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多少錢?”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安然也是帶着火氣,“你覺得應該多少錢?”

王浩伸出五根手指頭。

安然脣角帶着笑,“五萬嗎?就值這麼一點?”

王浩樂了,“五萬?你想啥呢,五十。”

“五十?你少說了一個萬吧?”安然極度不爽道。

王浩樂了,咧嘴一笑。

“你真當錢是大風颳來的啊,全是錢了,就這五十還是這卷軸的錢。”

“你的意思是這個字一文不值是嗎?”安然拳頭緊握,感覺下一秒就要動手打人了。

王浩目光一轉,“是不是還送了一個盒子?就這個禮盒?”

安然忍着怒火,“是。”

王浩想了想,“加起來一百五應該是有的。

不過也沒事兒,也可能是我眼拙,保不齊這東西價格還挺高,但是再高也超不過五百,不過楚叔剛纔不是也說了嗎,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沒事兒。”

慕容度這老狐狸憋着笑。

旁邊的紅魚先生也是憋着笑。

只看到安然的臉色已經成了豬肝顏色。

“王浩,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重新說一下這幅字值多少錢?”

安然已經有了生氣的意思。

王浩想了想,賤兮兮的問道。

“要不,我再給你漲五十?”

安然差點沒忍住就動手了。

寵妻成癮 “慕容會長,我就說他不懂書法,您看看,您聽聽,他說的這些話哪一句是一個業內人士能夠說出來的話,我寫的這幅字他竟然只給我五十,還是給卷軸的錢,也就是我的字一毛不值是嗎?”

王浩一愣,隨即看向了慕容度,這老狐狸裝作沒看到王浩的表情。

“你寫的啊?”王浩笑嘻嘻道,尷尬的伸手拽了一下夾進屁股的褲子。

“挺好的,怪我有眼無珠,字畫這種東西還需要名人效應,不管寫的好看難看,只要寫的人地位高,價格也會相應的變高的,既然這幅字是你寫的,這玩意兒少說也值這個數。”

王浩說着話伸出五根手指頭。

安然氣的眉頭跳動。

“五十?”

王浩賤兮兮道,“看你說的,咱倆啥關係,怎麼可能給你開這麼低的價。”

安然恨得咬牙切齒,“五萬?”

王浩差點被逗樂了,這個憨批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自信,總感覺他寫的這東西能夠價值五萬。

“那是多少?”

安然攥着拳頭。

“五十五。”

慕容度差點笑出聲。

安然氣的鼻孔裏面噴着氣,牙齒之中蹦出來兩個字,“王浩!”

王浩咧嘴一笑,嬉皮笑臉道。

“我是圈外人,不是你們的專業人士,你讓慕容會長評說,我就開玩笑呢,慕容會長我感覺是最公平公正的,你找我問價不就相當於問做菸草生意的問做餐飲生意的價格呢嘛。”

安然強忍着一肚子怒火。

“慕容會長,咱們可以不用理他,您來評說吧,這幅字價值如何?您說說看!”

慕容度掃了眼王浩,心裏面嘀咕了一聲小狐狸。

“這幅字整體而言,還算不錯,不管是字體的力量感還是美感都是可以的,能在你這個年紀寫出這幅字已經實屬不易。”

慕容度說了句不痛不癢的話,根本就沒有提多少錢。

安然這個憨批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自信,“慕容會長,我這字和你們之前說的那個年輕人差了多少?我再練幾個月能夠追上他?”

慕容度看安然就像是看傻子一樣。

但是畢竟今天是楚雄過生日,而且他也覺得楚雄這人不錯,不好壞了楚雄的興致。

但是又覺得這個年輕人有點兒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慕容度本來想說兩句打擊安然的話。

最後還是忍住了,只是輕飄飄的來了一句。

“你和他之間還差了一個我。”

這句話讓場中好幾個人都愣住了。

安然擠出一個笑容,“慕容會長太過於謙虛了吧。他再厲害,也不可能比您厲害啊。”

王浩是真被這個傻der逗笑了。

正常人一聽這話,以爲是這話裏面有貶低自己的嫌疑。

但是仔細琢磨,其實言外之意更是再說安然垃圾。

程筱筱湊了過來。

“這誰寫的啊?”

安然一挺胸膛,“我寫的,怎麼樣?”

程筱筱搖搖頭,“比土包子寫的差遠了。” 本來安然就被王浩整了一肚子氣,怒火已經快要到臨界值了。

程筱筱忽然來了這麼一句,安然徹底忍不住了。

“哦?王浩也會書法?來來來,寫一幅字讓大家看看,也讓我學習學習,我到底差你多少。”

王浩嬉皮笑臉道,“別聽她瞎說,我不會寫,我抓筆都不會,我就讀了一個小學一年級就拿了畢業證,沒文化沒學歷。我就不丟人了。”

安然心裏面總算是舒服了一些,可是想到王浩剛纔說的話,安然怒火又一次上來了。

“書法和你的學歷文憑沒有太大的關係,寫一副讓大家看看,正好今天也是楚叔叔的生日,楚叔叔正好又喜歡書法,你寫一幅字。給楚叔叔看一看。

都說字如其人,你寫一幅字,也好讓楚叔叔看看你是什麼人。”

這話已經有咄咄逼人的氣勢了。

老狐狸慕容度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楚雄,楚雄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頭。

“安然,既然王浩不會寫就不要讓他寫了。”

安然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楚叔叔,筱筱剛纔分明說……”

“好了,不要這麼孩子氣。”楚雄打斷了安然的話語。

安然惡狠狠的看了眼王浩。

“對了,楚叔叔,紅魚先生作了一幅畫,他今天也正好把畫帶來了讓大家觀瞻,但是畫上面差一幅字。正好慕容會長來了,可以在上面題字,書法大家的字和國畫大師的畫相得益彰天作之合。”

安然岔開了話題。

楚雄眼睛一亮。“哦?紅魚先生帶了畫?”

紅魚先生慢吞吞道,“前些日子的確是靈感突發,做了一幅畫,也畫了好些日子。不過畫完之後總是覺得差點什麼。”

“那能不能拿出來讓大家觀瞻一下。”

楚雄急不可耐道。

紅魚先生慢吞吞的走向了房間裏面。

不多時抱着一幅畫軸走了出來。

“去我書房吧?”

楚雄道。

幾個人朝着書房走去。

可是沒想到,到了門口,楚雄回過頭看向安然王浩幾人。

“你們幾個就不要進來了罷,在外面聊聊天。”

安然一臉懵逼。

“楚叔叔,我也不能進去嗎?”

徐帝師在旁邊開腔道,“小夥子,別失落,我進他書房都難,要不是紅魚先生和慕容度大師,其他人想進你楚叔叔的書房比登天還難。”

安然心裏面總算是有了一些平衡。

幾人進了書房。

外面就就留下來了王浩安然四個人。

程筱筱和楚雨晴湊在一起看手機。

安然掃了眼王浩,很顯然並不想和王浩說話,剛纔王浩給安然整了一肚子氣,這會兒還沒有消氣呢。

“雨晴,你們在看什麼?”

wωω .тTk Λn .¢O

安然走上前去。

楚雨晴擡頭,“剛纔我和王先生彈鋼琴的視頻。”

安然眉頭一皺,“這有什麼好看的。”

程筱筱切了一聲,“你懂什麼。”

安然有些窩火,“讓我也看看。”

說着話,從楚雨晴手中接過去了手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