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工藝設計水平,比同樣強大的數控程序更加要讓他們感到震撼。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

此時豐登機械C區16號車間,幾十位專家圍著華東數控那套經過改裝的數控雕刻機研究。

豐登首席工程師宗雪風,用手一遍遍撫摸主軸上焊接的「Y」型裝夾具,臉上的表情是震撼的。

看似幾個簡簡單單的焊接機械臂,其中的演算法論證、推演、絕對嚇死人;

工業機械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既然廠家那麼設計必然有其道理在裡面;

比如機械的穩定性,系統的兼容性,設計精度等等;

宗雪風用他從業三十年的經驗擔保,起碼需要一個加強排的高級演算法工程師,經過一個月不間斷的連續驗算才行。

而且這些工程師還必須要懂機械製造。

除了這些,精妙的數控程序也非常厲害。

裡面的異形加工演算法,還有裝夾具的改造同樣都妙到毫巔,讓人嘆為觀止。

而能想出這個方法的人,絕對是世界級的工藝設計大師!

整整研究了24小時,儘管身體上很疲累,但宗雪風的精神卻極度亢奮。

車間門口走過來一行人,領頭的是一個面白無須,穿西裝、打領帶、腆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這個男人正是豐登機械的黨組書記兼董事長宋明光。

而跟在旁邊的赫然是比中年男人噸位更龐大的王翰。十月底的天氣,王胖子上身僅僅穿了件黑色長袖體恤。

兩個人邊走邊輕聲交談。

「宋總好!」

「宋總好……」

一眾專家工程師紛紛恭聲問好。

這位面白無須的宋總,走過來問道:「研究的怎麼樣了?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能做出來不?」

「……」

幾十位專家沒一個敢說話的。

宋光明朝宗雪風問:「老宗,有把握嗎?」

宗雪風那張紅糖色的麵皮緊了緊,搖搖頭說:「很難!」

隨後又解釋道:「裝夾具沒問題,但是程式控制方面就有些難了,就算勉強做出來也不保證精度。」

宋光明臉色有些不好看,嘴巴動了動,想再說點什麼,但考慮到有外人在場,到底還是沒有開口。

轉頭朝王翰笑道:「走吧,咱們去辦公室聊。」

七八個人從車間扶梯直上三樓,走過曲折迂迴、像通風管一樣的封閉通道,來到了A區的總裁辦公室。

分主次落座后,秘書幫眾人送上茶水。

王翰拉了拉夾在膝彎的T恤下擺,端起茶杯抿了口,開門見山道:「宋總你也知道,我就是個幫忙穿針引線的;

至於你們到底願不願意付出這個代價,我管不了,更不會管。」

坐在旁邊的宋光明,笑著說:「胖子,你這就沒意思了;

誰不知道你跟天義那位韓總交情莫逆,你就幫幫忙唄,讓……」

王翰伸手打斷道:「老宋你再說這話我可就真不管了。

不錯,我跟他是認識;

但在商言商,人家坐地起價,你落地還錢,這些都是在情在理的事;

你若認為我跟他是朋友,就可以幫著壓價,那這件事就沒得談了。」

宋光明端起茶杯抿了口,然後開始哭窮,「哎,不是我捨不得啊,實在是手裡太緊;

你別看我們每年上百億的營收,但是凈利潤很差;

廠里幾千號人人吃馬嚼的,還有各種開支,真的拿不出這麼多錢啊。」

王翰耷拉著眼皮說:「我說了,我就是個穿針引線的,你跟我哭窮沒用;

人家條件開出來了,你要覺得能談那我幫你到亞新科那邊問問;

你要不想要的話,回頭沈工、魯工、粵工那邊,有的是人搶著要。到時你可別再來找我。」

宋光明猶豫了一會,皺著眉頭朝宗雪風看去,問:「老宗,你覺得呢?」

宗雪風也從公司高管口中了解了情況,此時毫不猶豫道:「只要對方的設計能達到那台雕刻機的水平、哪怕差上一點,都絕對划算!」

宋光明還是猶豫不決。

實在是互聯網牌照太貴了。18億保底,市場價想拿下來起碼要20個億,這個決定不是輕易能下的。

考慮了一番,宋光明朝王翰說:「再給我兩天時間,後天下午我給你答覆。」

王翰知道,這麼大個事肯定要到董事會上去討論,說:「不急!我今天來就是把消息告訴你一下,至於怎麼決定那是你的事。

不過有些話我得跟你闡述一下。

惡魔的天使女傭 我對機械方面的了解連皮毛都算不上,但從市場角度來講,什麼叫競爭力?

我認為競爭力就是人精我絕,人絕我化!

咱們金陵的軍工訂單為什麼趕不上沈工、粵工,甚至連魯工都相形見絀?

思想保守是一方面,主要還是認識上的錯誤。

你不能光想著我花了多少錢,你要考慮拿到技術后你能賺多少錢,對不對?」

頓了一下,王翰用手點著座椅扶手道:「還有,我絕對不是騙你們,目前其他幾大軍工還沒收到消息,要不然你們以為還用坐在這裡討論嗎?人家早就買回去了!」

宋光明點點頭,說:「行,我了解了。」

……

離開豐登機械,在回寧江的路上,王翰接到了康必成的電話。

剛一接通,康必成便哈哈大笑道:「胖子你什麼時候成拉皮條的了?」

王翰也沒問他從哪知道的,不滿道:「哎,注意點用詞!什麼叫拉皮條,胖哥我這叫促成工業經濟建設好不好,到你嘴裡怎麼就那麼不堪了?」

「好好好,工業經濟建設好了吧!那建設的怎麼樣了?我聽說韓老闆這次下手挺狠的。」

王翰撇嘴道:「能不狠嘛!把財大氣粗的豐登機械都嚇得縮卵了。」

「嚯~那就是沒得談了?」康必成驚了一下問到。

「還不知道呢!這麼大筆交易,人家肯定也要經過內部協商,這不是一個行政命令就能解決的。」

「嗯,確實是。」

頓了一下,康必成笑道:「明天找個時間聚一下唄?」

王翰奇怪道:「你不是回去相親了嘛,回來啦?」

康必成哈哈大笑,「這不是正準備跟你說呢嘛,明天記得帶上嫂子。」

「行!」

「好!我打電話通知韓老闆他們。」 早八點,上元區恆大·翡翠園,9號樓。

從少女變成婦女的何瀟瀟,此時釵橫鬢亂的趴在歐式大床/上酣睡著。

當亞麻窗紗徐徐向兩邊滑去時,窗外瑩白色的光芒潑灑進昏暗的房間,側臉面向窗口的何瀟瀟,眼睫毛顫動了一下。

很快,細嫩的天鵝頸轉動了一下,嫀首抵觸在床單上,兩隻白/皙光滑的手臂從羽絨被下面伸出來,抓/住雙人枕蓋住腦袋,以阻擋光線的入侵。

門口傳來拖鞋的躋拉聲。

「咔噠——」

玫瑰紅原木房門打開,緊跟著傳來韓義寵溺的聲音,「小懶豬,起床了。」

「嗚嗚——再讓我睡一會!」

「那我端給你吃?」

何瀟瀟夢囈著哼哼說:「不要。」

韓義走上前,側躺到床/上,摟著她裸/露在外面的肩頭,輕輕搖晃說:「剛剛你/媽打電話給我了。」

何瀟瀟「唰」的一下拔/出腦袋,兩隻胳膊抵著床單,瞪著迷糊的大眼問他:「說什麼了?」

韓義隨意道:「沒什麼。就是問你昨天為什麼沒打電話給她,還有你什麼時候回去?」

「那你怎麼說的?」

「實話實說唄!春宵一刻值千金,哪管人間三四月?」

何瀟瀟一下子又趴了下去,哼哼道:「敢這麼跟你家岳母大人說話,當心判你個斬監侯!」

韓義大手滑到羽絨被上隆/起的曲線上,捏了兩下嘿嘿笑道:「知道什麼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眼嗎?

我學給你聽聽,你/媽是怎麼說的啊!

咳咳……

小義啊,你比瀟瀟大兩個月,你就是她哥哥,以後你要領著她過日子,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要多教教她;

我們就這麼一個女兒,從小到大沒碰過她一根手指頭,她爸連句重話都不捨得說;

現在我們把她交到你手上了;

如果她有什麼做得不到的地方,看在我跟她爸的面子上,小義你就多擔待一點;我跟她爸……」

韓義話沒說完,何瀟瀟就撲到他懷裡了,張口咬在他胸口。

「你壞不壞啊,大清早來騙人家眼淚。」

韓義疼的齜牙咧嘴,但沒哼唧出聲,側頭看了眼,何瀟瀟眼眶還真紅了。

何瀟瀟扭頭不讓他看,問:「我媽真這麼說啦?」

「你說呢?」

何瀟瀟忍不住拍了他大/腿一下,嬌嗔道:「都怪你!昨晚我說要給我媽打電話,你偏作怪,這下完蛋了,我媽肯定知道了。」

韓義嘿嘿笑著不說話。

知女莫若母。

一向乖乖女的何瀟瀟,突然兩天沒打電話回去,何媽媽又怎麼能猜不出來?

不過猜到就猜到唄。兩個人感情穩定,這種事遲早會發生,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

兩個人在床/上膩了一會,何瀟瀟把他趕了出去,她要穿衣服。

韓義知道她不好意思,也沒調笑她,自覺的起身走出去。

當何瀟瀟苦著眉頭、姿勢怪異的走出來時,韓義到底還是沒忍住笑了出來。

「你還笑!」何瀟瀟氣苦的掐了他一下。

本來就是第一次。

就跟傷口一樣,還不等彌合又經歷了二次創傷,當然是傷上加傷。

也怪她自己,沒有經得起花言巧語,再加上前天晚上光疼了,什麼感覺都沒有;

好奇心使然下,於是就……

這個時候韓義自然是順著,任由她使小性子。

吃過早飯,外面淅淅瀝瀝下起了秋雨。

兩個人就坐到陽台的鞦韆上說情話。

屋內暖風習習,頂級音響里飄出暢美的古典音樂,和窗欞上迷濛的雨絲形成一幅強烈的對比圖。

到了快10點時,兩個人和夫妻一樣,相攜去超市購物。

全程何瀟瀟都牽著韓義的手,臉上也始終掛著沁入心扉的甜蜜。

在蔬菜區碰到了天義俱樂部的人事主管倪思淼。

倪思淼是一家三口,愛人看上去溫柔賢惠,七八歲的兒子也是虎頭虎腦,非常可愛。

小朋友很有禮貌的喊道:「叔叔好!」

韓義就揉揉他腦袋,「嗯,你也好。」

倪思淼幫著介紹了他的愛人,至於何瀟瀟,倪思淼聽說過,但也是第一次見到真人。

聊了兩句,何瀟瀟就跟倪思淼愛人去挑選蔬菜了,給他們兩個男人留下談話空間。

倪思淼是魯晉介紹過來的,以前在一家小公司做人力資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