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因為以前劉家的事情,凌冰對這些仗勢欺人,尤其是欺負女人的富二代本來就很不爽,現在再看到他對自己的閨蜜動手動腳,她哪裡會忍下這口氣,如果不是在公共場所,她剛才那一下絕不會,只是讓他疼一下這麼簡單。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年輕人沒想到凌冰居然這麼囂張,本來就帶有幾分酒意的他,現在更加是火上澆油,怒火攻心,他咬著牙瞪著凌冰說道:「臭娘們我今天要是不把你給你上了,老子今天就不叫王磊。「

隨著王磊的怒喝,他身後跟著的年輕人也都圍了過來,隱隱有將張沐陽幾個人圍在中間的架勢,而且這些人嘴上也開始不乾不淨。

一個站在王磊身後的胖子挑著眉毛說道:「真他媽是活的不耐煩了,知道我王哥是誰么?小妞你tm攤上事了。「

胖子的聲音還沒落下,就有人繼續捧著說道:「就是,也不睜開你們的大眼好好看看,小妞今天你們他媽不陪哥幾個玩盡興,就tm別想走出這屋子。「

「敢惹咱們王大少,卧槽……「一幫開始人吵吵嚷嚷的,就要動手。

眼看著雙方要起衝突,事情因她而起周安雅怎麼可能袖手旁觀,她知道眼前王磊的身份,知道他家裡的勢力,是絕對絕對不能輕易得罪的人。他可是華夏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人,雖然不是什麼嫡系,但畢竟是王家的人。她周安雅在華夏國內雖然也是一線明星,在國際上也小有名號,但是在這種富豪巨賈面前,只是一個戲子罷了,再加上對方身後的一幫中海的富二代,雖然不是什麼頂級世家,但在中海也算是地頭蛇,即使蘇婉兒和她這兩個朋友的也有點勢力,但遠水解決不了近渴,現在如果惹惱了他們,怕還有陣有些麻煩。

這件事是因她而起,她不能讓自己的朋友擋在前面,而她再旁袖手旁觀。趕緊上前一步,攔在凌冰的身前,陪笑說道:「王大少這是個誤會,你給我面子,今天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王磊今天的目的其實就是想拿下周安雅,他對周安雅已經窺視很久了,只是一直沒什麼機會下手,今天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機會,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他眼皮上下一搭,眼神滿是邪欲的看著周安雅說道:「安雅我你剛才看清楚了,是她們先動的手,如果我今天就這麼算了,以後我還怎麼混,我的面子往哪裡擱,不過……」

說到這裡,王磊朝著周安雅走了一步,眼裡閃著精光說道:「我也可以給你一個面子,只要你答應陪我吃頓飯,讓她倆再給我兄弟喝幾杯酒就行了,我絕對不會為難她們。」

張沐陽聽到他這句話,不由的冷笑一聲道:「陪你喝酒?你也配?」

本來還想答應的周安雅,聽到張沐陽這句話,頓時臉色一變,本來這件事她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現在張沐陽插這一嘴,事情瞬間變的麻煩。

這時的王磊嘴角勾起一副狗臉,陰慘慘的說道:「小子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面前裝牛逼,也敢這麼跟我說話?「

剛才連續被兩個女人撥了面子,正憋了一肚子火氣沒地方撒,張沐陽正巧送上門來,他王磊雖然不是王家的嫡系,可在這中海那也是一號人物啊,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嫩跟在他面前放肆的,他要不做點什麼,別人還真以為他王磊是吃齋念佛的和尚。

張沐陽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說道:「我是什麼人你管不著,但是你再留在這裡唧唧歪歪,就別想站著出去了。」

他的話音剛落,包房頓時炸起一片,周安雅面色發苦,她剛才對張沐陽的印象還不錯,但沒想到這小子是個愣頭青,完全看不清楚局勢,對面這麼多人,而且還喝了酒,真要鬧起來,只有張沐陽一個男人,只有吃虧的份兒。如果說剛才只是言語上的一點摩擦,她還能處理,現在張沐陽的這一句話,王磊今天肯定是要鬧事了。

周安雅悄悄往後退了一步,從兜里摸出手機,想向外找人過來處理。

而和王磊一起的那些人。 西遊百妖帳 全都用一副關愛傻子的表情在看向張沐陽,這小子不是瘋子就是傻子,現在居然還敢這麼囂張,真以為他們這幫人都是吃素的么?有好幾個想巴結王磊的人,已經揉著拳頭開始躍躍欲試。

王磊更是大笑一聲道:「哈哈哈哈。小子別以為你tm長了一副小白臉,老子就不打你了,今天老子要讓你橫著都出不了這扇門。「說著他從桌上抄起一個葡萄酒瓶準備動手。

不同於一臉淡然,毫不擔心的凌冰和蘇婉兒兩人,周安雅現在是真的急了,她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往這邊走著說道:「王大少別動手,別動手。「

張沐陽伸手攔住想上來勸阻的周安雅,盯著手拿酒瓶的王磊,冷聲說道:「你叫王磊?王家的人?「

王磊看到周安雅擔心張沐陽的模樣,頓時心裡泛起一股醋意,再加上他有心拿張沐陽撒氣,他一步步的走到張沐陽身前說道:「安雅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小子你現在才想起我的身份,不覺得太遲了么?小子我今天弄死你。「說著他掄起手中的酒瓶,猛的朝張沐陽的頭上砸了過來。

只聽得啪的一聲,酒瓶應聲而碎,緊跟著一聲慘叫。王磊捂著自己的腦袋,慘叫出聲,在他用手捂著的地方,流出道道鮮血,自作孽不可活,張沐陽就站子啊哪裡,好像一動沒動。

周圍的人,除了凌冰之外全都看傻了看呆了,蘇婉兒雖然知道張沐陽的厲害,但是在看到酒瓶砸向張沐陽的瞬間,心裡還是猛地揪了一下,生怕張沐陽手上。而其他人,現在則是一臉懵逼。

不是王磊打那小子么?怎麼王磊自己受傷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不等眾人腦子反應過來的時候,張沐陽出手了。就在王磊的慘叫聲當中,穿插進兩聲清脆的『啪』『啪』聲。

剛才還捂著腦袋嚎叫的王磊,下一秒就被張沐陽扇飛在地,由於是臉先著地,順帶著還磕飛了幾顆牙齒,留了一地的血。 倒在地上的王磊,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嘴裡漏風用手指著張沐陽,口齒不清的說道:「我艹,行,你可以啊!好得很,你居然敢打老子。看來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我要不弄死你,那我就不姓王。」

如果說剛才凌冰的出手,王磊還有他身後的一幫狐朋狗友,還能笑得出來,現在張沐陽的一巴掌,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王磊可是王家的人,這個年輕人居然真的敢打王磊,而且下手還真么很,腦袋上多了一條口子不說,臉還打腫了,牙齒都磕掉幾顆。

此時的周安雅也已經呆住了,現在這個場面已經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就算她把自己最大的後台喊過來,這件事也擺不平,把王磊打成這個樣子,恐怕是要出人命的,早知道,早知道她就……唉,周安雅心裡滿是悔意。

看著王磊鼻青臉腫的模樣,張沐陽聳了聳肩膀說道:「想弄死我的人多的很,我還真看不上你。」

王磊現在氣的肺都要炸了,臉上不但血流不止,連帶著青勁也爆了起來,如果不是身後有兩個人把他給扶住,估計都能氣的暈過去,他一手捂著自己的腦袋,一手哆哆嗦嗦的指向張沐陽道:「小子。小子,你他媽就狂吧,帶回有你哭的時候,老子今天要讓你生不如死,天王老子來了都攔不住我。兄弟們,給我一起上,弄死這小子。」

隨著王磊的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那些狐朋狗友,有幾個不開眼的就朝張沐陽撲了過來,在周安雅的尖叫聲和別人的慘叫聲當中,一場混戰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根本不到十秒的時間,朝著張沐陽撲來的幾個人,已經全都倒在了地上哀嚎不止。他們或抱著手,或捂著自己的腦袋,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對於這種情況,張沐陽都懶得多看一眼,他已經留手了,要不然就憑他們膽敢襲擊自己這一條,殺了都不過分。

周安雅一副見了鬼的模樣,她腦子裡剛才都腦補了張沐陽受傷后的畫面,但沒想到張沐陽居然打贏了,而且贏的是這麼的輕鬆。她之前也見過所謂的武者或者高手,但每一個都是身高臂長,五大三粗的,手上還都有老繭,沒有一個似張沐陽這樣,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

抬眼看了下剛才沒動手的那幾個,還有瞪著一雙死魚眼看向張沐陽的王磊,張沐陽走過去,又是一巴掌拍在忘咧的臉上說道:「誰允許你站起來了,給我趴下。」

張沐陽的話音剛落,王磊身邊扶著他的倆人同時丟開王磊,齊齊往後退了一步,王磊身子一軟,再加上張沐陽的一巴掌拍的他頭昏腦漲,登時身子站立不住,撲通一聲爬倒在地。

王磊趴在地上的表情,一會白一會青,那五顏六色的模樣,都快追上彩虹了,他沒想到張沐陽這麼能打,自己七八個朋友,連張沐陽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打趴下了。

但他怎麼也是王家的人,眼裡有點見識,知道這世界上,有些能人異士,知道有能打的武者,不過這種人他王家有的是,王磊扯著嗓子仰視著張沐陽道:「小子我知道你能打,但能打的不止你一個,你要是有種,就讓老子打個電話。」

現在王磊要悔死了。早知道會遇見這種情況,他就不讓自己的保鏢在外面等著了,不然自己也不會吃這麼大的虧。

王磊這麼說,一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明擺著自己現在搞不過張沐陽,二來他這句話是個激將法,想暫時穩住張沐陽,不要讓他走了或者再tmd打自己,等自己的人來了,再把場子找回來。

對於王磊的這個要求和小心思,張沐陽一看就看透了,他哪有功夫跟王磊在這裡扯淡,有這個時間,他做點什麼不好。他揚了揚自己的脖子輕笑道:「我沒工夫跟你在這裡耗時間。」

說完,又一腳踩了下去,這一腳直接踩在了王磊的小腿上,只聽咔嚓一聲,張沐陽這一腳直接踩斷了王磊小腿的腿骨。

原本趴在地上的王磊,身子頓時蜷了起來,身子疼的都開始發抖了,嘴裡只來級的哀嚎,根本說不出什麼狠話,張沐陽的這一腳,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果說剛才動手,還屬於打架的程度,找個牛掰的人說和一下,還有緩和的餘地,那現在完全就是在打王家的臉,完全沒有緩和的機會,事情的性質已經不一樣了,這個人狂妄的根本不將王家放在眼裡。這個人不是瘋子,就是TM真的牛掰,是他們不能招惹的存在。

此時,氣氛有些尷尬,張沐陽懶得搭理,他朝著凌冰和蘇婉兒招了招手說道:「今天我挑的位置不好,咱們換個清凈點的地方,省的再被這些蒼蠅打擾。「說著他摸出手機,讓自家家裡安排一下,張家在中海盤踞,又是商界大鱷,自然有屬於自己的餐廳酒店。

蘇婉兒笑道:「好啊,我要狠狠的宰你一頓,吃吃你這個大戶。」

凌冰是無所謂的,蘇婉兒背後有蘇家,她又是蘇家的大小姐,也根本不怕麻煩,但周安雅不同,她是這幾個人當中,根基最最淺薄的一個,面對這種情況,就算她再怎麼心思通透,此時也有些發矇,要不是蘇婉兒拉了她一把,她就獃獃的站在原地,畢竟當眾踩斷一個王家族人的小腿這件事,對她來說有些回不過神,太震撼了。

對於張沐陽四個人的離開,王磊一伙人誰也不敢阻攔,現在還能站著的幾個,見張沐陽要走,瞬間閃出一條路來,屁都不敢放一個,畢竟地上還有那麼多的『榜樣!』

就在張沐陽他們剛打開包廂門,準備離開的時候,外面跑來五個彪形大漢,為首的是一個穿著黑衫白裡子的武者,剩下四個全都是一身黑西裝,一看就是特種部隊出身。

這五人分成兩排,將張沐陽他們的路全都給堵上了。在看到他們之後,倒在地上的王磊,差點沒激動哭,救星終於來了,自己終於可以一雪前恥,瘋狂報復了。

他用手指著張沐陽也不管自己臉頰腫的老高,也不管自己牙齒漏風,嘶吼著說道:「吳先生,給我打死那小子。」

(本章完) 站在路中央,被王磊視作是救星的吳先生,是前幾天王家高薪聘請的一個武者。一身功夫已經到了化勁,而且隱約還有突破的跡象,這樣的武者高手,放在別處,那也是一代武學宗師。王磊曾經看到過他動手,一寸厚的青石板,硬生生一掌就打成兩截,一身橫練功夫,十幾個特種兵都不是對手,這還是人家身上有傷的情況下,所以,王磊一看到吳先生立刻就興奮的喊了起來。

剛才吃飯呢的時候,他本想請吳先生一起,但卻被拒絕了,現在雖然來的遲了,但總歸還是把人給他堵住了。在這服興奮心情的支撐下,在他身邊狗腿的攙扶下,王磊呲牙咧嘴,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用手指著張沐陽喊道:「吳先生,還有你們幾個趕緊的,給我把這男的肋骨全打斷,四肢都打折,然後給我帶進來,我要讓他知道摘掉什麼叫生不如死,那幾個女的,全給老子帶回別墅去去,我今天要讓他們知道知道得罪了老子的下場。」

看著眼前幾個彪型大漢,周安雅心中一緊,不等她生出害怕的神情,不等王磊身邊的狗腿面露喜色開始叫囂,那威風凜凜的吳先生,看著張沐陽面色突變,而後朝著張沐陽行了一個大禮,拱手彎腰抱拳說道:「張先生,我……我不知道您在這裡,打擾了,我這就走。」

說完,他就在眾人詫異的眼神當中,扭頭就跑,而且速度極快,好像他身後有什麼吃人的猛獸一樣。就在時候,張沐陽說道:「你等一下,把這幾個人給我收拾了。」

被王磊請來的吳先生,在聽到張沐陽的吩咐后,二話不說,就把張沐陽手指的那四個黑西裝保鏢給撂倒在地,然後特狗腿的問道:「張先生您還有其他的吩咐么?」

張沐陽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沒了,你走吧。」

得了張沐陽這一句話,吳先生如蒙大赦,又朝著張沐陽行了一禮后,慢慢的退走了,眼前的這一幕,眾人看的的下巴都掉了下來,尤其是王磊,他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傷勢過重,而產生了幻覺,自家高薪聘請的高手大師。居然看了一眼張沐陽就跑了?這tm是在逗我吧,這貨是卧底么?還是在這貨是那小子請來的。

其實不怪這個吳先生,前些天在天柱山圍攻伏擊張沐陽的武者當中,就有他一份,在見識了張沐陽的威風霸氣,煌煌如戰神一般的身姿之後,有這樣的表現也不足為奇。

而就在吳先生逃走之後,張沐陽轉過身朝著王磊走了過去,王磊的腦子裡,突然一個激靈。自己現在是在中海,而前言的這個人姓張,姓張!

張沐陽走到王磊的身前,輕笑一聲說道:「上一個王家人在我面前這麼作死的人,已經被我殺了,你想怎麼死。」

他說話的時候雖然是在笑著,但其中的冷意寒意,卻是直接刺入了王磊的肌膚,透入了他的靈魂。

現在的他終於明白,自己眼前的年輕人是誰了。他臉色瞬間慘白,毫無血色的慘白,他身子甚至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不是疼的發顫,而是被嚇的發抖。他牙齒不斷打顫,身上冷汗直流道:「你……你是張沐陽?「

張沐陽淡淡道:「你小子終於猜到了?我正沒理由再去找你們王家麻煩,你這是自己送貨上門?「

聽到張沐陽承認,王磊全身如墜冰窟,眼前這位的事迹,是個王家人就知道,自己居然惹到了他的頭上,這不是作死是什麼,他現在害怕的,連身上的傷都不感覺疼了,腦子上的血都要凝固了一樣。身子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哀求道:「張先生,張家主,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這事鬼眯了眼睛,居然冒犯在您的頭上,我該死,我該死,您繞我這一命,我求求您,繞過我這一條狗命。「

看著跪地求饒的王磊,聽到他口中剛才說的張沐陽三個字,在場的中海富二代,全都默然,他們都是中海本地人,雖然只是一些二三線的小家戶,但或多或少聽說過張沐陽的名頭,現在得知自己剛才得罪的是張沐陽之後,每個人的臉色,都還不如王磊,全都是面如死灰。就算張沐陽不和他們計較,家裡的人知道他們得罪了張沐陽,不死也要脫層皮。

而張沐陽也懶得多做計較,抬腳又踢斷他另一條小腿后,轉身說道:「這次算是給你一個教訓,如果再有下次,再讓我遇到這種事情,那斷的就不只是你的腿了。還有如果這件事,你膽敢牽扯到其他人,後果你自己清楚。還有這件事,我不希望傳播到外面。」

王磊下意識的看了眼凌冰三人,現在的他哪還有什麼報復的心裡,連連點頭道:「明白,我明白。」

雖然他斷了兩條腿,但好在保住了自己的小命,至於他身邊的其他人,都是一副劫後餘生的模樣。誰沒事還去繼續作死。

不過也正是在這群人當中,有個呆在角落裡的年輕人,則是緊緊的捏著自己的拳頭,他看向張沐陽的背影是一團火熱,心中默念道:「這才是男人該有的樣子,我歐陽欣終有一天,也要像他一樣。」

周安雅現在臉上就寫著四個字,不可置信,這年輕人到底是誰,蘇婉兒給自己介紹的哥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張沐陽?這個名聲在娛樂圈和富豪圈,甚至權貴圈子她都沒聽過,難道說是別的圈子?周安雅有些想不通,她現在對張沐陽的身份很是好奇,而且原本她是不相信張沐陽會有什麼醫術,能治好她身上的的病的,但是這件事一出之後,她心裡卻隱隱有了幾分的相信,這樣的一個奇人,不論在他身上發生什麼事情,或許都是正常的。

她略帶幾分複雜的眼光看向張沐陽三個,帶有幾分歉意的說道:「剛才的事情對不起了,都是因為我,真是對不起了。」

面對她的道歉,張沐陽擺了擺手,示意沒什麼,他剛才是為凌冰和蘇婉兒出手,而不是為了她,至於蘇婉兒則是甜甜一笑道:「這沒什麼,你可是我的好閨蜜。要是你真有歉意的話,以後演唱會,可以對給我幾張門票就好嘛。「

周安雅剛要點頭答應,她忽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痛,臉色漲紅,眼前發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地上倒去。

(本章完) 周安雅這一下來的突然,但幸好蘇婉兒一直陪在她身邊,而且凌冰還是一個修士,沒等周安雅倒下,直接一抬手便將她扶住了,看她臉色不對,蘇婉兒急急問道:「安雅姐你沒事吧?」

周安雅很想點頭,說自己沒什麼,但是身上半點力氣也沒有,腦子裡還昏昏沉沉的,她只能看見蘇婉兒著急的問著什麼,但卻聽不到聲音,好像自己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身體,她不清楚為什麼這次發病會這麼突然,而且還會這麼猛烈。

漸漸的,她好像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陷入窒息,她開始喘不上氣來,一種空氣驟然消失的恐懼感和絕望感籠罩在她的心頭,緊接著是噁心,暈眩眼前開始重影,然後逐漸失去光彩。周安雅的一顆心好像已經全都墜入了深淵,她無法做出任何的動作,甚至是呼吸,她感覺自己就要死掉了,心裡全是絕望,滿是不甘和痛苦。

就在她以為自己死定了,認為自己要陷入無盡的黑暗當中時,她身體忽然感覺到了一陣溫暖,似乎自己的眼前又有了光線,又有了空氣,她的身體開始緩慢的復甦,等她能微弱的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個年輕的,有些帥氣的面孔。

是他救了自己么?周安雅在看到張沐陽的時候,莫名了多了一陣心安,她不清楚這個剛剛見了第一面的年輕人,為什麼會給她這樣的感覺。漸漸的她又昏迷了過去,只是這一次,沒有剛才的那種絕望。而且在這次昏迷時,張沐陽的模樣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腦海當中。

看著又陷入昏迷的周安雅,蘇婉兒有些心急,問道:「沐陽哥,安雅姐她沒事吧。」

張沐陽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她這是因為剛才心情變化的太過劇烈,再加上最近幾天沒有休息好,有我在保她沒事,只是這裡不是治療她的地方,咱們先回家再說。」

他們現在剛剛出了酒店門口,要知道凌冰、蘇婉兒、周安雅本來就是三個90分往上的大美女,本來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尤其是的周安雅還是現在當紅的一線明星歌星,如果被人發現她的身份和現在的情況,明天絕對是頭版頭條,雖然這不是什麼大事,但依照張沐陽低調的性子,是不想此類事情發生的。

他可不想走到哪裡,都被一些無聊的人認出來,然後指指點點、吧啦吧啦說什麼緋聞男友,所以在避開眾人的視線后,他們上了張沐陽的車子,然後一路趕到了張家。

張家一間客卧內,周安雅雙目緊閉躺在床上,張沐陽、凌冰、蘇婉兒三人圍在床前。看著周安雅滿是痛苦的表情,蘇婉兒有些感同身受,這也是她為什麼會找張沐陽幫忙的原因之一。

「沐陽哥,安雅姐她真的沒事吧。」

張沐陽嘆了口氣,帶著笑意,看著蘇婉兒道:「當初我給你治病的時候,都沒見你這麼擔心,放心吧有我在,你這位大明星姐姐還死不了。」

說著,他捏出一根銀針,刺入了周安雅的百會穴,銀針這種東西在,張家備有不少,而且很多都是上等貨,而且周安雅這次的病情很特殊,單靠丹藥還真徹底根治不了。

見張沐陽開始行針,蘇婉兒便退到了一邊,她就算再擔心,也不會現在去打擾張沐陽,而是和凌冰站到不遠處,安靜的看著,見她這幅緊張的神色,凌冰握了握她的小手說道:「放心吧,有沐陽在沒事的。」

蘇婉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表示自己沒事。而在另一旁,張沐陽一針下去之後,手中不停,銀針繼續刺向周安雅身上的大穴,連續遲了一十八針才停下,就在張沐陽給她針灸的同時,還在她的體內渡入了一股五行靈氣,幫其護住周身心脈。

隨著張沐陽銀針的不斷刺入,周安雅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剛才幾乎微弱到沒有的呼吸,也恢復到之前的狀態,看到她的情況好轉,雖然還沒醒過來,但蘇婉兒的心已經落到了肚子里,沐陽哥就是沐陽哥,還是這麼的牛掰霸氣,值得依靠。銀針刺穴之後,張沐陽又從懷中摸出一粒培元丹,讓蘇婉兒把這丹藥融化在水中,然後幫周安雅服下。

幾分鐘后,周安雅從昏迷當中悠悠的轉醒了過來,看到她醒來之後,蘇婉兒發出一聲驚呼道:「安雅姐,你終於醒過來了,剛才都擔心死我了。」

周安雅朝著蘇婉兒點了點頭,謝道:「婉兒這次真的謝謝你了。」

蘇婉兒搖了搖頭笑道:「這個我可不敢居功,還是咱沐陽哥救了你,你要謝就謝他。」

周安雅剛想起身給張沐陽道謝,被張沐陽攔住了說道:「你身體剛好,還是多多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有點事還要問你。」周安雅有些不明白張沐陽要問她什麼,但是還乖巧的點了點頭。

在叮囑周安雅好好休息之後,張沐陽從懷中拿出一塊木頭,放在周安雅的枕邊,然後三人離開,此時已經月上枝頭,走在張家院落的走廊上,偶有清風打過,帶起絲絲的涼意,此時已是深秋時節了。

新婚啞妻寵上癮 蘇婉兒突然問道:「沐陽哥,你在給安雅姐治病的時候,為什麼不讓我們迴避,然後脫了她的衣服啊。「

她的這一句話,把凌冰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一雙漆黑的眸子,緊緊的看著張沐陽,張沐陽不禁有些蛋疼,這是什麼狗屁問題,正常人應該問不應該是病情么?這是什麼鬧迴路,他瞪了一眼蘇婉兒反問道:「你這是什麼邏輯,我為什麼要脫她衣服啊。」

蘇婉兒理所當然的回答道:「電視上和里都是這麼寫的啊。」

張沐陽抽了抽嘴角道:「那都是別人意淫YY的,當初我給你治病的時候,可沒脫你衣服。」

蘇婉兒道:「我是你妹妹嘛,你總不能對你妹妹下手,安雅姐不同啊,這可是個超級大美女哦。」

張沐陽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之前明明是溫文爾雅、溫柔似水的姑娘,怎麼畫風突變,成了這麼一個逗逼了呢?難道是人設崩塌?暮然間張沐陽想到了這麼,這貨不是因為白靈兒的事情,在拐彎抹角的敲打自己吧。

(本章完) 天空泛起魚肚白,張沐陽盤膝坐在院內,面向那將出未出的紅日,身邊周圍隨著張沐陽的呼吸,似乎有淡淡的薄霧升起。

如果有修為高深的修士路過,定然矚目,體內靈氣聚散成霧,散與周邊,這種情況是金丹期才會出現的情況,現在居然出現在一個築基修士身上,這不敢說為所未聞,但也絕對少見。

從昨晚給周安雅治病結束,凌冰又被蘇婉兒這個妮子『搶走』之後,張沐陽並沒有怎麼休息,直接到了院子里開始修行。隨著太陽不斷高聲,漸漸躍出地平線,張沐陽早上的修行也就算告一段落,緩緩睜開眼眸,一絲精光閃過,經過雷法淬體后,他吞吐靈氣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幾倍。

輕輕活動了活動身子,出了自己的小院,族裡的人已經安排好早餐,凌冰她們三個大美妞,正在另一處小院的石桌上吃著早餐,見張沐陽來了,周安雅趕緊站了起來。

不等她先開口,張沐陽便先開口道:「早上好。」

周安雅愣了愣,隨後點頭笑道:「早上好,張先生昨天的事多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就凶多吉少了。」

張沐陽擺了擺手,說道:「客氣的話就不用說了,這次是婉兒找我幫忙,你感覺怎麼樣。」

周安雅輕輕活動了活動身子笑道:「已經完全好,之前身上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已經全都消失了,張先生我還要跟你說聲抱歉,之前看到你的時候,我還有些不相信你的醫術,現在看來是我鼠目寸光,坐井觀天了。」

對於這個坦蕩承認自己錯誤的周安然,張沐陽暗暗點了點頭,她雖然有點心計,但也不是那種白蓮婊,招呼周安雅重新坐下說道:「你這句話就客氣了,說到這裡,我也有一件事要問你。你之前,就是你沒有患病之前,有沒有遇見過一些別的事情。」

周安雅聽到張沐陽這麼問,不由皺了皺眉頭,疑惑道:「別的事情?」

張沐陽砸了砸嘴,解釋道:「通俗的來講,就是比較靈異的事情,有沒有遇見過什麼特別的人,或者去過什麼特殊的地方。」

周安雅輕輕咬了咬自己的食指,深思了一小后說道:「沒有遇見什麼特殊的事情,我一直在忙我演唱會的事情,不過要說靈異的事情,我之前出過一個古廟,我身上的怪病就是在去過那個古廟一個星期之後出現的。」

張沐陽咬了一口油條問道:「古廟?什麼古廟,叫什麼名字,在哪裡?」他是京城出來的人,最好這一口,

周安雅回答道:「叫什麼祥雲寺,是一家小寺廟,在閩南那裡,我聽說那裡風景不錯,就去散了散心,你的意思是那古廟有問題?」話到了最後一句,周安雅臉色有些發白,結合自己以往的經歷,和發生在她身上的怪病,由不得她不多想。

祥雲寺?

這個名頭,張沐陽有些耳熟,不過只是在一些新聞報紙上偶爾聽到過,看著臉色發白,胳膊微微發顫的周安雅,蘇婉兒不禁問道:「沐陽哥哥,那祥雲寺是不是有什麼古怪啊,沐陽哥你可要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這會凌冰也好奇的看向了張沐陽,在三個大美女的注視下,張沐陽將口中的油條慢慢吞咽下去才解釋道:「沒事,我就隨口一問,你安雅姐已經痊癒了,以後多注意休息就行,不會在複發的,不過以後那種小的寺廟道館,你身體比較虛,還是不要去了。」

聽到張沐陽這麼說,周安雅心有戚戚的點了點頭,以後打死她也絕不會去那種地方了。

簡單吃過早餐,蘇婉兒拖著周安雅去逛街,而凌冰則陪在張沐陽的身邊問道:「你是不是要去祥雲寺。」

張沐陽捏了捏凌冰的小鼻子剛要說話,凌冰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就在張沐陽想趁機使壞的時候,他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喂,老大我沒打擾你和嫂子的好事吧。」

面對文劍這賤不嘍搜的語氣,張沐陽笑道:「有話就說,最近巴特沒好好操練你么?中氣十足啊。」

文劍聽到張沐陽提起這個話茬,趕緊服軟道:「老大我錯了,我給你打這個電話,是有原因的,老大你還記得咱們那親愛的母校么?」

張沐陽挑了挑眉毛道:「嗯,怎麼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