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毒素加身、烈火焚身的雙重打擊之下,雄獅笨笨並沒有表現出正常情況下該有的痛苦掙扎,相反地,只聽得一聲震懾山林的虎嘯過後,便見它渾身那金色的獅毛全都倒立了起來,根根仿若尖刀鋼針一般,在血金烏那三味真火的淬鍊下開始慢慢地變成了紫色!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莫非這大塊頭的機緣竟是在這裏?如果真是在這已經完成了異化的五毒獸和五彩神龍還有血金烏相助下發生異化,那這傢伙的實力到時候會有多恐怖?”看出了一絲端倪的雲楓放棄了絞盡腦汁去琢磨如何解毒的念頭,決定來一個靜觀其變,只是那顆心卻少有地提到了嗓子眼上。

畢竟,這可是雲楓第一次目睹這等異化情景,而且和他設想的完全不一樣!

本來在這個時代,哪怕是 一隻異化的異獸都已經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更別說一次性異化好幾只了!

可是現在,在他的一手主導下,非但一次性異化了三隻已經跨入“精靈”行列的異獸,而且現在這第四隻異獸又在已經完成了異化的其他三隻幫助下開始了新的異化!

至於結果是什麼,卻是連雲楓也猜不到了。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等待。

那雄獅笨笨的全身毛色已經由原來的金黃色完全轉變成了紫色,而且還隱隱有一層流光在周身流動着,整個塊頭看上去比先前多了三分高貴典雅的氣質。

“吼……”

又是一聲吼聲從雄獅笨笨的口中發出,只震得大地都微微顫抖着。

雲楓聞聲心中一喜,知道此刻的雄獅笨笨與先前相比,實力有了數倍提升,看來方纔它融入血液的藥氣露滴並非沒有效果,只不過是沒辦法自己消化吸收而已!

“夫君,快看,它……它怎麼變小了?”就在此時,雲楓身邊的唐夢雪突然間發出一聲驚呼,使勁晃了晃他的胳膊,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張俏臉傷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佳多瓜爾已經從先前的震驚轉變爲了此刻的一臉無奈苦笑,看向雲楓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五分疑惑和好奇。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這裏明明是讓人望而卻步的死亡禁地,可是他卻毫不猶豫地闖了進來,非但自己闖進來了,還把他那已經有了身孕的媳婦兒也一併給弄進來了!

這麼看,無論怎麼說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愣頭青嘛!

本以爲他們這一次是凶多吉少,佳多瓜爾自己也數不清楚到底爲什麼會毫不猶豫地跟着進來,可是現在看來她算是多慮了。

這個臭流氓王八蛋非但安然無恙,反而一次性馴服了五毒獸、五彩神龍還有雄獅笨笨這等靈智早開的異獸,還捎帶着給自己送了一隻血金烏!

如果僅僅是如此也就罷了,誰成想這個男人帶給她的震撼遠遠不止於此!

他竟然有手段幫助這些異獸異化?而且四隻異獸一次性全部都進化?

佳多瓜爾心裏清楚,可能數十萬只生靈中才會有一隻開了靈智的,而開了靈智的生靈要發生異化,概率要遠低於百萬分之一,至於異化能夠成功的概率更是低得嚇人!

可是現在,他這麼死亡禁地晃悠一圈,還沒晃悠出去呢,就收了四隻開了靈智的異獸,而且還幫它們一次性全部都完成了異化?

這種概率

佳多瓜爾完全沒辦法再繼續琢磨下去了。反正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個人,這簡直就是一個變態中的妖孽啊!

在佳多瓜爾這麼胡思亂想的時間裏,雄獅笨笨原本小山一般的身軀已經變成了一隻小奶狗大小,配上那紫色的毛髮,還有雄獅的造型,看起來分外迷人,活脫脫一個小精靈!

“啾啾……”

血金烏停止了繼續吞吐三味真火,在半空中盤桓着翻了個滾,發出一陣興奮的鳴叫。

“啊嗚……”

雄獅笨笨再度一聲低吟,似乎很滿意自己的這變身效果,衝到了雲楓身邊,親暱地蹭着他的小腿,將森林之王的高貴直接丟到了腦後。

“你這傢伙,造化是你們四個中最好的一個!”雲楓同樣很是滿意地俯下身子撫摸了一下雄獅笨笨的腦袋,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再度開口道:“現在去試試將身軀變大,看看是什麼效果!”

“啊嗚……”雄獅笨笨很乖巧地應了一聲,“蹭蹭蹭”跑到了距離雲楓五丈開外的地方,調整了一下站姿。

“吼……”

一聲虎嘯過後,那本來小奶狗大小的身段迎風急長,竟是在不到四分之一個呼吸的瞬間,便增大了百來倍,直接遠超異化之前的大小,竟是有三丈來高,四條腿更是成了四根擎天柱,儼然一座名副其實的小山丘!

只見雄獅笨笨緩緩抖了抖自己的身軀,一股壓迫人的氣勢驟然迸發,彷彿它不僅僅是森林的霸主,更是這個星球的王者!

唐夢雪:“……”

佳多瓜爾:“……”

兩個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一個個愣在那裏,瞠目結舌。

就連五毒獸、五彩神龍還有血金烏,似乎也被雄獅笨笨散發出的這氣勢給嚇到了,一個個遠遠地躲開,滿是畏懼地看着它,哪裏還敢靠近半分?

總裁,你鬧夠沒? “完美!收工!”雲楓很滿意地拍了拍雙手,一把摟住了唐夢雪的纖纖細腰道:“老婆,走吧,咱們現在該去收錢咯!” “收錢?”唐夢雪一愣,待到目光順着雲楓的眼神看向了在一旁兀自看着雄獅笨笨發楞的佳多瓜爾後,頓時恍然大悟。

“鏘鏘……”就在此時,只見半空中盤桓着的那已然化身爲火鳳凰的血金烏髮出一陣歡快的鳴叫,跟着便是一個俯衝,瞬間來到了佳多瓜爾面前,沒等她反應過來,就已經收起赤羽落在了她肩頭上,用那小巧的腦袋蹭了蹭她的臉頰,顯得很是親暱。

“是不是覺得就像是屬於自己的白菜突然被別人給拱了,心裏很不是滋味?”唐夢雪看着雲楓那有些捨不得的表情,不由得莞爾一笑。

“可不是嘛!要是這個小傢伙在我手中,那我現在就是海陸空三軍齊備了!唉,可惜啊可惜!”雲楓不住地搖着頭嘆息着,當着是一副萬般不捨的神情。

唐夢雪看得直髮笑,用手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道:“那你可要有心理準備了,等你女兒長大了,也會被男人給拱了的,到時候你不是更加痛心?”

“女兒?我的小棉襖啊,我才捨不得讓別人拱了!”雲楓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搖頭,隨即又臉現驚訝問道:“誰說一定是小棉襖了?說不定還是個小猴子呢!那樣就可以讓他去拱別人家的白菜了,嘿嘿……”

“你給我滾犢子!”唐夢雪直接丟給了雲楓一個大白眼。

這都什麼人啊,滿心裏想得就是這麼點事?不行,不能是個小猴子,不然非被他給帶壞了不成!

“你……你當真將它送了給我?”佳多瓜爾被血金烏這麼一陣親暱,心中着實歡喜得緊,索性一把將它抱在了自己懷中,一邊撫摸着那五彩流華的赤羽,一邊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雲楓問道。

“那是自然!你看我像是那種出爾反爾的人嗎?”雲楓嘴角浮起了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很是認真地衝着佳多瓜爾點了點頭,那表情簡直真的不要不要的。

“太好了,謝謝你!”佳多瓜爾頓時放下心來,一聲歡呼後將血金烏貼在臉頰上,還不忘記狠狠地親一把。

“不過這傢伙對於吃食有點挑剔,能不能讓它頓頓都能夠吃飽,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們黃金蛇資源豐富,想來這點小事是難不住你的,對吧?”雲楓收起了那副心愛的大白菜被豬拱了的沉痛心情,轉而笑吟吟地看着佳多瓜爾補充了一句。

佳多瓜爾看着雲楓那有些讓人心中發顫的笑容,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愣了一愣還是說道:“它喜歡吃什麼啊?我倒是忘了這一茬了!對了,你身邊的那三個小傢伙應該也需要同樣的食物吧?要不……”

“不行!”雲楓還沒等佳多瓜爾說出來,就果斷地撂過去兩個字。

“主人……”佳多瓜爾聲音嫵媚,眼神迷離,爲了給這血金烏騙到吃的算是下了血本了。

“沒得商量!”佳多瓜爾的這番努力,換來的卻是更加決絕的四個字。

“你……”佳多瓜爾瞬間憤怒了,可是瞪着雲楓想要破口大罵,終究還是放棄了。

如果這個臭流氓王八蛋果真吃這一套的話,那自己還能這一路過來處處受到他的限制?

“說吧,你到底還想要什麼?”冷靜下來的佳多瓜爾知道雲楓之所以這麼做,肯定是還在打着什麼鬼主意,只是他不說,誰又能夠猜測到他心中的那點小九九?

唉,這個男人,還真的是讓人很頭疼啊!

“我想要什麼?這個問題問得好啊!我現在也不知道我想要什麼,等想到了再說吧!”雲楓衝着佳多瓜爾詭祕一笑道:“不過你放心吧,你懷裏的這個小傢伙剛剛完成異化,至少三天之內是不用任何食物的!三天後看我心情再決定要不要給你食物吧!”

說完後,雲楓便招呼了雄獅笨笨、五毒獸和五彩神龍,開始返回。

“你個臭流氓王八蛋,誰讓你給我食物了?是給我的血金烏食物啊!”佳多瓜爾氣得只跺腳,偏偏又拿雲楓束手無策,只能一邊咒罵着一邊跟在他身後。

沒辦法,佳多瓜爾也不想這麼沒骨氣的,可是這裏畢竟是死亡禁地,誰知道還會有什麼危險的存在?還是跟着這個臭流氓王八蛋吧,恩恩怨怨待到出了這死亡禁地再說!

“你們這麼低調做什麼?趕緊的,都給我變身,拿出你們最強悍的一面,從這裏一路掃蕩過去!剛纔爲了給你們煉藥,可是將我多年的積攢廢去了不少,現在必須得補回來了!”

雲楓衝着很是低調地跟在自己身後的三個小傢伙吩咐了一句。

“吱吱吱……”

“嘶嘶嘶……”

“吼……”

三個小傢伙聞令而動,同時發出了一聲歡呼,跟着周遭氣場驟然一變,出現了三個龐然大物。

那雄獅笨笨數丈高的身軀山一般坐落在那裏,簡直就是一副天塌下來都可以頂着的氣魄。

五彩神龍則化身爲一條色彩斑斕的神龍,直接盤桓在雲楓正上空,不斷地發出一陣陣龍吟之聲。

而五毒獸乾脆變成了一個碩大的肉球,上面只剩一張血盆大口,不待雲楓吩咐,便直接衝了出去,看到那些有價值的花花草草還有活蹦亂跳的生靈便一口吞噬了進去,活脫脫一個急先鋒。

佳多瓜爾懷中的血金烏見狀,也發出一陣鳴叫,欲待振翅高飛,卻被她死死地抱住:“你就別去湊那個熱鬧了,我現在還沒搞清楚你到底喜歡吃什麼,還是省點力氣吧,不然到時候餓了我可沒辦法啊!”

血金烏急得嗷嗷叫,卻又不敢真的使力掙扎,最後只能很不甘心地放棄了變身的念頭,一臉委屈地待着佳多瓜爾懷中,羨慕地看着雄獅笨笨、五毒獸和五彩神龍三個傢伙在面前大顯神威,那表情鬱悶到了極點!

不得不說,已經完成了異化的三個小傢伙,這殺傷力還真不是吹得!

三個龐然大物在雲楓前面這麼大張旗鼓地開路,簡直就是一路橫掃過去的!可憐了那些來不及逃走的生靈,悉數都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原本危機四伏的死亡禁地,在這三個異化了的異獸掃蕩下,竟然是一路勢如破竹,而且還斬獲頗豐!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裏遊的,但凡是雲楓覺得有用處的,心念一動壓根不用吩咐便直接被那三個小傢伙給逮了過來,悉數塞進了他的幻影戒中。

這一幕,將亦步亦趨跟在雲楓身後的佳多瓜爾看得目瞪口呆,心裏更是羨慕得不要不要的。

要知道黃金蛇之所以選擇在這裏盤踞,看中了這死亡禁地的資源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這死亡禁地正是因爲“死亡”的陰影籠罩着,是以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沒有遭受到大肆採伐的破壞,外面早已經絕跡或者瀕臨滅亡的物種生靈在這裏得到了保存。

奈何黃金蛇在這裏盤踞這麼多年,卻一直都沒有能夠真正將這裏的大好資源納爲己用,而只能眼睜睜守着寶山不得入,頂多是在邊邊角角弄點。可即便如此,也已經讓黃金蛇組織受益匪淺!

可現如今,雲楓來了,一切都變了。

死亡禁地有進無生還的魔咒被打破了,那靈智已開、跨入精靈行列的生靈被他一舉降服了,而且現在還這麼來了一個大掃蕩!

現在看起來,怎麼都像是黃金蛇殺手組織無償爲這個臭流氓王八蛋守護了這麼多年的寶藏,而今被他給直接拿走了?

“看來這傢伙註定並非池中之物,得想個辦法跟他綁到一條戰船上才行,既然他因我黃金蛇殺手組織這麼多年來辛勤守護的資源爲跳板,那我爲何又不能來一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呢?嗯,看來是得好好想想了……”

佳多瓜爾雙眸中閃爍着異樣的光芒,看着雲楓那偉岸挺拔背影的同時,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來。

在雲楓驅使着剛剛降服並幫助完成異化的四個小傢伙在死亡禁地中大掃蕩的時候,在死亡禁地的邊緣,卻裏三層外三層圍滿了清一色的殺手。

整整方圓數百公里的死亡禁地邊界,每隔數丈便有十個山手爲一組結陣蓄勢待發。這麼算下來,眼下這死亡禁地邊緣的殺手,至少在數千人!

這些殺手單是從渾身散發出的氣場來看,最不濟的也是黃金初段的實力,絕非那些地下世界中的普通殺手可比擬!

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有一位帶着眼鏡王蛇面具的黑衣人率領着。這四個黑衣人渾身散發出的氣場,分明是——王者初段!

在距離死亡禁地五公里外的一處山峯之巔,又有八名黃金巔峯段的勁裝殺手衆星捧月般拱衛着一個黃金打造的王座。

王座上正襟危坐一人,戴着鑲嵌着拇指大小鑽石的純金王冠,一雙鷹眼閃爍着自信而又冰冷得殺氣。只是往哪裏這麼一坐,就自然而然地散發着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氣勢!

“稟主上,四方護法全部按照命令率所部就位!”其中一名勁裝漢子在凝神傾聽了片刻,便即躬身朝着那王座上之人稟報。

“嗯,傳令下去,等下不管他們從什麼方向出來,立即命令四方護法全部合圍,務必要將他們全部擒拿!”那王座上之人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可是這平平無奇的語氣中,卻透露出一陣彷彿地獄之門洞開的寒意,令周遭五丈之內潛伏的那些蛇蟲之類瞬間僵住,竟是連動彈分毫都不能!

那勁裝殺手卻像是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氣場,再度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便直接昂首挺胸,驟然間張口,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命令。

雖然只是站在這裏這麼隨口一喝,可是卻聲傳數百里,竟然是傳說中的千里傳音之術!

實力,絕對不可小覷!

很快,四聲同樣低沉而又透徹的聲音從四個方向傳了過來,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遵命”二字,卻顯得殺氣凌人。

在死亡禁地正驅使着五毒獸、五彩神龍還有雄獅笨笨和血金烏一路掃蕩的雲楓,突然間停下了腳步,側耳凝神傾聽了片刻,劍眉微微一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麻煩事情。

只是在短暫的停頓之後,雲楓嘴角再度浮現出了那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湊近了唐夢雪耳畔,輕輕地囑咐了幾句,末了衝着她詭祕一笑,繼續前進。

唐夢雪俏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可是看着雲楓那胸有成竹的樣子,隨即釋然,繼續隨着他朝着死亡禁地的邊緣走去,眼底卻多了一抹難以名狀的亮光。

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的佳多瓜爾,看到雲楓停下腳步傾聽的那一瞬間,面色驟然一邊,同樣凝神傾聽了一會兒,這才恢復了平靜,只是看向雲楓的目光中多了幾分複雜的神色,眉宇間隱隱流露出一絲猶豫掙扎來。

隨着雲楓等人還有四隻小傢伙不斷逼近死亡禁地的邊緣,守候在外圍邊界的殺手神色也越來越凝重,那數千人結成的人肉城牆散發的殺氣也越發濃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