得有些倉促。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因為敦煌山裡都是修道之人,過著戒律日子,對生活需求很低,尋常都會整理得一乾二淨,此時分明是睡到一半,而後倉促離開了。

「你跟著嚴語,我四處看看。」洪大富朝孟解放交代了一句,便自行離開了。

「帶火了沒?」

孟解放點了點頭,掏出火柴來,嚴語便點亮了燈,四處搜查了一番。

師叔們的乾坤袋還留在房中,一些個道劍之類的東西,也都未曾動過,甚至床邊還留著布鞋,可見他們離開得極其匆忙,甚至有點逃難的意思。

可外頭傾盆大雨,他們又能去哪裡?

「孟隊,會不會咱們一開始就想錯了,那條道不是兇手開闢了進來的,而是師叔們自己打通出去的?」

孟解放也有些迷惑:「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也說過,如果他們離開這裡,應該會第一時間找咱們求援才對啊……」

嚴語也陷入了沉默,喃喃自語道:「或許他們就是要找咱們求援,只是……只是中途耽擱了……」

洪大富此時也從其他房間回來,朝嚴語搖頭道:「沒什麼線索,只是東西都沒帶走,像是被人趕走的一樣……」

嚴語也擔憂起來:「師叔們都是**湖,不會這麼倉促的,只怕真的遇到了危險,才不顧一切地離開……」

「他們都是神通廣大的人,尤其是趙真人,兇手就只有一個人,怎麼會把他們嚇成這樣?」孟解放也很是不解。

嚴語也不再多想:「先別管這麼多,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到師叔他們。」

「孟隊,如果他們沒能去基地,附近還有沒有別的去處?」

「別的去處?那可就多了……雖然我沒進來過敦煌山,但聽說敦煌山能連通福地,不過都是傳說,也不知真假……」

「你沒進來過?哪你怎麼知道這裡?」嚴語本以為於國峰會把內情告訴孟解放,沒想到孟解放竟是不知道。

「這種地方不是我們能來的,於隊只是讓我帶你們到外圍這裡來,尋常時節是找不到入口的,要不是你帶著我們進來,我哪裡找得到……」

嚴語回想一下,也確實如此,孟解放只是帶路到了外頭,能走進來確實憑著他嚴語來帶路。

可對於孟解放所說的那些什麼福地之類的,嚴語是半點想法都沒有,而且他也不太相信。

或許不會存在道家福地之類的異度空間,但保不準會有山洞之類的存在。

就好像這個敦煌山,其實就是隱蔽在山裡,在外圍藉助了地勢,栽種了植物,改變了地貌,以此來達到了所謂的陣法效果。

不過那都是外圍,是為了防止外人進來,做這些都是為了隱蔽山堂和住宅。

在敦煌山內部,他們應該沒必要隱瞞自己人,所謂的福地洞天,入口應該很容易找到才對。

如此一想,嚴語便朝孟解放二人說:「咱們找找入口吧,他們既然躲起來,必然有個避難所之類的地方。」

孟解放苦笑道:「就算有這樣的地方,只怕也找不到,我都沒進來過,是半點頭緒都沒有的……」

嚴語走出僧舍,往後頭望了一眼。

「這山堂和僧舍背後就是山脈,應該是山洞之類的,咱們繞到後頭去看看。」

如此說著,嚴語便領頭往前走,洪大富卻攔住了他。

「還是我來吧,這裡地勢高,兩旁又全是灌木,應該會留下一些痕迹。」

嚴語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

雖然雨水沖刷,不會留下足跡,但他們沿途會踩踏灌木或者折斷樹枝之類的,應該會留下一些痕迹。

洪大富也不耽擱,打起手電筒,便往僧舍後頭繞了過來。

到了後山這裡,他們才發現情況並不樂觀,雖然敦煌山選址不錯,背靠的是石山,但山洪傾瀉下來,就好像遠古巨獸在山體上劃下一道道爪印,哪裡能找到什麼人跡。

搜尋了半天,洪大富徹底放棄了,因為山洪不斷奔騰下來,他們甚至連上山的路都找不到。

「應該不在山上……」洪大富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朝嚴語大聲喊道。

三個人只能又退回到了山堂來,暫作休息。

外頭風雨大作,就好像發怒的龍王就盤踞在破敗的山堂上空作威作福一般。

嚴語也陷入了長時間的沉思。

「咱們走得這麼艱難,師叔們應該也不容易,大概率不會在山上……」

「既然不在山上,那就只能在這個地方了……」

嚴語站了起來,再度細細地掃視著四周。

「會不會他們走出了外圍,但擔心給我們帶去危險,所以到別的地方避難去了?」孟解放提出意見來。

「也不是沒可能,但如果他們打定了主意不去找我們,那麼至少會帶上防身之物……」

「即便再倉促,也不差這一點時間的……」

「之所以不帶,想來他們躲藏的地方應該足以給他們帶來安全,而且不需要長距離的跋涉就能夠到達,所以才沒有帶走這些貼身的東西……」

嚴語這麼一分析,似乎就變得明朗起來了。

「所以……師叔們一定還在這裡,只是咱們找不到罷了!」

洪大富也認同這個想法:「如果連你都找不到,兇手也未必能夠找到……」

嚴語心頭頓時一緊:「所以你覺得,兇手此時跟我們一樣,還在尋找師叔他們?」

洪大富點了點頭:「而且,剛剛你進來的時候,已經打草驚蛇,兇手未必找得到,只怕現在正在暗處觀察咱們……」

「或許他想跟著我們,就等著我們去找那個入口!」

聽聞此言,嚴語更加的謹慎,放眼往外一看,只覺得四處影影綽綽,每個地方都有可能藏著那個兇手!

如果真如洪大富分析的那樣,此時倒是不好再去尋找入口,免得引狼入室,給兇手鋪路。

但又如何能找出兇手?

敦煌山裡頭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尤其還有大雨在掩護,這麼多民房,三人分兵行動又削弱了防守力量,會被兇手留下可乘之機。

如果按兵不動,兇手也不太可能就此放棄。

「不能出奇制勝,那就一家一家找,追捕工作不可能靠運氣,更不能靠靈機一動,還得踏踏實實。」

對於洪大富的建議,嚴語也非常認同,三人仍舊保持著前後攻守的陣型,走出了山堂來,往左側的民居搜索過去。

嚴語對這些民居還是比較熟悉的,因為他與田伯傳曾經在這裡被趙同玄用甲馬紙人的伎倆糊弄過一次。

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確認,那到底是不是把戲,裝神弄鬼的過程又是如何。

到了第一間民居,嚴語也傻眼了。

因為房間裡頭,竟然出現了人影,也是當場把三個人都嚇了一跳,孟解放差點就扣動了扳機!

也虧得洪大富警覺一些,捏住了他的保險。

房間裡頭確實有「人」,不過並非真人,而是等人高,照著真人比例做的紙人!

這種風雨大作,烏漆嘛黑的夜晚,房間裡頭放著等人高的紙人,還是民間殯葬所用的紙紮人,孟解放也是發毛。

早先也只是被兇手盯著的緊張感和危機感,紙人出現之後,氛圍突然就變得陰森詭異起來了。

不過對於這些紙人,嚴語卻沒有了先前的抵觸。

且不說他對趙同龢等一眾敦煌山老人的印象發生了改觀,單說眼下這樣的狀況,為了應對兇手,敦煌山的老傢伙們再如何故弄玄虛,在嚴語看來反倒成了好事。

洪大富在房間里檢查了一圈,又示意嚴語往前走。

接連走了幾家,房間裡頭都有紙人,雖然各不一樣,但詭異陰森的氣氛卻越來越沉重。

「嚴語,房間裡頭沒有倉惶忙亂的跡象,更像是……」

「更像是他們提前布置的!」

「提前布置的?」嚴語也有些吃驚。

洪大富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凝重:「現在看來,或許我們的擔心有些多餘……」

「怎麼說?」

「種種跡象看來,這些敦煌山的真人不像逃難,反倒像是在等待……」

「等待?你是說,他們等著兇手上門?」嚴語也有些不安。

如果角色對調,不是兇手在追殺敦煌山的師叔們,而是師叔們等著兇手上門入彀,那麼剛剛自己出聲示警,非但不會起到警示師叔們的作用,反倒要把兇手給嚇跑了! 見得民房之中的紙人,嚴語三人也是驚愕不已,如果真如嚴語所想,現在已經角色對調,敦煌山的老頭子們從獵物變成了獵人,那麼嚴語剛才的示警,產生的效果也同樣會發生變化。

這不再是對趙同龢等人的示警,而是打草驚蛇,提醒了兇手!

只是眼下無論敦煌山的師叔們,還是兇手,都未曾露面,更沒有留下什麼痕迹。

這形勢就相當於獵人和獵物都潛伏在暗處,都在等待出手的機會,這個節骨眼上,嚴語三人就好像突然闖進了戰場的羊!

這是一個進退兩難,不尷不尬的狀況。

嚴語自然想幫助敦煌山,把兇手抓住,但敦煌山這邊又不能露頭,如果他們馬上退出去,又擔心敦煌山的人對付不了。

這麼一來,嚴語三人反倒像是多餘的,而且還成了敦煌山師叔們的累贅。

可此時退出的話,無異於告訴兇手,師叔們已經設下了埋伏,正在守株待兔!

「這……這是怎麼回事……」基層工作是孟解放的優勢,但與此同時,常年接觸基層,使得他對一些群眾的迷信思想,也沒法堅定立場。

見得這等場面,他內心比嚴語二人更加的慌亂一些。

畢竟不知道兇手藏在什麼地方,嚴語也不好跟他解釋,只是安慰說:「師叔們就是這樣,之前我跟田伯傳進來的時候,也是這麼個樣子,不用害怕的……」

孟解放這才訕訕一笑,但仍舊是免不了有些發抖。

見得此狀,嚴語也搖頭苦笑:「不然我們先出去透透氣吧。」

孟解放趕忙點頭:「這樣最好,這樣最好……」

然而就在此時,孟解放突然雙眸大睜,就好似有一道閃電突然擊中了他的靈魂,整個人眼神發直,木樁一般倒了下去!

嚴語趕忙要去扶,可孟解放就好似虛影一般遠去,嚴語也有些頭昏目眩,身後噗咚一聲,洪大富也似孟解放一般,倒下了!

嚴語只覺著天搖地動,低頭一看,地板就好像融化的蠟,扭曲變形,想海浪一般綿軟,不斷變幻!

他就像站在了一條巨大的軟泥怪背上,根本就站不住!

眩暈感越發強烈,嚴語幾乎是發自本能,就想起了老祖宗的寧神定心之法,趕忙默念玄經,穩住了心神。

可此時非但地面,連房間都開始變形,他就好像被封在了一個夢幻泡泡之中,放眼看去,所有的場景都在扭曲,不斷變幻著形態!

「都是幻覺!」

也虧得嚴語被梁漱梅當成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來折騰,反倒使得他對幻覺的抵抗力比其他人更強一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