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奇也並不隱瞞,把想要買些女孩子的東西送給戀兒的事情告訴了他。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克雷克心頭一愣,心裡嘀咕道:天奇老大也太不懂情調了吧,想要給戀兒買東西,也無需帶著戀兒到處逛啊,直接買些戀兒喜歡的東西送給她不就得了,難道天奇老大不知道女孩子會害羞嗎?

可雷克暗想幫天奇一把,便道:「老大,這正好,不久前,我爸交給我管的那個店鋪購進了一批首飾之類的貨物,質量挺好的,要不去看看?」

克雷克雖然修鍊上獃頭獃腦,卻很有營商的本事,所以他父親克雷尼就在克雷克九歲的時候,把一個分店交給他,讓他去打理,而那個店天奇也去過,可雷克搭理的還真不錯。

「好,待會吃完飯,我們去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天奇也好久沒有去克雷克的店鋪轉轉了,如果這次沒有買到什麼東西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關係,大不了下次再幫戀兒買些東西。

……

三人吃完飯,便去了那店鋪。

在店鋪里

「哇,這些好漂亮哦!」戀兒看著這些新到的首飾,漂亮極了,女孩子再怎麼不在意打扮,見到這些貨物也會不由得驚嘆一聲的。

這裡確實比之之前去的商品店要好上百倍。

不過這也不足為奇,克雷克家族販賣的主要就是衣著、首飾及藥草這三樣,而且他們家賣的首飾一直號稱是「烏月城第一」。

換個方面想,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是因為兩虎有利益衝突,這烏月城之所以會容下兩大家族,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此,伊府販賣的主要是丹藥、獸核、獸肉、獸皮等之類的商品,卻很少販賣衣著首飾之類的商品,所以伊族與可雷克家族很少發生生意衝突,不僅如此,而且伊族還常常到克雷家族的店鋪里購買大量藥草,形成了一個互利的關係,也由此,兩家的關係一直都不錯。

「隨便挑,看見那個合適就拿著,這裡是你雷克大哥管理的地方,雷尼叔叔都插不了手,雷克,你一定不會收戀兒的錢,是吧?」天奇看了看克雷克,奸笑道。

「真的,雷克大哥?」戀兒對著克雷克眨了眨眼睛,好像在等待肯定的答案。

「嗯,那當然了,伊大哥都開口了,我自然是順從」,克雷克一臉苦笑,身體緩緩地移向天奇,對著天奇用細緻入微的聲音道:「老大,你也太黑了吧,那些新貨可是我花了大價錢才弄到的啊,而且你出錢買東西送女孩子才能表達你的真心啊」。

「割你根頭髮就好像割你塊肉似地,你作為戀兒的大哥好像沒有送給戀兒什麼東西吧」天奇咧了咧嘴,,沒太明白可雷克的意思。

「大哥,你都發話了,我能不免費嗎」,克雷克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暗自罵道:「老大,我這是在暗中幫你啊,真是沒見過像你這樣追女孩子的人」。

可雷克頓時覺得今天太倒霉了,好心幫老大卻沒想到老大還不知情,現在反而要自己貼錢做賠本買賣。

天奇也不管克雷克心裡怎麼想,自顧自的學著戀兒看起這些首飾來了,他左挑挑,右選選,還時不時的拿起來看看,天奇放下了一塊淡黃色的黃晶石,看見旁邊有些塊像一滴精血凝聚而成的淡紅色晶石,不太大,只有半個大拇指大小,而且像血滴的形狀。

天奇好奇的拿起來,放在手心裡,只覺得冰涼冰涼的,但無任何能量波動。

一般這些好的首飾都會被注入一些靈氣在裡面,然後在封印一些小的符文,這些符文雖不是什麼強悍的陣法,卻能有著除塵,靜心等功效。而評論一件首飾的好與不好,不僅要看外表的漂亮與否,更主要的是看這些首飾裡面是不是有靈氣。

而有靈氣的首飾,一般都有能量波動的,所以天奇並不看重這見首飾,便打算放下這塊晶石。

而正好此時,戀兒看到了那塊晶石,眼光一亮,走過來對著天奇道:「天奇哥哥,這塊晶石好漂亮啊,能不能讓戀兒看一下啊?」

「這塊晶石中看不中用,還是看看別的吧」天奇覺得這塊晶石看了也是白看,便也沒應了戀兒。

而戀兒卻更好奇了,懇請得道:「天奇哥哥,讓我看看嘛,我總覺得這晶石有點不對勁」。

天奇無奈,便遞給了戀兒。

戀兒拿起晶石,左右瞧瞧,但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之後轉身對著天奇說道:「天奇哥哥,我總覺得這晶石很不一般,你一定要收藏好,回去問問玄爺爺,看他能看出來嗎。」

此時克雷克也忙湊過來,插了句道:「戀兒你真是慧眼識寶,這晶石是我出去購買一批新貨物的時候,路經烏月城外不遠處的象鼻山,不巧遇上了大雨,在一個山洞裡避雨的時候無意中撿到的,回來之後我想把這塊晶石穿一個小洞好用細繩穿著做一個吊墜,但是我不管用什麼方法,甚至還用獸火燒,但都依舊不能在這快晶石上留下一丁點痕迹,質地如此堅硬,這絕對是一件寶貝,戀兒,你想要我就送給你了」。

天奇正想罵克雷克在這裡瞎添油加醋,可正在此時,外面卻傳來一句霸道十足的女孩子的聲音:「什麼寶貝,我買了」。

聲音穿過,天奇等人回過頭來,便看見一個長得十分精緻的,比天奇還高半個頭的女孩,這個女孩已經看得出開始向女人轉型了,胸部微凸,臀部微翹,臉上也有了些成熟的氣息,年齡不太大,大約就十歲左右,是個早熟女。

而這個女孩之後緊跟著一個約十三四歲的小少年,這小少年有點俊俏模樣,卻一臉冷笑,讓人看著就不舒服,而這個小少年後面跟著四個滿臉橫肉的跟班,一副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那女孩回頭瞪了一眼緊跟其上的小少年,那小少年便止步了,女孩子在回過頭來,對著天奇他們三人說道:「聽到沒有,什麼寶貝,快拿出來,我買了。」

天奇還是首次見到如此蠻不講理的女孩子,而且還敢在他面前如此說話。雖然說天奇喜愛憐香惜玉,但此刻他卻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心情了。

天奇也傲然的道:「是不是寶貝,你管不著,東西現在是我的了」。

克雷克也忙對著那女孩子說道:「這東西我已經送給他們了,而且那東西根本就不是什麼寶貝,只是一塊沒有靈氣的晶石而已」。

克雷克知道他們是誰,他可不想惹他們。

「既然不是寶貝,那你剛才為什麼又說是寶貝呢,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那女孩擺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一看就是有錢有勢人家的寶貝女。

「我說過,是不是寶貝已與你無關,我們現在要出去,幾位別像木樁一樣,站在門口一動不動,沒聽過好狗不擋道嗎?讓開點!」天奇越看她越不爽,更不想與她多計較。

「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我可是無雙城城主的兒子,歐芬利,而她可是青雲宗宗主之女韓薰,我的女朋友」那個在女孩後面的小少年瞟了一眼天奇,上前一步,站在女孩身旁,露出一臉的殺氣。

戀兒聽了這話,眼睛里頓時寒光一閃,殺氣落在那少年身上,天奇卻一拉她,擋在了戀兒的前面。

而那個叫韓薰的女孩則側過臉來,對著背後替她說話的那個少年憤憤得道:「誰是你女朋友,給我滾開!」

「我來保護你呀,我可不放心你」,叫歐芬利的少年裝作一臉委屈的樣子,嘴角卻陰險一笑。

「滾!」韓薰也不多說,右手便拔出一把雪亮的劍,盛氣凌人的用劍尖指著歐芬利。

歐芬利退後了一步,用右手的食指指著天奇道:「小子,學聰明點,不然你死的很慘」。說完便支了一聲他身邊的四個跟班,五人退到了店鋪外的街道上,但未離開。

韓薰見他們退了下去,也沒再對他們說什麼,轉過身,但未收起劍,對著天奇道:「把寶貝交出來吧,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此時克雷克卻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只能在心底里暗嘆自己倒了八輩子霉。

不過天奇卻完全無視韓薰的威脅,對於天奇來說,他一眼就看出對方不是自己的對手,幹嘛要怕她呢?

天奇直接拉著戀兒,朝外走去。

只見剛經過那女孩的身邊時,一道白光從天奇和戀兒眼前閃過,那柄白劍便落在了兩人面前。

「既然你知道我是誰了,那就不要做傻事了,小心刀劍無眼」,韓薰冷冷的道。

天奇並未理會韓薰,而是輕輕帶著戀兒繞過白劍的劍刃。出了門口,沖這戀兒微微一笑,然後把戀兒推到旁邊,戀兒也看出韓薰看似霸道,卻不怎麼真的厲害,便也沒有反抗,乖乖的退到了旁邊。

天奇看到戀兒退到了旁邊,才回過頭來,對著韓薰冷冷一笑,輕言淡語得道:「我管你是哪條阿貓阿狗,我只知道我叫伊天奇,還有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剛才惹戀兒生氣了」。

「那又怎樣?」韓薰也不屑的道。

「很簡單,說明你要倒霉了」,天奇拍了拍自己乾淨的白色衣裳,眼角露出一絲殺氣。

「找死」韓薰二話不說就一劍劈來,這一劍來勢洶洶,氣勢磅礴,但沒帶有一絲靈氣,說明對方還是苦行境界,並未啟靈。但從劍勢上就可看出韓薰這一劍是丹田運氣,腰部用力,手臂運勢,達到了一種相當高超的境界,看來韓薰是個練劍老手了。

面對著一劍,天奇眼疾手快,前腳一收,身體微側,便躲過了這一劍,天奇再順手向前一抓,正好抓住了韓薰的右手手臂,左手也不停歇,左手一握,一拳打出,但正好碰到了韓薰的胸前隆起的地方,天奇臉上一紅,左手趕緊一縮,化拳為掌,向韓薰的肩部打去,韓薰瞬間便落在了一米開外的地方,劍也脫了手,落在了歐芬利的面前。

天奇此刻想為自己剛才無意冒犯的舉動解釋一番的,不過還未來得及開口,卻見又一劍劈來,但這一劍卻比韓薰那一劍強了不知多少倍,還帶有一絲靈氣,劍勢之快,遠超乎天奇反應速度,天奇根本來不及格擋,只見劍影落處,天奇胸前便染紅了一片,天奇也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此時此刻,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那一劍正是歐芬利所刺,而韓薰一臉紅彤,還未從天奇剛才的非禮中回過神來,又是一次驚呆,戀兒驚嚇的第一時間衝到了天奇身邊,小心的扶起天奇的上身,淚水直流。

歐芬利卻冷冷的一笑,狠狠地道:「敢碰我的女朋友,找死」。

但此時突變又起,歐芬利剛剛說完,便眼前一黑,昏過去了。

「小雜種,敢傷二少爺,把這歐芬家族的小雜種關入伊牢,把四個跟班,殺了喂狗」。只見一個穿著黃金鎧甲的守城城長突然出現在歐芬利身邊,並一拳擊昏了他,而歐芬利的四個跟班旁邊也出現幾個城兵,幾刀下去,慘不忍睹。

這個守城的隊長拾起那把長劍,扔到韓薰身邊,並說道:「要不是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也把你關起來,還不快走!」

之後轉過身來,隨著扶著天奇的戀兒道:「戀兒姑娘,別哭了,二少爺沒傷到心臟,只是暫時昏過去了」。

隊長說完,便指示幾個城兵把天奇抬回伊府去,並派人請了趙醫生去伊府。

而克雷克也嚇得不知所措,只嚇得連忙回到家去,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他父親。

唯一一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就是天奇胸口那個染滿了血的口袋裡放的那塊晶石不見了。也許微小的事物往往不被人重視,不過常常是改變重大事件的關鍵點。 第十七章初吻

天奇被劍傷暈,帶回伊府之後,趙醫生也趕到了府上,包紮好了之後,開了幾服藥。便說沒啥大問題,只要好好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開完葯,伊峰也沒多留趙醫生,給了醫藥錢,便叫下人送出了趙醫生,伊峰看的出天奇傷的不深,只是他不明白為何這點傷勢都能讓天奇昏迷,不過只要天奇沒事就好。

其實由於天奇苦練了半年,身體已經非常結實,而且歐芬利剛啟靈不久,對靈氣的掌握還不是很熟練,故而那一劍並不是非常強,只傷入天奇身體半寸左右,而之所以天氣會突然昏過去,主要原因還是」看似無用」晶石。

當時歐芬利一劍劈下,只是一眨眼間,天奇的傷口便刷的流出來許多血,那些血一碰到口袋中的晶石,那晶石便像冰塊投入岩漿中一樣,迅速融入天奇的身體里,晶石融化的那一刻,天奇就好像烈火焚身般的疼痛,故而疼暈了過去。

晶石融入天奇的身體后,還好沒有再發飆,而天奇的身體也出現啥異樣,當然天奇自己也不知道是這回事,更不知道那血滴狀的晶石已經融入了自己的身體。

天奇躺在床上昏睡了兩天兩夜才蘇醒過來,在這兩天兩夜裡,床邊有一個美麗的小倩影一直在呵護著天奇,這個人便是戀兒。雖然如霜幾次勸過了戀兒,叫戀兒回去休息一會兒,但戀兒倔得很,根本不聽,死拉著床邊,硬是不離開。如霜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平日里看似溫順的孩子任性起來,自己都沒有一點辦法。

而另一方面,在這兩天里,克雷尼也帶著克雷克親自上門看望了天奇,說了許多安慰的話,也送了許多補品,其實這些補品對於修鍊之人沒有什麼大用處,修鍊比任何補品都更補。這些只不過是克雷尼的一點點表示罷了。

除了克雷尼之外,青雲宗和無雙城的人也都來道歉過,無雙城的城主歐芬奧更是親自前來,畢竟伊族不是一個無雙城能夠惹得起的,而且他的兒子還在伊族手裡。歐芬奧花了足足一百萬金幣並親自上門道歉了才贖回自己兒子,雖然他心裡很不爽但是也沒有辦法,正所謂實力決定一切,不過這一杠子,他們無雙城是記下了。

而青雲宗則是宗內的一位長老陪著韓薰來的,至於韓薰前些天的所作所為,並不是一場巧合,完全是因為她父親——青雲宗宗主常常提起天奇,還常常誇讚伊天奇,並還有意把她許配給他,所以韓薰一時氣不過,就想試試天奇的身手,沒想到的是天奇居然輕易的把她給打敗了,韓薰在那一刻也打心底里佩服起了天奇,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韓薰也放下了往日的『霸氣』,前來道歉。而這位青雲宗長老除了道歉之外還表達了另外一層意思,希望與伊府聯姻,把韓薰許配給天奇。

不過至於青雲宗宗主為什麼會如此關注天奇這樣一個無名小卒?是有什麼原因嗎?青雲宗和伊族到底有什麼關係?

對於伊峰,沒有當面拒絕的意思,一來是他看出當長老提出聯姻時,韓薰只是低著頭,紅著臉,並沒有多少抵觸之意,默許了,看來她應該不是有心要害天奇的,同時,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是青雲宗畢竟是個宗派,拉攏這樣一個宗派對於自己的大計無疑是起到了一個舉足輕重的作用。

但是如霜卻暗中傳音給伊峰,叫他不要私自定奪,得先問問天奇的意思,很顯然如霜並不怎麼同意這回事,畢竟一個差點成為傷自己兒子幫凶的女孩子突然要成為自己兒子的未婚妻是件很難讓一個母親可以接受的事情,而且她心裡也早有了兒媳婦的人選,雖然她他並不在乎自己兒子有三妻四妾(在玄幻世界里,實力至上,故而只要男的有實力,能吸引到許多異性,男的可以完全不顧這些異性的多少,把她們全都納為自己的情人隊伍里,同樣的,只要女的有實力,女的也可如此),但她心中認定的兒媳婦會不會介意呢?萬一她介意要咋辦呢?

伊峰聽到如霜的提議后,也覺得此事不得操之過急,畢竟這關乎自己兒子一生的幸福,所以伊峰沒有明確的答應,只不過想到很久以前的那個約定,伊峰也沒有立馬拒絕。

伊峰以貴賓的禮儀接待了青雲宗的人,並提議把韓薰留在伊府,住上幾日,等天奇醒來,好讓他們先親近親近,讓他們相互了解了解,然後再商議此事。這雖然對於青雲宗來說有失臉面,因為挑明了說,在外人看來,這門婚事伊族的人想答應就答應,想不答應就不答應,完全不把青雲宗當一回事,可韓薰還是在私下勸青雲宗長老答應了,韓薰這麼做,幾乎完全顛覆了一個淑女的形象,至於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是完全因為她喜歡天奇還是另有原因呢?誰也不知道。

對於青雲宗的無條件同意,雖然有當年那個口頭上的約定,但伊峰還是覺得有些意外,也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不過伊峰轉身一想,這不正是自己希望的結果嗎,所以伊峰沒有多想,之後親自又為青雲宗的人送行,並送了大批珍貴的禮品。

青雲宗並不擔心韓薰留在伊府會有什麼危險,畢竟伊族也算得上是一個光明磊落,名聲好的家族。

送走青雲宗長老一行人後,伊峰下了一個禁口令,不準任何人提及韓薰留住伊府的事情,也是為了給青雲宗保留面子。

其實此事只有伊族及青雲宗少數幾個人知道,並沒有傳開,畢竟一個宗派這般拉下臉來去與人聯姻,還是有損一個宗派的尊嚴,但青雲宗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難處,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

由於玄幻世界里充滿了靈氣,對於修鍊之人來說,一次呼吸就是一次修鍊,一次淬體,而伊族又是一個較大的家族(在烏月城),家裡的各種靈丹妙藥還是很充足的,天奇昏迷這兩天沒少灌過各種這些靈丹妙藥,而且伊雲天天還用靈氣為天奇療傷,故而天奇的傷口沒一兩天就好了。

第三天清晨……

」啊,胸口好痛啊,這真他媽的要人命啊」天奇緩緩睜開雙眼,右手輕輕在胸口揉了揉,裂開的傷口已經只剩下一塊小傷疤了。

天奇一醒來便發現全身都是酸麻麻的,於是天奇想轉個身好起來活動活動經骨,但剛一動便」啊!」的一聲,才發現真正最疼的不是胸前的傷口處,也不是全身各個關節,而是被戀兒枕著的左手,左手已經完全麻痹了,輕輕一動,天奇的左手就像觸了電般疼痛起來。

戀兒也像驚弓之鳥般也醒來了,只見戀兒的雙眼又紅又腫,旁邊還有一圈黑眼圈。戀兒抬頭看見天奇,便一股腦的狠狠的撲入天奇的懷中,雙手緊緊擁抱著天奇,笑著凝噎道:」天奇哥哥,你總算醒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天奇對於戀兒的這一突然而來的」投懷送抱」不免有些驚訝,但左手卻還在麻痹之中,不可動彈,只能用右手抱緊戀兒,天奇邪邪的想:此時不撈點美人香更待何時呀,呵呵….

擁抱良久,賺足美人香之後,天奇才用右手輕輕拍了拍戀兒的小背腰,安慰道:」戀兒,哪有高興地時候還哭呀,好了,沒事了」。

」天奇哥哥,你沒事就好,你不知道你這幾天,可把戀兒擔心死了」,戀兒不捨得鬆開了天奇,望著天奇,用手拭去臉上的淚水,凝噎著聲音的道。

」這幾天我嚇著你了,不過現在你卻嚇著我了」天奇起身邊穿衣服,邊回頭對著身後幫自己穿衣服的戀兒道。

」天奇哥哥,這是為啥,是戀兒做錯了什麼,才嚇著天奇哥哥了?」戀兒不解的問。

」你看看你,眼睛又紅又腫,面目憔悴,臉色蒼白,快說,你在這床邊守了多久了?」天奇整理了一下穿好的衣服,便用一個大人教訓一個小孩一樣的口吻」責問」道,

其實戀兒在這兩天里,都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而且兩天兩夜沒有睡,沒有吃飯,沒有修鍊,直到自己實在是堅持不住了才在不知不覺中枕著天奇的左手睡過去了,臉色能好看嗎?

天奇心裡也明白,戀兒一定是一直都守護在了自己身邊,心裡也滿是感激,同時也暗自道:「這丫頭也太傻了吧,自己並沒有啥大事,也不用一直都守著吧」,內心也對戀兒更加疼愛了。

戀兒使勁的搖了搖頭,傻呵呵的回了一句「才沒多久呢」。

天奇可不信這丫頭,於是天奇晃了晃麻痹的左手,把戀兒拉到身邊,一把抱起戀兒,這一舉動卻著實下了戀兒一跳,但沒有反抗,只是羞羞的道:「天奇哥哥,你這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