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色將要被黑夜籠罩,出沒的靈獸依舊有不少,在密林中有著十來道幽芒閃動。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就這裡了!」

數十息后謝傲雲來到山谷一處,這裡有著陡峭的山崖,周邊藤蔓纏繞,山崖處有個石洞,看其被藤蔓纏得嚴嚴實實的樣子應該沒有靈獸居住了。

而且周圍只有些弱小的靈獸出沒,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你幫我們望下風聲。」

謝傲雲對著易成風說道,隨後整個人消失在原地不一會來到了山崖處的石洞外。

謝傲雲右臂一揮一股靈力激射而去,石洞處的藤蔓瞬間化為碎屑。

大步跨進洞內,先將纏繞在身上的鳳舞解了下來,隨後又在洞口處設下幾道防禦陣法。

他可不想在解毒的過程突然被打擾,而且這次解毒太過於特別了。

設制完畢原本漆黑一片的洞內有了微弱的光芒使得石洞明亮起來。

「呼!要開始了嗎。」

吐出一口氣謝傲雲感嘆道,並非謝傲雲做作而是這也是謝傲雲第一次,雖然這貨貌似情債挺多的,但對於男歡女愛這方面到還真是一個雛。

「我要……給我……!」

就在謝傲雲糾結接下來該怎樣做時,在其身後鳳舞的嬌聲響起,此時的鳳舞早已被赤練莽的毒所控制,呼吸急促,滿臉通紅,就連身上的裙袍也落入地上,只剩編有金絲鳳凰紅色肚兜和一條紅帶遮擋著重要部位。

嬌嫩的肌膚白裡透紅,碩大的雙峰欲要破兜而出,凹凸曲線堪稱完美,峰前那抹綉著金絲鳳凰的紅色肚兜讓其即便在如今的狀態也擋不住其本身的高貴氣質。

這番狀態下的鳳舞其流露出來的高貴氣質盡顯嫵媚,令人把持不住內心的邪惡。

「咕嚕。」

謝傲雲喉結滾動吞了吞口水,遇見這番艷景饒是謝傲雲眼中也難免有些炙熱閃現。

沒辦法太美太嫵媚了,即便是之前看過鳳舞的身體,但那時有些太倉促了而且那時的鳳舞宛如殺人般冷冽的眼神謝傲雲可不敢多看幾眼。

而此時情景再現,完全不一樣的風味這讓謝傲雲真真切切的大飽眼福了。而這種飽福連同身心和靈魂都被點燃起來。

鳳舞那天使般的面容加上那魔鬼般火辣的身材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美,足以讓任何一個男子為其瘋狂。

「給我……」

鳳舞雙臂摟住謝傲雲的脖子,嬌美而潮紅的臉龐使勁的往謝傲雲的臉上狂吻著,紅唇印臉,吐氣如蘭,謝傲雲那本就心猿意馬的心瞬間爆發開來。

雙臂反摟著鳳舞的細腰,大嘴貼上鳳舞的小嘴,一股柔軟、甜美襲來使得謝傲雲更加的忘我迷離。

「嗯哼!」

似乎感受到謝傲雲的迎合,鳳舞一聲嬌響嬌軀微顫,與謝傲雲纏繞在一起,兩人就這麼順藤摸瓜的進行著,身體緊貼如漆如膠。

黯然春色就在兩人的交合之下悄然展開。

「也不知道兩人進行的如何了?不過定然很是精彩!」

洞外易成風望著星空嘴角划起一條俊美的弧線。不過似乎想到什麼其臉上的弧線很快就消失不見,俊美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溫柔和愛憐。

「馨兒,我一定會讓你醒來的!」

隨後易成風嘴裡輕喃,臉上露出了一副堅定的神色,只是那眸子的深處有著不易察覺的哀傷。

…………………………! 翌日!

山谷內,石洞中,此時有著兩具沒有任何衣物的身體相擁而躺。

經過昨天一晚上的翻雲覆雨謝傲雲和鳳舞都進入了夢鄉中。

在石洞內到處是昨晚兩人留下來的翻滾后的痕迹,從這些痕迹中可以看出昨晚兩人的瘋狂程度,看來這赤練莽的毒確實夠兇猛的。

就是不知道謝傲雲在失控之下的鳳舞的強攻之下的結果怎樣了。

「還沒出來?」

洞外盤腿而坐的易成風睜開雙目,見洞口毫無動靜,微微說道。

「難道赤練莽的毒素太猛了?不可能,他那變態的肉身就算再來幾個也不會有任何事。」

易成風猜測著,不過有很快就否決了自己的猜測,昨天見識了謝傲雲的肉身力量之後,易成風可以肯定這赤練莽的毒或許讓其他人來應付的話可能有著不小的麻煩。

但是對於謝傲雲這有著變態的肉身的傢伙來說絕對沒有任何的壓力。

時間緩緩而過,太陽也逐漸移至正中處,洞內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謝傲雲和鳳舞都睡得異常深沉。

若是近看的話會發現鳳舞的臉上還掛著一絲的笑意,似乎感到很滿足。

「嗯。」

這時謝傲雲的眉頭輕微地跳動了下,十指微動。

「這是……?」

似乎感到胸前被兩團柔軟的東西頂著,喘不過氣來,當其睜開雙眼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只見鳳舞那一對豐滿碩大且挺拔的雙峰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前,極為耀眼,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雖然昨天晚上兩人一直都是赤身的瘋狂了一個晚上,可是那時的謝傲雲也如同餓狼般忘我的與鳳舞纏綿著根本無暇欣賞鳳舞那火辣完而美的胴體。

那白皙嬌嫩的肌膚彷彿只要輕輕一捏就能捏出水來一般,傲峰翹臀盡顯玲瓏姿色,有種令人想去撫摸的衝動。

即便是昨晚瘋狂過一次的謝傲雲,看到這番也有些忍受不住了,一股邪火在深處蹭蹭的往上升起。

「妖精,又是一個妖精!」

平復內心深處的邪火,謝傲雲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雖說眼前的女子無論是天賦還是姿色都是上上甚至完美之選,但是想到那一張張同樣不輸於鳳舞的臉龐謝傲雲頓時頭疼起來。

謝傲雲沒有去把被鳳舞壓著的一條胳膊抽出,就這樣保持著這種姿勢看著鳳舞那有些倦意卻睡得香甜的臉頰。

回想起與鳳舞初次見面再到與其一同趕路,他發現這原本有些天真無邪而後因看了其身子后的冰冷再到從三條火龍中將其救下后的奇妙變化,謝傲雲似乎捕捉到了什麼。

「呼……!」

謝傲雲深深地吐出一口氣,把一切都拋在腦後,如今一切都發生了想在多也無用了。

謝傲雲抬起另一隻手輕輕地放在鳳舞的臉上拇指微動,臉上掛著一抹柔情。

對於這種事謝傲雲從沒有想過,鳳舞來歷神秘,其背景定然非同尋常,謝傲雲在不知其底的情況下就與鳳舞發生了這樣關係,日後必然會有不少麻煩。

只是如今的謝傲雲並沒有想得這麼深遠,可若是按謝傲雲的性子來看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太在意。

關係已定就算是龍潭虎穴謝傲雲也要去闖一闖。

「嚶嚀。」

鳳舞葉眉微挑,嘴中發出一聲輕嚀,雙眸微微打開,她沒想到的是睜開的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謝傲雲,而且是如此的近,兩人的嘴唇幾乎快要貼在一起了。

這讓鳳舞內心處有些許的欣喜,只是當她的欣喜還沒來得及在臉上展現出來時,似乎感受到了有些不對勁。

她將目光往下移去,先是謝傲雲裸著上身,而後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那雄偉的雙峰之上,頓時一股怒氣橫生。

一股強悍的靈力從其體內爆涌而出,掄起拳頭一拳轟在了謝傲雲的胸膛上,謝傲雲一個猝不及防被鳳舞那暴怒的一拳轟向石壁之上。

「轟!」

謝傲雲整個人如同炮彈被砸在石壁上,轟鳴響起,煙塵盪起,瞬間在石壁上出現一個大坑。

「咳咳!」

謝傲雲咳了咳,劍眉微皺,但卻沒有說什麼,只能一臉苦笑,他明白昨晚因為鳳舞中了赤練莽的毒迷失了自我所以不知道其中毒之後所發生的事了。

「為什麼?」

鳳舞眸中寒意驟起,一抹殺意一閃而過,不過很快就掩埋起來,大概是對謝傲雲還存有一絲的感情吧。

可是她之前雖然喜歡過謝傲雲,可並不意味著她可以被謝傲雲所玷污,而且對於兩人所發生的事她一概不知,所以認定為是謝傲雲用了卑鄙的手段才會這樣的,雖無殺心但出手也沒有太多的留情。

這讓鳳舞既憤怒又失望,憤怒謝傲雲的所作所為失望的是她看錯了謝傲雲,所以一出手就帶著一股狠厲的勁氣。

「嗯哼!」

就在鳳舞想要起身時,自其體下傳來一股鑽心的痛,葉眉緊蹙,一個趔趄讓得鳳舞依靠在了石壁邊上,充滿怒火的雙眸緊緊地瞪著謝傲雲。

「那個鳳舞,這是個誤會……」

感受到鳳舞怒火,謝傲雲知道再不解釋那麼那麻煩就大發了,只是還不等謝傲雲說完鳳舞的嬌喝聲將其打斷。

「誤會?事實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誤會,謝傲雲我看錯你了!」

鳳舞見謝傲雲還想解釋於是冷聲喝道,那眼眶處有著稍許的淚花泛起。

說完鳳舞從儲物戒中拿出一襲紅袍將其魅惑火辣的身軀包裹,掩蓋了那一番絕世美景。

只是那嬌美的臉龐上少了份俏皮反而多了份幽冷。

「怎麼?你是認為我用了見不得光的手段佔據了你的身子?」

見鳳舞如此冷漠、陌生的臉龐謝傲雲同樣有些惱怒,抽出一件白色衣袍穿在身上,微眯著雙眼緊盯著鳳舞。

「是不是認為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樣,對我極為失望?」

謝傲雲微頓后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向鳳舞走去,嘴裡發出陣陣質問。

「其實我真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但我還不至於用一些卑劣的手段來得到一個女人,包括你在內!」

謝傲雲發出一聲自嘲,而後又變得肅然起來,謝傲雲他的確有不少情債但他從未有過任何的非分之想,更沒有使用過任何的卑劣手段。

不然也不會到昨晚之前還是一個雛。

看著謝傲雲那緊逼的目光鳳舞的眼中上過一絲的慌張,對於昨晚的事她一概不知,所以醒來看到自己與謝傲雲赤身相擁時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難道昨天的事另有隱情?鳳舞心中微微問道。

其實之前由於鳳舞中有赤練莽的毒而後又再六大雷劫巔峰強者的圍攻之下動用了全部的靈力使得毒素在體內加劇蔓延開來。

在所有人撤離之後因中毒太深所以噴出一口血之後就直接昏迷了,再後來就毒性爆發一心想著做那種事哪還有半點意識。

「但如今事已至此,我們已發生關係我也不想去撇清,更不屑於找些下三爛的借口去敷衍,但我不想在以後的日子裡你我二人冷臉相對成為一個陌生的人。」

言到此處謝傲雲離鳳舞已只有半步之遙,謝傲雲雙手後放,神情認真的看著後者的眼睛,眼中有著真誠,溫柔。

謝傲雲認真的眼神令得鳳舞愈加的慌張,她很想別過臉去,但內心總是期待著什麼,或許她還想在謝傲雲口中多了解一些當時的情況,其實她也希望是自己誤會了謝傲雲。

「你中了赤練莽的毒!」

盯著鳳舞的眼睛謝傲雲不緊不慢地說道,鳳舞現在是他的女人,他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而產生的誤會給以後的相處帶來不良的後果。

所以在這件事上謝傲雲必須給鳳舞一個交代。

「赤練莽的毒!?」

對於赤練莽的毒鳳舞不可能不知道,這種毒會使中毒者對異性之間的合歡有著極為強烈的慾望,若不及時救治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爆體和精神摧殘而死。

「難道是在那個時候……」

鳳舞回想起在六大雷劫巔峰圍攻那條半步先天的赤練莽時,她趁著一絲的間隙加上她修鍊過不俗的隱匿功法成功進入那生長有熾焰果的山洞中。

當時的她也懷疑過熾焰果樹旁是否有赤練莽設下的陷阱,畢竟這是一條半步先天的赤練莽,靈智早已不弱。

所以但她進入山洞時也是小心翼翼的,可鳳舞還是因為閱歷太淺,涉世不深,在不經意間觸動了赤練莽設下的毒,絲毫沒有察覺。

後來被發現又被追殺圍攻,靈力暴施,使毒素加劇在體內擴散。

最終結果就這樣了。

「對不起……!」

想到這裡鳳舞心中充滿內疚,微微抬起臻首眼睛微紅,輕聲說道。

說道這裡,雖有很多的內疚但到了嘴邊有說不出話來,只能紅著眼,流著淚看著謝傲雲。

謝傲雲的手貼在鳳舞的臉上輕輕地擦去其臉上的淚水。

「嗚……」

謝傲雲突然低下頭用他那張大嘴覆蓋在在鳳舞的小嘴上,在鳳舞的失神中溫柔地親吻著其嬌嫩柔軟的紅唇。

而後在謝傲雲的柔情下鳳舞逐漸的迷離起來,最後兩人緊緊的熱吻在一起。

………………! 「呼……!」

盛世權謀:毒妃霸天下 良久后兩人雙唇分開,鳳舞長長的舒了口氣,呼吸微喘,臉龐上兩朵紅暈漂浮。

如今鳳舞已從一個女孩蛻變成一個女人之後,其那好貴不凡的氣質中增添了一股嫵媚之味,令人心猿蕩漾。

看著鳳舞謝傲雲一手微抬用拇指輕輕地觸摸著鳳舞那美艷的臉龐。

他這番動作惹得鳳舞微微低著頭,顯得很是害羞。

「走吧!那小子恐怕等得不耐煩了。」

放下手握住鳳舞的柔弱無骨般的玉手,微微一笑說道。

他口中的小子自然是在石洞外為他們守了一夜的易成風了。

而就在謝傲雲就要撤去設下的陣法時,只見其劍眉微蹙,眼中劃過一絲的疑惑。

「怎麼了?」

見謝傲雲停下腳步,鳳舞疑惑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