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因為對面的猴子已經身先士卒的在紅BUFF前被孫尚香和后羿捉到,勇送一血。

2022 年 3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這波藍可真真的是拿的放心,不帶任何危險性。

不過,白塵選的楊玉環,又開始出洋相了。

他竟然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跑過了頭,因着敵方防禦塔無情掉血。

【全部】敵方絕絕子伽羅:對面的,快些打,此戰求輸,猴子是個大坑。

【全部】我方風若雲沐后羿:兄弟們,快推啊。對面給了我們機會,幸福在此一舉。

【全部】敵方絕絕子伽羅:我只想保命,求你們去單猴子,別來找我,讓我安靜的補個兵。

【全部】我方沐雲若風孫尚香:走,打野抓起。

……

公屏里的聊天熱鬧非凡,不過丁怡丫卻想着怎麼讓這場遊戲大放水。

一頓飯倒是可以考慮,要是帶白塵見陌生人,她可真是做不到。

白塵又嘗試了新英雄,加上手上的動作本來就慢。

一頓操作下來,簡直不堪入目。只因為他的美貌,大家暫時將他的技術忽略了。

而丁怡丫才刷完野區,剛到了四級。

她已經開始在野區浪蕩,做起了萬年打野。

第一波龍剛拿下,隊友們齊聚下路,就等著抓猴子。

他們希望針對,能讓猴子主動現身。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倒是一連將猴子滅了3次。

猴子沒了脾氣,不過他卻在暗暗的發功,各種打野升級裝備。

【全部】沐雲若風孫尚香:寶寶心裏苦,寶寶求安慰,每次都搶不到人頭。

【我方】丫丫分丫:不苦,不苦,贏了這場比賽,你們就能見到帥哥了。

【全部】敵方伽羅:孫尚香,快來下路,我們保證你能抓到猴子。快來,單殺他。

沐雲若風興趣大大的來了。

她本還在為一個人頭都搶不到悶悶不樂,如今得到了敵方的情報,倒是莫大的樂趣。

於是她卡卡的又從泉水去了下路,

丁怡丫卻還在滿野區刷著野。

她此時仍然是0-0-0的人頭,去秒殺對面任何一個英雄都成問題。

可這是推塔遊戲,她深知遊戲規則。

就算是現在有機會,也懶得去推。

在剛剛被針對的時候,她默默打着野不說,冷是讓對面把己方的三條路的一塔推完,中路和上路的二塔已經沒了。

如今,她只需要再放放水,去中路或者上路的野區再轉悠一趟,或許對面可能快速到達水晶。

為了不讓自己死的快,她還是去了上路附近的野區,畢竟中路支援很快。

此時的白塵卻還在四處遊盪。

這更加的讓遊戲的贏增加了難度。

此時他停留在一處,看着白塵的操作。

他把楊玉環操控的走得歪歪扭扭,而且還時不時的去對麵糰戰里湊熱鬧。

可想而知,他又一次刷新了遊戲大坑的新高度。

如今已經是0-11-0的人頭比了。

而下海孫尚香連滾帶爬的蹦躂到了下路。

準確的來說,才走到自己防禦塔二塔下,就迎來了對面四個人。

不過,被好閨蜜衝出來的后羿擋了路,猴子卻直接兩顆人頭收割。

孫尚香有些生氣。

【全部】沐雲若風孫尚香:伽羅,你給我等著,敢這麼玩我,等著輸吧。

而此時的丁怡丫仍然在野區遊盪的不知團戰。

眼看着,上路已經沒有防禦塔,可直奔大水晶。

恰好敵方四個人剛齊聚下路。

【我方】沐雲若風孫尚香:快回城。

孫尚香有些着急。

她的一次警告,白塵終於聽懂了。

迅速支援。下路在又在被推了三塔之後,攔下。

「哎,要輸也是真的不容易。」

丁怡丫心裏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算了,她也不能太放水。

憑藉着回城加速的功效,直接開大,上去一頓砍,又是兩顆人頭收下。

現在2-0-0的人頭,還算是比較優秀的選手。

這一局,她拿的人頭不多,但她敢說,水的卻是最厲害的。

看着己方暫時沒有被攻陷的危險,她又準備去收了大龍。

【全部】我方雲若風沐后羿你們家猴子和伽羅可真是演員。等著吧,我們要去群毆他。

【全部】敵方絕絕子伽羅:好的,等你哦。

【我方】沐雲若風孫尚香:我去,對面這是真的狗。我們必須給他們一點教訓了。

丁怡丫雖然是想輸了這場比賽,可看着隊友被針對,她就想着先出了這口惡氣,再輸也不遲。

精彩的表演開始了。

丁怡丫和白塵一起去了上路。

他們兩個從草叢中來,又進去。

【我方】咸丫蛋司馬懿:沐風,若雲,你們看着,剛剛是伽羅嘲弄你們的是吧?她必須身先死,讓他們知道,演戲也要分場合。

說完,丁怡丫就在野區的紅BUFF前找到了伽羅的身影。

此時她的血量只有一半,司馬懿上去一套,直接帶走,她連轉性回攻的機會都沒有。

【全部】我方沐雲若風孫尚香:伽羅,還有什麼可囂張的嗎?你等著吧,你每次團戰都會身先士卒的。

【全部】敵方絕絕子伽羅:我猜你和司馬懿在二重唱。你們肯定在五黑,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

丁怡丫的暴脾氣又上來了。

她又在中路逮著了伽羅。

也是在這個時候,屏幕齊刷刷的刷了起來。

【全部】沐雲若風孫尚香:伽羅,你有什麼可豪橫的,都不用我出手,直接跪的滋味,不好受吧?

【全部】風若雲沐后羿:被虐的滋味爽嗎?

【全部】丫丫分丫:丫丫,不愧有你。

……

可丁怡丫只顧著替姐們兒出氣,卻忘記了另外一件事。 看著被女鬼攆的雞飛狗跳的倆人,胡小飛準備上前阻攔。

這時女鬼突然一個轉身,放棄了倆人,朝著趙太公飛去。

「你不要殺我啊。」

趙太公被嚇的淚流滿面,癱倒在地上。

不過女鬼顯然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雙手掐著他的脖子,誓要將他活活掐死。

這時候胡小飛一把奪過秋生手中的桃木劍,欺身上前。

「女鬼李氏,還不束手。」

女鬼聽到胡小飛的話,腦袋旋轉一百八十度,陰柔一笑道。

「小道士,你想救他」

「雖然他本人的所作所為的確該死,但是你若殺了他,到了陰間之後同樣不會好過,何必呢?」

女鬼一聽,激動的大聲喊道。

「那又怎樣,只要殺了他,哪怕魂飛魄散我也願意。」

胡小飛看到這女鬼說不通,只好出手阻止。

只見他腳踏七星步,嘴念驅鬼咒,桃木劍上紅光一閃而逝。

「接招」

女鬼看著迎面而來的桃木劍,只好放棄手中的仇人,憤怒的大叫一聲,就向胡小飛撲了過來。

經過一年的修鍊,胡小飛現在不但法力雄厚,身手也不是一般人可比,就連九叔現在不用道術的情況下,也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一個區區女鬼。

胡小飛側身一躲,祭起手中的鎮鬼符。

「著」

符籙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女鬼。

這女鬼雖然怨氣深重,但畢竟只是一個新鬼。

被符籙擊中之後就失去了行動能力,只能在躺在地上發出嘶吼聲。

而趙太公看見胡小飛纏住了女鬼,就手腳並用的爬起來想逃跑,但是慌忙之中被一把倒扣的椅子絆倒。

這椅子本來就被摔殘缺不全,椅背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四條腿也是參差不齊,趙太公就剛好摔在它上面。

一聲慘叫,被一條椅子腿透胸而過。

現在看到女鬼被抓,趙太公可能感覺自己還能搶救一下,向著幾人發出求救聲。

「救救……救救我。」

文才和秋生要上去幫忙,可是卻被胡小飛攔住。

「師兄,你們還是先找個罈子把女鬼封印起來吧。」

秋生想想也是,再加上本來就對趙太公沒啥好感,於是就拉著文才去找酒罈子。

這時候胡小飛走到女鬼面前,小聲說到。

「看到沒,善惡到頭終有報,即使你不殺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女鬼雖然不能動,但是聽到到趙太公慘叫,看著他的生命漸漸地流逝,眼中的恨意也慢慢的消失。

「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以後保證不會再做壞事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你還是安安靜靜的等死吧,人渣,禽獸,呸。」

胡小飛阻止女鬼殺人,其目的是在挽救女鬼,而不是要救這個人渣。

鬼在殺人之後,會被怨氣逐漸侵蝕,到時候就只有魂飛魄散一途。

等到秋生和文才找到罈子,趙太公已經流血過多,生命已經到了盡頭。

這時候九叔跟在倆人屁股後面,走了進來。

看到趙太公身前滿地的血液,身手摸了一下他的脈搏。

「哎,就剩一口氣,沒救了。早就告訴你找塊好墳地,現在好了」

看著九叔一嘴的風涼話,胡小飛也是無奈一下,師傅還真是,嫉惡如仇啊。

忙活了一晚上,幾人也是累了,文才和秋生偷偷摸摸的叫來胡小飛分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