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正陽宗的運送史上倒是也有過貨物被洗劫的情況,可那之後耀陽宗就以雷霆之勢狠狠的告誡了那些膽敢觸犯耀陽宗的人。從那之後,凡是車隊上插有耀陽宗旗幟的車隊,從此相安無事一路太平。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而且周浩認爲即使正陽宗察覺到了危險,他第一件事要做的難道不是派遣手下趕往白虎神州求援,讓耀陽宗的高手前來護衛麼?怎麼會躲在一個貌似黑店的濁酒驛站之內,等到這個時候纔再次起行,一路上週浩和老者再沒有見到毒蛛門的人出沒,正陽宗是怎麼知道毒蛛門的事情的,他們可是提前走在了周浩和老者前面。

但是這些都是周浩憑感覺的一種猜測,沒有任何證據來作證自己的猜測,跟隨正陽宗的車隊無非就是一同進入白虎聖城,只要正陽宗再次期間不弄點什麼幺蛾子的事情出來,周浩還是能做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老者的沉默不言估計跟周浩的想法類似,兩個人心中對正陽宗的怪異有很重的懷疑,也就在無形中多長了個心眼,密切注意正陽宗有可能的意外舉動。

可在接下來的路上,正陽宗進入正常的起行規律,一直抵達了白虎聖城,正陽宗再也沒有出現什麼讓人生疑的事情。只不過正陽宗與周浩和老者的關係依舊生疏,他們就像見了瘟疫一樣總是躲着他們兩人。

這讓周浩心中很是鬱悶,不過現在已經在遠處看到了白虎聖城模糊的輪廓,過不了多久周浩就會抵達白虎聖城之下。

白虎聖城的雄偉不足以用語言來形容,那城牆的高度是周浩見所未見過的,幾乎與天連接在了一起。周浩站在遠處,他覺得自己肚子內的墨水已經不夠用了,站在這麼遠的地方,周浩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城牆上縫隙。

這白虎聖城的城牆全部都是巨石打磨規則之後堆砌而成的,現在周浩還無法估計白虎聖城的城牆厚度,但想比也達到了令人驚訝的狀態。

白虎聖城的外圍有很多零散的建築物,整齊的建立在護城河的的邊上,這些房屋全部都是是建在白虎聖城的對面,有不少零散的人影來往於這些房屋的前面。

護城河的寬度很廣,在護城河與城門的接連出,有一座吊橋橫跨過了護城河,絕大部分的人都排成了一條長龍,等在了護城河之外。

城門的高度自然不必多說,硃紅色的大門立在白虎聖城的門洞內,在白虎聖城的城牆上是有三個門洞存在的。不過其中有兩扇大門是一直都處在關閉狀態,這裏面就包括了這扇最大的硃紅色大門。留下旁邊的側門給人通行。

大門之上的不遠處有四個蒼勁雄渾的大字可在其上–白虎聖城!

“總算是到了!”自打從天龍幫起行到今天,滿打滿算過去了將近一月的時間,這一路行來還算是安穩,現在只等着跟隨正陽宗進入白虎聖城,周浩就完成了他第一步了。

到了護城河邊上,周浩發現那些建在護城河周圍的房屋都是一些茶社,專門給這些等待入城的人歇腳之用。望着浩浩蕩蕩的長龍,周浩不免有些頭大,他已經看過了長龍的行進速度,非常的緩慢,要是按照這個速度排下去,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進入到白虎聖城之中。

城門口的守衛的裝束倒是讓周浩很感興趣,在他們的肩膀兩側都有兩隻白虎頭,就連頭戴的盔甲上也是以白虎作爲裝飾的。這套盔甲設計的還是很有看頭,特別是烈日揮灑在盔甲上,讓這些負責守衛白虎聖城的人有一種特殊的威嚴。

可是他們的辦事效率周浩就真的不敢恭維了,實在是慢的令人髮指,周浩沒有走到近前,不知道他們在檢查什麼,反正是非常的詳細,這些要進入白虎聖城的人都要經過嚴密的搜身,搜身完畢之後,還要交出一本不大的小本,一名守衛把這個小本拿在手中,來回的翻看了數次,並且看他的樣子好像還要問詢一些問題,等到被檢查之人詳細的回答之後,這名守衛纔拿起身邊桌上的一個印章,在小本的其中一頁蓋了下去。

到此,一個檢查工序纔算完成!

正陽宗的車隊就這樣慢慢的在人羣中穿行,看樣子是要直接來到吊橋,正陽宗的車隊加入,讓本來就很擁擠的路面更是水泄不通,時不時的就會有人被馬車撞到。

剛要有人發火,等他回頭一見到車隊所查的耀陽宗旗幟之後,都紛紛的退避到了一旁。周浩原以爲正陽宗車隊闖進來還要花費不少功夫,畢竟這裏實在是太過擁擠了,可後來周浩發現,隨着一開始出現的一點小動亂之外,後面等人們發現正陽宗車隊進入之後,開始自覺的讓開了道路,放正陽宗車隊進來。

人羣中的動靜白虎聖城的守衛也同時發現了,他們放下手中還在檢查的事情,加入到了指揮人羣讓開通道的行列中。周浩和老者就這樣默默的跟在後面,老者對這些事情估計是司空見慣了。

可週浩卻是第一次見到,他有些想不明白爲何正陽宗的車隊一出現之後,就連這些守衛都要上前協調人羣。

“這就是跟隨車隊進入的好處,白虎聖城對待資源的問題上一直都給很大的便利,在以前有很多人就是因爲進入白虎聖城太費勁,就把主意打到了車隊上面,想借助車隊一起混入白虎聖城。可是他們能想到,管理白虎聖城的人同樣能夠想到,等下在經過守衛盤問的時候,你一定要記得自己現在的身份!”

得到老者的提前吩咐,周浩取出那枚足以證明身份的腰牌攥在手中,就等着接下來車隊經過時的盤問了! 進入白虎聖城可以說異常的順利,在那些依舊等待的人羣投來的羨慕的目光下,周浩簡單的回答了兩個問題,就跟着車隊再次起行,通過了吊橋之後,就來到了白虎聖城的側門。

側門的寬度足可以並行數量馬車通過,所以周浩他們進入的速度非常之快,再此期間周浩粗略的估計了下白虎聖城的城牆厚度,那寬度之大,周浩走了數十米才堪堪走完側門的通道。

沒想到的是在側門之後,又一面巨大的城牆橫在了周浩眼前,擋住了周浩想要一探白虎聖城的視野。在周浩的正面,城牆上是並沒有什麼城門出現的。

跟隨者正陽宗車隊的移動軌跡,周浩很快發現在另外兩邊的城牆上分別出現了兩座沒有城門的門洞。門洞之上依舊有幾個大字,分別是–生活區和修煉區。

這倒是新鮮,白虎聖城居然在此處就被強行分割成了兩個區域,正陽宗的車隊走的是修煉區的城門,至於生活區的情況,看來得等之後再去了。

一進入修煉區,周浩以爲他們又走出了白虎聖城,一座座青山映入眼簾之內,周浩不由的回頭看了眼老者,見他神色如常,就明白這恐怕就是白虎聖城獨特的地方吧。

在青山之間的縫隙中,倒是修建了寬闊的大道,在經過很多的岔路口之上,都有很多告示牌,上面刻有很多宗門的名字,並且還予以提供了去往這些宗門的方向。

神級升級系統 白虎聖城的青山形狀各異,極盡巍峨,很多身穿不同樣式衣物的弟子來往於其間,有的或許是趕回宗門,有的或許是去其他宗門勢力辦事,總之都是行色匆匆,根本沒有多看一眼經過的運送車隊。

正當車隊拐過一個岔路口,前面的車隊很明顯停了下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狀況,只聽到前面好像有兵器交接在一起的聲音。不過車隊並沒有亂,只是暫時性的停了下來。

“估計前面有人鬥毆,擋住了去路,過不了多久就會消停的,我們就此安心等待就好!”老者一副過來人的表情,告知了周浩一句後,他就直接躺在了馬車的貨物上,閉目神遊去了。

周浩自然不可能像老者這樣風輕雲淡,他纔剛來白虎聖城,很多事情都透露着新鮮感,現在眼下這個熱鬧他又怎麼可能放過,當下就幾個縱身跳動,踩着馬車上的貨物,來到了最前端。

還真被老者說對了,有一羣人在大道中央圍成了一圈,圈中正有兩人手持不同兵器在死磕着,從連續幾次碰撞中,周浩很明顯感到這兩人實力相差不多,這才讓戰局陷入了僵局之中。

圍攏成圈的人羣身上的衣物大多都與裏面比鬥兩人一致,應該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勢力,他們既不吶喊助威,也不相互諷刺來打擊對方的士氣,而是非常安靜的跟路人一般觀看圈內兩人的比鬥。

這簡直就是一副非常和諧的畫面!

應該這兩個宗門勢力平時關係良好,今天這件事情估計是相約在這裏進行的一場友誼賽。不過這擋住別人去路總歸不好吧,就這麼一夥的功夫,大道就被堵塞的水泄不通。

有正陽宗車隊在前面堆積,現在徹底被架在了中間。連想要掉轉馬頭方向都成了困難。可即使如此,這兩波人都好像不曾看到一般,依舊全神貫注的注視着圈內。

按照裏面兩個人的打發,估計打個一天一夜都不會有什麼效果的。兩個勢力的關係是好,可對其他外面這些人,他們就不同一對待了,面對越來越多人的不滿,這些原本都閉口不言的勢力弟子果然出現了一致對外的徵兆,挑釁起周圍不滿的人羣。

一開始只是零散間的互相謾罵,到後來演變成了公然羣嘲,把這些原本想置身事外的人都拉了進去。謾罵的話題自然離不開比鬥之類的,周浩站在人羣中,在混亂的聲音中倒也聽出了個大概,無非就是想要他們讓道也可以,打贏了他們的師兄就成。

這裏的師兄應該就是場內的兩個人吧,看此刻的兩個比斗的人,他們也收回來比斗的架勢。插着雙手一臉蔑視的看着還在零散叫罵的人羣。

得確有些做的太過分了,不過人家還是有人家的資本存在的。但就以實力來區分,現在這兩個可以算是他們所有圍觀人裏實力最高的,從身體自然透露的氣息來看,眼下這兩人恐怕都已經到了練髒期後期了!

如此年紀就達到了練髒期後期,這可比當初正陽宗核心大弟子長河還要年輕不少,足可見天星大陸四大神州肉身修煉者普遍水平了!

似乎這個看似無禮的要求,卻讓場中不滿的聲音降低了不少,這也難怪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不是人家對手,說到底是沒有底氣表達心中的不滿。

周浩自然不肯做着出頭鳥,他來白虎聖城可不是來惹麻煩的。等到這些人覺得無趣,自然會主動離去的。可週浩他着實想錯了,這幫人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想法,見到人羣內逐漸變得沉默,反而助長了囂張的氣焰,乾脆橫在當路盤膝而坐,修煉去了。

有了面前兩人的榜樣,剩下的這兩個宗門之間的弟子,照貓畫虎的學着他們師兄的樣子,也坐在了周圍,零零散散的把整個通道都堵上了!

周浩不由的皺起了眉頭,他看了一眼冰夜長老,此刻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似乎這件事情壓根就與自己無關,領着車隊護衛圍在馬車附近,也學着樣子盤膝而坐。

這是打算要做長久的抗爭麼?周浩不由的心中想笑,這幫抗議的人見有人領頭用這種無言的方式與之對抗,他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過不去已經成爲了現實,與其這樣,大不了大家都耗在這裏就是,用一句無聊的話來講,大家都是一個肩膀上扛着腦袋,誰怕誰啊!

讓人無語的畫面在周浩進入白虎聖城不久就上演了,這初戲劇性的演出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場內所有人都盤坐在大道上,唯獨周浩還傻呵呵的站在原地,顯的分外的突出。其實周浩也不想這個樣子,只是他的想法與這些人不太一致,即使有人擋住了去路,最多擋下的也只是正陽宗這隻車隊而已。

要是其他人想要通過,那麼寬的人羣縫隙,足可以通過任何人!看了兩眼這幫無聊的人,周浩有些興趣乏乏,他剛要轉身去馬車後面找老者,卻被一人給叫住了!

“這位兄臺似乎有不一樣的想法?”周浩扭頭看向開口之人,真是剛纔打鬥兩人中的一人。

“想法?什麼想法?”周浩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現在的行爲與這些人不同,你說我會認爲你有什麼想法呢?”此人一臉壞笑的對着周浩說道,周浩一聽這話中的意思,就明白這個人是要故意找茬了!

周浩暗叫一聲要壞,他打心裏是一萬個不願意趟這趟渾水的,管你們鬧成什麼樣子,周浩既然已經進入了白虎聖城,對這些事情並不會太過的關心,可是現在周浩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知覺告訴周浩,此人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

“我跟這些人行爲有異,只不過我是想要原路返回,既然閣下要堵住通道,你大可以這般去做,我並沒有對此有任何的想法!”周浩乾脆推的一乾二淨,你不是要找茬麼,我同意你的想法,你還能說些什麼呢!

“呵呵,此言差矣,正所謂不能肯定,即爲否定。兄臺既然不予他們苟同,那就說明不贊同這種做法。也就是說要答應我剛纔的要求,除此之外,兄臺覺得還有其他可能存在麼!”

面對如此近乎強行的詭辯,周浩知道自己再多說什麼都是無意義的,與其於他繼續糾葛在一起,還不如干脆不去理會於他,到時候此人自覺無趣,也就放過了周浩。

可週浩有些太過天真的想法,在現實面前瞬間就支離破碎了。周浩扭頭大步走了幾步,剛剛繞過幾個人,走進了馬車的附近,就聽到身後風聲四起,有數道氣息衝着自己而來。

“真是煩人!”感覺這些氣息已經離自己不遠,周浩回頭想要質問,這幫來的人就分散在周圍,封堵住了周浩的退路。

“閣下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了,我只是過來看個熱鬧而已,對於閣下的實力我自然是心悅臣服,自知不是閣下的對手,閣下何必強人所難呢!”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周浩覺得乾脆說些軟話,讓這個狗皮膏藥趕緊滾蛋。

“不,不,不,兄臺既然敢站出來,勢必有讓自己自傲的資本,今天兄臺要是不漏兩手出來,我是不會輕易放行的!”連續的說了三個不字,此人的手在不字間來回的晃動,更增添了他那份調笑的意味。

這擺明了就是拿周浩開涮的,周浩都已經認慫了,此人依舊咄咄逼人不曾想要放過他,周浩內心的火氣不由涌上心頭,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要是依舊說不呢!”周浩的臉色開始陰沉了下來,死死的盯着還在戲謔之人的臉上,要是眼神此刻足以殺人,此人早已被周浩凌遲處死了!

“那不好意思,今天兄臺是哪也去不了!”此人站起身,帶着他的人踱步走到周浩面前,做了個伸懶腰的動作,低聲的對着周浩說道:“不怕實話跟兄臺說,今天我就是要欺負你,在這白虎聖城內快要無聊死了,你說巧不巧往日都沒有一個會像今天你這樣的人出現,你說我會輕易的放過你麼?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答應跟我比試一場,最多我把你打成個殘廢,不會要你命的!”

人要倒黴起來喝涼水都塞牙縫,原來這位還是個慣犯,聽着話裏的意思,他設在這裏的局已經很久了,今天恰巧碰到自己這麼個倒黴蛋?

惱怒的瞪了冰夜長老兩眼,這老東西估計知道此人的秉性,可就是不曾出言提醒自己,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往圈裏跳!

悔不當初啊!周浩揚天長嘆,要是當初老老實實的聽老者的吩咐,躲在車隊後面等待事情結束就好,自己偏偏要跑來看熱鬧,這下好了被這個近乎無賴的人盯上,自己恐怕是躲不過去了!

“好了,你們這些懦夫現在馬上離開吧,我要清場了,趕緊給爺騰出地方,我要跟這位兄臺好好討教幾招!”說着此人就揮手對着人羣喊道,他的那些跟隨也相繼加入了清場的行列,那些盤坐地上的人羣,神色複雜的紛紛對周浩投來憐惜的神色,就向着前方揚長而去!

你妹的!

在正陽宗車隊過去的同時,周浩看到躺在馬車上對周浩招手的老者也同樣在內,看樣子是要把周浩獨自丟在這裏不管了!

“我可是要給耀陽宗運送貨物的人員,你們這般做法難道就不怕耀陽宗秋後算賬麼!”周浩抓住了最後一顆救命稻草,希望耀陽宗的名頭能夠讓這些人忌憚,進而放自己離去。

這批人內竟然開始同時看向周浩,那種眼神**裸的透着嘲笑,他們緊接着就放肆的捧腹大笑起來,有的人誇張的趴在附近的青石塊上,用力的捶打起青石,來緩解自己大笑的痛楚!

周浩莫名其妙的看着這些不正常的人羣,自己難道說了一個很搞笑的笑話麼?這幾句話應該並沒有什麼毛病存在,周浩反覆的在心中重複了幾遍,確認自己的話並沒有什麼毛病。

等到這幫人的笑勁過去,其中一個小的最誇張的人指着周浩說道:“大哥,此人怕不是個傻子吧!居然搬出咱們耀陽宗來嚇唬我們,我們好怕怕哦!”

說完人羣中又是一片渾然大笑,周浩也總算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感情面前這幫人真正耀陽宗弟子!

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

“那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就不要難爲在下了。我還趕着去把貨物交接了,就不陪各位待了!”周浩急忙就要離開,卻被人一側身攔住了去路! “那可不成哦,貨物有那些人已經足夠了。咱們的事情跟耀陽宗無關,你也不要再想什麼藉口了。老老實實的跟我比試一場,看在宗門的面上,我這次就不把你打殘了!”

周浩幾乎把此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詛咒了個遍,就這也難消周浩心中的惡氣,可是周浩在知道事情真相之後,對面前的人更是不敢輕易的出手了。

原本週浩在之前已經下定決心好好教訓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可現在知道了他出自耀陽宗,周浩就有些顧慮了。從此人表現來看,他在耀陽宗的地位一定很高,加上如此年輕,保不準就是耀陽宗某個高層的嫡系,弄傷了他不好與耀陽宗交代,畢竟現在能夠待在白虎聖城,周浩還是藉着人家耀陽宗的名頭!

可要是不全力出手的話,周浩想要應付下此人的招式恐怕會有些艱難,周浩可不想去做別人的沙袋,讓人欺負這種事情自打周浩出生到現在都沒有發生過。

以前與人打架,周浩即使不敵,也要讓對方付出一定代價。現在要是還按這種打法來的話,事情到後面不好收尾,周浩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自己又不想吃虧,可有不能傷到此人,給自己徒增麻煩。以耀陽宗的行事作風來看,這宗門挺護犢子的。絕對會在事後對周浩秋後問帳。

“痛快點,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不就是一頓打麼。誰出生到現在還沒有經過無數次的捱揍,想我活了這麼大,受的打可是不少!”此人見周浩一直猶豫不定,以爲他害怕接下來被自己痛揍,當下對周浩進行了一番開導。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在耗下去反而顯得周浩膽怯了。那些人深深的鄙夷已經浮現在臉上,周浩這口氣啊,真是難以下嚥!

“來就來,誰怕誰!頭掉了不就是碗大的疤。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等下被打的乖乖求饒,你可不許把這件事捅到耀陽宗內!你能不能答應!”周浩乾脆使用激將法,要是他答應下來,那事情就好辦多了,年輕人麼好勇鬥狠實數正常,只要他不在事後把自己捱打的事情捅到耀陽宗內,那麼周浩不會吝嗇的給他好好上一課,做人不要太囂張了!

不要以爲仗着自己是耀陽宗的,就可以在白虎聖城耀武揚威,碰上自己這個釘子算你倒黴,選什麼人不好偏偏要選擇自己!

周浩在這些日子已經暗中突破到了練髒期,雖然現在他和麪前這位在肉身實力上面還有很明顯的差距,但要論起綜合實力的話,自己可不會弱與他手的,周浩敢冒這樣的大話,也正是因爲如此!

自然周浩的狂言還是引來了衆人的嘲笑聲,在他們看來,周浩能保住不被痛扁已經算是燒高香了,還大言不慚的說要痛扁他們師兄,要知道他們師兄在白虎聖城同輩中那可算的上是佼佼者,實力排名常年穩坐第五。

就連剛纔與之交手的那位,也在他的排名之後位列第七。這是一個相當傲人的資本,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很難讓人不目空一切,那些排名在他之上的人,年紀要比此人大出不少,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等他到了那個年齡,實力絕對會超越他們的!

“恩,難得你有如此勇氣,但是否是在說大話還得手下看真章了,既然你敢如此說,我就權當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我不會在接下來對你留情,會拿出全部實力與你一戰,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至於你擔憂的問題,你大可以放心,我在此向你保證,今天在場的所有人,會對今天發生的一切都閉口不言!”

有了此人的保證,周浩大爲放心,不管這件事過後是否會泄露出去,從此人心高氣傲的神情上看,就算事情泄露他也應該會幫自己解決的,修煉者最重的就是承諾,要不然心裏有了隔閡,會對日後的修煉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在下週浩,領教閣下高招!”

“耀輝,請賜教!~”

兩人互相通報了姓名,周浩把自己的真實名字告知此人,是對面前對手的尊重,反正等正陽宗交接完貨物之後,周浩的假身份就會放棄,估計現在正陽宗的車隊已經到了耀陽宗了,就是不知道老者怎麼就這麼放心把自己留在這裏,來應付這耀陽宗的二世主呢!

“不知道兄弟你用什麼兵器與我交手?”當耀輝拔出他的寶劍,在手中剜出幾個漂亮的劍花,他這纔看到周浩的手中空空如也,什麼兵器都沒有拿出。

“我並沒有什麼趁手的兵器,這次來白虎聖城也是爲了尋求煉器宗幫我打造一把合適的兵器!”周浩攤了攤手,對着耀輝解釋說道。

“沒有兵器麼?那我也不用兵器了,這個便宜我還是不佔的好,省得到時候贏了你被你說做勝之不武!”耀輝想了想就那把鑲有數顆寶石的長劍收回到劍鞘內,周浩一聽此劍入鞘就知道它的不凡,聲音清鳴有力,隱隱間還有龍吟之聲,想必在鑄造之時所用材料皆是不凡。

“好劍!~”周浩雖不懂兵器,但從剛纔的響動中周浩還是忍不住讚歎了兩聲,他也希望自己能夠早日擁有自己的兵器,總是這麼赤手空拳的行走在天星大陸,總感覺與天星大陸脫離了正軌。

“確實是把好劍,此劍劍長三尺,由來自白虎神州鑄劍大師崔清泉所鑄,劍柄採自天龍神樹一枝幹,劍鋒則由深海寒精鐵鑄造而成,在對敵之時只要通過劍柄灌注真元,就可催動出天龍神樹隱藏龍吟之聲,當真是霸氣之極!”耀輝給周浩介紹了他手裏的寶劍,對其愛不釋手的把玩了幾番,就交給了身邊的同伴。

周浩愣着聽完了介紹,對耀輝問道:“就這些麼?除了什麼深海寒精鐵鑄造之外,這把劍有還有沒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