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啊,難道是百獸誅魔陣?!”林芊羽失聲驚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百獸誅魔陣?那是什麼陣法?”聽得陌生的字眼,林冕撓了撓後腦勺,疑惑道。

“據說是遠古流傳下來的一種陣法,一百隻七階以上的妖獸以及無數高級符文組成陣紋,陣眼,則是需要一名破空境的強者坐鎮,如此陣法方能運轉,但因爲此陣威力極大,且條件苛刻得難以想象,所以並沒有任何人見過。”林芊羽想起以前在一本古書上讀到的信息,一字一句地給林冕解釋道。

“破空境強者作爲陣眼,這是什麼樣的陣法啊……”林冕咋舌道。

“據說在幾百年前曾有一絕世兇獸出世,當時天命大陸上的頂尖強者因此隕落了好幾位,後來終於有人祭出這道陣法,犧牲自己將那兇獸給鎮壓伏誅,這才換來太平。”

連頂尖強者都隕落了,林冕實在不敢想象那兇獸會是如何恐怖,恐怕動動腳趾都不用,隨便呼吸一口就能把自己一干人等給消滅掉吧。

想到自己腳下有可能鎮壓着這麼一頭恐怖的妖獸,林冕的頭皮都忍不住有些發麻了,狠狠嚥了嚥唾沫。

帶着林冕等人看過六翼虎紋獸之後,小月再度帶着他們回到了廣場之上,而後一步一步朝前方走去。

腳下冰涼的石板似乎透射出一股冰涼之意,林冕被皇甫悠然扶着慢慢往前行去,心中的忐忑不安愈發濃郁,然而現在也不太可能讓她帶自己出去,而且小月看起來並不像是會害自己的那種人。

一路安靜地往前走着,除了偶爾古玲瓏和小月搭兩句話,其他人都是顯得很安靜,秦閻身後那三名強者,早在那六翼虎紋獸之前便是被嚇得不輕,此刻更是不敢多言語一句。

至於秦閻和老魔,兩人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很快,前方便是有了不一樣的景色,朦朧的霧氣中,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黑色方形石印,在石印上,林冕察覺到了符文的氣息。

“月兒,你回來啦……”

空曠廣場中,突然是有着一道沙啞男子聲音響起,除了小月,其他所有人都是身軀一震,一股不知何處而來的威壓籠罩而來,壓得衆人喘不過氣來,雙膝幾欲跪下。

“爹,他們是我的朋友,因爲受傷了,所以我帶他們回來了。”

男子沙啞的聲音“哦”了一聲,林冕立刻感到那股威壓消失不見,身體再度恢復輕鬆。

霧氣散開,一名青衫男子盤坐於石印之上,眉心處一道紅色血痕微微閃爍,彷彿在呼吸一般。

“你們好,我是小月的父親,你們可以叫我……易霄。” 小月輕盈地兩三步邁到石印之下,揮手招呼林冕等人過去。

幾人硬着頭皮走近那石印,這才發現在高聳的石印上有着一道石制座位,這名名爲易霄的男子便是穩坐其上,居高臨下的目光直視衆人。

“前輩。”

注意到易霄的目光掃來,一行人趕緊抱拳恭聲行了一禮,不管如何,這男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讓人心顫。

易霄像是輕輕點頭,旋即不理會林冕等人,扭頭看着小月,眼角噙着一抹笑意問道:“在外歷險如何?”

“嗯,還好,好人壞人都碰到了,還交到了朋友。”小月伸手一指古玲瓏和皇甫悠然,雖然林冕幾人她也熟識,但顯然比不上女孩之間的情誼。

“嗯,不錯,你這些朋友裏,還有幾名不凡之人呢……”易霄嘴角輕輕揚起,那種表情,似乎像是把林冕等人看透了一般。

“小月,你給父親介紹介紹他們吧……”易霄靠坐在石座上微微笑道。

“嗯,好!”

小月拉過古玲瓏和皇甫悠然,將兩女的名姓說了一遍,順帶說了一些兩人教給她的一些外界的有趣事物。

易霄聽在耳邊,等小月停下,眼睛看向皇甫悠然,點頭道:“呵,東皇那傢伙留下的後代並未落了他的名聲,你能在如此年紀習得寒冰神決第五重,看來也是天賦異稟。”

皇甫悠然臉色登時一變,她修煉的寒冰神決進展如何假若自己不說,除了同是修習過此功法且進境在她之上的人能夠發覺,其餘人都是一概不知的,沒想到眼前這個小月的神祕父親竟然一眼就看穿了。

“不要緊張,寒冰神決又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也不會從你手中搶走,你們皇甫家如今在東皇學院什麼地位?”易霄輕輕擺手問道。

林冕在一旁聽得心裏直感嘆,皇甫悠然的寒冰靈力在他眼裏看起來極爲玄奇,都是拜着寒冰神決所賜,平時也做夢夢到皇甫悠然將口訣交給他,如今在這易霄口中倒成了“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位前輩的眼光是有多高?

“晚輩不敢這麼想。”皇甫悠然拱手道,“皇甫家如今在東皇學院算是權利最大的一家,但其餘三家也虎視眈眈,隨時都在想着推翻我們皇甫家。”

皇甫悠然說罷,只見易霄沉吟一聲,忽地手中微光一閃,一道金色光芒撲向前者,光芒散去,竟是一柄金光熠熠的摺扇,扇柄處刻畫一道奇怪印記。

“祖先聖物?!”皇甫悠然低聲驚呼道,摺扇上的印記別人不認得她卻認得,凡是擁有這種印記,都是被東皇學院奉爲聖物的,因爲,這些東西都是那位傳說中的東皇遺留下來的。

“前輩竟然擁有皇甫家的聖物?!”皇甫悠然手持摺扇,差點就要跪下行大禮了,一股綿柔之力及時將她拖起。

“什麼聖物,這就是東皇那傢伙隨手送給我的東西,當時也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這麼多年後,它還能有一點作用,現在就贈予你吧,也算物歸原主了。”易霄說道。

“多謝前輩!”

皇甫悠然將摺扇收進納戒空間,身軀都已經激動地微微顫抖起來,她如今找到這摺扇聖物,皇甫家在學院的權勢爭奪當中幾乎已經站在了勝利的一邊。

易霄的這份大禮讓一旁的林冕幾人看得目瞪口呆,傳說中東皇留下的東西豈是他們能夠輕易見到的,無一不是在四大學院中收藏,這些東西拿出來拍賣的話,那等價值林冕已經不敢想象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名爲易霄的男子竟然自稱認識東皇,要知道,東皇可是千年前的人物啊,難道這易霄也是個活了千年的老怪物……

小月介紹完兩個女孩,伸手一指林冕,說道:“爹,他叫林冕,他爲了讓我們先走,自己一個人攔住了很多敵人,然後受了很重的傷,所以我把他帶了回來,爹你幫他治一治吧。”

“林冕是嗎?”

易霄目光在林冕身上逗留了數秒,然而就是這短短的時間裏,林冕就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被看透了一樣,背上的冷汗已經是忍不住滾滾而下。

“竟然能夠將心魔體收入麾下,這份能力已經不俗,靈魂力量出奇強橫,靈境穩固,即便是受了傷氣息仍然平穩,你的資質幾近完美。”

易霄對林冕的評價讓其他人紛紛側目,雖然早知道林冕天賦強橫,但此時的話從眼前這個神祕男子口中說出也忍不住更加驚訝了一番。

“況且你的心性堅韌,適才面對我的威壓,你的眼中未曾有絲毫恐懼,倘若你面對任何事物皆是如此無畏無懼,假以時日,定能躋身這大陸頂尖強者之列。”

易霄話說到最後,林冕自己都已經是有些驚訝了,回道:“多謝前輩誇獎,我只求能夠保護我身邊之人不受傷害便可,時時秉持一顆真心罷了。”

沒想到,易霄話鋒一轉,道:“別急,我還沒說完,只是等你到了那力量巔峯,會不會被自己的心魔所吞噬,也說不了一個準。”

林冕愕然道:“晚輩不解,請前輩明示。”

“路是你自己選的,只是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後悔,倘若你真的走到那一步,我們終究還有再見面的一天。”易霄並未點破,只是微微頷首說道。

林冕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退了下去,易霄手掌輕擡,一道柔和綠光自黑色石印中透射而出,將林冕緊緊包裹進去,如同一個綠色的蠶繭。

僅僅數十分鐘,光芒逐漸散去,林冕再度出現在衆人眼前,只是此時的他膚色紅潤,身上的傷痕盡數消失,雖然不是巔峯狀態,但那種糟糕的身體狀態已經是接近痊癒。

這麼短的時間便是能夠恢復到這種程度,林冕自己也吃了一驚,體內經脈骨骼差不多都是被完美修復,現在除了靈境當中很空虛,基本上和平時的狀態沒有兩樣了。

“多謝前輩。”林冕朝易霄行了一禮,沒有他的幫助,自己決然恢復不到這麼快。

“這都小月她孃親的力量,要謝你就謝她吧。”易霄緩緩搖頭道。

“小月的娘?”

“沒錯,她此刻就在你們面前的石印當中……” “小月的娘,被我封印在了這石印之中。”

“什麼?!”

易霄苦澀的笑容讓林冕等人微微一怔,眼前巨大的黑色石印竟是藏着如此令人震驚的祕密。

“前輩,小月的孃親爲什麼會在這石印當中?”皇甫悠然問道,她實在難以想象,這看起來散發着一股邪惡之氣的石印中竟然封印着小月的母親。

易霄擡頭看了一眼小月,眼中有着寵溺的神色閃過,但隨後又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嘴角微微一扯,道:“你們可知,小月身體中沒有任何靈力,不僅如此,她連靈境都是無法開闢出來。”

古玲瓏掩着小嘴,驚歎道:“不會吧,小月很厲害的,連那個鐵甲血猿都能制住。”

“那是因爲在這妖獸天墓當中,她就是半個主人,所有妖獸天墓中的獸靈都會被她所控。”易霄緩緩搖了搖頭道。

“咕……”

秦閻嚥了口唾沫,所有獸靈都被她所控,那鳳凰之靈能夠聽從小月的命令,現在想想也不足爲奇了,只是,眼前這易霄到底是何方神聖,他的意思,似乎這妖獸天墓就是他的家,他要如何便會如何。

“以前輩之能,小月也不能吸納任何靈力也無法開闢靈境,想必其中一定有特殊的原因吧?”林冕皺眉問道,的確,普通人不能開闢靈境或許不奇怪,但眼前的易霄可是見過遠古東皇的存在,怎麼可能沒有任何辦法?

易霄深深看了一眼小月,嘆氣道:“小月,並不算是人類。”

“啊?!”古玲瓏和皇甫悠然皆是掩着小嘴,眼中震撼之色涌現而出,有點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小月,後者站在原地微笑望着她們,似乎對自己父親所說的一點也不奇怪。

林冕也努力壓下自己心中的驚訝之情,問道:“怎麼會這樣?”

“小月的娘,也叫做靈月,我在這裏存在了多久,她也就陪伴了我多久。”

易霄痛苦地閉上眼睛,似乎遙遠而古老的記憶又緩緩浮現,頓了頓,他接着說道:“我只是一縷殘魂,被束縛在這兒無法脫身,靈月不顧勸阻來到這裏,卻被我給害了。”

“那時我被魔氣纏身,爲了保持神魄清醒,強行將靈魂的陰暗之面剝離開來,奈何那陰暗之面的靈魂太過強大無法控制,靈月便將釋放自身靈魂的善良之體,善惡之力融合,最後便是誕生了小月。”

“也許是善惡之力互相抵消所致,小月天性純真,對感情這種東西毫無認知,除了我,她從未見過任何人類。”

說到這裏,林冕等人也是明白了當初遇見小月時爲何她會輕易地被誆騙,小月就是一張潔白無瑕的白紙,相比出世的嬰兒也差不了多少。

易霄接着道:“靈月分離自己的靈魂之後,因爲實力大減也因此受到此地魔氣的侵染,甚至於……喪失理智,爲了保護她,我便將她封印在這石座當中。”

說完這一切,易霄突然是自嘲般地笑笑:“今天似乎話有些多,這些事本於你們無關,可能是太久沒見過活人了吧……”

其餘人臉上皆是現尷尬之色,易霄的話沒錯,這些事他們即使有心也無力,實力的差距,恐怕是天上地下的差別。

林冕撓撓頭,朝易霄拱手道:“前輩,此次承蒙治傷之恩,若是日後我的實力能夠接近巔峯的存在,定會回來幫助前輩脫困,報答恩情。”

小月上前一步,對易霄說道:“爹,他們要去天曜貪狼的墓府,我的力量用完了,沒辦法打開封印,你幫他們打開空間通道吧。”

林冕心頭一咯噔,不好意思地看着易霄,尷尬地說不出話來,那模樣易霄看着也是覺得好笑,伸手朝林冕一招,示意他走近。

“你的那頭天曜貪狼,若是徹底激活血脈之力的話也是不錯,你想要去他祖先的墓穴也是無可厚非,只是那裏,有一個老頑固,人類就最好不要進去了,只讓那隻狼進去便是,能否獲得祖先認可,只能靠它自己。”

易霄手掌微微擡起,小狼竟是從林冕的納戒中飄浮而出,落在地上,正在這時,一道金色光芒陡然亮起,光芒四射間,一道金色法陣旋即交織而成,空間似乎都是在這一刻微微扭曲起來。

易霄一指那法陣,道:“決定後就讓那隻小狼進入法陣吧,天曜貪狼的墓府,只能由它自己去闖。”

林冕蹲下身子,撫摸着小狼柔順雪白的皮毛,自從撿到小狼起它就從來沒離開過自己身邊,如今要小狼獨自面對那些實力強大的七階妖獸,稍不注意就是有去無回。

“小狼,如果你願意去闖一闖,我不會有任何阻攔,假若你不能回來,我一定會掀翻整個天曜貪狼墓府把你找回來。”林冕注視着小狼輕聲說道。

“嗷嗚!”

小狼朝林冕微微點頭,沒有任何考慮,爲了跟上主人的腳步,也爲了能夠和他並肩作戰,自己也必須學會獨當一面了。

親暱地在林冕掌心蹭了蹭,同時朝頭頂不知何時出現的小金低低吼了一聲,小狼身形陡然變大,邁步走進了法陣。

“嗡!”

法陣光芒一閃,連帶着小狼,一起消失在這龍鱗廣場之上。

悵然若失地吐出一口氣,林冕朝易霄說道:“多謝前輩,如果可以,請送晚輩一行人返回妖獸天墓吧,我還有一個地方非去不可。”

易霄微一點頭,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一道傳送法陣再度出現在林冕幾人身邊,空間之力溢散而出。

林冕行了一禮,前腳剛剛踏入法陣,異變陡生!

一道極其邪煞令人厭惡的氣息自林冕身前不遠處的石印中爆射而出,彷彿化作一條黑色鐵鏈將他的左臂死死纏繞住!

“放肆!”

易霄怒目圓瞪,掌心似有靈力暴涌,化作掌刀朝那黑氣鐵鏈狠狠斬去。

咻!

靈力掌刀觸碰到黑氣鐵鏈的瞬間便是化作泡影消失不見,那鐵鏈猛然收縮,竟是將林冕往那石印中拖去。

“桀桀……”

林冕心中像是有一道攝人心魄的笑聲響起,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任由黑色鐵鏈拖着自己往前行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