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多數人是想混個臉熟,等上官哲出來道賀一番,以便攀上交情。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可並非所有人都如此,也有不少人想搭個順風車,碰碰運氣。

「在這漫天異象中,我也許也能有所斬獲。」

不少沒有進過萬象道法天地的人,心中都抱有此種想法。

機緣並非天上掉下來,而是要靠自己爭取,比起攀交情,結交天驕,還是自身實力更重要,也更可靠。

看到那些躍躍欲試的人,付芷卉俏臉微緊,立時出聲喝阻。

有些人退縮了,擔心得罪不世天驕上官哲,也有人根本不為所動,不顧阻攔直接走了進去。

「付仙子未免過於霸道!又沒有規定道法天地只能有一人悟法,仙子憑什麼阻攔我等?」

此人不想錯過機緣,可又心有顧忌,質問的同時也以仙子相稱,便是不想將其徹底得罪死。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少,此時也開言附和。

而那些想攀交情的人,大多已經失去了再次進入這方小天地的機會,此時也紛紛加入,阻止那些想要進去的人。

一開始只是相互推搡,漸漸演變成了全武行,上百名武修如同市井之徒一般扭打在一起,但是誰也沒敢動用武技,只是動用最原始的手段,撩陰腿鎖喉手無所不用其極,陰損卻不致命。

在星羅書院範圍內,禁止一切因由的廝殺,如有違背一律清除,這是鐵律,對於違背之人星羅書院從不心慈手軟。

正在這些人鬧得不可開交之際,值守功法殿的中年男子悄無聲息出現。

先是稍有驚異的打量一會漫天異象,而後又面無表情掃視一眼扭打在一起的各派弟子,也不見其有任何動作,一股無形波動擴散,所有正在毆鬥的武修全部昏暈過去。

無論是築基期,還是靈竅期武修,皆是瞬間昏暈,沒有人能夠做出任何掙扎。

「這是什麼手段?神魂期絕無如此能耐,法身期也應該有跡可循,莫非是道田老祖?」

那些沒有參與鬥毆的人,僥倖站在那裡,額頭冒出冷汗,一股涼氣從尾椎升起,直衝天靈。

道田老祖是什麼?既然被稱之為老祖,那就是真如同老祖一般的存在,光是三千年的壽元,便對得起老祖這個稱謂。

築基有二百年壽元,靈竅壽三百,神魂壽五百,法身壽一千。這是人族武修的情況,其他種族略有差異。

至於道田境界,每一個種族都是三千年壽元,沒有種族例外。 不良痞妻,束手就寢 至於服用延壽靈藥等特殊情況,則不在此例。

法身也可以稱為老祖,可在道田老祖面前,真的什麼也不是,無論是實力還是壽元,都有極大差距。

由不得那些人不震撼,在很多門派最高只是神魂期、法身期坐鎮的情況下,道田期那就是傳說中的存在。

至於中年男子是否真是道田期,他們也不敢確定,更不敢去詢問求證,即使是法身期,也不是他們可以冒犯的。

「是你不讓其他人進入道法天地?」

中年男子轉向付芷卉,臉色平靜讓人看不出情緒。

「是!」

付芷卉小臉綳得很緊,她心中害怕,語音帶著一絲顫抖,但還是極為倔強的大聲說了出來。

「為何?」中年男子語氣平靜一如從前。

「師兄在悟法,他們進去會打擾到師兄。」付芷卉說得極為理直氣壯,她心中確實是這種想法。

「道法天地極為神異,內中之人互不相見,誰也打擾不到誰。」

中年男子稍微解釋一句,凝神向道法小天地內望去。

小天地內共有三十九人,包括陳強在內,每一個人的情況,中年男子都看的一清二楚。

陳強雙目緊閉,面部表情放鬆,看起來就像在熟睡一樣,與大多數人相比並無二致。

只有三個人與他人不同,最為顯眼一人便是上官哲,雙目緊閉的他,會不自覺做出一些模仿動作,貌似有所領悟。至於另外兩個人,其中一人在來回走動,另外一人四處觀望,顯然根本沒有任何體悟。

對於那兩個人的狀態,中年男子搖搖頭。有人能夠引起道法天地共鳴,其他人也會跟著受益,多少會有些領悟。而那二人一點領悟沒有,要麼是悟性太差,要麼是與此種功法實在不契合。

是人族盛世?還是多事之秋?

中年男子難以判斷,不僅人族湧現出眾多天驕,妖族、魔族當中的不世天驕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你那師兄的確不凡,說聲不世天驕也不為過!不過,在我星羅書院,禁止獨佔公用資源,沒有任何人可以例外,念你初來不知詳情,而我星羅書院也無這方面的明文規定,此次便不予計較,沒有下次!」

起初,中年男子聲音還略顯溫和,到得後來聲色俱厲,聽到付芷卉耳中如雷霆炸響,俏臉駭得煞白。

「至於你們……其心可誅!現在,全都給我滾出星羅書院,明日還未離開的,一律誅殺!」

中年男子一聲清斥,所有阻攔他人進入道法天地的武修,全部清醒過來。聞聽此言后,有人如喪考妣,雙目無神失魂落魄,也有人不斷哀求,無論這些武修作何表現,中年男子都不為所動。

「還有你們……武道路途充滿荊棘,沒有勇往直前的心如何披荊斬棘?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妥協商量!」

中年男子又將剩下的人喚醒,一通訓斥后,身影瞬間虛淡消失。

這些人面面相覷,羞愧臉紅者有之,不以為然者有之,但無一例外,他們都沒有過多猶豫,很快就進入了小天地內去體悟功法。

外間發生的事情,小天地內的人不知,陳強更是不可能知情。

「叮,正在領悟萬象真籍,萬向真籍領悟中……目前進度百分之十九。」

凹凸世界:時之念 時間悄然流逝,一天時間很快過去,陳強對萬象真籍的領悟,也由一日前的百分七,提升到了現在的百分之十九。

在他被傳送離開后,共鳴異象消失,所有人都清醒過來,但是卻沒有人選擇離開小天地,機會有限,不被規則排斥出小世界,他們是不會選擇主動離開的。

上官哲也清醒過來,眼眸深處有劍氣縱橫,共鳴異象的事情他知道,並沒有懷疑事情的真實性,只是總感覺有些不對,可具體哪裡不對,又說不上來。

……

迴轉到靈獸峰后,陳強倒頭就睡,在體悟功法時候還不覺得,這一回來便感覺極為疲倦。

築基後期武修,十天十夜不合眼也沒有任何問題,往常,他之所以每天都睡覺,一是為了保持精力充沛,二是習慣使然。

從成為武修的那天起,一直到現在,經歷了整整三個月時間,他的很多習慣都有所改變,唯獨睡覺這一點,一直改變不大。

睡夢中的陳強,睡的很沉,也很警醒,二者有些矛盾,卻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從上一世就養成的習慣,成為武修后更是將這兩點放大。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起,陳強耳朵一動,待聽出是老於后,瞬間又沉沉睡去。

老於沒有打擾沉睡中的陳強,輕手輕腳的開始收拾行囊。

「你這是被升遷調職去洒掃,準備去赴任?」

不知何時,陳強從熟睡中坐了起來,睜著一雙眼,在有些暗的室內,顯得亮晶晶。

暗懷謹慎小心的老於,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一激靈,手一抖,收拾到一半的行囊散落,裡面的東西『劈哩啪啦』掉了一地。 當然,睡在一起的都是「結了婚」的知青,未婚的住一塊,不然晚上的動靜可頂不住啊!

雖然吃黃豆,但那是人的慾望可是壓抑不住的,擼管子,對於未婚青年那時經常的事情,有的知青還搞母狗,有的搞母牛,有的甚至連母豬都不放過,當然,母羊也行,要知道,女知青有限啊!

也不可能做到人人能分到吧?所以,斷臂山,玻璃等等各種同性「互擼娃」「磨鏡族」就應運而生了,有句話叫做,活人不能給尿憋死不是?

這就是當年那些知情的真實生活,你還真以為,光靠喊口號,憑著一股熱情就能拯救全人類了?汗!

隨著李芳的話語描述,嚴研也震驚了,心中這一下開始對「人民心中的紅太陽」那位的英明決策,就開始產生懷疑了.

是啊!這人都跟畜生差不多了,還搞個什麼勁啊!看看,眼前這些人,吃的都是些啥啊?以前她還真的天真地認為,上山下鄉那就是去鄉下那些山青水秀的地方,去幫助那些農民伯伯,汗死!

和她有這種想法的人佔大多數,所以,那個時候,那場上山下鄉的熱潮是很猛滴,響應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多了。

那就更後世那些追潮一族一樣,沒啥區別。

農女匪家 吃過飯,這一百來號人繼續上路,從李芳的口中駱林得知了那個黑皮中年知青是他們這些人的領頭人,叫做王世紅,是大津市的城裡人,下放到這裡已經有十多年了的老知青了,所以,此人資格老,自然怨氣也大,不過對於象李芳這些小字輩來說,他就算是老革命了。

一路上這些人都是沉默無語默默的趕著路,只有駱林等人還不是的嘀嘀咕咕的小聲說著什麼。他們走的都是些泥濘崎嶇小路,山區嘛!那有啥大路?

所謂的公路全是碎石黃泥路。到了傍晚邊,大約是五點半左右的時間,他們總算是看到炊煙了。

勐猛達農場,就是這次他們的目的地,肉眼可以看到,前面不遠處百多米處的膠林外,有一片用木製柵欄修成的建築,木欄上到處是插滿了紅旗,還有不少的寬幅大標語,無非都是一些口號之類的東西。

現在很明顯那些東西已經變得破舊和污濁了,還有不少旗幟都成了爛布條了,隨著微風在哪裡凄涼的擺動著殘破的軀體。

「同志們!戰友們!加把勁啊!就要到家了!還有很多戰友們等著咱們呢!….」

王世紅在隊伍前面大聲的揮動著他的乾瘦手臂,招呼著大家加快步伐朝營地走去,駱林等人自然得跟著了。

「……今後邊疆農場(兵團)知識青年,將一律按照國營企業職工對待,不再列入國家政策的照顧範圍…」

一陣陣響亮而令人怒火萬丈的中央頒布的針對《知青工作四十條》的廣播,在勐猛達農場的空中響起,那根立起十幾米高的舊木樹榦上,掛著的那個顏色灰黑,破舊的高音喇叭,裡面傳出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無疑是對圍在樹下的這些渾渾噩噩,在鄉下地度過了八年無助與空虛生活的知青們,盼望回城希望的當頭一棒,一種被徹底遺棄,被欺騙和玩弄的感情攫住這些人的心。

駱林知道風暴的這一天要開始了,這些男女知青聽到了廣播裡面的內容,先是驚愕,詰問,懷疑,緊接著就爆發出火山一般不可遏止的憤怒和絕望。

是的!他們回不去了,也就是說,現在他們如果是在工廠做事的話,他們將是一般的工人,而如果不是,國家將不會因為他們是什麼下鄉的知識青年而把你弄回城去當工人或者其它的行業,也就是說,他們的回城希望,被這「全國知青工作會議的精神」得四十條徹底斷絕了!

「我草尼瑪啊!…」

「我草!每天播這個!去死吧!…」

「…嘭嘭!…啪啪….」

「…每天播這個我草尼大爺!…」

樹底下的幾個衣服邋遢的年輕知青,滿臉憤怒的從地上撿起一些泥巴疙瘩,朝樹上的那個喇叭砸去,口裡還怒聲罵罵咧咧的。

這時,王世紅和一個身材高大,身體骨架寬,但很瘦的中年男人握手,在哪交談起來,接著,駱林他們這個隊伍的人,被一些農場知青攙扶著,幫著提著一些所謂的行李,其實都是些破衣裳,還有打了補丁的布包。

李芳也抱著小孩跟著那些人走了。

來招呼駱林這幾個人的是一個面黃肌瘦的男知青,大約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一看就是長期營養不良,一雙渾濁帶著血絲的眼睛充滿了對駱林等人的好奇,其實,人都不傻,看駱林這夥人的樣子,真的一點都不像知識青年。

雖然他們打扮和這些人沒啥區別,但是,他們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健康的樣子,根本不像是長期吃不飽飯的那種,所以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話沒錯。

至始至終,駱林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跟著那個年輕人走進了一排,估計是新建的木頭房子,木頭上的綠色樹葉還是新的,可見,這排木頭房子剛建不久。

一番客氣話后,駱林等人進了房,房內很重的樹木氣息,很好聞。

「你們也是榔唄農場的吧?…我看你們起色這麼好啊!你們都吃些啥啊?…」

那個領他們進來的年輕人,不時的在他們這群人臉上掃來掃去,特別注意的就是嚴研了,如果,現在這些兵團要舉行選美比賽,就現在這個樣子,嚴研絕對是第一,你說,別人會不會注意她呢?

「咳咳….我們那可以捕魚!…所以….」

駱林是啥人啊,趕緊笑著,從自己黃色舊挎包裡面拿出一塊魚乾,遞給了那個問話的小夥子,笑著說。

「哇!…那你們可算是有福氣了!謝謝!…呼呼…好吃!我可是有幾年都沒吃過魚了!真香啊!…」

那個小夥子根本不講什麼客氣,眼睛發光的一把「搶」過駱林手中的只有巴掌大的魚乾,就忙不迭的往自己嘴裡塞了進去,幾大口就消滅了,還意猶未盡的伸出有點發紫的舌頭在舔著嘴唇,回味著剛才哦的美味。

要知道,駱林剛才給他的魚乾是生的,就是那種用鹽晒乾的那種,汗!這就吃了?

由此可見,他們生活有多麼的艱苦啊!

「….劉軍叫大家去打穀場開會!….」

就在那個小夥子還在那回味著生魚乾的美味時,從木頭房子門口,一個戴著黃色軍帽的黑瘦小夥子,對著裡面這些人喊了一嗓子,接著就轉身走了。

「哦哦!…走走!開會去了!….」

那個小夥子聞聲,馬上轉身就招呼了駱林等人,自己轉身就出門而去。駱林也沒吱聲,看了下房裡的眾人,揮了下手,跟了出去。

所謂的打穀場!並不是真的打什麼糧食的場地!而是一塊大約幾千平方的堆著草料和置放著一些椰樹樹榦雜物的場地。

等到駱林等人過去的時候,這個打穀場已經黑壓壓的擠滿了人,一眼望去,有不少人全都席地而坐,擺著幾個爛桌子的中間場地,站著幾個穿著舊黃色軍裝的人,在哪裡低頭交流著什麼。

周圍空出了一小圈地方,圈外全是坐在地上的知青們,都在那裡嗡嗡的低聲議論著什麼。

看樣子,這是要開會啊!駱林估計了下,這個農場大約有個千多人,現在到了場地的人,目測了下,大約有個五六百人的樣子,男女都有,還有不少女人抱著不少孩子。

「嘟嘟!…咳咳…同志們!都到齊了吧!…我們現在請劉軍同志講兩句!…大家歡迎!….」

「嘩啦!啪啪!…」

一個身材不高的黑黑的中年人,低頭在擺在爛桌子上的一個舊話筒前發言了,底下的知青們頓時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駱林也噓拍了幾下,朝那個空曠的地方看了過去。

一個身材不高,但是感覺有點魁梧的黑臉漢子,朝四周點頭,走到了那張爛桌子前,抬手扶了下,桌子上的爛話筒,開始發言。

「…勐猛達農場的戰友們!大家都知道了,現在中央頒布的知青工作四十條! 霸情悍將 …我們知青現在已經到了一個生死關頭了!…我們現在就是四不像!…怎麼辦!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全國的下放知青大約有上千萬!…這麼多年一來,我們究竟得到了什麼?嗯!?..現在竟然這樣對待我們!大家說我們應該怎麼辦???…現在是到了,為我們自己命運抗爭的時候了!!!!…」

好傢夥!估計這個人就是個搞政工的老手了,幾句話就把在場的知情的熱血情緒給挑逗了起來…….

「還我民主!還我人權!還我戶口!還我青春!」的口號響徹雲霄,知青們都意識到了:為自己命運拚鬥的關鍵時刻到了。

自從廣播裡面開始播放《知青工作四十條》的時候,把知青們心中長期壓抑的反抗情緒點燃了。從早到晚廣播內容裡面得知,也就是說,知青們喪失了最後一線回城的希望。

每天,從一營到五營,從連隊到營部、場部,都有無數的知青們在奔走,在串聯,在遊行示威。

雖然也有人在彷徨、在等待……

但更多的是毅然決然的奮起和削株掘根般的決斷。

與其飲恨吞聲、忍辱負重,不如臨機輒斷、壯士解腕。駱林等人就在這暴露情緒激動的人群中,他們倒是沒什麼,在他們邊上的那些知青們,一個個全都是聲嘶力竭的放聲吼叫著,滿臉的淚水,嘩嘩直流,一隻只黑瘦的拳頭揮向了天空中,似乎,只有這樣紓解他們內心憤怒的情緒! 老於不是被調職,而是準備逃難,大比會武風長老替他報了名。

風長老挺看好老於,只是老於年齡偏大,若想在武道一途有所成就,只能使用非常手段。

「老於你果然了得!」

了解了前因後果,陳強由衷佩服,老於彷彿被蒙上了無數層面紗,他人永遠見不到真相。

老於跑了,趁著夜色下山,結果,還沒跑下山,就被風長老堵住了,之後被帶走,進行秘密特訓。

具體如何個特訓法,旁人不知,只能聽到青玉峰上不時傳出不似人聲的鬼嚎,旁邊幾座靈峰有些膽子小的女弟子,半夜都不敢一個人去廁所。

……

連續多日,陳強除了必要的休息,剩下時間都是在功法殿內的小世界度過。

這一天,他再次來到功法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