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回了自己的房間,冷苒一句話都沒有說就把自己關進了房門,看着窗外堆在哪裏的雪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縈繞在冷苒身邊的悲傷彷彿全部散去她才動了動快要僵硬的身體,然後低頭看着自己依舊沒有什麼知覺的右腿。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她討厭做一個病人。討厭坐在輪椅上的感覺,因爲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和思緒,爲什麼現在連自己的身體也不能控制,在她很難堪想要逃開的時候都那麼艱難那麼狼狽。

她要站起來,她想站起來自己走。

即便是不能奔跑,她也不想再這樣下去,何況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這樣不能行走的感覺,就猶如一個殘廢,那她還有什麼用,不如死了。

雙手撐在輪椅上,左腳踩到地上,冷苒支撐着自己的身體左腿用力的站了起來,然後,她擡起右腳,將右腳輕輕地落在地面上,右腳一踩下去立刻就有一股巨痛傳來,冷苒倒吸一口涼所,就在她不得不放棄了在右腿上繼續用力的時候房間的門卻被人推開了,那個此刻讓她最想逃避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裏。

龍清絕落落大方地推開冷苒的房間走了進來。然後快速反手將門關上,銳利冷戾的目光如雷達般在房間裏掃視半圈之後,他的視線終於和冷苒帶着錯愕的目光相撞在一起。

沒有表情,沒有聲音。他就那麼邁開長腿一步一步朝着冷苒走過來,他的身影猶如來自地獄的閻羅王,陰鷙而駭人。

冷苒瞪大眼眸看着朝自己一步步靠近的龍清絕,一時居然漏了心跳,亂了呼吸。她怔怔地看着他,他的目光太冷冽太凌厲,彷彿雜夾着無數的暴風雨,下一秒就會傾盆而致。

明明距離那麼近,可是當龍清絕來到她的面前時,她彷彿已經站在原地看了他一個世紀那麼久,久到她已經渾身無力,意識渙散,直到龍清絕灼熱的呼吸噴散在她的前額,她額頭上的髮絲微微飄動,她纔回過神來。

擡眸,那張刻在心上刻入腦海的如斯俊彥此刻近在咫尺,卻陌生的讓她心顫。

用盡全身力氣嫣然一笑,蒼白的脣角般映照出淺淺梨渦,黑如深潭的眼眸卻是不敢直視她,薄脣輕啓,冷苒平定自己心中的顫抖,呵氣如蘭地道,“姐夫,有事嗎?”

姐夫二字迴盪在整個屋子裏,讓這兩個字的音節尤爲清澈。

“姐夫?呵——”龍清絕看着她,冷笑,嘴角的笑弧就像一把彎刀一樣想要狠狠地深深地劃開冷苒的心臟,看看那顆心臟是什麼樣的顏色,是黑色還是紅色?

擡手,毫無預警的,龍清絕有力的大手用力地掐住冷苒的下巴,咬牙切齒地道,“姐夫,好,好的很!冷苒,你記不記得本王說過,讓你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爲什麼你永遠也聽不懂我的話?”

他冰冷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明明那麼熟悉的味道,每次午夜夢迴都讓她無比眷戀的味道,此時卻透着寒霜,將她整個人凍住,讓她的心繼續千瘡百孔。

可是即便是心中再痛,即便是胸腔裏的血肉已經腐爛,冷苒依舊做出雲淡風輕的模樣,嘴角劃過一絲淺笑,笑語嫣然,千嬌百媚,只是卻垂下了眼眸依舊不敢於龍清絕對視。

那樣強烈的怒火與恨意,她真的不敢承受,也承受不起。

好像逃,她面對這樣的他,根本沒有勇氣,說她懦弱也好,說她逃避也罷,她不敢面對這樣的他。

“姐……姐夫,你真的就這般討厭我嗎?”

“冷苒,你覺得呢?”龍清絕修長的指腹緊貼着冷苒冰涼的臉頰,掐着她的手愈發的用力,簡直恨不得就這樣將她狠狠的捏碎。

冷苒想繼續保持臉上千嬌百媚的笑容,可是表情卻僵住,心裏如被暴風雪襲擊着,渾身上下都涼的透徹入骨,渾身倏地一個輕顫,左腿一軟,冷苒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就往後倒去。

看着突然往後倒去的冷苒,龍清絕的身體先於大腦做出了反應,伸手就將她攔腰抱住然後扣入自己的懷裏,然後下意識地將那纖瘦的身子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胸前,甚至想要揉入自己的血肉當中。

深邃的眼眸對上深潭般黝黑的眸子,四目再次相接,感覺着彼此強烈的呼吸,鼻腔衝刺着彼此最熟悉最眷戀的味道,下一秒,深邃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情愫,龍清絕就不受控制地將脣落下印上了那兩片最香軟最甜蜜的蒼白薄脣。

感覺到脣瓣上的那抹熾熱,冷苒腦子轟然炸開,一片空白,什麼都忘了,連呼吸也停止了,只是睜大着眼睛看着那張放大的俊顏帶着刻骨的怒火和恨意,還有,讓她不能肯定的深情與執着。

在觸碰到那兩片微涼香軟甜蜜的脣瓣的那一瞬,龍清絕的眼眸越發眯起,身體就像是被雷電擊中一般,細細麻麻的電流從頭皮迅速貫穿他的全身,讓他的大腦完全發不出任何的指令,只想憑藉着身體的本能去滿足滿心身的*。

脣舌如刀鋒般不容冷苒躲藏,霸道的撬開了她的貝齒,舌尖狂般席捲着他渴望的每一寸馨香之地,那樣霸道而狂躁,不帶一絲憐惜與溫柔,彷彿只想將眼前的人啃噬殆盡,不給任何一絲喘息的機會。

冷苒大腦一時間全部當機了,她只能本能的閉上眼眸,承受着龍清絕霸道而噬骨纏綿的吻,雖然這樣的吻與記憶中的相差太遠,雖然這樣的龍清絕那樣的陌生,但是,只要他想要,她就願意給。

因爲,她愛他,她真的愛他,而且,這是她欠他的。

纏綿的吻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就算感覺到身下的人呼吸已經紊亂了龍清絕也不願意鬆開她,這樣的吻就如同一劑解藥,將早已滲入他骨髓的隨時都會發作的毒一點點的緩解,更如一汪清洌的泉水淌過他快要因乾涸而枯萎的身體,沁入他的五臟六腑,讓他重新獲得了一點生機。

只是當龍清絕伸手想要在冷苒身上得到更多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了敲門聲。

“四公主,你歇下了嗎?三公主讓奴婢請你去她房裏一趟”

門外的聲音讓兩個人的理智回籠,龍清絕睜開雙眼看到眼前清麗的面容,眸色驀然一沉,下一瞬,龍清絕就離開了哪兩片被他吻的有些嫣紅的脣瓣,扣在腰肢上的手也猛然收回。

這般突然,毫無防備的鬆開,讓冷苒固定好的身子突然失去了平衡力,直直的往後倒去。

“啊——”

冷苒驚呼出聲,試圖抓住什麼東西不讓自己倒下。

看着下意識的想要拽住自己衣袍的手,龍清絕深邃的眸光閃了閃,想要再次伸手可是卻極力地剋制,逼着自己看着帶傷的冷苒重重的在他面前倒下。

他看着她,墨色的眸子裏暗流涌動。

“沒想到妻妹的味道還不錯!”

說完,龍清絕意猶未盡般的舔了舔嘴角,那雙深邃的眼眸卻透着濃濃的厭惡。

呵!

手段真是高明嘛,冷苒你便是這般善於僞裝的女人,居然再次讓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可是最可恨的卻是他自己,明明知道他的吻對她來說什麼都不是可他卻還是忍不住那麼長時間的吻了他,他真該死!

身體狠狠地跌在冰冷的石板上,腰間一身脆響,感覺腰骨似乎要碎了,左腿更是傳來了劇烈的疼痛,可是冷苒卻死死的咬牙,不吭讓自己再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來。

擡頭看着站在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恢復到剛進來時的表情,冷冽而陰鷙。

“好,我馬上過去”

“是,四公主”

丫鬟走了,門外沒有了其他的聲音,冷苒才蹙着眉頭,貝齒死死的咬住下嘴脣,拼命地用雙手支撐着自己的身體然後慢慢的靠近放在三步之遠的輪椅。

沒挪動一分一釐,冷苒的腿和腰肢就傳來刺骨的疼痛,除了被她幾乎快要咬破的下脣瓣,她硬是忍着沒讓自己再皺一下眉頭。

龍清絕就這麼站在哪裏,看着冷苒吃力的爬起,然後一點點的靠近輪椅,始終都沒有伸手去幫她一把,彷彿眼前的人罪大惡極死不足惜般。

好不容易坐在了輪椅上,冷苒感覺自己的所有力氣都要被抽乾一般,她深吸口氣,又揚起淺淺明媚的笑弧道,“姐夫,你還有事嗎?沒事我失陪了。”

龍清絕英俊的眉目倏地一蹙,五指收緊,漸漸成拳,指節泛白。

原來她,什麼都不在意,被強吻了被狠摔了被無視被憎恨都無所謂,那麼,她在乎的是什麼,他怎麼樣才能讓她跟他一樣日夜承受着無盡的煎熬。

斫宋 他不允許,他不允許她傷害了他拋棄了他卻以這樣一副淡然高清的姿態站在他的面前向他挑釁她是多麼的不愛他不在乎他。

愕然的轉身,龍清絕再也沒有看冷苒一眼,彷彿看她一眼都是奢侈。

只有龍清絕自己知道,他若是再不走,他真的會忍不住將他掐碎。

看着龍清絕驀然轉身離開的身影,響起一年前那個大雨紛飛的傍晚,她撕心裂肺的呼喚着他的名字,冷苒的心就痛的超過了身上所有的痛,她慌忙的垂下眼眸,不讓脆弱泄露出去。

龍清絕,對不起,如此深地傷了你,對不起…

…….

當天夜裏,冷苒發起了低燒,躺在軟榻上迷迷糊糊的,只感覺腰間和雙腿蝕骨的疼痛,睡夢中的她在一片血跡斑斕的地上爬行着。

裙襬間還有觸目的鮮血刺痛着她的雙眸,她想要跑,想要逃,可是雙腿卻是毫無知覺,腰間的疼痛更是痛的好似骨髓都要斷裂了。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冷苒蹙眉,雙眸驚恐的看着漆黑的四周,除了她周圍三步以內的地方看的清楚,其他都統統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這到底是哪裏?

嗚嗚嗚……嗚嗚嗚。

好似有很多嬰孩的哭聲在耳邊環繞,在漆黑的不知名處,好像躲藏着無數的眼睛,死死的,怨毒的盯着自己。

冷苒後背心汗毛豎起,怎麼感覺自己是被放在菜板上的肉,已經被獵物狠狠的盯上的感覺。

嗚嗚嗚……

越來越刺骨悽慘的嬰孩哭聲不斷的變得大聲,冷苒有一種感覺,好似他們要從黑暗中撲出來一般。

怎麼辦,跑不了,她不能坐以待斃。

爬,往前爬。

冷苒死死的咬住脣瓣,努力的往前爬,她的雙腿跪在一片血潭裏,脫出兩條觸目的血痕。

“啊嗚——嘻嘻嘻”

突然,冷苒感覺大腿處傳來一陣刺痛,她驚愕的回過頭,卻看到兩三個血流滿面的嬰孩猙獰着死死的咬着她的大腿。

嘶——

一塊塊生肉被他們撕扯下來,露出森森白骨,他們就那麼貪婪而滿足的嚼着她的血肉,而她此時應該要痛暈過去,卻絲毫沒有感覺,好似那雙腿一下子不屬於她了。

啊嗚——

片刻間,更多的嬰孩撲過來,紛紛咬住她,試圖從她身上撕扯下血肉。

冷苒驚愕的想要逃脫,可是發覺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動也動不了,連爬都爬不動了。

“滾開!她是我的!”

一個略帶稚嫩,卻殺氣騰騰的聲音赫然響起,迴盪在四周,竟然帶着一絲冰天雪地的感覺。

“啊啊啊啊——”

一隻只嬰孩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只見一陣陣血花飛濺,冷苒驚愕的看着一隻白嫩的小手狠狠的拽住那些嚼着她血肉的靈嬰塞進黑暗裏,接着就飆出一陣血腥的血雨。

是被撕裂了,還是被什麼了?

就在冷苒心裏想着黑暗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時,耳後卻傳來有什麼東西被嚼爛的一樣的聲音。

她就這麼不經意的回頭看了一眼,漆黑的黑暗中邁出一隻腳。

確切的說,是嬰孩紛嫩的小腳,可是卻透着怪異,哪裏怪異呢,就是哪隻腳大的有些誇張,堪比一棵大樹一般……

巨嬰?!

這個詞在冷苒腦海中一閃而過,下一刻,四周的光線卻是突然光亮了起來。

白晝的光芒灑滿了四周,讓冷苒目呲欲裂。

那張臉,那個眼神……

她除了驚恐,還有濃濃的悲傷。

因爲這個巨嬰,是她打掉的那個孩子啊!

此時的巨嬰已經不再是那個粉琢玉雕的可愛男孩,而是雙眸腥紅,滿臉猙獰,張着血盆大嘴,不斷的往自己嘴裏塞那些嬰孩的怪物!

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已經被怨恨吞噬了,此時此刻的他已經成了徹徹底底的怨靈,甚至更爲可怕。

隨着一聲聲嬰孩的慘叫,他機械似得不斷的往嘴裏塞着,嚼着那些靈嬰的手腳,以及頭胸膛等…….一陣陣的血雨噴灑了冷苒一臉。

“孩子……”

冷苒愧疚的呼喚,帶着沉痛,眼淚不受控制的溢滿了臉頰。

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她害了他,都是她害了他啊。

最後一個嬰靈被他吞進了肚子裏,他的身形越發巨大,好似一座大山,漆黑的陰影籠罩在冷苒身上。

此時此刻,她沒有害怕,沒有恐懼,只有濃濃的自責和愧疚。

“呵呵——你也知道對不起我?”

巨嬰的聲音帶着一絲陰狠的嘶吼,他臉上的表情越發猙獰,整個人就如同一個怪物,讓人看了毛骨悚然。

“我對不起你,孩子,是我對不起你,如果……如果你殺了我,你能解恨,你殺了我吧”

最最讓人痛心欲絕的是此時此刻,看着自己的孩子淪爲這樣的怪物,被仇恨吞噬,被怨氣包裹,不能投胎,不能超生,他怨她,恨她,她知道,她也想要彌補,只求這一切都來得及。

“殺了你?!”巨嬰的雙眸微微眯起,張口間,他嘴裏還未嚼爛的嬰孩四肢還有內臟就吐滿了冷苒全身。

冷苒雙腿無力,她連爬的力氣也沒有,此時此刻她也不會逃,只是慈愛愧疚的看着他,只希望自己的死,能換回他的善心。

-本章完結- “我纔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就死,我要折磨你,折磨你,哈哈哈……還有你的孩子,你除非不再懷有子嗣,不然我的恨就會伴隨他一生一世!”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迴盪在四周,巨嬰眼眸中的恨意火焰越來越大。

突然,也不知道他從哪裏變出一把銳利的斧頭,笑容極度瘋狂狠戾的往冷苒毫無知覺的雙腿上狠狠的砍去。

噗咻——

斧頭墜落間,血花四濺,血肉橫飛,帶着血肉的噗咻聲。

一下又一下,原本如玉修長的雙腿片刻間就變得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只要砍掉你的雙腿,只要砍掉你的雙腿,你就跑不了了,哈哈哈,你就跑不了了……”巨嬰瘋狂的聲音迴盪在四周,他沉寂在報復中無法自拔。

冷苒就這麼看着他一下一下的用斧頭砍她的雙腿,一直到雙腿成了一灘爛泥……

“不要……不要啊!”

冷苒絕望的看着那孩子越發猙獰的臉,愕然從夢境裏瞪大了眼眸。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終於醒了,四公主你可嚇死奴婢了”

冷苒蹙眉,看着滿臉關心的那張小丫頭的臉,雙眸有些呆滯。

久久的不能回神,這個模樣可嚇壞了伺候她的小翠,她手裏還拿着給冷苒擦拭臉頰的汗巾,看着冷苒呆滯的模樣嚇得不輕。

“四,四公主?您……您沒事吧?”

她聽說過一個人若是被夢魔困住,突然醒來可別太驚擾到她,不然極有可能害的這個人瘋癲。

好一會兒,冷苒的眸光才恢復往日的清明,她後背的衣衫已經被冷汗滲透,她臉頰邊的髮絲粘膩在一起,讓她感覺極爲不舒服。

“我沒事,你去備點熱水,我要沐浴”

冷苒輕呼了一口氣,夢境裏的一切都是那般真實,讓她還沒有完全走出來。

“要不要稟報大王,讓巫師大人過來一趟?”小翠有些不放心,雖然低燒已經退了,但是方纔冷苒雙眸瞪大的模樣真的很嚇人,現在想想都還有點心有餘悸,若是真的出了什麼差池,她可擔當不氣。

冷苒擺了擺手,她不想讓蠱仁和當心了,況且不過是夢境而已,“不用了,你快些去準備吧”

“是”

小翠沒有堅持,連忙手腳利索的去準備了。

冷苒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掀開被褥準備下軟榻,入目的卻是觸目的腥紅。

她的腿……

她的腿完全沒有知覺,而且還能很清晰的看到裙襬處慢慢滲透出來的紅色……

這,這是怎麼了?

她心一急,臉上更是一片蒼白,她伸手撩開裙襬,卻看到大腿上有一個觸目驚心的傷疤。

https://ptt9.com/151652/ 更讓她心驚的是,這傷疤的模樣,怎麼那麼像是利器砍傷的?

腦海中浮現出那孩子揮着斧頭狂妄的笑着砍她的模樣,冷苒止不住的倒抽一口涼氣。

不是夢,不是夢。

她的靈魂,她的靈魂在夢境裏已經被那孩子砍傷了,看似無害,卻讓她的殘魂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他已經等不及了,他已經開始報復她了嗎?

孩子……

“四公主,熱水已經備好了,您這是現在就要沐浴嗎?”小翠的聲音愕然響起,冷苒連忙把裙襬遮蓋好,臉上也恢復自然。

“嗯,現在沐浴,你們把我扶過去就可以出去了”

……

浸泡在溫潤的花瓣浴中,冷苒身心卻是倍感煎熬,她很想就這麼死了,可是她卻不能,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做,要去找紅綾,要拿到翠玉鑰匙,要在蠱仁和身旁多陪伴她些日子,她甚至想看着龍清絕成親。

即便是再痛苦,再心痛,她依舊想看着他過得好好的,而不是像這樣,恨着她,走不出那些恨。

緊咬貝齒,冷苒蹙起的眉頭慢慢舒展,不管再痛苦,她都必須熬下去,不然即便是死了,她也不能安息的。

笠日清晨,沐風照常來提冷苒配製藥丸和查看雙腿,冷苒故意穿的比較厚,神情也很淡然,倒是沒讓沐風看出什麼,只是覺得冷苒臉色越發蒼白,他的劍眉微微蹙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