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她經過白晟偉身邊時,他的嘴巴動了動,想叫住她,卻拉不下面子,始終沒發出聲音,倒是沈素心出聲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晶晶,你爸剛回來,你們聊聊吧。”

白晶晶停頓了一下腳步,沒有回身,說:“有什麼好聊的,在你們心裏,我不如一個外人。”

說完,毫不猶豫的邁步離開。

“別管她,一點兒都不懂事。”白晟偉嘴上沒好氣的說着,但心裏卻劃過心痛,他只有白晶晶這麼一個女兒,說不在乎都是騙人的。

“不懂事的人是我。”沈素心幽幽自責。

“別說瞎話,誰說你不懂事。”白晟偉坐到病牀前的椅子,目光關切的看着沈素心神色好了許多的臉。

“如果不是我鬧着要知道以前的事情,就不會受刺激抽搐,讓你跟晶晶都擔心我,更不會讓晶晶吃醋……”

說到這裏,沈素心很難過,心裏還在尋思着白晶晶剛纔那句話。

她說,有她就沒唐品馨,有唐品馨就沒她。

這不明擺着逼她作選擇嗎?

兩個都是她女兒,這怎麼選呀?

對於唐品馨,她是有愧的,離婚後十幾年了,一直都沒有回去看過她,她爸爸重新娶妻了,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過的?

對了,她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嗎?

他又怎麼樣了?

長成什麼樣子?

品馨都結婚了,那他也結婚了嗎?

一瞬間,疑惑與好奇充滿的沈素心的心。

不爲別的,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去了解一下兩個孩子的成長,就算沒有參與他們的成長過程,但至少有個知情權吧。

“素心,素心……”白晟偉一邊輕呼,一邊伸手在沈素心眼前晃了晃。

“發什麼呆呢?”

“呃?”沈素心回神,搖了搖頭,說:“晟偉,你看我身體已經沒什麼了,不如辦出院吧,沒必要在這裏耗錢了。”

“不行,你的情況還不穩定,再住幾天看看,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有。”白晟偉緊持着。

“就你那點退休金,全用在我身上了,這……”

“你是我老婆,不用你身上用誰身上。”白晟偉難得霸氣一回。

沈素心心裏劃過感動,白晟偉確實對她很好,很疼愛她。

“躺了半天了,要出去走走嗎?”白晟偉又問。

“嗯。”沈素心點了點頭,從牀上下來,夫妻兩個攙扶着走出病房。

……

下班後,容陌川與唐品馨在中餐廳裏吃飯。

“你不是說要出席宴會嗎?”唐品馨一邊吃一邊擡眼看向坐在對面的男人。

“出席宴會哪有陪老婆吃飯重要。”容陌川邪魅的勾了勾脣,很自然的夾了一塊肉放到唐品馨的碗裏。

“油嘴滑舌!”唐品馨嬌嗔的嘀咕了一句,心裏卻甜絲絲的。

容陌川寵溺的笑了笑,又問:“要一起嗎?”

“一起?出席宴會嗎?”唐品馨問道,看到容陌川點頭,她連忙搖頭,說:“敬謝不敏!”

聽到這個答案,容陌川一點兒都不意外,意料中的。

吃飽後,他又給她點了一杯果汁。

唐品馨詫異,蹙眉道:“怎麼又給我點果汁,我很飽,喝不下了。”

“那就慢慢喝,宮野他們在帝尊聚會,我讓他過來接你一起去。”

“你都不去,我去幹嗎?”唐品馨不解。

“我先去宴會露個面,然後再去找你們。”容陌川說完,看了眼腕錶,七點半了。

“好吧。”唐品馨點了點頭,反正回家也是一個人,倒不如跟宮野他們聚聚也好。

容陌川起身,走到唐品馨身邊,無視餐廳其他人,傾身大方的吻了一下她的脣,然後在她耳邊低語:“你這什麼要害我?”

唐品馨怔住,脫口問道:“我害你?”

她微微離開他一點,對上他深邃晶亮的眼睛,只見他慢慢的勾起脣角,低沉的聲音自性感的薄脣間溢出。

“嗯,害我捨不得離開你!”

聞言,唐品馨的小臉瞬間暈染上嬌羞而甜蜜的粉紅,脣邊莞爾漾開甜笑。

“討厭,什麼時候學會說土味情話的?”

“呵呵!”容陌川低笑出聲,擡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臉,說:“這不是土味情話,是我此時的心聲。”

“真不想離開你,但,我真要離開了,好好的在這裏等宮野,無聊的話再點些東西吃。”他又加了一句。

“還吃,我都快胖成豬了。”唐品馨嬌嗔的嘟起嘴。

“胖點好。”容陌川說這話時,目光有意無意的掃視了一下唐品馨的胸口,他的角度,正好從她微微敞開的領口看到起伏的渾圓,不由的,他的眸光沉了沉,伸手替她拉高了一些領子。

“等會見。”他說了一句後,邁步離開了。

唐品馨盯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餐廳門口,心兒還在怦怦的狂跳着,剛纔他看向她胸口那個眼神太過於灼熱,讓她感覺到渾身都跟着灼熱起來了。

擡手輕輕的拍了兩下滾燙的小臉,拿起那杯冰涼的果汁,一口氣喝了半杯,身上的灼熱才慢慢消退。

有些無聊,她便拿出手機刷刷朋友圈,看到陸漾發了一條心情,沒有文字,只有一張配圖,上邊是一個卡通版的男醫生,上邊還配了一句話“這麼久纔出現,死去哪裏了”。

她笑了笑,截圖,發給陸漾。

然後又快速的打了一行字發過去:這有故事嗎?

陸漾很快就回了一句話:我有故事,你有酒嗎?

有,今晚帝尊,去不?

帝尊?跟誰?學長嗎?

不是,就陌川那幾個朋友。

這麼說,那個姓宮的傢伙也在?

對。

不去。

唐品馨蹙了蹙眉,她發現陸漾好像很討厭宮野,淡淡的扯動了一下脣角,又打了一句話發過去。

你很討厭他?

不是很,是非常!

其實我覺得宮野也挺好的,雖然花心了點,說不定只是沒遇上讓他動心的女人而已。

唐小馨,我警告你,別想着把我跟那隻種馬扯到一塊,本小姐就是嫁豬嫁狗也不嫁種馬。

“哈哈……”看到這句話,唐品馨不由忍俊不禁的笑出聲。 跟你爆點料吧,我們醫院新來了一個醫生,又年輕又帥氣,重要的是他還沒有女朋友。

陸漾又發來了一句話。

哦……原來真有故事。

唐品馨回了一句,又發了一個恍然的表情。

剛剛發完,突然手裏的手機被人搶了去,嚇了她一跳。

一擡眼,猛然對上了宮野賊兮兮的笑臉。

“幹什麼,快把手機還給我。”她眼底劃過了一絲心虛,害怕宮野會看到她與陸漾聊天的記錄,連忙站起來把手機搶回來。

“你說哥怎麼放心讓我來接你,不怕我把你拐走了嗎?” 農門貴女有點冷 宮野扯着邪魅的笑容,盯着唐品馨看。

汗!

這傢伙能不能好好說話呀。

“想拐走我,還得看你有沒有那魅力。”唐品馨沒好氣的頂回。

宮野眯了眯眼,說:“你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怎麼說話的調調越來越像我哥了,夠拽的。”

唐品馨怔了一下,大言不慚道:“我們這叫夫妻同心。”

“行了,知道你們夫妻感情好了,別刺激我這單身狗了。”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走出了餐廳。

唐品馨聽了他這話,忍不住試探道:“其實你身邊那麼多女人,難道就沒想過定下來嗎?”

宮野拉開副駕駛位的車門讓唐品馨上車,然後繞到了另一邊,車子駛入了馬路後,他才慢悠悠的回答:“爲什麼要定下來,我覺得現在挺好的,自由自在。”

唐品馨轉頭看着他,發現他說這話時有些言不由衷,雖然滿臉的不在乎,但,卻莫名覺得他很孤獨。

容陌川曾經跟她說過,其實宮野的內心很敏感,很脆弱,他一直遊走在衆多女人間,是因爲他不相信感情,不相信人間有真愛的存在。

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傷害,纔會生出如此悲觀的愛情觀。

“嫂子,你這麼看着我,會讓我以爲你對我有意思的。”

忽而,宮野邪魅的聲音壞壞的響起。

唐品馨愣了一下,連忙撇開眼,小臉兒瞬間染上了紅暈。

“少臭美,誰對你有意思呀,我只對我家老公有意思。”

宮野轉眼看了一下唐品馨,發現她說起容陌川時,那樣子特別自豪。

也許,愛情的世界並不是他想像的那麼可怕。

但,想遇到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不容易,不是每個人都像容陌川這傢伙這麼幸運,遇上了唐品馨這麼好的女人。

“如果有一天你家老公不要你了,你會怎麼辦?”

“呃?”唐品馨正用手機在跟陸漾聊天,忽然聽到宮野這麼問,她不由愣了愣。

她承認她對感情沒安全感,但,沒想到宮野似乎比她更沒安全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