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哥,你這句話,我也不會翻譯啊。”吳寧在現場目睹了羅漢他們逼供的手段以後,嚇的滿臉是汗,哆哆嗦嗦的迴應道。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現在開始,我說什麼,你就翻譯什麼。”楊東掐滅手裏的菸頭,邁步走到了豐海身前:“據我所知,你是一個偷渡過來的人吧。”

“祖烏索絲……”吳寧站在楊東身邊,也開始用高棉語翻譯起了楊東的對話。

豐海聽見這話,微微眯眼,目露兇光的看向了楊東。

“在這個國家,你是沒有任何身份的,所以不管我怎麼對待你,即便你死了,也沒人會去追查,因爲你本就是一個不存在的人。”楊東面無表情的開口,吳寧快速翻譯。

“殺了我啊!你殺了我啊!(高)”豐海目眥欲裂的看着楊東,儼然擺出了一副悍不赴死的架勢。

“他說,讓你殺了他。”吳寧對着楊東開口。

“於旦康給了你什麼好處,我可以給你雙倍。”楊東盯着豐海的眼睛開口,吳寧再度翻譯。

“他給了我一條命!給了我媽一條命!你能給嗎?(高)”豐海聽見吳寧的翻譯,梗着脖子看向了楊東,吳寧隨即翻譯。

“你他媽找死!”羅漢聽完吳寧的翻譯,抄起旁邊的一根鋼管就要動手。

“算了!”楊東擺手打斷羅漢,繼續問道:“之前去呼市刺殺我的,有你一個吧,我認得你身上的傷口,那是我留下的!”

“這……”吳寧聽說這種事以後,腦門再度冒汗。

“翻給他。”楊東微微擺手。

吳寧對豐海說完楊東的意思以後,豐海看了看楊東,嘰裏咕嚕的說了一番話,隨即就閉上了眼睛,不再言語。

“他說,你如果是個男人,就殺了他,從現在開始,他什麼都不會說。”吳寧聽完豐海的話,對着楊東解釋道。

“你的自由,真的比於旦康的命還重要嗎?”楊東看着豐海,輕聲問道,吳寧隨即用高棉語重複。

而豐海正如吳寧說的一樣,閉着眼睛不發一語。

“你看看你這個B出,是不是以爲我們真治不了你了?!小傲,你去外面的商店給我買一把竄天猴,今天我肯定竄他屁.眼子!”黃碩看見豐海如此抗拒,嗷的嚎了一嗓子。

“竄天猴不行!我用二踢腳!”張傲梗着脖子就要出門,作爲翻譯的吳寧聽見幾個人的對話以後,下意識的夾緊了褲襠。

“算了吧,在國內,他唯一信任的人就是四蛋,既然能陪他偷渡過來,這種人,咱們很難審出什麼來。”楊東微微擺手,打斷了黃碩他們的喧鬧,認真的看向了豐海:“我現在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只要你如實回答我,我可以保證,不折騰你!”

“吾歐間扎誒喂裏咀夠衣給喂裏……”吳寧對着豐海翻譯起來。

“刷!”

豐海聞言,睜開了眼睛。

“呵呵,你還是怕死。”楊東笑着看了豐海一眼,對吳寧微微揚頭:“問他,那天晚上被他們抓住的人,還活着嗎?”

吳寧翻譯完楊東的話,豐海沉默數秒後,給出了一個回答,吳寧隨即看向了楊東:“他說那天晚上行動的時候,他全程跟着他大哥,其餘的事,什麼都不知道。”

“那你再問他……”肖發伶見問題涉及到了吳志遠身上,忍不住要插嘴。

“算了,他應該是真的不知道,不管遠子是死是活,四蛋都不會讓兩個連漢語都不會說的人處理這種事。”楊東微微搖頭,打斷了肖發伶,隨即看向了黃碩和騰翔他們:“把他放下來吧,包紮一下傷口,找個房間關起來,別折騰他了。”

“東子,可是這個傻逼,什麼都沒說啊!”羅漢蹙起了眉頭。

“四蛋能把他從國外帶回來,說明這個人對他足夠重要,而且足夠信任,這種人活着,比死了有用。”楊東扔下一句話,直接離開了倉庫。

……

下午三點多鐘,趙磊和四蛋在垂釣園分開,四蛋出門後,坐進了樸燦宇的車裏:“你在外面,有什麼動靜嗎?”

“沒有。”樸燦宇微微搖頭:“趙磊都跟你說了什麼?”

“他只跟我聊了二期工地裝修的事。”四蛋嘬了下牙花子:“你有沒有感覺,這件事有些反常?”

“現在你已經暴露在楊東的視線裏了,他想找你,只有趙磊這麼一條線,但趙磊沒動,這是什麼情況呢?”樸燦宇琢磨了一下,也沒想通其中關節,拍了下司機的肩膀:“按照設計好的路線走,注意後面的尾巴。”

“明白!”司機聞言,將車輛啓動,四蛋也降下車窗,看着外面的森達:“你跟他們回去吧,有什麼事情,我會打電話通知你。”

森達點點頭,重新坐回了那臺長城轎車裏,幾臺車隨即離去。

而趙磊看見四蛋的車走了,也坐進薩博班內,撥通了楊東的號碼。

“喂?”楊東應聲。

“四蛋已經走了。”趙磊直言開口。

“嗯,我知道了。”楊東輕聲應和。

“你什麼打算,想讓我把四蛋調出來,然後跟蹤他?”趙磊猜測了一句。

“你想多了,垂釣園那邊,根本沒有我的人。”楊東笑着開口。

“楊東,你什麼意思,玩我呢?!”趙磊眯起了眼睛。

“放心吧,我對你說過,只要今天四蛋出現,咱們的協議就算達成了,只要你不再跟他糾纏,河道治理的項目,我就不爭了。”楊東語罷,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媽的,這個貨究竟是在捅咕啥呢?”趙磊聽着電話裏傳來的忙音,眉頭緊鎖,滿眼茫然。

……

一個多小時以後,森達乘坐的長城轎車,已經緩緩停在了他所在的居民樓前方,森達推門下車之後,確認沒人跟着自己,閃身走進樓道,推門進了房間。

“豐海,你怎麼樣,好些了沒有?(高)”森達進門後,對着臥室的方向問了一句,但房間內靜謐無聲,根本沒人迴應。

“嘩啦!”

森達見臥室那邊沒有迴應聲傳來,直接將隨身的手槍上膛,緩緩向臥室方向移動過去:“豐海,你在家嗎?(高)”

“刷!”

等森達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手裏的槍猛地掃向了敞着門的臥室,但此刻的臥室內乾淨整潔,根本沒有任何異常。

“豐海!豐海?(高)”森達繼續呼喚了兩句,隨後就開始在房間裏找了起來,等確認廚房和臥室都沒有人之後,森達的腦門瞬間冒汗,掏出手機找到了豐海的號碼,但猶豫再三,還是放棄了這個選項,而是撥通了四蛋的電話號碼。

“怎麼樣,你到家了嗎?(高)”四蛋接通電話問道。

“大哥,豐海不見了!我找遍了所有的房間,都沒有他的影子!(高)”森達語速很快的迴應道。

“你說什麼?(高)”四蛋聽說這件事以後,也是一愣。

“我跟豐海自從住在這裏之後,從來都沒有出過房間,甚至鄰居都不知道這裏住了人,可是他忽然消失了,這件事很蹊蹺!(高)”森達語速很快的開口。

“你現在馬上出門,我這就通知剛纔那臺車回去接你!如果遇見可疑的人,直接開槍,知道嗎!(高)”四蛋思考了不到三秒鐘,就果斷吩咐了一句。

“我走了,那豐海怎麼辦?(高)”森達有些焦躁的問道。

“聽我的,你先走,豐海的事情,我會處理!(高)”四蛋對着電話吼了一句,直接掛斷。

……

電話另外一端,四蛋坐在行駛在繞城高速山,已經換了一副車牌的亞洲龍車內,呼吸急促的看向了旁邊的樸燦宇:“媽的!我手下那兩個人的住處漏了,留在家裏的那個人不見了!”

“不會吧,那個地方,是肖凱親自找的,除了你們,根本沒人知道,怎麼可能暴露呢?會不會是你的人出去買東西,或者散步去了?”樸燦宇側目問道。

“不可能!我的人執行力特別強,豐海已經病了好多天,之前我沒給他們送藥的時候,他始終都在挺着,而且他是偷渡來的,在本地又語言不通,怎麼可能出門呢!”四蛋一句話否決了樸燦宇的推測,繼續道:“通知那臺長城轎車,馬上去把我的另外一個人接走!”

“好,我這就辦!”樸燦宇聽完四蛋的解釋,也感覺他的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消失,很嚴肅的掏出了手機。

“他媽的!肖凱不是說給我找的地方絕對安全嗎!那我的人爲什麼還會失蹤?這件事,我必須找他要個說法!”四蛋此刻因爲豐海的事情憂心如焚,異常暴躁的掏出手機,撥通了肖凱的電話號碼。

【今日四更,週一了,大家別忘了投票哈!】 獸潮之事平息后,凰騰小隊在稻葉山衛城內進行了整頓。

在離開稻葉山前,獵兵分會方面委託了風闊,將雲笙請了過來。

「炎雲大師,那一日的那位老前輩真是你師父,他老人家可是一名召皇級強者?」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雲笙自打「有」了個召黃級師父后,獵兵分會對她很是恭敬,連帶著稱謂也變了。

雲笙早料到會被追問,她也早就準備好了措辭,「是我師父,我也是在機緣巧合下,才認識他的。他平日會來傳授我一些召喚方面的知識,這一次剛好遇到了獸潮,就出手幫忙了下。」

「那就好,既然確認了老前輩的身份,那這一份報酬就由你轉交給他了,」獵兵分會的人給了雲笙一張帝國紫金卡。

雲笙一臉不明,看了眼一旁的風闊。

「這是稻葉山獵兵分會為了報答老前輩的出手相助,提供的獎金,一共是一萬無極紫金幣,」風闊示意雲笙收下。

一萬紫金幣,相當於十萬帝國金幣,這可不是個小數目。

「除了一萬紫金幣外,我還想煩請炎雲大師能幫忙勸說那位老前輩出面,擔任獵兵盟的供奉,」獵兵分會經此一劫,損失了大量精銳獵兵還有一名長老,可謂是元氣大傷。

獸潮雖說已經平息了,可也暴露出了稻葉山衛城防禦空虛,實力不足的問題。

「供奉?不成,我師父他神出鬼沒,為人也很低調,不習慣長呆在一個地方,」雲笙忙退卻了起來,開玩笑,她立刻就要返回玉京了,哪來的功夫當稻葉山衛城的供奉。

「小笙,獵兵盟的供奉並不是只是稻葉山的供奉。它是獵兵盟的供奉,並不需要一直呆在稻葉山。只需要在獵兵盟發生重大危機時出面露個臉即可,像這次的獸潮,百年都難遇到一次,你師傅只是掛個名而已。獵兵盟還會每年額外支付一年兩萬帝國紫金幣的供奉錢,」風闊在一旁勸說著。

兩萬帝國紫金幣,不就是二十萬金幣,雲笙不由暗暗心驚,上一次的B級考核賽,她海撈猛撈,才賺了百萬金幣。

當稻葉山分會的供奉,一年啥都不做,就能拿到的二十萬金幣,這筆買賣可以做。

見雲笙利落地答應了邀請,稻葉山獵兵分會的人樂壞了,他又取出了一枚供奉徽章,交給了雲笙:「這是獵兵盟提供的徽章,憑藉這枚徽章,尊師在向獵兵盟提出三個請求,但這三個請求,必須以不違背獵兵盟的基礎上。」

雲笙也一併收下了。

「此外,我這裡還有幾封邀請函,是大周境內幾家A級獵兵團團長親自發出的邀請,他們可以提供優厚的待遇,希望你能加入他們的獵兵團,」獵兵分會幫忙轉遞譏諷邀請函時,風闊面色微微一變。

事實上,有著「血腥蘿莉」之稱的炎雲是這一次獸潮最大的獲益者,那些獵兵團都希望能將她招到麾下,目的就是為了利用召皇級強者的力量。

「謝謝他們的好意,我暫時沒興趣加入任何獵兵團,」雲笙返回玉京后,就必須進入武軒無極館,她相信自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無法再參加獵兵任務了。

風闊聽罷,面色稍緩,雲笙眼下可是他們小隊的金字招牌,可走不得。

凰騰小隊處理完了這些事後,就趕回了玉京,隨同雲笙一起前來的還有慈恩堂的林窈兒,林父的身子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稻葉山一帶的醫館生意就交給林父打理了。

林窈兒得了雲笙和風闊的推薦,一方面準備進入皇家魔法學院繼續早前中斷的魔法課程。

另一方面,雲笙還想請她幫忙在玉京城重新開闢醫館的事業。

返回玉京城時,滿城的地面上還灑落著爆竹的紅屑,四處瀰漫著一股還未來得及消散的年味。

「雲笙,這一次多虧了你,我們才能順利晉級為B級獵兵,這裡有五千帝國金幣,是我們晉級為B級獵兵小隊后,分會發放的。我們幾個商量了下,金幣就全歸你了,至於以後獵兵小隊的任務,你可以參加也可以不參加。你若是有事,傳話到聞人府即可,這陣子,我們三人大部分時間不在玉京城內,」風闊是導師,他也很明白雲笙前往武軒無極館后,還是以學業為主。

稻葉山考核后,順利晉級為B級獵兵小隊,隊員又有厲害的召皇級別的召喚師罩著,凰騰一下子就成為了大周獵兵中的翹楚,就連幾個A級的大型獵兵團也向凰騰拋來了橄欖枝。

但凰騰三人都沒有加入任何獵兵團,他們接到了不少B級任務,打算即日就前往各地,完成各類任務。

雲笙也不客氣,錢多不咬手,她要整頓醫館,尋找醫治父親的方法,擁有自己的一番事業,眼下還需要大量的資金。

五人分別之後,雲笙陪著林窈兒打算在城中找住處。

兩人路過城中大街時,只覺得飢腸轆轆,雲笙就找到了城中的一家酒樓,找了臨窗僻靜的位置,點了幾個精美的菜色,與林窈兒邊聊邊吃了起來。

忽聽到一陣喧嘩聲,聲音卻是從城門方向傳來的。

再看街道的南側,兩縱隊軍紀嚴明的大周兵士一字排開。

一輛金碧輝煌的車輦駛了過來,車輦上上插著面旗,「太子府」三個大字迎風晃動。

街道上,一條百里紅毯鋪開,儀式隆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