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記載中。他們也是和龍族是一起出現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潛龍島在這兒。北海鮫人也在這兒。一切都說得通了!

月千歡將心底的那一絲疑慮暫且拋下。她抬頭看向眾人。「這是慕容世家的秘密。我們知道就好了,切記不能外傳。」

「放心!」

「嗯,今日之事就只有我們知道。不會再有別人。」

月瀾星和雲夜說完。兩人齊齊看向浮蹤客。浮蹤客被他們一盯,背後毛毛的。「干,幹什麼?」

「浮蹤客你號稱天下事。以前不知道慕容世家的秘密。現在你也要裝作不知道。可不能說露嘴了知道嗎!」

「當然不會。我浮蹤客這點信譽還是有的。秘密就是秘密,絕對不會公之於眾。」

慕容世家的這個秘密,關乎他們整個家族的興亡。

若是傳出去。恐怕很快慕容世家就要從武元界地圖上被抹去了。這是追風的家族,他們一直對他們示以友好。他們也該為慕容世家保守秘密,今日之事絕不傳出去。

一路平安無事。

眨眼半個月後。船隊漸漸行駛入千島渡的方位內。

慕容復海向眾人介紹道:「前面就是千島渡。這是一座天然的寶藏,我們要在這兒挖寶礦。停留十天半個月。」 等攢夠了勇氣,就去見你想見的那個人,有的時候攢夠了勇氣,就會離開那個曾經很喜歡的人;其實一直存在著一個疑問,為什麼會存在一些這樣的詞語?叫做,喜歡過,愛過,怎麼會有過這個字的存在?

當兩個人兩眼相對的那一刻,眼睛已經挪不開了,這個時候是不是已經喜歡了,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一見鍾情,對啊,相互喜歡就是這麼簡單,僅僅需要一眼就相互喜歡了,慢慢的深入骨髓,兩個人漸漸的愛上了對方,這就是愛了吧,可以不顧一切的勇氣,應該可以是被稱之為愛的吧。

所以就會很疑惑,不是因為這樣的喜歡來的太容易,來的太簡單,是不是因為這樣的愛情,來的太匆忙,來不及準備,所以到最後慢慢的慢慢的,等到當時那上頭一秒鐘的愛情過去之後,剩下的就是愛過,喜歡過這樣的詞語呢?

曾經很想不通,就為什麼會才當時那麼喜歡的,那麼在乎的一個人,有的時候到了最後,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而有的更甚至到了最後變成了仇人,明明曾經那麼喜歡過,那麼愛過,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呢?事情真的是不由人控制,為什麼那麼深的喜歡到最後都可以變得什麼也沒有,真的眷戀到最後可以同意,不會的走掉,就是很疑惑,是不是,假如知道了事情最後的結果,就可以決定要不要開始,這樣子的話,就可以免去了最後的傷心,最後的淚水,還可以免去自己心中對於未來的憧憬,你可以免去自己對於愛情的憧憬,因為到最後都是要失去的。

有的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子的,你明明知道到最後你會一無所有,沒有一點點東西讓你自己得到,但是最後的最後你還會,自己還會去邁出那麼一步,因為你告訴自己,就算不可以一直到白頭,至少也可以曾經擁有,但是不要,別人的思想左右不了,但就現在的自己而言不要,明明知道沒有結果就不要去做,只有一件事情知道會有傷害,所以就不會讓自己沾染,明明知道到最後會分開那就不要開始,不是自己對於這件事情沒有勇氣,是自己早已經沒有了這個能力,失去了對於這件事情的勇氣,還不是說,對於一個人失去了勇氣失去了能力。

、、、、、、

陳宇可能也認識到了,大概有的事情在女生的世界里和男生的世界里不一樣,所以終於在第四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他給任夏天發了消息,消息的內容大概很簡單,就只問她在幹嘛。

收到消息的任夏天,看著屏幕上的三個字,獃獃的,看了很久,他這是終於想起了自己嗎?

任夏天給他簡單的回了兩個字:「躺著。「,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

這樣子的兩個人算是打破了沉默吧,他們就算打破了冷戰的狀態吧,至少在任夏天這個認為在冷戰的這個觀念里,現在兩個人在這裡就算是打破了冷戰,而對於陳宇來說,就是兩個人,因為太忙而導致好久沒有聯繫了,現在在聯繫上。男生的觀念和女生的觀念總是不一樣,尤其是對於陳宇這個直男來說,有的時候可能女生已經生氣了,甚至生氣到跳腳的時候,男生還覺得這件事情沒有什麼不值得一提。

」你這麼久不聯繫我的原因,是不是你的世界里已經不需要我了?你的世界里,除了之外現在還在不停的出現著一個女生,我也知道你們在工作上,相互搭檔的很不錯,你是不是很欣賞她的能力?咱們走到今天這一步,有沒有他的功勞呢?「任夏天沉默了很久,她不知道這段話該不該發出去,這段話其實已經在自己的腦子裡盤旋了很久,她甚至一直在想自己應不應該發出去,這段話發出去可能會給兩個人,現在已經舉步維艱的關係,更加的雪上加霜,但是思考了一會兒,她還是發出去了,因為她想要自己知道一個準確的答案,因為她不想自己在胡思亂想,自己去總結答案了,就算那個答案不是自己特別想要的,是自己最不想要的那個結果,也沒有關係。

看到任夏天發過來的這麼一大段話,陳宇在一開始的時候,覺得任夏天真的很莫名其妙,怎麼會突然說這些話,在一瞬間,好像是有一點生氣,但是忍住那一瞬間的生氣,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冷靜下來想了想,任夏天這麼想,肯定是有的原因所在,因為自己也明白,任夏天從來不是一個無理取鬧胡攪蠻纏的人,是不是自己哪裡做的給了她想象的空間,她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陳宇開始回憶起自己的問題來,陳宇其實心裡很明白,任夏天說的那個女生是誰,陳宇也知道,任夏天心裡真的很在意那個女生的出現,自己在任夏天給自己說過那個女生之後,在那以後自己已經特別注意,跟那個人的距離,刻意的保持距離,已經表現的很明顯,隊里的人都好像已經知道自己在刻意的疏遠她,有的時候,還會有人來自己身邊問自己是不是在刻意的疏遠她。

而自己的答案都是沒有,因為自己不想表現的,那麼的刻意,那麼的明顯,其實自己也很清楚的能夠感受到那個女孩子對自己的心思,但是因為自己現在已經有了任夏天,對於別的女生,不再沒有什麼別的想法了,想想自己和任夏天是一起走過多少時光才走到一起的,在那個三年裡,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縮小了與她的差距,而這一刻真正的在一起了,自己又會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而選擇放棄他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在自己生命里的那些東西,哪一些是重要的,哪一些是次要的?自己可以分的一清二楚,自己計劃的人生軌跡是不可能讓好吧別人來擾亂自己的。

可以分清楚自己生命中一些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最好的方向,只要堅定了這個方向,又不會因為無關緊要的人無關緊要的事,而輕易的去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 千島渡到了。下面就是潛龍島的入口。船隊停下來,月千歡他們正好也有時間,來找找入口在哪個位置。

雖然可以讓冰霜巨龍下去找。但是這千島渡下面都是慕容世家的船工。冰霜巨龍出海后就十分興奮。隨時忍不住想下水浪一把,因此一直被拒絕下海。

現在,或許是時候放冰霜巨龍一會自由了。

但月千歡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一放,冰霜巨龍居然還惹出麻煩來!

噗通!

冰霜巨龍一頭扎進海里。

月千歡他們站在甲板上看著。雲夜開口:「放冰霜巨龍下去,會不會有危險?」

「冰霜巨龍是海中霸主。不會有危險。」

「不,我覺得雲夜的意思。是問那些人會不會有危險。」月瀾星伸手,指了指前面下海打撈挖掘寶礦的船工。

霽華聞言開口:「冰霜巨龍應該不吃人的吧?」

月千歡:「……」

應該說。他們第一次見冰霜巨龍。後者就惦記著想吃掉他們嗎?

重生之帶着空間養包子 想到此,月千歡不由擔憂這些船工的安危來。要是被冰霜巨龍吃掉了,可有些對不起慕容復海這一路把他們帶過來。

月千歡看向鳳主,後者安撫的朝她笑了笑。「放心。我叮囑過冰霜巨龍,它不會搞事的。」

然後話還沒說完。

遠方砰的一聲炸開!巨浪滾滾拍來。

急切的鼓聲響起。有人大喊:「海中有妖獸,快上來!快!」

嗷吼——

冰霜巨龍一聲咆哮。龐大的身體從大海中衝出來。它飛在半空中,齜牙朝著海下咆哮。

眾人不禁目光幽幽盯著鳳主。這就是你說的叮囑過了?

「不對。你們看,那下面有東西!」墨九卿沉聲開口。

農家棄女 眾人立馬扭頭看去。只見冰霜巨龍盯著的海面下,一道巨大的黑影漸漸升高。看到這道黑影,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他們想到了那夜在船底下看到的。

該不會……

那晚那個北海鮫人少女也在這兒。然後和冰霜巨龍撞在了一起吧?

吼!

一聲咆哮,撼動天地。驚起驚濤駭浪,捲走海面的人們。

慕容復海站在甲板上。武力將聲音推廣開來。他正在命令所有船隻後退。撤出這片海域。而那頭,冰霜巨龍已經和那頭巨獸廝殺混戰成了一團。

嘩啦——

一條巨大的腕足帶起海浪。那頭巨獸竟是一頭章魚!

冰霜巨龍利爪揮下。輕易將章魚妖獸的腕足撕扯成兩半。它高飛在天空中,張口吐出冰霜。

見此,月千歡黑了臉。「蠢貨!」

在這裡吐冰霜。所有船隊,所有人都會被冰封住的。

月千歡正要掐訣阻攔冰霜。突然船體猛地一顫,船身竟是快速的往海面下降。一道透明的光幕籠罩船身。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整艘船就下陷到了海中。

海水阻隔在光幕外面。月千歡他們站在甲板上,更加清楚的看見了那個章魚妖獸的龐大和猙獰。

冰霜巨龍猛地一頭扎進來。冰霜凍住章魚妖獸的大半身體。張開血盆大口,冰霜巨龍一口咬向章魚妖獸。

月千歡眼尖,看到那個北海鮫人少女沖向冰霜巨龍…… 慕容復海也看到了。他張嘴就要喊,九字剛出來。慕容復海想到少女的身份。他閉上嘴,咬牙往那邊飛過去。

北海鮫人少女對上冰霜巨龍,只能是送死!

哪怕她掀起巨浪拍打向冰霜巨龍。後者動也不動,任由巨浪拍打在身上跟洗澡一樣,根本沒當成攻擊。

但當巨浪過後。冰霜巨龍一龍爪在章魚妖獸腦袋上留下深深的凹痕。一尾巴抽飛章魚妖獸,冰霜巨龍冰冷暴戾的眼睛鎖定北海鮫人少女。

吼!

九妹妹!

慕容復海在心底吶喊。他傳音給北海鮫人少女,讓她快逃!但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少女就要被冰霜巨龍一巴掌拍成肉醬。轟的一聲巨響!冰霜巨龍砰的砸進海里,濺起巨浪往四面八方砸來。砸的海面上波濤洶湧,海下也是一陣沸騰,形成可怕的漩渦。

冰霜巨龍不甘心的發出一聲咆哮。卻掙扎不開,只能越沉越下去。

船上。鳳主收回手,「行了解決了。」

「我們走吧。直接去找潛龍島。」月千歡看向眾人。大家齊齊點頭,表示沒意見。

那頭慕容復海看到北海鮫人少女沒事後,頓時鬆了口氣。又著急的看了好幾眼,才不舍的回頭。統率整理起船隊。

雖然不知道冰霜巨龍是怎麼回事。但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捲土重來。因此船隊必須要離開這片區域。等確定安全了,再回來。

月千歡他們就是這個時候,悄悄撕開屏障一道裂縫。進入了大海深處。

一個個光罩將他們籠罩在裡面,隔絕海水。

深入大海下面。冰霜巨龍被獸錮壓制,正氣悶不爽的蹲在海床上。因它的威壓,邊上貝殼都嚇得往外面撲騰撲騰的逃跑。

看見月千歡他們,冰霜巨龍重重「哼」了一聲。

九重春華 鼻息里噴出冰霜寒氣。將四周的海水都冰凍了起來。它不滿開口:「為什麼不讓我吃了那個該死的鮫人!」

「說好的不會鬧事呢?」鳳主冷冷盯著冰霜巨龍。

冰霜巨龍一聽,頓時又氣又暴躁的一連串吐槽。「這可不是我先動手的。是那隻不知死活的章魚妖獸。我沒撕碎它,是它走運!還有那個北海鮫人,竟然指使章魚妖獸攻擊我!」

聞言,月千歡挑了挑眉。

她想她忽然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北海鮫人少女和慕容復海一番對話后,決定在來千島渡這邊檢查一番。那頭體型過於龐大的章魚妖獸是跟她一起的。

北海鮫人少女一見冰霜巨龍。定是以為凶獸來襲,所以才鬧了這麼一出烏龍。

月千歡開口:「這件事就此揭過。大家散開,去找潛龍島的入口。」

「現在慕容世家船隊退出。這座海域暫時只有我們。誰也不許浪費這個機會。」墨九卿目光冷戾傲慢的掃了眾人一眼。他和月千歡先散開衝出去。

密度加重的海水阻攔不了他們的步伐。他們四散開,尋找潛龍島入口。

月千歡拿出鳳九黎給她的那一顆龍珠。龍珠盈盈發亮,如瑰寶誘惑人靠近。忽閃忽閃,月千歡好像在大海深處,看到了一樣的光芒…… 船隊重整隊形。破開海浪使出風暴的中心后,才停了下來。

慕容復海剛剛鬆口氣,就又提了起來。他瞪大眼,一臉懵逼的看著面前跪下的管事。「你說什麼?月姑娘他們不見了?!」

「是的,五公子。」

「可是人怎麼會不見了?難道是剛剛暴動的時候,他們掉下船了?不行,本公子得回去找他們!」

管事急忙阻攔:「公子等等。老夫覺得他們是自己離開的。公子你看,這是我慕容世家的令牌。老夫去時,就令牌就擺在桌子上。」

聞言,慕容復海眉頭緊皺。

月千歡他們自己離開的?難道這裡就是他們要來的地方?可是千島渡因為被風暴席捲,這時候過去太過危險了。

困惑,擔心,複雜,糾結。種種煩躁,讓慕容復海緊皺眉頭。

這時,他手中的珊瑚手串突然發光起來。慕容復海神色一變,他立馬嚴肅的叮囑管事。「你先退下。統計整理所有船隊的傷亡情況。再來向我彙報。」

「是!遵命。」

管事一走,慕容復海立馬急匆匆回到他的房間里。

他住在船上十層。因此推開門看到北海鮫人少女渾身濕漉漉的坐在他床上時。慕容復海先是逮著她上下打量一番,確定沒受傷后。

才嘴角抽搐著,無語問她:「十層高。你怎麼上來的?沒有被人發現吧。」

「沒有。五哥你放心。我是在船下潛海里時上來的。」少女拿梳子梳開頭髮,她皺眉盯著慕容復海問:「五哥,海上怎麼會突然有龍?」

「龍?」

「五哥!」少女震驚大喊一聲。「你該不會不認識剛剛那頭巨獸吧。那是一頭龍!龍族的龍。如果不是龍,又怎麼可能差點殺死我的烏海!」

烏海就是那頭章魚妖獸的名字。

聞言,慕容復海表情一僵。

他還真沒發現那是一頭龍。全程光顧著擔心少女的安危了。回來后又擔心月千歡他們突然消失不見。現在聽少女這麼一說,慕容復海才回想起冰霜巨龍的身姿。

北海鮫人族曾今一直和龍族是鄰居。雖然幾千年沒有見過龍族了,但他們見過龍族的畫像,雕像。

慕容復海從記憶中找出圖片。他震驚道:「那是一頭罕見的冰霜巨龍!」

「不錯。五哥你還記得嗎,老祖宗曾經說過。遲早有一日龍族會回來的。在所有海域中,老祖宗最讓我們密切關注的就是千島渡。剛剛我在水下,那頭龍是突然出現的!」

少女深吸口氣,「五哥你說,龍族是不是回來了?」

慕容復海無法回答少女,他還處在震驚之中。

兩兄妹保持安靜,緩了很久。慕容復海開口:「我立馬回去。不,不行我不能走。九妹妹,要不你回去給父親娘親傳信。把你我的猜測,親眼所見告訴他們!看父親和娘親怎麼抉擇。」

「好!我這就去。」北海鮫人少女點點頭應下。

她站起來,用魚尾走路。推開窗,少女直接一躍而下。矯健的身姿沒入海水中,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一個人的不安心,一個人都不穩定,在自己是一個人的時候,無論怎樣的困境,無論怎樣的難過,自己都可以去度過,但是突然一下子是兩個人在對抗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下就會突然變得很嬌氣,覺得一點點挫折都受不了,一點點困難都會哭,因為身邊有一個人可以幫自己扛過去,身邊的這個人可以替自己扛過去,所以身邊的這個人就是自己心裡最大的支柱也是自己覺得人生最大的依靠。

但是當有一天她覺得這個依靠已經開始,慢慢的不安穩了,已經開始慢慢的變得動搖了,他在這一刻,心裡其實已經開始慌了,他表面上裝的若無其事冷若冰霜,我的心裡一急,翻江倒海以及使用品牌,但是那些暗潮洶湧都不會讓別人看見,所以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個鎮定自若的她,覺得是一個堅強的她。

現在的任夏天現在就是這樣,在那些沒有和陳宇在一起的日子裡,在那些兩個人還是朋友的日子裡,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刀槍不入的女孩子,她看到那些弱不禁風的女孩子,都會覺得很誇張,那些作的要死的女孩子,她都會覺得她們在那裡演戲,她覺得她們一個個都是奧斯卡級別的演技。以前的她可能不知道,大致也不了解,她們那麼柔弱的原因,那是因為所有的困難有人替他們去抗,她們那麼作的原因,是因為有人包容著給她們,給她們圍了一個世界,讓她在這個世界里盡情的做自己。

然而事情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任夏天在這一刻才知道原來他們那麼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那個人都是可以信任的,都是可以支撐世界的那個人,自己好像在有一段時間也遇到了,一段時間她很肯定陳宇就是那個人,但是現在,任夏天越來越覺得,自己當初是不是感覺錯了?

現在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堅強的人,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個表面鎮定自若的自己,這裡現在在整個宿舍里,大家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狀態不對,那就說明自己偽裝的很成功,自己偽裝到整天朝夕相處的人都沒有發現自己的不對勁,這個時候自己的演技是不是也是奧斯卡級別的了,只是自己這個奧斯卡級別是自己自己來演的,並沒有一個人為自己來搭建一個舞台把自己圍繞在一個世界里去供自己去表演,還有一個不同就是別人的表演是在做真正的自己,而自己奧斯卡級別的表演是在如何偽裝掉那個真實的自己去表現一個大家都喜歡的自己,表現一個大家認為的很正常的自己,可能有的時候演真正的自己很簡單,只要表現出自己的真性情就好了,但是現在她演的是一個不是自己的自己,這大概就是最考驗演技的地方,那如果這麼說下來,任夏天是成功的。

、、、、、、

有的時候感覺的對錯,就是靠女生自己的主觀臆想而得出的結論,所以有的時候不要單憑感覺做決定。還要看看自己曾經認為的那個依靠怎麼說,沒準他給自己的定位還是那個定位,單方面的在這邊思考亂想呢?

、、、、、、

陳宇在仔細認真的思考過自己之後,對任夏天的那段話才給她回過去:「其實我也不知道,咱們兩個人從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什麼?這個狀態就是一個我覺得冷靜一下的狀態吧,我覺得你可能想的有點嚴重了,還有就是,那個女生其實自從在你跟我說過之後,我就已經保持了和她的距離;就連我們隊里的人,他們都已經發現我在有意的疏遠她了,我知道可能這幾天我沒有聯繫你,讓你覺得沒有安全感,我記得你曾經給我說過這個關於安全感的問題。其實自從上了大學之後,我整個人都很鬱悶,就是因為沒有你;當初要是沒有你,我根本考不上大學,因為你就是我努力的目標,我在努力的學習,就是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學,後來陰差陽錯咱們分開了,現在你去了我要去的那座城市,我在你曾經很嚮往的這座城市裡,我替你看過了你那些你想看的風景,但是看完這些風景之後,我發現自己沒有事情做了,後來喜歡上了這個籃球,並且作為一個興趣愛好在不停的發展,所以我的世界就只有你和籃球了,但是慢慢都沒發現,到後面的時候因為籃球而忽略了你,讓你感覺不到安全感,這些是我做的不好,我向你保證,以後我覺得只會這樣子,我要告訴你的是,你一直都是我不斷前進的目標,一直是我的執著。」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對於心性耿直的陳宇來說,他能說出這麼一大段真情懇切的話來,已經很不容易了,他在這一刻表達了自己的內心,說出了那些曾經很想說的,一直沒有說的話,可能人在被逼迫到一定的境界的時候,他才會說出自己心裡真正隱藏的那些話,就像現在的陳宇,他說出了自己心中那麼多,憋了很久的話,他現在感覺身心舒爽,感覺自己曾經裝了那麼多的心裡話,整個人都覺得沉甸甸的,,現在全部說給了那個他一直想告訴的那個人,心裡的感覺還是很窩心的。

看著陳宇發過來的這一大段話,彷彿一個小學生的作文一樣,洋洋洒洒的一大堆,看著這些話,任夏天那顆無處安放的心在此時好像覺得放了下來,找到了一個可以棲息的地方。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胡思亂想,只要覺得說明了這一點,自己心裡這些天所有的陰霾全都散開了,自己的心裡陽光已經照射進來了,無論有什麼樣的事情,在這一刻都覺得不重要了,因為自己得到了一個答案,並且這個答案是自己一直心裡,特別想要的那個答案,但是曾經自己想都不敢想,因為怕自己抱有多大的希望,就會有多大的失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