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這空地上,兩方實力涇渭分明地佔據了所有的空間,外圍所以勢力都只能老實呆在原地,不敢越雷池一步。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本來是尋寶而來,卻沒想到見到一位故人,多年不見,顧兄安好。”一道清麗的聲音傳來。

顧雲軒循聲望去,一抹靚麗的身影彷彿鶴立雞羣,縱使在場百十位世家嫡子、傲世天驕天驕,也絲毫不能遮掩其風采反而是衆星拱月,襯托其舉世無雙的英姿。

武威王府世子,人榜第三的絕世天驕,蕭雨潔。

看到了數年未見的蕭雨潔,顧雲軒皺眉沉思片刻,邁步上前,說道。

“郡主安好,數年不見,昔日雲軒寄存一物,可否請郡主殿下歸還。” 山頭初見,顧雲軒出口就是討要昔年送出的東西,驚掉了在場所有人的下巴,甚至連溫菡薇臉上也有些掛不住,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袖,提醒顧雲軒自重一點。

畢竟顧雲軒的個人經歷對在場衆人來說不是祕密,以他一直以來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可能與蕭雨潔相交莫逆,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代爲保管的事情。

而現在顧雲軒向蕭雨潔討要之物,十之八九是昔年自己贈送的東西,最大的可能就是用來討蕭雨潔歡心的東西。

顧雲軒這種行爲,類似於你每天送一捧玫瑰花去舔自己的女神,結果某一天你知道女神是真正的白富美,還有一大堆門當戶對的舔狗,知道自己徹底沒希望之後,說我想做點玫瑰醬,你把我當初送的花還我這樣,簡直是low到家了。

而且大庭廣衆之下,可以說是吧蕭雨潔的臉打的啪啪作響,不論她如何迴應,翻臉成仇都是不可免的了,所以溫菡薇纔會小動作挺行顧雲軒注意一點,事實上如果不是在人前,溫菡薇早就會出手教訓顧雲軒了,腦子不知道怎麼想的。

陡然間這麼一個大瓜,在場衆人神色各異,有憤憤不平要出手教訓顧雲軒的,有心思不定冷眼旁觀者,也有如眼帶戲謔作壁上觀着,但是不論如何心思,所有人的眼神都看着作爲主角的顧雲軒與蕭雨潔兩人,期待着後續的發展。

身處衆人圍觀的顧雲軒壓力山大,這裏不是越境挑戰如吃飯喝水的年輕天驕,就是修爲高深實力強悍的護道高人,被衆人注視,實在是有些如芒刺在背的感覺。

但是顧雲軒也是沒辦法啊,大周氣運尚在的時候,如《天命帝典》這種皇道功法神物自晦,自然是沒什麼可說的。

而現在朝廷已經是垂暮之年,大周氣數將近,在這種情況下,上承天心、下得人和的皇道武學就會展露出種種神異了。

不趁現在討回,等到大周氣運無法壓制《天命帝典》的時候,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到時候自己就相當於是資敵了,資助的還是蕭雨潔這種蓋世天驕,李苑英還不氣吐血。

所以,明知道這麼做會得罪死蕭雨潔,顧雲軒依舊是硬着頭皮說出了討要的話,畢竟自己已經徹底“投靠”李苑英了,當然要考慮好了。

另一邊,作爲事件主人公之一,蕭雨潔卻並沒有多少感覺,身爲當今天下有數的豪門貴女之一,不知多少人如孔雀開屏一般在自己面前暫時,想要劍走偏鋒的也是不少,可以說是見多識廣了,如顧雲軒這種情況也是不少。

所以在衆人有些劍拔弩張的情況下,他不僅沒有什麼感觸,甚至有種司空見慣的淡然。不過事關兩大郡王府的任務,不能隨意胡來。

於是在衆人的目光下,蕭雨潔淡然一笑,從儲物空間深處拿出了那個地攤上的便宜貨木盒,隨手拋給了顧雲軒,說道:“顧兄安心,雨潔可是悉心保存了數年,如今自然是物歸原主。”

一旁聽到蕭雨潔說“悉心保存數年”的話,許多人面色難看了數分,看向顧雲軒的神色更是不善。

顧雲軒對舔狗們齜牙的行爲毫不理會,接住了拋過來的木盒長吁了一口氣,即使沒有打開細看一遍,也憑藉着優秀地修天資感覺到了木盒中《天命帝典》蠢蠢欲動的龍氣。

還好,若是再晚上一年半載,大周氣運就壓制不住《天命帝典》了,到時候龍氣顯現,事情就麻煩了。

顧雲軒面含歉意,手中動作卻是不停,心念一動就要將木盒收入儲物空間。

“什麼寶貝這麼着緊,可否讓老夫看看。”一聲調侃的聲音在衆人耳邊想起。

“不好。”顧雲軒心頭一緊。

蒙家尊者戲謔的聲音傳來,顧雲軒慌忙出手阻攔,但是法相存在的實力實在是強大,更何況是蒙家這種世家大族的尊者。

數道空間裂縫悄無聲息地劃過,在顧雲軒猝不及防之下,直接破碎了木盒,露出了盒中一冊典籍。

在這是,一聲細嫩的龍吟炸響,蕭雨潔、蒙赤行和顧雲軒三人憑藉着王者資質感應到,至於其他人,只有三位王府尊者憑藉高深修爲聽到了龍氣的咆哮。

衆人色變,李、蒙、蕭三家尊者激動之下氣息碰撞,蒙赤行放下對蒙威的救治匆匆趕來,蕭雨潔神色深沉真元爆發,顧雲軒如臨大敵。

原本蕭雨潔化解了現場尷尬的氣氛,但是隨着木盒的破碎,現場又開始了對峙狀態,雖然衆人都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弄的摸不着頭腦,但是都下意識跟着兩位領袖爆發氣勢。

現場一觸即發,顧雲軒眼明手快,一個響指,兩條地脈之氣瞬間掃過,將《天命帝典》消融。

隨着皇道典籍被化去,一時間心神被奪的衆人冷靜了下來,場中的氣氛漸漸緩解了下來。

“沒想到顧兄寄存之物,居然如此貴重,雨潔卻是守護了數年,比錢莊省錢多了吧。”蕭雨潔微笑說道。

雖然蕭家缺少皇道典籍,但是從歷史來看,每一次朝代更替自然會有許多皇道武學出世,更何況還有許多傳承悠久的勢力會出來攪風攪雨,到時候付出一定代價,自然能得到。

所以雖然心中有些可惜,但是蕭雨潔還是能平復心情,冷靜地回道。

“是雲軒的不是。”被當場抓包,顧雲軒尷尬地說到,“勞煩郡主殿下數年的幫助,雲軒必有重謝。”

顧雲軒悄悄擦了擦冷汗,拱手道謝,算是勉強揭了過去這件事。

事了,顧雲軒和溫菡薇兩人沒辦法與在場兩方勢力平起平坐,所以算是半合作地加入了蕭雨潔一邊。

另一方,蒙赤行一時吃驚於皇道典籍的出世而有些失態,但是過後冷靜下來了,而且蒙威就是被顧雲軒重創的,他也不可能邀請顧雲軒來自己一方。

所以在塵埃落定之後,蒙赤行禮節性地打了打招呼,就回頭關心蒙威傷勢去了。

“好久不見了,顧雲軒,嘖嘖嘖。”人未至而聲先聞,一道熟悉的人影走了過來。

顧雲軒看着眼前俏麗的身影,點頭說道:“確實是許久未見,久違了,令曉君。”

久違了,曾經最大的對手。顧雲軒默默想到。 修行界兩大體系,武修與地修。

武修吞攝天地靈氣化自身真元,修神鍛體,修爲高深者橫渡星河、摘星拿月,擁有種種排山倒海的莫大威能。

地修烙靈種,孕元靈,以地脈之氣化識海元氣,御天地之力橫行天下,強橫者山河萬里入陣圖,曾有大能一念間引動半片大陸的地脈化作無上殺陣幾乎覆滅整座大陸。

兩種修行殊途同歸,到深處都有驚世戰力,但是兩者修行的條件大有不同。

武修對修行資質的要求並不是太高,事實上資質愚魯之輩卻逆襲的例子雖少,但是數萬年來也是屢見不鮮。

而地修卻是不同,是純吃天賦的一種修行體系,如果天資不夠與地脈契合度不高,根本無法入門,而在大師級跨入宗師境,更需要海量地脈之氣填滿識海,才能是靈種孕育出元靈,親和度不夠的話,地修提煉地氣化作元氣的速度會極慢,可能一輩子都填不滿識海。

所以,如果說武修是一板一眼的高考生,那麼地修就是特長生,對天賦的要求幾乎到了殘酷的地步。

而且更爲重要的是,地修所需的地脈親和度的天賦,是完全隨機的,不論父輩是武道巨擘還是地師仙師,對後代的地修天賦都沒有任何意義。

因爲這種獨特的天賦要求,整片大陸幾乎不會有地修世家的存在,基本上地修成名之後家族都會自覺向武道靠攏,避免地師走後,家族沒落。

但是凡事總有例外,“天師令家”就是現今大陸唯一地修世家,代代宗師不絕,甚至傳說中逆天改命的地修仙師級存在也是出過數位。

曾有數位大帝級別存在查探其傳承不絕的奧祕,但是都無功而返。

憑藉着地修全能而又重要的特性,令家雖然沒有出現一人定亂世的大帝級存在,但是依然跨入了“傳世七族”,被恭稱爲“天師一族”,闔族公認天生的地修種子。

令曉君便是當代天師家族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識海天生自帶靈種,輕鬆越過無數人借烙靈陣法拼命鏈接地脈的一關,與地脈親和度更是高達九成,是公認的仙師種子。

地脈之靈孕育衆生,所以人們或多或少都與地脈有親和度,但是由於後天濁氣的侵蝕以及心魔雜念的干擾,絕無完美親和之人,令曉君的天賦可以說是地修天花板了,就算是顧雲軒論天賦也要稍遜一籌。

完備的傳承加上強大的天賦,令曉君地師修行一帆風順,如果不是提取元氣灌注識海這種水磨功夫的影響,她早就跨入宗師境界了。

就是這樣一個要背景有背景,要天賦有天賦的天之嬌女,居然在十多歲時堂而皇之地加入了武威王府蕭雨潔麾下。

要知道彼時周帝還是春秋鼎盛家,神劫天君舉世無敵,大周仍舊威壓天下,你們兩大豪門居然敢堂堂正正地聯手,是想幹嘛,大周還沒亡吶!

因爲這,令家和武威王府遭受極大壓力,最終以兩家大出血,令曉君被剝奪家族繼承人位置而告終。

從此,令曉君就成爲了蕭雨潔的左膀右臂,麾下第一謀主,也徹底奠定了王府世子的位子。

但是這對顧雲軒來說就坑爹了雖然令曉君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但是當時的顧雲軒還在顧家當個宅男,平時不是讀書就是想辦法坑自己便宜大哥顧雲起,壓根不知道這個事情。

直到來到武安王府之後,顧雲軒惡補了一下當前的情況,這才瞭解到了令曉君這位蕭雨潔麾下第一人的消息,當即由如五雷轟頂一般。

令曉君對蕭雨潔,要能力有能力,要情誼有情誼,舍世家嫡子之位相隨,必定是第一人的存在。

而顧雲軒雖然因爲偷懶不想去當一國之君勞心勞力,但是首席謀士的位置也被佔領了,這就讓他不能接受了,這也是顧雲軒加入武安王府的原因之一。

所以雖然令曉君不知道,但是她有段時間成爲了顧雲軒最大的對手,而且將顧雲軒K.O了。

“上一次見面,還是在四大豪商之一的顧家吧。”令曉君說道。

在冒昧拜訪蕭雨潔的時候,令曉君其實一直隨身在側,不過當時的她一臉高冷的樣子,從頭到尾都一言不發,所以讓顧雲軒漏了過去。

“當時的景象還歷歷在目。”顧雲軒嘆氣說道。

令曉君突然一個箭步衝到顧雲軒面前,上下打量,嘴中發出嘖嘖聲響,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早知道當時就把你換下來了。”

突然行動嚇了顧雲軒一條,畢竟他對令曉君的印象還停留在數年前的高冷女神範樣子,現在這樣的女流氓一樣的動作,讓顧雲軒感覺人設崩塌了。

但是顧雲軒敏銳地聽到了一個詞,問道:“換下來,是什麼意思?”

“啊,說漏嘴了。”令曉君彷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雙手捂嘴,一臉抱歉的樣子。

“多嘴。”蕭雨潔瞪了她一眼,轉身說道,“沒什麼,風水大陣時間未到,雲軒要去看看嗎?”

“有什麼事直接說就好了,我都能接受的。”顧雲軒說道。

令曉君拙劣的演技和蕭雨潔生硬地轉換話題,讓顧雲軒知道一定有什麼事是自己不知道的,而回顧往事,顧雲軒其實也有猜測。

“其實也沒什麼啦。”令曉君打了個哈哈,她雖然有一些惡趣味,但是在蕭雨潔凌厲的眼神下,還是敗下陣來,閉口不言。

“雨潔郡主,說說吧,不必這麼吊人胃口。”撇了蕭雨潔一眼,顧雲軒淡笑着說道,“令小姐,說說吧。”

“雨潔,這可是他自己要求的。”令曉君神色無辜地看了一眼蕭雨潔,說到,“其實當初你大哥走火入魔之後,帝都有數家勢力正好有治療的靈藥,於是……”

“於是顧家就準備了個拍賣會,把我送出去換藥,是吧。”顧雲軒神色淡淡地說出了有些“驚悚”的話。

“沒到那種程度。”令曉君驚訝的看着顧雲軒說道,“好歹是國公府,哪能這樣。”

顧雲軒點頭,說道:“也是,顧家也是要臉的,這麼明目張膽地賣自家嫡子,還是不太好的,不過也差不多了。”

令曉君尷尬地看着他,事實確實是如此,本來準備憑這個消息看看顧雲軒的糗樣,結果他卻是神色平淡,這反而讓她有些尷尬了,連準備好的安慰的話都來不及說。

“雲軒,國公府也是爲了…”蕭雨潔欲言又止。

“爲了挽救世子修爲嘛,我知道。”顧雲軒笑容不變地說道。

在場幾人沉默,爲了一個世子,而將另一位嫡子送出去做贅婿,這對後者而言實在是太殘酷了。

“你,不生氣嗎?”看着顧雲軒始終平淡的神情,令曉君試探着問道。

“生氣,爲什麼要生氣。”顧雲軒說到,“生氣是因爲還有感情,而我對顧家只有恨。”

殺身之恨,阻道之恨,拋棄之恨,不共戴天之恨。

顧雲軒語氣平淡,但言語中包含的刻骨恨意讓在場幾人都感覺背後一涼。

“對了,我現在去看看大陣,要同行嗎。”顧雲軒說到。

“不了不了。”令曉君連連擺手。

顧雲軒也不勉強,對蕭雨潔點了點頭,掠身向大陣走去,一直在旁的溫菡薇也跟上了。

原地,兩人沉默了。

“何必呢?”蕭雨潔說道。

“顧家人才濟濟,顧雲軒天資縱橫,不得不防。”

又是一陣沉默。

“辛苦你了。”

“身爲謀主,這本來就是我的任務。”令曉君微笑,堅定地說道。

另一邊,顧雲軒飛速穿行,身旁風景迅速朝後退去,這時,幾個字在風中傳入了他的耳朵:“對不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