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基於種種顧慮,他們日後在和夜幕降臨中的人大戰的時候,都會事先預留好幾條後路,並且每次也不會將自己全部的兵力壓上去,防止被那些傢伙全部消滅。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可他們正邪雙方,早晚都要進行一場拼盡全力的大戰,不管結果如何他們雙方都絕不會逃避,更不會向對方俯首稱臣。

在某個清晨時分,正率領著一妖魔大軍,向五大帝國把守著的一座重鎮,移動過去的吳命人和鄒閻王,忽然留意到在他們的側方冒出了滾滾塵土,似乎是有一批相當數量的大軍,向他們的方向開赴過去了呢,立刻命令他們率領著的所有草木妖魔,變回了它們的真身,肆機在那裡伏擊那支軍隊。

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眼看著那支軍隊就要衝到他們的伏擊圈中了,忽然從他們周圍暴動起了漫天的火箭,嗖嗖嗖的向他們爆射了過去,一下子引燃了好多草摩妖魔,非常痛苦的變成了妖魔形態,在地上慘叫著滾動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走在那支軍隊最前面的趙明日,忽然哈哈大笑著向吳命人等人說道:「吳命人,你們這幫蠢貨還想要在此伏擊我們?簡直是痴人說夢,在這片空曠無垠的大地上,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大片茂密的樹林,你真當我們都是瞎子嗎?」

說話間他和錢寶升和周顯,便走到了兩軍陣前,和吳命人與鄒閻王,嚴陣以待的對峙了起來。

想不到自己非但沒能伏擊他們,反而被他們包圍在了裡面,大有要將自己等人與那些草摩妖魔,全部消滅掉的架勢,鄒閻王登時惱火之極的向趙明日等人說道:「你們這幫混蛋休得猖狂,今日我們已經將大軍開赴到了這裡,就一定要將那座城池拿下,並且還要將你們這幫混蛋全部消滅掉,讓你們成為我們這些草木妖魔的肥料,間接地效忠我們組織!」

說話間他便亮出了他那兩條,精鋼鎖鏈控制著的毒蜂鎖魂爪,一下子惹得周顯相當惱火的向他大喝道:「鄒閻王,你休得猖狂,不要以為你們率領著那些妖魔在數量上,比我們多就能膽大妄為的向我們放肆,我們五大帝國的聯軍可都不是吃素的!」

說話間他又向鄒閻王走過去了幾步,可那時候吳命人卻非常不屑一顧的說道:「正因為你們這些無能之輩不是吃素的,所以你們才會被我們這些草木妖魔,打的落荒而逃猶如喪家之犬一般,不停的亂叫喚,真是太好笑了!」

聽他那麼一說,鄒閻王等人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來,登時氣得錢寶升等人,越發惱火的攥緊了手中的鋼叉,想要和他們拚命。

可那時候趙明日卻相當威嚴的說道:「好了吳命人,鄒閻王,我們今天既然撞在了一起,那就別再廢話了,是男人的話就和我們各憑本事一決生死。」

他的話剛說完鄒閻王立刻爽快的說道:「好,你小子不愧是南方帝國的一代大將,這樣說話才像個男人。」

他說完后吳命人也相當認真的說道:「我們兩方的各位主帥的本事都相當了得,一旦我等開戰的話勢,必會殃及到我們各自的屬下,老夫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若你們真想靠自己的實力,和我們一絕生死的話,那我們就讓各自的副將指揮著各自的軍隊在此一戰,而我們五個人去別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他的話剛說完,趙明日忽然將手中的令旗,扔給了他身後的一員副將,用命令的口氣說道:「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幫惡賊靠近那座城池半步!」

聽了他那道命令,那位副將立刻非常嚴謹的答應了一聲。

而那時候吳命人也將腰上的一面令旗,交給了他一名屬下,相當嚴厲地說道:「在我們兄弟回來之前,必須將這幫傢伙全部消滅掉,若不然你們幾個人的腦袋,都別想留在自己身上了。」

聽了他那道嚴令,他那些屬下立刻非常嚴謹的答應了一聲。

看著他們兩方主帥,都將各自的令旗交給了自己的副將,錢寶升忽然哈哈大笑和說道:「好好好,大家都不愧是熱血男兒,現在我們就去過上幾招吧!」

說話間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鋼叉,向吳命人打過去了一片烈火,卻被鄒閻王會出的毒風鎖魂爪,爆射出的一陣黑風壓制了下去。

而吳命人那時候卻揮動著大袖子,向他們打過去了一片亮青色罡風,轟隆的一下子,逼得他們三人同時跳到了半空中,向遠方走去了。

那時候鄒閻王哈哈大笑著說了聲:「這下可太好玩了!」

說話間他和吳命人便駕著一片黃光和一片青光,向錢寶升等人追擊了過去,緊接著他們那些屬下,竟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奮力廝殺了起來。

當時站在不遠處城牆上,正在看著他們的一位將士,立刻率領著一支重甲軍隊沖了出去,和趙明日等人那些屬下,合力向那些妖魔攻擊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眼看著鄒閻王和吳命人就要追上自己三兄弟了,趙明日忽然揮動著手中的鋼叉,向他們二人大喝了一聲:「三火無情!」

說完后從他的鋼叉上,竟向吳命人和鄒閻王暴動過去了三條烈火,猶如三條毒蛇一般向他們捲動了過去,一下子氣得鄒閻王揮動著手中的利爪,迎著它們打過去了一片黑呼呼的狂風。

但就在那時候那些烈火竟然變成了好多大火球,轟隆隆的爆炸成了數不清的熔岩塊,更加迅猛的向他們二人攻擊了過去。

想不到它們會發生那些變化的鄒閻王,一下子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在那危急時刻,吳命人忽然變出了他的蜈蚣鋼鞭,猛然舉過了頭頂,唰唰唰的向那些熔岩塊暴動過去了,一道道金光閃閃的利爪,硬生生的將它們釘在了地上,著實令鄒閻王相當后怕的,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

那時候吳命人忽然陰森森的向鄒閻王說道:「你去對付那個姓周的蠢材,令兩個人交給我了!」

說完后就在鄒閻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鋼鞭,向趙明日和錢寶升打過去了,兩條血紅色的大蜈蚣,一下子令他們二人相當惱火的揮動著手中的鋼叉,迎著它們也打過去了兩條烈火大蜈蚣,瘋狂的在半空中打鬥在了一起。

那時候周顯也揮動著手中的鋼叉,向鄒閻王打過去了三條烈火蟒蛇,張開了它們那非常嚇人的毒牙,向鄒閻王撲了過去,登時氣得鄒閻王揮動著手中的利爪,向它們打過去了三條暗黃色的狂風,並相當惱火的說道:「老子還沒找你呢,你卻來招惹老子簡直是不知死活!」

說完后他猛然飛到了高空中,劈頭向周顯打過去了一條非常猛烈的狂風,一下子將周顯打的難以招架的落在了地上,暴喝了一聲:「烈火參天!」

說話間伴隨著一圈圈亮紅色真元,從他手上暴動出去之際,從地面上忽然暴動起了一片烈火直衝雲霄,向鄒閻王捲動了過去,眨眼間竟將他手中的精鋼利爪燒成了暗紅色,著實燙的他難以把持的大叫了一聲。

但那時候他怎會輕易示弱?

猛然一翻身向那些大火打過去了一股陰森森的紅風隨即暴喝了一聲:「血風狂舞!」

說話間那些紅風竟詭異莫測的,將那些大火全部颳了個無影無蹤的,同時還將周顯折磨的發出了一陣陣慘叫,那時候趙明日和錢寶升雖然都想去救他,可無奈和他們都被吳命人,施展出的各種陰招纏在了遠處,根本無法脫身。

但沒多久周顯便化作了一片火光,從那陣血風中逃了出去,轉而飛到了和鄒閻王差不多的高空中,揮動著手中的鋼叉,向他打過去了一頭兇猛異常的烈火猛獸。

想不到他在脫身之後非但沒有逃走,反而又向自己的發動了攻擊,鄒閻王一下子大怒著向他和那頭猛獸,同時打過去了兩頭暗黃色的狂風猛獸,怒吼著和他們大戰了起來。

但那周顯的實力,顯然沒有鄒閻王估計的那麼弱,就在那頭猛獸攻擊到他面前的時候,他猛然將手中的鋼叉,刺入到了那傢伙的腦袋中,低喝了一聲:「風火爆裂!」

說話間那頭猛獸的身體,竟然猶如一顆炸彈一般,轟隆隆的爆炸成了無數顆大火球,瘋狂的向鄒閻王攻擊了過去,一下子令他手忙腳亂的,揮動著手中的利爪迎戰了起來。

那時候周顯忽然飄到了他身後,揮掌向他打過去了一招赤紅色的烈焰爪,砰的一下子將他打的悶哼了一聲,駕著一陣狂風飛向了遠方。

但是一招得手的周顯怎肯輕易放過他?

立刻緊隨其後的駕著一片火光向他追擊了過去,可忽然間在周顯的身後又出現了一個鄒閻王,無聲無息的將那兩個大爪子,向他的后心和頭頂上抓了股過去,一下子便將他打的身受重傷的墜到了地面上。

那時候鄒閻王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蠢貨,枉你是南方帝國的一代名將,竟然看不出老子方才使用了分身術,故意將你引誘過去趁機消滅你的。」

說完后他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一種非常猛烈的灼熱之氣,兇猛的向他攻擊了過去,登時非常吃驚地駕著一陣狂風向遠處飛去了,可那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烈火巨刃的周顯,猛然揮動著手中的烈火鋼叉,呼的一下子向他打過去了一片烈火,眨眼間竟將他的衣袍燒成了灰燼,同時還將他的全部燒著了。

想不到會發生那些事情的鄒閻王,在非常吃驚之餘,也非常惱火的在高空中定住了身形,殺機大起的向周顯說道:「混蛋你竟敢將老子打得如此狼狽,現在我就送你去狂風地獄!」

說完后他猛然將身體一晃,變成了一個猶如山嶽一般的黑風巨人,在一陣陣黑風的環繞下,兇猛異常的向周顯打過去了一道金剛狂風,登時打得周顯有點難以招架的晃動了幾下身體,可轉瞬間周顯卻張口向他噴過去了一座大火山,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身上,燒的他發出了一陣陣悶哼。

但那時候他卻揮動著那雙精鋼利爪,硬生生的將那座火山拿了起來,砰的一下子向周顯砸了過去,雖然沒有將周顯打傷,卻著實將周顯打了幾個趔趄,晃晃悠悠的倒退了幾步。

那時候鄒閻王猛然暴喝了一聲:「碎屍金剛風!」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那對精鋼利爪,瘋狂的向周先打了過去,卻被周顯揮舞著手中的烈焰鋼叉,砰砰砰的全部抵擋了下去。

想不到周顯的反應會那麼快的鄒閻王,一下子暴怒著,向他噴過去了一條兵器交加的大旋風,叮叮噹噹的,將他那巨大的身體卷到了高空中,不停的折磨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工夫,周顯竟然變成了一片小火苗,晃晃悠悠的從那條大旋風中飛了出去,又重新組合在了一起,剛猛異常的揮動著那把烈焰鋼叉,呼的一下子向鄒閻王攻擊了過去,登時打得他那雙精鋼利爪,竟融化成了一條條岩漿,融入到了他的鋼叉中。

想不到周顯的烈火之力,竟然能將自己的精鋼利爪融化掉,鄒閻王登時暴怒到了極點,猛然一翻身向他打過去了一股暗黑色的狂風,呼呼呼的將他身上的烈火出向了各處,轉而將手臂一轉又變出了一對精鋼利爪,非常狂烈的暴喝道:「周顯你個混蛋,雖然你還不值得老子動用我的聚風幡,但想不到你卻能將我的精鋼利爪融化掉,今日老子絕對饒不了你!」

就在他說話之際,周顯猛然將自己的法力提升到了極致,瘋狂的揮動著手中的鋼叉,向他的腦袋刺過去了一條雄渾異常的烈火,呼的一下子燒的他哇哇哇的發出了一陣陣慘叫。

可轉瞬間他竟一晃身變出了一股怪風,硬生生的將周顯那根鋼叉攪動成了無數塊碎片,伴隨著他們周圍那些狂風的轉動,瘋狂的飛舞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還猛然揮動著那雙利爪,碰碰的兩下子,同時抓住了周顯的頭顱和左胸口,暴喝了一聲:「侵蝕黑風!」

說話間從他那雙大爪子上,竟瘋狂的暴動起了兩條猶如水龍捲一般的狂風,呼嘯著將周顯的頭顱和心臟,攪動成了一片片烈火,伴隨著它那巨大的身體倒在地上之際,消失不見了。

沒一會兒工夫,周顯那具殘缺不全的身體,竟然逐漸的變回了他的真身,只不過那時候他的頭顱已經不見了,而他的左胸口上也出現了一個血粼粼的大窟窿,非常凄慘的死在了那裡。

那時候也已經變回了真身的鄒閻王,看著周顯那殘缺不全的身體,忽然發出了一陣陣狂笑,一晃身駕著一片狂風,向正在和五大帝國的將士,大戰著的那些妖魔的方向飛了過去。

那時候他並不是沒有考慮,過去幫助吳命人對付趙明日和錢寶升,而是他相信以吳命人的實力,絕對可以將那二人消滅掉,是以他也就沒必要多此一舉的,去摻和他們之間的事情去了,還是抓緊時間趁著趙明日等人自顧不暇之際,將他們率領著的那些將士消滅掉才是正事。 南宮燕看到了緣被道長提着飛奔而去,心想,再也不能吃眼前虧了,於是她俯身在草叢裏一動也不敢動,一直到這羣人全部走光了纔敢從草叢裏爬出來,向集市跑去,但是怎麼找也找不到那道士和了緣了,原來那楊亮和了緣十分投緣,便結伴同行,一路上,楊亮還教給了緣武當的兩儀劍法,兩人一直到了渡口才分別,這時了緣纔想起南宮燕,卻又到哪裏去找?他只好一個邊走邊打聽。

一路上總覺得有人在後面跟蹤他,但是每次回頭又看不到人,難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不知不覺天又黑了,他也已經走出了集市,前面只有一個荒廟可供投宿,這個廟看上去已經廢棄很久了,連菩薩的金身都已經斑斑駁駁,了緣隨便拿了些稻草,鋪一鋪就睡下來。

正半夢半醒間,忽然有人影閃過,了緣可不信鬼神直說,大喊一聲:“是誰,出來”。出來的人可真把了緣嚇的夠嗆,一開始還真以爲是鬼了,仔細看這人兩腿長腿不一,臉上的刀疤把臉分成了兩半,只見這人“撲通”一聲跪下,大哭道:“少爺,我終於找到你了,爲了報仇,我十幾年來似人非人的活着,你一定要爲鄭家報仇雪恨啊”!了緣馬上扶起老人家道:“老人家,你肯定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少爺,我只是一個小和尚”。

老人道:“你就是鄭家的少爺,我是遠通鏢局的副鏢頭,那天是你剛剛降生的第二天,全家都沉浸在喜悅中,就是那天,朝廷派官員擡來一箱子金子,說是邊境戰士的軍餉,你爺爺就接下了這趟鏢,誰知半路殺出一大批東洋武士,打了我們個措手不及,你爺爺戰死,你爹回家保護你們,還是晚了一步,全家被滅門,只有你被少林高僧覺遠救走”。聽到這裏,了緣驚恐至極,怪不得上次遇過遠通鏢局就有一種異樣感!完全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老人說,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少林寺問你師傅。

了緣一刻也耽擱不得,直上少林找師傅。了緣連夜上少林,來到師傅的禪房前,連叫三聲卻不見應答,了緣便推門進去,只見師傅端坐在蒲團之上,卻已駕鶴西去,了緣一下子便“哇”的大哭起來,這一哭驚動了寺裏的其他衆僧,大家紛紛趕過來。

方丈通過驗傷,覺遠大師爲青城派的劈空掌一掌打在心口,直接震斷心脈而死,而劈空掌卻是青城掌門劉德學的絕學,覺遠大師的死使得全寺陷入無限的悲痛,而了緣是覺遠大師撫養長大,既如師亦如父,現在又揹負着這麼大一個祕密,你叫了緣如何不傷斷心腸,他好像覺得天一下子塌了,再也沒有親人了。

青城掌門爲什麼要潛到少林寺來殺害覺遠,其中原委,少林寺決定派出方丈覺悟和少林寺達摩院首座覺本,加上了緣,親自去青城山詢問清楚,此消息一出,江湖上風言四起,霎時間人人自危,而南宮燕,鄧瑤得到了緣要去青城山的消息,急忙收拾行裝趕往青城山。

青城派掌門早已知道消息,在真武殿恭候大駕,待人都入座,劉德學道:“方丈,首座此來爲何,我已知曉,但覺遠大師絕非我所殺,我和覺遠大師一直交好,怎麼可能殺他,二來我這個月我一直在上官世家做客講道,這點上官虹可以爲在下作證。

既然劉德學既無殺覺遠的動機,又有不在場的證據,這件事就變得更復雜了,這是兩大派之間的糾紛,絕不可貿然動武,只有先行退去,再找對策,少林方丈,首座和了緣三人走下山去,只見山腳處青城派弟子和兩個人糾纏起來,仔細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南宮燕和峨眉的鄧瑤。

了緣見了,趕緊把她二人拉到僻靜處,問道:“二位姑娘怎會來此,”了緣不問還好,一問兩人就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哭的梨花帶雨,說:“還不是爲了你,都擔驚受怕死了”方丈和首座問了緣打算怎麼辦,了緣道:“先跟方丈和首座去處理師傅的後事,再下山去打探事情原委,方丈聽了說道:“也好”只是少林寺從來不進女眷,只好委屈二位姑娘在山腳等候。

辦完了師傅的後事,了緣跟方丈告別,下山帶着兩個姑娘尋找真兇,千頭萬緒無從查起,最後還是鄧瑤拿了主意,決定先到遠通鏢局的故地找找線索,一行三人三頭快馬來到了鏢局故地,除了燒焦的木炭,腐敗的物質,什麼都找不到,那些鏢師的屍體還有下人,鄧小虎等一干人的屍體全都不翼而飛了,問周圍的人都三緘其口,突然,南宮燕喊起來“你們看,那裏有個人”,了緣和鄧瑤定睛一看,果然有一箇中年人,了緣三人過去。

了緣道:“小僧有禮了,不知施主是”中年男人道:“聽說少林覺遠大師死於非命,感慨萬分,當初大哥媳婦產下一男嬰,還是覺遠大師給起的名”,了緣一聽大哥二字,全身都顫抖起來,道:“你是鄭小虎的弟弟”?中年男子很詫異,你小小年紀怎麼知道鄧小虎?了緣“哇”的一聲:叔叔,我就是那個男嬰啊,鄧小虎是我爹!中年男子聽了趕緊扶起了緣,仔細觀察道:“不錯,像,五官都像”宋鵬又問:“孩子,你是怎麼活下來”?

了緣把前因後果都講了於宋鵬聽,宋鵬聽完,直說天意天意,天不絕我大哥,於是宋鵬帶着了緣三人往家中走去。走了大約有半晌的光景,來到一座豪華的大宅,大宅望進去深不見底,宋鵬很熱情,把三人請進大廳,並打發下人去請夫人出來,宋鵬的夫人明顯要年輕許多,全身珠光寶氣,宋鵬拉着夫人的手說:“來,來,來,你來看看這是誰,是小虎的兒子,我們的侄子,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宋鵬接着說:“鄭靜啊,我和你爹是自小的結拜兄弟,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那日鄭家被滅門,等我趕去時已經沒有活人,想不到你竟被覺遠大師所救,今後你就把這就當做自己的家,不要拘束,叔叔有的就是你有的,說得鄭靜感動得痛哭流涕。 伴隨著夜幕降臨的主要作戰軍團,和五大帝國的各路主力作戰將士,相繼遇到了一處的某天中午,正在某處大漠邊緣地帶徘徊著的,西門金刀等人派出去,探查周圍情況的一些兵卒,回去之後剛向他們稟報完了,探查到的一些情況,忽然口吐白沫渾身抽搐的死在了大營內,一下子令西門金刀等人,大驚的趕忙傳來了隨軍的軍醫,仔細的查看了一番那些屍體。

結果那些軍醫無一不說,那些人都是中毒而死的。

自從他們的聯軍,和夜幕降臨中的那些人交戰至今,雖然在經歷了那些大大小小的陣仗中,犧牲了很多將士,但他們那裡還是頭一次發生有人中毒的事情呢,是以所有知道了那件事情的人,無不非常謹慎了起來。

沒多久在外面巡視的西門游蛇回到了大營內,看著那些屍體忽然目露凶光的說道:「好個夜幕降臨,想不到他們竟然將世間第一用毒惡賊,匪號毒殺的妖鬼也招攬進去了,並且害怕了那傢伙前來襲擊我們的大軍了,看來這次我們還真的遇到麻煩了!」

聽了他那些話,西門金刀一下子相當謹慎的說道:「怎麼說,難道毒殺那傢伙真的出現在我們周圍了?」

說完后他立刻將自己的靈識散發了出去,迅速的尋找起了周圍可以的情況。

可那時候西門游蛇卻微微搖了搖頭,相當無奈的說到:「那傢伙向來都是神出鬼沒的,每次殺人的時候,幾乎都不會留下任何痕迹,為今之計咱們也只能讓所有將士多加小心之際,盡量的對咱們的食物和水源,進行仔細的檢查過後在食用了。」

聽了他那個建議,西門金杖立刻對他們身旁的幾名副將說道:「各位將軍,毒殺那傢伙向來都是一個,卑鄙無恥詭異莫測之輩,從現在開始,所有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不能單獨行動,在發覺周圍有任何異動的時候,立刻向全軍示警,一旦聞到了有任何不對勁的氣味,趕緊閉住呼吸躲到安全的地方去,總之無論如何我們也絕不能輕易地著了他的道!」

聽了他那番叮囑,那些將士立刻非常謹慎地答應了一聲。

而那時候西門金刀卻相當嚴謹的說道:「既然毒殺那傢伙已經出現在了我們附近,按照各方傳來的情報,那個人稱殺神亡刀的問你生,應該也就在附近,他們兩個人的實力絕對在我們之上,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和他們硬拼,否則我們肯定會傷亡慘重的。」

聽了他那些話西門游蛇也相當謹慎的說道:「前些時候我曾聽董眾兵說過,當年在他率領著那時候修為還不是很高的,明復祖和練寧寧與申有為,師徒四人去西南之地,將伏隱患和那頭鐵臂穿山甲打敗以後,剛剛離開了沒幾天的功夫,殺神亡刀和毒殺便出現在了那裡,沒用多久不但將伏隱患兄弟幾人,和那頭穿山甲打敗了,而且還差不多將當時穿山甲一族殘存著的那些人,全部消滅掉了,從那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他們二人的實力絕對非比尋常,無論如何我們也一定要多加小心。」

聽到了那些事情,所有將士度相當震驚的點了點頭,隨後他們便各自準備去了。

也就是在當天晚上,出於謹慎正在巡夜的西門金刀,忽然感覺到有一陣陣相當不對勁的狂風,向他們颳了過去,登時非常警覺地命令所有巡夜的將士,全部躲到了他們各自的大營內,並立刻施展土遁術在整座軍營外面構築起了一道相當厚重的大牆,將所有將士保護在了裡面。

也沒過多久當那些狂風消失以後,他立刻和西門游蛇與西門金杖走出了大營,站在了那做高牆上,借著天空上的明月向周圍看了看,登時令他們非常驚恐了起來。

只見得在他們周圍原本還生長著的一些矮草小樹,經方才那陣狂風吹過以後,竟然迅速的枯萎了下去,化作了一片片碎屑迎風飄向了各方。

那時候西門游蛇一下子惱火之極的說道:「這肯定是毒殺那傢伙乾的。」

說話間他猛然變出了兩條金花蟒蛇,快速的向大漠深處遊走去了,可沒過多有,從遠處忽然傳出了一陣陣陰森森的大笑,在那濃濃的夜色中顯得格外詭異了起來。

而那時候西門游蛇卻相當平靜的大聲說道:「毒殺,既然你已經來到了這裡,那就現身出來和我一戰吧!何必總是藏頭露尾的呢!」

他的話音剛落,那兩條大蟒蛇忽然從黃沙中冒了出來,迅猛的向他們捲動了過去,一下子令西門金刀相當謹慎的,在他們周圍打出了一陣狂風將它們卷向了遠處,與此同時西門金杖也將手中的黃金齊眉棍,向地上一戳,啪啪啪的在他們周圍布設起了一道道堅實的鐵柵欄,緊緊的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

那時候妖鬼和問你生,忽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們對面,陰森森的向他們三人看了過去,登時令他們非常謹慎了起來。

那時候問你生相當聞言的向他們說了句:「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立刻向我們投降,要麼我們立刻將你們幹掉,除此以外別無他路可走,你們立刻選擇吧!」

說完后他忽然拔出了他那把黑乎乎的大刀,威風凜凜的向西門金刀看了過去。

那時候西門金刀也毫不示弱的,拔出了他那把一人多高的怒虎黃金刀,正義凜然的說道:「你們這些作惡多端的邪惡之徒,想要讓我們投降?簡直是在痴人說夢,今日你們有本事的話,就用自己的實力將我們幹掉,若沒本事的話,請自行離開此地免得自取其辱!」

說完后他猛然將那把大刀插在了一片黃沙中,登時暴動起了一陣陣黃沙刀氣,威力驚人的向問你生和妖鬼爆射了過去。

可那時候問你生卻渾不在意的,揮掌打出了一陣狂風,轟隆的一下子十分輕鬆的化解了他那一招,登時令他們三人大為謹慎了起來。

那時候妖鬼卻較為平靜地說道:「西門游蛇我知道你也是一個用毒高手,今日我們二人既然遇到了一處,那何不來比試比試看看誰的本事更高一些啊?」

重燃 說完后他忽然亮出了他那尊萬毒魔鼎,呼呼呼的轉動了起來,登時令西門游蛇相當謹慎的說道:「想不到你居然將這尊魔鼎弄到了手裡,看來你早就對穿山甲一族的人心存歹意了吧!」

說完后他忽然將右手一甩,變出了一把三尺於長的金蛇劍,快如閃電般的向妖鬼打過去了,一大片詭異莫測的金光,登時令妖鬼較為謹慎的,向它們拍過去了一片銀光閃閃的暗器,轟隆隆的撞在了一起,暴動起了一陣陣惡臭難聞的氣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