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墨總,你回來了啊!”保姆上前去迎接他。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墨湛森匆匆進來,沒有看她,那雙眼睛只是一直朝着其他的方向掃來掃去。

然後一邊問着她:“對了,夫人呢,夫人回來了沒有?”

保姆聽到他這麼問,又想到剛纔白漱寧不對勁的情況,立馬跟他說道:“夫人剛剛已經回來了,只不過她也沒理我,好像很傷心一個人跑到上面的臥室去了,墨總,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按照道理來說他不應該過問這些事情的,但是到底還是有些感情了,她也不希望這兩夫妻過的不好。

墨湛森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直接越過她就朝上面的臥房走了過去。

至於對他的問題,順便敷衍了一句:“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這種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保姆覺得自己干涉的太多了,也不敢再說話了。

只不過他心裏面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奇異的遐想,因爲她剛剛看到了墨湛森的衣服有些凌亂,一看就知道沒有穿好。

特別是他的領口處還有口紅印。

不過現在夫人有孕在身,不可能那麼衝動的,而且按照夫人今天的態度也不對勁。

保姆這時候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一下子捂住了嘴。

最後搖了搖頭,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搖了出去,只能在心裏面感嘆一句豪門水深。

墨湛森上來以後,本來想要說些什麼的,但是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最後只能慢慢地來到了她的門前,然後小心翼翼地敲了一下門:“白漱寧,我是墨湛森,你開一下門好不好?”

裏面的人,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沒有任何的動靜。

但是墨湛森知道,她肯定是聽到的,只是不願意過來給他開門而已。

墨湛森在心裏面斟酌了一下詞彙,纔對着她說了一句:“白漱寧,你相信我,我自己是被陷害的,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給我開門,我給你解釋清楚好不好?”

哪怕是他這麼說了,裏面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墨湛森不知爲何,心裏漸漸的有些着急起來。

忍界最強者 “你在嗎,你聽到我的聲音了嗎,你沒事吧?”想起她現在還懷着孕,特別是知道的這個消息肯定會覺得不舒服,萬一有一點什麼影響的話。

想到這一點,墨湛森覺得十分的擔心,敲門的動作也大了許多。

“白漱寧,你給我開個門,讓我看一下你到底有沒有事,我知道今天這件事情讓你不舒服了,你好歹讓我知道你有沒有事?”墨湛森說到這的時候,語氣裏面滿滿的都是委屈,甚至帶了一絲祈求的意味。 生怕她會誤會什麼一樣。

白漱寧聽到他這麼說以後,長嘆了一口氣。

看到他一直敲門,那勢頭,說不定她不開門的話,他也不會放棄。

白漱寧把自己的眼淚擦乾淨,然後走到了門後面。

“你不用敲門了,我現在不想見到你,也不想聽你的任何解釋,你放心,我不會傷害自己的,你讓我一個人待着不行嗎?”白漱寧說到這的時候,語氣面帶了幾絲埋怨和不耐煩。

那頭的墨湛森聽到她這麼說以後,心總算是鬆了一點。

不過聽她說不願意見自己,又覺得很難受。

最後墨湛森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也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管自己怎麼解釋,她也聽不進去。

最後也只是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不在這裏吵着你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不過白漱寧,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陷害的,你一定不要相信那些。”墨湛森還想多說些什麼,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證據。

除了在宴會上覺得頭暈目眩以外,其他事情自己也不知道。

甚至那個女人都跑了,他現在還抓不到影子。

沒有證據,他又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完全無辜。

想到這裏,墨湛森勉強冷靜下來,裏面的白漱寧既然沒有完全跟他翻臉,那麼也是信了他的話的。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找證據澄清這件事情。

白漱寧趴在門口聽了好一會兒,確定他離開以後纔回到了牀上。

想起他說的話以後,眼裏不自覺帶了一絲期待。

但是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她又覺得心如絞痛。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該相信他的話,還是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切。

白漱寧心裏面難受的緊,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入睡。

墨湛森在外面站了一段時間,沒有聽到裏面傳來特別的響動才離開。

不過他現在也沒什麼心思睡覺,所以先去了書房。

關上房門以後就開始給成九一打電話。

不一會兒,電話就接通了。

“喂,總裁。”那邊成九一的聲音響了起來。

墨湛森這個時候心情不爽,聲音也有些低沉:“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給我好好查清楚,我這次絕對是被人陷害了,我喝酒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我想我應該是被人下藥了,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

那邊的成九一沒有任何的意見:“我知道的,總裁,這件事情我已經去辦理了。”

墨湛森也知道,現在就算在心急也沒有什麼用,可是還是控制不住心裏那股煩躁的感覺。

“那個陌生的女人抓到了沒有?”墨湛森忽然想起了一切的始作俑者,那個連臉都不知道長什麼樣的女人。

成九一那邊停頓了一會兒,纔有抱歉的聲音傳來:“我們已經盡力去找了,但是並沒有發現異常,我想要麼是混進了服務生,要麼就是混進了賓客裏面。”

墨湛森聽到他這麼說以後,眼裏閃過一絲寒意。

“看來那個女人也是聰明,有備而來,不管怎麼樣,掘地三尺你都得給我把她找出來,她後面肯定還有更大的人插手,你注意一下看最近有沒有什麼針對我們的人。”墨湛森這下子冷靜下來以後,仔細分析了不少的關鍵信息告訴了他。

成九一聽到他這麼說以後,立馬對着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查清楚的。

兩個人接下來又說了一番話,最後才掛斷了電話。

只不過墨湛森這心裏頭還是覺得悶悶的,特別是想到白漱寧不願意聽他解釋的樣子,就覺得難受。

一氣之下,直接一揮手,將桌子上的東西都掃在了地上。

而且另一邊,宋洋和王書音纔剛把那些證據全部都毀滅掉。

看到已經毀屍滅跡的證據,宋洋這下子纔算徹底放下心來。

王書音這個時候忽然撫摸了一下自己的鎖骨,眼裏露出了媚眼如絲的表情:“說句實話,要不是你帶人來太快了,說不定我還能獲得更多的福利呢,他的身材還真是不錯。”

王書音說到這裏的時候,想起那種坦陳相貼的感覺,眼裏閃過一絲羞澀的目光。

畢竟她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極品男人了。

而且這個男人雖然昏迷了,但是有一些潛意識的反應。

那種佔有慾的動作還有那種雄厚的雄性荷爾蒙一下子就激發了她的想法。

宋洋聽到他在自己面前誇讚另外一個男人,心裏覺得不舒服,更何況還是一個他最討厭的人。

“哼,怎麼,看你的樣子是迷戀上他了?”宋洋說到這的時候,眼裏頗有些不屑,看到她的眼神也帶着輕蔑。

王書音心裏面覺得不以爲然,然後對着他拋了一個媚眼。

宋洋看到這個尤物這樣的表情,在她的身上直接抓了一下。

“真實的,又是在勾引我,等會兒我一定會好好滿足你的。”宋洋說到這裏的時候,眼裏帶着一絲火熱。

不管這個人的性格怎麼樣,她的身材和樣貌簡直沒話說,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魔鬼身材。

“來,再喝一杯,慶祝我們這一次成功了,放心吧,晚上我還不會滿足你嗎,白漱寧那個時候看到這一幕簡直就呆住了,我就不相信他們兩個人走到了這一步,還不分開。”王書音說到這裏的時候,眼裏帶着一絲憤恨的神色。

接着又有些遺憾地吐槽了一句:“說句實話,你要是來的再晚點,我們就可以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了,那時候說不定才精彩呢。”

王書音說着,眼裏閃過一絲快意的神色。

宋洋的目的既然已經達到了,就不覺得有什麼。

“放心吧,這一次他們算的上身敗名裂了,墨湛森不是一向都是以一個好男人的形象出面的嗎,這一回,我就不相信了,他還能翻身?”宋洋一邊說着,一邊忽然把紅酒一口飲盡。

然後把眼前的人打橫抱起,就丟在了牀上。

不管對這個人的感官如何,她的身材永遠是最吸引他的,每一次都如癡如醉,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兩個人歡好了一夜。

第二天,宋洋又變成了衣冠楚楚的樣子,按照計劃去了白漱寧的公司。

第二天一早,墨佳璇就過來了。

只不過一進門的時候,她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步。

白漱寧和墨湛森面對面坐着,正在吃早餐。

明明是一副很平靜的場景,但是墨佳璇總覺得哪裏有些怪怪的。

特別是墨湛森看向白漱寧的目光怎麼看怎麼非常的熱切。

但是白漱寧的表情卻非常的冷淡。

難不成她哥把她嫂子給弄生氣了?

不清楚具體的情況,墨佳璇也不敢說些什麼,像往常一樣坐在餐桌上,然後叫來了保姆,點了菜。

看到白漱寧冷淡的樣子,她甚至不敢像往常一樣開口對她說話。

突然,白漱寧放下了筷子:“我吃完了,我先去上班了。”

白漱寧說完這句話以後,站起來就打算離開。

墨湛森看到這一幕,也不顧自己手上還沒吃完的東西,立馬就提出來:“我送你去吧。”

白漱寧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冷漠的拒絕了:“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墨湛森眼裏閃過一絲失落,還想說些什麼,白漱寧卻已經離開了。

他想要說出來的話,最終還是嚥進了喉嚨裏,只是坐下來食不知味。

墨佳璇這時候忽然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呼,你們到底是怎麼了,我怎麼覺得你們的氛圍好像怪怪的,我都不敢大聲喘氣。”

墨湛森這時候臉色陰沉,聽到她的問題以後沒有說話,直接站起來離開了。墨佳璇打量着這一個兩個人,心裏面就更加不解了。

墨湛森知道白漱寧是在跟自己鬧脾氣,但是他也擔心她一個人不方便。

所以暗中給她派了好幾個保鏢。

他不能親自陪着她的身邊,但是一定要保證她的安全。

墨佳璇吃完早餐以後也去了公司,因爲心底一直藏着一個疑慮。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