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國師府上悠閒了一段時間,又來玉山書院上課的江楓。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拿着玉山書院那幾位大儒編撰的書籍農學,走進了教室,這個可以容納四十人的教室,坐着三十多位學子。

每一個人都穿着同樣的儒袍,也是玉山書院定製的那種儒袍,一身黑色流雲錦繡圓領窄袖服。

在心口的地方,還繡着一個銀色的幾個字,玉山書院。

再走外面,天下人都知道,能夠穿着這個衣服的人,就是玉山書院的學子。

這些年,在玉山書院出來的不少學子,一個一個都成爲了大唐各行各業的人才。

一時間,玉山書院也成爲了學子們爭相想要進入的學宮。

這也是江楓想要營造的一種氛圍,只有當把大唐的那些學宮放在一起比較的時候,纔會產生競爭。

有了競爭也就有了動力,有了改變的心思,有了奮鬥的信念。

就像是後世的學校,比的是分數和升學率。

大唐的學宮比的是學子成才的人數,不管是商人也好,還是官員也罷。

只要是在其所在的行業,成爲了一個棟樑,成爲了一個有用之人,成爲了名人。

那就是成才!

“農,乃大唐之本,乃是萬民生存之本,是繁華的基礎,是強盛的保障……。”

江楓覺得自己又回到了當年,經歷了這麼多,教書匠的身份,纔是最適合他的。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把自己所掌握的所有知識全部交給這些學子。

讓他們自由成長髮揮,爲這個大唐的繁華添磚加瓦。

才能快一些建造一個前所未有、更加繁華和強大的大唐。 除了虎視眈眈的八荒部落,雲笙很顧慮的還有後秦獨孤休、池碧夫人等人,這幾年,他們看似很安靜,但他們身上的八荒後裔的血,是否真的會一直沉寂下去。

姬如墨邀請了大周攝政王的同時,勢必還邀請了其他三國、法廟、獵兵工會、大陸精英營等。

「看來這一次蓬萊之行,非去不可了,」雲笙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一旁的金麒麟,瞟了眼信,神情複雜。

邀請信上,請幾大國務必要在下個月的十五之前,趕到蓬萊。

雲笙決定,將這個消息,先告訴聞人太后以及……

皇宮的北側,一處長石鋪砌而成的空地。

那是大周皇宮的校場,校場的外圍擺放著重量從五百斤到上萬斤的各種石獸。

校場旁,還有各式的兵器,在中午的烈日下,閃耀著冰冷的鋒芒。

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映照在地上,一地的斑駁。

只見幾名少年,蹲著馬步,他們的身旁,還有一炷香。

這些孩童,每個年齡都不過十歲上下,這個年齡,正是學習鬥氣和魔法最適合的年齡。

孩童的中間,站著一人。

只披了件武者袍,渾身閃動著金光的土豪金背著手,就如一名導師般,督促著這群少年。

它沒有溫度的目光最常落在最東側的一個少年身上。

少年的個頭比其他孩童要高一些,他容貌俊秀,周身自有一股少年天子的威儀。

他身上的武者袍已經濕透了,他身旁的那柱香,比一般的孩童,要粗上一半。

在看到少年刻苦的模樣時,金麒麟的眼底,劃過了一抹深思。

「攝政王,金幣大人,」看到了雲笙和金麒麟走過來時。

那些少年高聲問候著。

儘管嘴上在問候,可他們的身子依舊是紋絲不動。

東側那名少年,在看到雲笙時,沒有任何話語。

他只是高傲得抬了抬頭,此人正是大周小皇帝夜北成。

三年過去了,他對雲笙依舊還有些成見。

在夜北成看來,不管過去三年裡,雲笙為大周做了多少,她始終是一個靠著威逼利誘,搶奪了皇兄夜北溟的「攝政王」寶座的小偷。

三年前,雲笙以絕對的強勢,勒令夜北成搬到了離聞人太后最遠的宮殿。

隨即,她將七歲大的夜北成,丟到了「天伐獵兵團,」時間達兩年之久。

那兩年,是夜北成這輩子,度過最艱難的兩年。

獵兵團里的大老爺們,沒有一個人知道夜北成的身份,他們也沒有將夜北成當成一個七歲大的孩童。

獵兵怎麼操練,夜北成就怎麼操練。

他們出任務,夜北成也得出任務。

在那裡,夜北成嘗到了血的滋味,也在那裡,他用顫抖著的稚嫩的雙手,賺到了第一枚金幣。

他也第一次,因為搶奪一個任務和人打得頭破血流,因為生存,第一次飲用魔獸的血。

兩年後,當九歲的夜北成從獵兵團回來時,他已經完全蛻去了昔日那個溫室里的小皇子的模樣。

他的個頭,猶如一頭小虎獸一樣,竄高了至少兩個頭。

他不再挑剔飲食,面對各式操練,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他原本以為,自己的這番蛻變,足夠讓雲笙這個女人刮目相看了。

可是,夜北成料錯了。

在雲笙看到夜北成時,她沒有一絲褒獎,而是替夜北成找了一名新的導師。

那就是雲笙的貼身侍衛,土豪金。

第一次看到土豪金時,夜北成還有幾分不屑,這個渾身上下,沒有一絲魔法力和鬥氣的怪物,怎麼可能傳授他戰技或者說是魔法。

雲笙也沒多做解釋,她只是讓土豪金和夜北成比試了一場。

魔妃她總想混吃等死 那一場比試,最終以夜北成斷了三根肋骨而告終。

夜北成也乖乖閉嘴,認了土豪金這個導師。

在土豪金眼裡,它只認兩個人,一個就是將它煉化出來的雲笙,還有一個,就是調教過它的夜北溟。

除了這兩個人外,什麼大周小皇帝,什麼武聖,全都不被它看在眼裡。

所以,雲笙才會選它作為夜北成的導師。

從過去一年的訓練成果看,土豪金和小皇帝這對師徒的確搭配得很好。

「小皇帝,三年過去了,你也差不多有資格重新做回你的皇帝了,」在一旁觀摩了片刻,雲笙忽然開口說道。

雲笙話音一落,小皇帝夜北成那張和夜北溟有些神似的酷臉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他是不是聽錯了,那個女人,她方才是說,讓他當回皇帝?

天知道,過去三年裡,夜北成每時每刻都在等待著這句話。

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夜北成終於獲得這個女人的認可了。

只是,他當回了皇帝,那是不是意味著身為「攝政王」的雲笙,要離開了?

不知為何,沒有意料之中的喜悅,小皇帝夜北成反倒有一陣失落感。

「哼,你果然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不過是三年,你就打算拋下大周,拋下皇兄離開了,」小皇帝冷冷說道。

「嘖,好的不學學壞的,你和夜北溟還真是兄弟,毒舌倒是學了個十成十。捨不得本王走,就實話實說,硬要惹我發火,用魔法把你霹成豬頭才開心,」雲笙聳聳肩,一句話就拆穿了夜北成的話。

後者眼看心思被看破,小臉紅通著,就跟個燒紅了的炭頭似的。

「若非如此,你幹嘛要走,你明明說過,會照看大周,」夜北成不知不覺,已經將雲笙看成了大周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三年前我就說過了,我只是暫時照看大周,三年過去了,你這灘爛泥好歹也上得了檯面了。文有程白、武有步九霄,還有一干青年才俊,小皇帝,你也不再是三年前的溫室花朵了,該出師了。小皇帝,這三年,你做得很不錯,」雲笙第一次,用讚許的目光打量著夜北成。

夜北成愣愣的,雲笙居然在表揚他。

這個一直諷刺他、折磨他的惡毒女人,居然在表揚他。

「我要去蓬萊一趟,能不能回來還是未知數,大周以後就靠你自己了,」雲笙很是瀟洒地揮了揮手,轉過身去,頭也不回地走了。

「等等……皇嫂……你一定要回來!」小皇帝夜北成一聽雲笙要去蓬萊,立刻明白了是什麼事。

回來?

雲笙嘴揚了揚,沒有回答,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一次,她能不能那麼順利地回來。

~謝謝大家的票子和打賞~ 李承乾並不像李二陛下一般,需要日理萬機。

但是每一天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少,作爲一個儲君,必備的政治課是需要的。

以前是李綱這位大儒給李承乾上課,後來因爲江楓建立了大功勞,而李二陛下也相當了當初江楓對大唐的預言,就想着把兩個皇子交給江楓來教導。

再後來,隨着李承乾和李泰慢慢地成年,一個開始掌權,一個去了江都。

這教導的機會也就越來越少了。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總之,那時候的江楓和李承乾還有李泰是“同齡人”。

所以李承乾和李泰對江楓表面的那種同年,產生的關係要比那些老夫子要親近得多。

有時候他們是亦師亦友,卻又因爲江楓到底是過來人,真實年齡差不多都四十了。

也會從一個老父親的角度去照顧他們,也就有了一些其他的感情夾雜其中。

到現在,李承乾和李泰覺得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候,應該就是當年在國師府的那些時光了。

“殿下,天冷了,披一件風衣吧。”

東宮外,一直照顧李承乾的內侍已經有了白髮,再過幾年,可能就頤養天年了。

李承乾點點頭,任由內侍爲他披上了風衣。

然後才上了馬車,在一百護衛的保衛之下,去了外城的孤兒院。

當年因爲那件事情建造了孤兒院之後,他就很少去過了。

如今也不知道怎麼,就想着去看看。

一來,也能夠彰顯自己作爲太子的仁德,有着體察民情的仁心,而來,也是想要見一見當年的那些孤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