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中低階戰鬥中,一旦同級對手擁有防禦型的技能,他們這一個個的都將化身為刮痧大師。 時至秋末,寒風未涼,地面上枯葉好似飄飛的蝴蝶,隨風而動,輕靈飄逸。

2022 年 5 月 3 日By 0 Comments

楚帝隨東方七夜而行,不到一炷香時間來到沈墨卿的小院內,古樹之下,佳人落座,石桌上茶香四溢,裊裊升煙。

沈墨卿玉臂抬起,東方七夜沖着楚帝點了點頭,折身退出小院。

「楚公子,落座一敘!」

沈墨卿輕靈悅耳的聲音響起,抬起玉手中茶壺,汩汩而流的茶水落入茶杯中。

楚帝移步落座在沈墨卿對面,只見其將面前茶杯推上前,道:「沒想到楚公子竟是獸人帝國駙馬,這段時間多有叨擾還望公子見諒。」

「沈姑娘客氣,烏沙城至此,一路走來,你我已是朋友!」

「朋友之間不必如此客套,七老傳言說姑娘找我前來有重要事情,還請沈姑娘之言,要是我能幫上姑娘,一定不會推辭!」

楚帝把玩着手中茶杯,輕抿一口,茶香四溢,入口甘甜,讓人深陷其中。

「楚公子快人快語,那墨卿就直言不諱了!」

「墨卿本是二品玄天帝國公主,我父王身中冰寒之毒,需要火菩提療傷,此行就是為了尋找火菩提,接連走過不少地方,凡是傳聞火菩提可能出現的地方,我和七老都去過,可是依舊沒有收穫。」

「馬上要前往最後一處名為火窟的秘境,希望楚公子可以和我們一起,公子知道暗毒谷一直對我們窮追不捨,所以一路上需要公子出手保護。」

聞聲。

楚帝沒想到沈墨卿會向自己吐露心聲,這是準備雇他為保鏢的意思。

見楚帝陷入沉思中,沈墨卿知道她的要求有些唐突,再次行開口道:「楚公子如果答應隨我們一起前往火窟,絕不讓公子白跑一趟,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楚帝並不是不想幫沈墨卿前往火窟,可他明日就要前往元豐帝國沙場,他心裏已有定計,想要通過獸人帝國大軍,徹底將元豐帝國擊潰。

如此一來,增援南陳帝國的元豐大軍必將撤回,如此楚軍將面對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滴,系統提示宿主火菩提,乃是宿主融合九龍之血的必備物品之一。」

楚帝記得要想將戰龍刀和虎魄刀魂完美融合,就必須要九龍之血,想不到火菩提居然有如此大的作用,看來是不去不行了。

「不知沈姑娘所說的火窟在什麼地方,我明日要出趟遠門,要是不順路,怕是會有所耽擱!」

「元豐帝國火雲城外,火雲山就是火窟所在之地!」

聽到沈墨卿的回答,楚帝眉宇舒展開,想不到火窟就在元豐帝國,正好明日前往元豐,順路抵達火雲山將火菩提取走,簡直一舉兩得。

「沈姑娘,明日我正好前往元豐帝國,到時姑娘和七老一起隨行便是!」

楚帝心中盤算著,明日獸皇帶領大軍御駕親征,強將入雲,精兵百萬,就算給暗毒谷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向藏在大軍中的沈墨卿和東方七夜出手。

一念至此。

楚帝輕笑一聲,眼眸中儘是喜色,接下來和沈墨卿閑聊少時,見夕陽餘暉灑落,他起身向沈墨卿道別,拂袖離開小院。

明日就要離開,今夜是楚帝和妃靈兒唯一相聚的機會,兩人一起看夕陽落下,看滿天繁星,直到最後共同沐浴,一起大被同眠。

……………

翌日。

清晨。

獸皇派人前來通知楚帝,讓他帶人前往城外匯合,一炷香后,在妃靈兒戀戀不捨中,楚帝帶着羅世信,納牙阿,沈墨卿,東方七夜,燕雲十八騎,縱馬向獸皇城外狂奔而去。

獸皇城外,煙塵滾滾,吞天噬地,獸皇立於丈余高的巨大戰車上,戰袍迎風嘶吼咆哮,烏髮飛揚,身軀凜凜,雙目睥睨,好似天帝臨世,威震天下。

在妃胤背後四路大軍集結,全部都是獸人帝國最精銳的存在,虎王軍團,比蒙軍團,戰熊軍團,巨獸軍團。

相比狼王的惡狼尖兵,這四支軍團才是真正的精銳,其中虎王軍團和比蒙軍團乃是第一次出征,戰熊,巨獸是獸人帝國老牌軍團。

值得一提的是,戰熊軍團是力量的代表,他們身披重甲,手握巨斧,戰盾,加上自身血脈的優勢,戰場上戰熊軍團就是移動的屠殺機器,而巨獸軍團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只不過五萬巨獸戰兵全部都是武王境巔峰。

楚帝一行縱馬衝出獸皇城,看着城外集結的大軍,就算楚帝都有些傻眼,這就是四品帝國的實力,一品之差,千里之遙。

妃胤讓傳信兵通知楚帝前往戰車同他一起出征,而羅世信,納牙阿帶領燕雲十八騎,緊隨戰車而行即可。

隱藏在獸皇城中暗毒谷尊使,得知沈墨卿,東方七夜藏身在獸人帝國大軍中,緊隨出城,看着城外集結的近百萬大軍,他們望而興嘆。

「尊使,到底還追不追?」

「追啊!」

「傳令沿途弟子,讓他們時刻注意獸皇大軍動向,決不能讓他們伺機而逃。」

尊使臉色鐵青,眼眸中殺機掠動,冰冷的聲音響起。

楚帝登上獸皇戰車,居高臨下,看着前方近百萬雄兵,體內熱血沸騰,視線從大軍身上掃視而過。

「比蒙一族強者!」

「巨獸軍團,天啊,五萬人全部都是武王巔峰?這獸人帝國也太恐怖了!」

楚帝強行壓制着內心的震驚,側目發現妃胤正打量着他,只聽其朗聲道:「感覺怎麼樣,朕麾下這四大軍團如何!」

「不錯,非常恐怖!」

「我有一事不明,父王麾下強將如雲,兵力如此鋒利,為什麼帝國品級只有四品?」

楚帝面帶疑惑之色,不解的聲音響起,妃胤神情惆悵,苦笑道:「獸人帝國強橫無比,曾橫掃天下,差點完成一統,可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從那以後比蒙一族,虎王一族損失慘重,強者幾乎隕落殆盡,獸人帝國自然而然就弱小下來,緊接着在之後的百國大戰中,列國都將獸人帝國列為他們頭號公敵,所以帝國品級只能在四品帝國。」

「不過經過這麼多年的沉澱和培養,今帝國勢力以達到巔峰狀態,這也是朕為什麼傳信讓你前來獸皇城的原因。」

「朕要帶你看看獸人帝國沙場上的威風,同時和楚國結下良好盟約,一起渡過此次百國大戰。」

妃胤巨掌拍在楚帝肩膀上,雄渾有力的聲音響起,眸子中閃爍著期許之光。

「結盟?」

「沒錯,就是結盟,元豐戰事結束,相信很快其他帝國的強兵就會殺至,接下來的時間就是戰爭大陸最黑暗的時刻。」

「活下去,重見光明,隕落了,消失在這場浩劫中!」 會議室裏面,寂靜無聲!

任誰都沒有想到,蘇寒竟然如此強硬。

他們不過就是想要利用全球輿論,逼迫龍國交出一部分物資而已。

只要龍國肯低這個頭,他們其他國家將會為龍國聲明,此次的災難絕非龍國所為。

可是現在……

蘇寒看着投影儀上,不少的外交部發言人都是用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自己,心中一陣冷笑。

自己不是傻子,自然清楚這些傢伙心中的想法。

沒錯!

龍國只要交出一部分物資,便可以平息一切。

甚至,龍國還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坐上藍星第一強國的交椅。

換成以前,蘇寒或許會考慮這樣做。

可是現在,絕無可能。

眼下,世界各國受災,今年的糧食可謂是顆粒無收。

在這種情況下,物資遠遠要比那些虛名重要的多。

蘇寒怎麼會因為輿論而把物資交給這些國家。

退一萬步說。

就算是真的龍國大發善心,交出一部分物資,那些物資也不會落在底層的人們手中。

「八嘎!」

忽然間,視頻當中傳出一陣怒罵聲:「你們龍國不要以為沒了美麗國的壓制,便可以胡作非為,你們可別忘了,除了美麗國之外,藍星之上還有其他強國。」

「就比如強大的日不落帝國,如果他們真的出兵,你們龍國未必抵擋的住。」

虧得這是視頻會議。

要不然其他國家外交部發言人一定會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島國外交部的發言人。

就算是龍國真的不答應他們的要求,難道日不落帝國還真敢出兵攻打龍國不成。

先不說兩國之間的兵力相差甚遠,如果日不落真敢發兵,最後被打得哭爹叫娘的,肯定是日不落帝國。

倒是那日不落帝國不經誇。

經過島國外交部發言人這一吹捧,立馬就『飄』了起來:「島國大兄弟說得沒錯,你們龍國不要以為美麗國覆滅,就沒有人可以制衡你們龍國了,如果真的將我們日不落帝國惹急了,我們的飛機將會飛往龍國。」

兩個白痴!

其他國家的外交部發言人心中怒罵了一句,索性將頭扭向一邊。

蘇寒看着視頻當中,一唱一和的兩人,不僅冷笑起來:「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們日不落帝國現在的日子並不好過吧,先前那場地震將你們日不落帝國震得稀碎,至於你島國,現在也只能龜縮在一個島上打嘴炮吧!」

此話一出,把島國和日不落帝國的外交部發言人徹底激怒,不過他們卻是那蘇寒毫無辦法。

蘇寒說得沒錯。

日不落帝國和島國現在的處境非常的不妙。

日不落帝國內的物資本就緊缺。

在發生這種災難之後,國外的人們已經開始啃樹皮了。

正是因為這種情況的發生,才會讓日不落的外交發言人一上來就跟龍國討要糧食。

發現島國和日不落帝國的發言人總算是安靜下來,英倫國的外交部發言人連忙開口說道:「蘇組長,你們龍國有句老話,不看僧面看佛面,眼下全球的人都在忍受飢餓,在這種情況下,你們龍國難道就不應該施以援救嗎?」

蘇寒面帶微笑,一字一頓的回答道:「不能!」

開什麼玩笑!

就算是龍國物資儲存再怎麼充足,也不可能送給其他國家。

畢竟,在這種情況之下,物資就是保證一切的根本。

如果把物資送給其他國家的災民,那麼龍國的人就會挨餓。

面對蘇寒半步都不肯退讓,各國的外交部頓時有些頭疼起來。

今天他們參加這個視頻會議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從龍國的手中獲得糧食。

可是眼下這種情形,想要從龍國手中獲得糧食,恐怕有些苦難了。

就在眾人一籌莫測之際,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聽聞你們龍國正在進行一項浩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工人,要不這樣吧,我們各國派出一部分人協助你們龍國完成這項工程,你們龍國只需要負責他們的吃住就行了。」

隨着這個提議一出,其餘國家外交部的發言人眼睛頓時就亮了下來。

對啊!

既然龍國不肯給糧食,那咱們就把自己國家的人送到龍國,減少物資的使用。

這簡直就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想到這裏,不少人都朝着那個聲音的主人投去讚許的目光。

蘇寒倒是沒想到這些國家竟然會給自己來這麼一手。

眼下,天空之城已經不是秘密。

所以蘇寒並不擔心其他國家派人來搗亂。

或許其他國家也不相信,天空之城會是一座足以承載上千萬人的市級的飛行器。

但是蘇寒絕對不會答應這個要求。

原因有兩個。

第一,其他國家派來的人非但不會為天空之城的進度帶來任何好處,甚至會因為國家的不同,導致發生不好的麻煩事。

第二,還是那個老問題,等到天空之城竣工之後,這些派來協助之人,該如何處理。

把他們遣返回自己的國家。

先不說,那些國家還會不會接收。

就算是那些國家良心發現,真的將這些人接收過去。

那麼遣返也是一件麻煩事。

如果不將他們遣返,難不成還要龍國養着他們不成?

蘇寒不是聖人,沒有拯救整個藍星的決心。

他想做的事很簡單,就是保護龍國人民而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