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場域澎湃,整座金色的世界猛然晃動了三分。因為藍威所施展出法印的緣故,洛茗的身軀不由得一滯,渾身散發出的金色光芒也是暗淡了數分。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不單單是這樣,洛茗腳下的金色海洋突然湮沒,在填海印的作用下消彌於虛無,就連一丁點浪花都沒有濺起。

填海印,實則為一種最普通的法印,但由藍威施展出來后卻是如有神助,於頃刻間便破解了洛茗的法則領域,恐怖絕倫!

「轟隆!」大印再起,藍威雙手大開大合,結出天域冥印,將虛空化成純粹的黑暗,取代了洛茗原先的法則領域。

「一介名宿領域的武者,在我面前,不過是一隻螻蟻罷了!」藍威冷笑,看向行動受阻的洛茗。

「嘩!」突然間,黑暗中有了光明,一輪銀白色的皓月出現,釋放出柔和的光芒,將洛茗所在的地帶照亮,讓這座黑暗世界出現了一處分割的地域。

「米粒之珠而已,在老夫的絕對領域面前也敢綻放光華,真是找死!」藍威低喝,張口吐出一道匹練,當中竟蘊有日月星辰,每一顆都絢爛奪目,讓人不敢直視。

「轟隆!」洛茗無懼,徑直向前。他化成一道流光,手中托著一輪神月,衝進了這道如同星河般橫貫於此的匹練中。

「轟!」大星浮沉,每一顆都噴薄出磅礴而雄厚的氣息,給人一種壓迫感,更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在藍威的法則領域中,在這卦星河中,洛茗便像是螻蟻般那樣渺小,但他卻一直英勇向前,即便自身所綻放出的光芒只能照亮一座地帶,但依舊沒能被浮沉的日月星辰所掩蓋,而是堅挺的抗擊著一切。

「砰!」一顆大星炸碎,洛茗右手纏繞著神芒,彷彿有億萬均之力,讓這橫貫的星河出現了一個黑洞般的巨大窟窿。

「掙扎吧,螻蟻!」藍威獰笑,雙眸中流露出殘忍之色。雖然洛茗並沒有在這座場域中被立刻磨滅成齏粉,但他認為洛茗的身隕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群星閃耀,神月高照,洛茗的行動再度受到限制,被藍威的場域所制約,停在了虛空中的一角。

滿天的法則符號化成毀滅力,籠罩向洛茗,擠壓而來,欲將其磨滅至此。很明顯,藍威加速了神力的流淌,要讓洛茗儘快的殞命於此。

但是接下來,洛茗卻並沒有突圍的舉動,而是直接盤坐了下來,如同化石般,巋然不動。

「已經放棄了嗎?」藍威冷笑。洛茗應該完全放棄了抵抗,只是在單純的迎接死亡罷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度過,令藍威感到詫異的是,洛茗的肉身非但沒有被磨滅,反倒便的越發晶瑩與璀璨了。甚至,他能隱約間的感應到,一頭蟄伏的凶龍似乎在洛茗的體內逐漸蘇醒過來。

「怎麼可能!?」藍威震驚。事情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洛茗不僅沒死,戰力反倒得到了提升,就連精神力也變得飽滿了起來。這是一種不好的兆頭,藍威再也不能淡定,當即便祭出了一件法器,轟擊向洛茗。

可以看到,這是一座鎮魂鍾,高達十丈,比山嶽還要龐大,散發出滔天的煞氣來!

長空破碎,一些大星紛紛炸裂,化作齏粉,這座鎮魂鐘太過可怖了,僅是擴散出的餘波而已便讓四周的星辰毀滅,著實讓人悚然。

然而就在這一刻,盤坐著的洛茗突然睜開了雙目,他神威外放,直接探出一隻金色的大手,將這座鎮魂鍾拍成了粉末。

「你這該死的東西!」藍威大口,額頭上青筋暴起,雙手閃電般的結出翻天印,轟擊向洛茗。

一條筆直的金光大道出現,洛茗沐浴璀璨的神輝,一步便到了藍威面前,雙手結出真龍印,與對方重重的撞擊到了一起。

「砰!」這座黑暗的法則領域直接炸碎,如同瓷器般,於頃刻間四分五裂。

一座深不可見的龐大黑洞出現,洛茗與藍威在這一擊后皆是倒退了出去,而後穩住身形,凝立於虛空中。

「你的精氣竟然恢復了三成,究竟是怎麼做到的?」藍威蹙眉。

「老東西,是你太大意了,演化出的日月星辰,其中的精華早已被我的《水皇歸元秘法》轉化成最本源的精純物質,讓我的身體得以恢復。」洛茗淡淡的說道。

「你受了重傷,只是恢復了三成而已,繼續戰鬥下去,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藍威說道。

「三成足夠了!」洛茗低喝。

「嘩!」空間浩蕩,秩序規則紊亂,洛茗的雙眸中綻放出神火來,讓四周的空氣都是變得扭曲了起來。

驀地,他右手一劃,演變出三千零一顆金色的星辰,璀璨奪目,讓原本昏暗的天空變得比白晝還要明亮數分。

另一邊,藍威繼續施展翻天印,其神威讓天地動蕩,彷彿整座地域都倒轉了過來。

「哥哥…」藍心嬌柔的身軀蜷縮到了一起,星眸中彷彿有水波般在不停的蕩漾著。看到這一幕,她心中滿是焦慮,生怕洛茗被藍威擊敗,葬身在這肆虐的法則風暴中。

「砰!」虛空破碎,蒼穹塌陷,方圓十里內的場域都在劇烈的震動著。洛茗與藍威的戰鬥著實是翻天覆地,讓大片的建築傾塌,讓原本繁華的軒城一角轉眼間變成了廢墟!

「啊!我要殺了你!」煙塵散去,藍威的身影浮現出現,此刻的他披頭散髮,衣袍上招滿了斑斑血跡,看起來有些歇斯底里。

另一邊,金色的神光林斂去,洛茗強穩住身形,不停的大口喘氣,狀態同樣差到了極點。

尤其是,原本通過《水皇歸元秘法》所恢復的三成靈氣與精神力,在接連不斷的戰鬥中再度消散殆盡。他的衣袍已經破爛,裸露的肌膚上滿是傷口,有些部位甚至能夠看到露出的染有血絲的白骨。畢竟在先前的戰鬥中洛茗早已負傷,再加上藍威的境界著實是過高,這才讓洛茗看起來有些「狼狽不堪」!

「殺了你,靈根便是我的了!」藍威冷笑,眸中流轉殺光,再度施展出神術,向著洛茗欺身而來。

「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動藍心一根手指!」洛茗低喝,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猛然向前,迎擊藍威。

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彷彿在燃燒,晶瑩的肌膚開始龜裂,當中有絲絲縷縷的金紅色血液溢出,緩緩的流淌著。

到了這一刻,無論是誰能看出,洛茗已經是燈盡油枯了。一路廝殺,為了保護藍心,經過上百場戰鬥后,他已經是到達了極限。

但是,面對藍威,這位強大的敵人,同時又是這般讓洛茗憎恨的人物,他哪怕是付出損壞身體根基,哪怕是魂火的代價,也要將對方斬殺!

「噗!」鮮血四處飛濺,洛茗與藍威的融為了一個點,噴洒下大片的血水來。

再度作戰後,勝負已分,洛茗成功的切下藍威的頭顱,讓他斃命於此!

「咳!」但轉瞬間,洛茗便大口咳血,身體有些搖搖欲墜,險些不受控制跌落下來。

擊殺了身為半步皇者大圓滿境界的絕頂強者后,洛茗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但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藍心!

「小雜碎,終於找到你們了!」

突然間,虛空裂開,一位身披黃金戰甲的男子出現,將鋒利的矛頭對準了洛茗。 天際交感,場域轟鳴,所有的一切都因為突然出現的男子。他身披奪目的黃金甲胄,頭束螭龍寶冠,手中持有一桿混合有部分神料的長槍,其渾身釋放出的神威彷彿能夠將天域點燃。

「我澹臺靈子還是頭一回見到如此年輕的名宿,不過你屠殺我門上百名的精英弟子,別想繼續活在這個世上了。」這位門主低語,眸中迸射出可怕的光束。

「那是他們咎由自取。」洛茗一字一頓的說道。他眼帘低垂,身體上繚繞有柔和的藍光,雖然薄弱但卻不曾停息。

經過與藍威的戰鬥后,洛茗的身體狀況已是相當的糟糕。他的幾處骨骼已經斷裂,全身上下的肌膚大面積龜裂,許多部分仍在淌血,順著破爛的衣袍流淌下來。

也就是說,現在的洛茗已和風燭殘年的老人沒有什麼兩樣,怕是一位同境界的武者都能對他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在與藍威戰鬥結束后,洛茗便沒有絲毫猶豫的快速運轉起《水皇歸元秘法》來。雖然澹臺靈子不會給他太多時間,但這僅有的幾分鐘對洛茗來說已是相當的寶貴。

「一介名宿,一個乳臭味乾的少年,竟敢用這種口氣與我說話!?」澹臺靈子冷聲道。

身為軒城實力的前三甲的門主,澹臺靈子早在多年前便已經聞名於整座梵界。更何況,他的境界可是位列於虛皇境,乃是無數武者眼中高高在上的存在。而洛茗只有區區名宿領域的境界,不僅將他門中的精英弟子屠殺殆盡,更是流露出這種不屑的表情,著實讓他心中憤恨。

「小子,你是想保護這個女娃對吧?既然如此…我改變主意了。」澹臺靈子低語,眸中流露出殘忍的光芒來,「就我在你的面前將她的身體刨開,取出培元靈根,然後再讓痛苦的死去,你看這樣如何?」

「轟隆!」黑色與白色兩色的神光湧現,化成兩道粗壯的神柱橫貫而來。洛茗的殺氣突然在這瞬間提升到了極致,體內的神力如同山洪爆發般洶湧而出,彷彿能夠將整座天地崩裂!

「原來你還有掙扎的力氣啊!」澹臺靈子獰笑。他佇立在虛空中,面對洛茗的攻勢,並沒有躲避,而是抬起右手輕輕一劃而已,在他面前的虛空地帶瞬間一分為二,包括兩道神柱也是在頃刻間潰散,消彌於虛無中。

這種景象無疑是讓人絕望的,洛茗所積攢出的神力,號稱千年前最至強的法門之一,四象聖天魔的絕世天功,竟被澹臺靈子極為隨意的一擊輕而易舉的化解掉。

對於洛茗來說,彷彿整座天空都在瞬間昏暗了下來,面對澹臺靈子這樣的虛皇境強者,他竟然生出了一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呼呼…」洛茗強穩住身形,不停的大口喘氣。剛才那一擊,幾乎是他剩餘的全部神力所凝聚而成。雖然在先前與澹臺靈子的對話中,洛茗成功運轉《水皇歸元秘法》,恢復了自身的些許神力與精神力。但也僅僅只有可憐的一層而已。

也就是說,剛才在憤怒下所催動擎蒼天功所演化出的攻擊,已經耗盡了這僅有的時間所積累的神力。

「呵呵…在絕對的境界壓制下,你這樣的螻蟻能堅挺到這種程度真的很不錯。」澹臺靈子輕蔑的笑道。

在他眼中,洛茗雖然驚艷但也不過是一位名宿罷了。兩者間的境界差距著實過大,有如天塹鴻溝般,任由後者怎樣掙扎也難以逾越。

「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不行…我還要保護藍心…不能讓她受到傷害。」洛茗喃喃。他的目光有些渙散,但一想到藍心的面容他便突然間有了些許力氣,以至於自己沒有因為過多的流失.精血而昏迷過去。

「哥哥,你不要管我了,把藍心丟下吧。再這樣下去的話你會死的!」突然間,藍心的聲音自下方傳來。

洛茗不由得扭轉過頭來,看向那位在凜冽的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嬌弱女孩。

此刻的藍心,如同受傷的小貓般,嬌小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著。她的眼角掛著淚珠,臉頰上更是有著兩道淚痕。看到洛茗不顧生死的為自己而戰,她再也無法忍受,不願再看到,也不想再看到洛茗因為自己而傷痕纍纍了。

眼下,面對澹臺靈子這樣的虛皇,這樣絕對不可戰勝的存在,洛茗卻依舊要為自己而戰,哪怕是粉身碎骨,將體內的血液流盡,隕落在這種地方。一想到這裡,藍心便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割了一樣,令她無比的苦痛。

「我不想讓哥哥死…」藍心呢喃,抬起如同象牙般閃爍光澤的手臂,張開白嫩的小手,對著天空,彷彿想要牢牢的抓住什麼。

「為什麼這種感覺竟是這樣的熟悉…為什我會如此痛苦。曾經的我…也失去過什麼嗎?只能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一點點的消失在我的視線中。」在這一瞬間,藍心的神色變得恍惚了起來。在她眼前的世界中,那位背對著他與強敵作戰的少年,彷彿與另一道人影重合到了一起。

這種感覺很奇怪,但卻讓藍心感覺極為熟悉。有溫暖,也有如同墜落到深淵般如同被加持了沉重鎖鏈般的苦痛。

虛空中,戰鬥依舊在繼續,但此刻的洛茗卻彷彿是到了窮途末路。他不僅沒有對澹臺靈子造成絲毫的傷害,自己的身體卻破損的更加嚴重了。

金紅色的血水不斷噴洒,將虛空染紅,一直未曾停歇。洛茗的肋骨幾乎全部裂開,就連**也是如此,許多地方已經龜裂,彷彿在一刻便會如同易碎的瓷器般,四分五裂!

洛茗心中清楚,這都是澹臺靈子有意為之,想要對他極盡的折辱,再在他的面前殺死藍心,而後取出培元靈根,最終再將他帶進死亡的深淵!

「藍心…我要保護她…一定要保護她。」洛茗呢喃,聲音細若蚊蠅,就連他自己都快要聽不到了。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變得不受控制,到處都破損不堪,只有那微弱的靈魂之火還在燃燒著。

或許連洛茗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藍心在心中會這般重要。僅僅是剛剛認識了一日而已,但洛茗卻覺得彷彿在數十萬年前便與對方相識。這並不是因為藍心救過他而生出的報答之心,而是純粹的發自內心的想要盡全力的去保護這個女孩子,不想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為什麼呢…為什麼我要這樣拚命的去保護藍心呢?大概是因為她曾在我的夢境中出現過吧?雖然那個面容已經模糊,但輪廓卻是這般的相像。」

黑暗的世界中,洛茗聆聽著自己的心聲,緩緩的,沉進無盡的深淵。

在這一刻,他回想起了許多。但腦海中浮現著的卻始終是藍心那近在咫尺的面容。那一顰一笑,都深深地印刻於此。

「螻蟻…就是應該臣服在弱者的腳下!」

猛然間,藍心的面容消散不見,眼前的世界也在瞬間變得支離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屍山火海的景象,與一張洛茗絕對不會忘記的面孔。

因為那赫然是十殿王!

宏偉的建築群在崩塌,一條條鮮活的生命於火光中湮沒,化成了灰燼。耳畔是連綿不絕的凄厲嘶吼與絕望的慘叫。但更多的還是十殿王那肆無忌憚的狂笑聲!

「掙扎吧,誰讓你是弱者呢!因為你是弱者!」

熟悉的聲音再度響起,十殿王眼神輕蔑,如同天神般高高在上,俯視著下方被關押在苦痛牢籠中的洛茗。

外界,是無休止的殺戮,鮮血在噴洒,無辜的夜王府弟子在飽含痛苦,而自己卻無能為力。被關押在這樣的一座牢籠中,面對著這樣的一位根本無法戰勝的強者,洛茗的心中只有深深地無力感。

記得,在夜王府的事件后,他發過誓了,不能讓在意的人受到傷害。但他卻依舊無法阻止藍家發生的慘劇。哪怕是藍心,他恐怖都無法繼續守護。甚至是他自己,隨時都會被澹臺靈子殺掉。

曾以為,晉陞到名宿領域便可以傲視一切。但現在,洛茗卻發現,別說是守護別人了,自己的生命在此刻都是被人掌握在手中的啊!

苦痛,悲傷,絕望,憤怒,各種情緒在心中滋生了出來,紛雜錯亂,但卻並不排斥,彷彿糅合成一簇心炎,在劇烈的燃燒著。

時間在回溯,仿若回到了兩年前,北辰城的攀雲峰。親眼見到自己的玩伴接二連三的死在陳子韓手下的場景。那個時候,他同樣的無力,絕望,與現在一般無二。

「怎麼了,一點戰鬥能力都沒有了嗎?真是太無趣了!」澹臺靈子蹙眉。在他面前的洛茗已是千瘡百孔,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的生機,連靈魂之火都快要停止燃燒了!

「真沒意思啊,既然如此本座就先將這個女娃殺死,早點取出培元靈根吧!」澹臺靈子低語。

「哥哥!」看到洛茗的樣子,藍心大哭,到最後甚至有些聲嘶力竭,無力的跪坐到了地面上。因為她再傻,也能分辨出此刻洛茗的狀態,應該是徹底的死去了。

「滴答!」一滴魅紅的血珠滴落在心田,悄然綻放出一朵死亡之花。洛茗那原本無神的雙目突然變得通紅一片,如同代表殺戮與死亡的修羅雙瞳般,無比滲人。

……

「力量…給我力量…再給我一次便好。」斷斷續續的聲音不斷迴響在洛茗的心中。

「真是可悲啊,像你這樣曾經的禁忌存在…你的痛苦我都深切的感受到了呢…不過也好,若是就這樣死了,吾神的仇可是無法回報給你了呢!」如同來自九幽地獄般的聲音響起,不帶有絲毫的感情。

「殺戮…盡情的殺戮吧!」

…… 「來吧…用我的力量吧…將這些螻蟻全部殺死吧!」

惡魔的呢喃不斷迴響著,此刻的洛茗已是模樣大變。他上身的衣袍寸寸炸碎,露出的是密布有如同小蛇般密密麻麻交錯在一起詭異紋路。一雙原本比星辰還要璀璨的雙眸已被刺目的猩紅色所充斥,一頭黑髮垂落到地面上,在凜冽的寒風中狂亂的舞動著。彷彿來自九幽地獄般的滔天煞氣席捲向四面八方,讓草木凋零,四顧蕭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