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霄大師是天雷谷內的第二長老,可謂是位高權重,直接帶著神武就面見了黃龍大師。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天雷谷的谷主乃是一位面色枯槁的中年男子,看其年齡,似乎比天霄大師還要年輕一些。

可其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卻遠超天霄,他已是十分接近五品陣法宗師的境界,乃是一位超級強者!

黃龍大師在天雷系陣法上有著自己開創性的研究,天元城的護城大陣便是他一人所布下,乃是准五品大陣!

那雷霆萬鈞大陣的威能遠超楚風皇城的星雲大陣,即使是神武改進了星雲大陣,其也無法與雷霆萬鈞大陣相比。

神武見到此人之後,能感覺到對方那如淵似海的龐大精神力,他不禁面色肅穆,直接說明了來意。

「神武小友想要一個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你的戰力驚人,同時對陣法一道有著極高的造詣,若是在三天前,我一定會答應下來。」

「可現在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已經確定下來,我天雷谷內的三位天才陣法師將進入深谷內。」

「現在要取代其中任何一人的資格,恐怕都極為不妥。」

黃龍大師語氣真誠,神武聽出他並不是要坐地起價,他也理解對方,畢竟天雷谷的名額本就只和兩儀宗相同。

若是再以一名外人取代自家弟子,那天雷谷的弟子恐怕都要有所怨言。

神武點點頭,他默默拿出了一枚天生便有紋路自成的石塊:「那我就以這天紋石來換取一個名額如何?」 神武手中的天紋石是從黑天魔尊的收藏中找到的,這枚天紋石是剩餘天紋石中個頭最大,效果最強的!

天紋石對陣法師來說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可助陣法師布置出絕世陣法。

像神武就靠幾枚天紋石,超越他精神力的極限,布置出了四品大陣。

若是天紋石的數量夠多,甚至可布置出五品大陣。

天武大陸上有不少五品大陣乃是四品陣法大師聯手布置出來的,他們所靠的便是天紋石的力量。

在天雷谷中雖然也有天紋石,可數量並不多,更是從未見過神武手中這般碩大和有質感的天紋石。

黃龍大師稍微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搖了搖頭:「神武小友,真是不好意思。」

「天紋石雖然很寶貴,可對我天雷谷來說,弟子的利益更為重要,我們不會隨意犧牲他們的利益。」

見黃龍大師拒絕,神武卻是沒有太生氣,真正的宗門掌舵者應當如此才對,畢竟整個宗門的人心相背十分重要,黃龍大師這是站在大局考慮,才會做出如此決斷。

神武也沒有強求,雖然他拿出神紋石,就定然會打動黃龍大師,拿到一個名額。

可神紋石的價值太過珍貴,神武可捨不得拿神紋石換取這麼一個機會。

「神武小友,若是你有意願,明日可和我們一起去觀看雷暴深谷試練,見識一下那萬雷齊下的奇景。」

「作為補償,神武小友這段時間都可在紫雷天池中修鍊,我們天雷谷也十分希望神武小友能夠乘興而歸。」

黃龍大師十分熱情的挽留神武,他也就答應下來,去瞧瞧雷暴深谷中的情況也不無不可。

……

第二天朝陽升起沒多久,天雷谷內就人頭攢動,谷內的弟子和這段時間內入住的客人全都聚集起來,來到天雷谷深處。

雷暴深谷是天雷谷內的一處秘地,其平時隱於無盡雷光中,只有每三十年才開啟一次,此時雷暴深谷的模樣才會展現於人前。

今日那片區域的雷光漸漸收斂,所有人便能找到這處深谷,其與天雷谷的入口有些相似,一條狹窄的通道延綿入內,那是深入雷暴深谷的唯一通道。

雷暴深谷的其他位置有著無數雷光,那是無法涉足的禁地。

看到雷暴深谷中那宛如天地末日的場景,神武也不禁心中暗驚,若是落入那無數雷光之中,恐怕靈海境的大能也無法保全自身。

這也是雷暴深谷到目前為止都未被人強行探索的原因,靈海境的大能都不敢以身犯險!

「據說雷暴深谷乃是一座超絕陣法的核心,看來這個傳言沒有誇大,難怪進入雷暴深谷必須是陣法天才。」

神武心中有了明悟,由於雷暴深谷曾經是一座超級大陣的核心區域,只有對陣法有著較高造詣的陣法師才能在深谷中進行探索,不然一不小心就會踩中雷區!

「此次有元明師兄出手,對雷暴深谷進行探索,這波絕對穩了!」

「元明師兄雖是我們天雷谷中最傑出的年輕陣法師,可元虛師兄也不比他差上太多,況且元虛師兄對遠古時期的陣法頗有研究,或許他能在雷暴深谷中走得更遠。」

「我們天雷谷探索了這麼多次雷暴深谷,雖然雷暴深谷每次開啟,其陣法布置均會發生變化,不過我們也總結出了很多探索的經驗,此次探索的收穫說不定能超過上次!」

「上次雷暴深谷開啟,天霄大師取出了九霄天雷陣的殘陣之一,要是此次能再取出一些其他殘陣陣圖,那我們天雷谷絕對能迎來一波快速發展期!」

在天雷谷前,無數天雷谷的弟子均是在議論紛紛,有三位年輕的陣法師站在人群最前方,他們便是天雷谷此次推舉參加雷暴深谷試練的三位陣法師。

他們三人分別為元希、元明和元虛,相對來說,元希的年齡最大,已經將近六十歲,在三十年前,他就差一點參加了雷暴深谷的試練。

而經過三十年的沉澱,他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極為深厚,已是一位四品陣法師。

元希面容嚴肅,乃是一位身材中等的中年人。

元明則是這一輩天雷谷弟子中最富才情的陣法師,他心中有萬千丘壑,看著雷暴深谷的眼神充滿了躍躍欲試。

元虛則是因為他在遠古陣法的專精而被選入的人選,據說天雷谷所處的區域就曾經是一座遠古時期的超絕大陣,曾覆蓋了方圓上千里的範圍!

「黃龍,你們天雷谷此次居然只派出了這麼三位毫無特色的陣法師,看來你們天雷谷越來越沒落了。」

敢如此嘲笑天雷谷的乃是兩儀宗的一位長老,他傲然佔據了雷暴深谷前的一大片區域,身後跟著不少兩儀宗的弟子,其中曾經折損了天雷谷顏面的方永豐赫然在列。

方永豐作為兩儀宗選取的可進入雷暴深谷的三位弟子之一,可他的地位卻在三人之中位列最後。

一男一女兩名年輕天才都站在他前面,兩人似乎是一對情侶,在眾人面前毫無忌諱的牽著手,秀起了恩愛。

「平哥,今日我倆攜手闖這座雷暴深谷,定要取出其中最為寶貴的幾樣寶物,這是我倆的一次巨大機緣。」

面容絕美的少女仰起頭看向身邊俊美的師兄,也是兩儀宗這一輩陣法造詣最高的陣法師,卜陽平。

簡直稱得上是人生贏家的年輕陣法師低笑一聲:「這座雷暴深谷與我兩儀宗內的陰陽谷有些類似。」

「我上次進入陰陽谷,便探索陰陽谷的三分之二,探索這座雷暴深谷自然不在話下。」

兩位神仙眷侶一般的年輕陣法師攜手矗立,周圍還有一元宗、四象門和飛仙派的諸多弟子,連另外兩座強大宗門紫霧聖殿和白鹿書院的弟子都來了不少。

在雷暴深谷外,可謂是諸強集結,其中光是算得上是一流宗門的就有一元宗、紫霧聖殿和白鹿書院三座,天雷谷和兩儀宗的實力也不比他們差上分毫。

「黃龍兄,時間差不多了,雷暴深谷試練可以開始了。」一元宗的一位長老輕聲提醒道。

黃龍大師瞥了一眼帶隊的宗門強者和站在雷暴深谷前的九位陣法天才,他輕輕點頭:「今日又到了雷暴深谷開啟之日。」

「此谷乃是我天雷谷的密地,是一次極大的機緣,不過谷內也有著無窮危險,希望入谷的諸人以保全自身為首選。」

「現在你們可以進去了!」 黃龍大師話音剛落,卜陽平就當仁不讓的第一個邁步走入雷暴深谷內,他入谷之時卻是溫柔的對身邊的女伴說道:「師妹,緊緊的跟著我,我帶你進去尋找機緣!」

此人極為自信,似乎將雷暴深谷視為了自家花園,直接就帶著對他極為崇拜的師妹走入了雷暴深谷內。

他胸有成竹的踏步向前,眨眼間就走入其中上百米,雷暴深谷內沒有絲毫異狀發生,讓觀看的諸多弟子懷疑雷暴深谷是否出現了問題。

一元宗的一位陣法師也直接踏步走入雷暴深谷內,他循著卜陽平的腳步,亦步亦趨的朝前走。

可他似乎是不小心落錯一步,天空之中陡然有天雷炸響,一道天雷猛地劈落在他身上,其攜帶的一塊玉佩陡然炸碎,替他承擔了那可怕的一擊。

這位陣法師心有餘悸的退了回來,若不是有師門長輩賜予的護身寶物,他剛才就死在那道天雷下了!

卜陽平充滿嘲諷意味的話語也從前方傳來:「你想跟著我深入雷暴深谷,簡直是找死,雷暴深谷內的陣法時刻在變化,你以為此谷是隨便什麼垃圾都可以深入的么!」

那名一元宗的陣法師被氣得臉色鐵青,他只是見卜陽平在雷暴深谷內似乎行走隨意,他便想省省力氣,沒想到反倒出此大丑。

其他幾人有了前車之鑒,便小心翼翼的走入雷暴深谷中,開始推算谷內的陣法演變,儘力尋找安全的路線。

當走在最後的飛仙派弟子正欲走入雷暴深谷時,天空中陡然一陣震顫之感傳來,有人強行飛渡到此地!

「飛仙派的小子,你的位置是我赤血魔宮的!」一隻紫黑色的大手陡然蓋壓下來,將那名飛仙派的弟子抓取在手中,隨著一聲慘叫,對方渾身筋骨盡碎,渾身浴血。

一名渾身都籠罩在血雲之中的高大人影從天空中降臨,還有一群身穿印有紫色圓月的魔徒被裹挾在血雲中落下。

此人戴著一張黑鐵面具,露出的眼眸中宛如蘊含有無邊血海,讓人望之生畏,他身上還穿著一件猶如聖血鍛造而成的鎧甲,顯得極為威武不凡。

「赤血神甲!赤血魔宮的副宮主申公屠!」

這標誌性的裝扮和那件赤血神甲顯露出了此人的身份,本來想興師問罪的飛仙派長老有些進退不得。

赤血魔宮可是在西南十八國中算得上是一手遮天的強大勢力,其更是元始魔教的十二魔宮之一,西南十八國內的七大一流宗門需要聯手才能與之抗衡!

飛仙派只是一個二流宗門,門派內只有一位靈海境大能坐鎮,若不是靠著宗派內的一件通靈寶物,恐怕飛仙派都算不上二流宗門。

眼前派來帶領弟子進入雷暴深谷的長老也只是先天大圓滿的境界,直面魔威滔天的申公屠時,他感覺到呼吸沉重,一些話語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

反倒是一元宗的那位金袍長老對著申公屠怒喝道:「申公屠,你赤血魔宮想要做什麼!快給我放下那位飛仙派的小友!」

黃龍大師也面容肅穆:「歡迎赤血魔宮的朋友到此,可我天雷谷不是赤血魔宮,還請申兄先放下這位飛仙派的弟子。」

身軀和面容籠罩在鎧甲和面具下的申公屠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他輕輕一甩,那名飛仙派的陣法師便渾身碎裂,奄奄一息的落在地面上。

「看在黃龍谷主的面子上,我就留你一條狗命,不然我定要將你大卸八塊。」

申公屠極為強勢,他主動出手,將飛仙派的弟子打成重傷,現在卻像是饒了他一命一般,飛仙派的長老卻是敢怒不敢言。

「黃龍兄,我們赤血魔宮此次來,是想要找貴谷討要幾個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

「剛好飛仙派的名額還未使用,就被我們徵用了!」

飛仙派的長老總算忍不住說道:「申公屠!你不要欺人太甚,這個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是我們飛仙派的前輩相助天雷谷,兩派交好后,才獲得這一名額。」

「你說搶就想搶?」

申公屠幽幽冷笑一聲:「小小一個飛仙派,也在我面前逞強,信不信我馬上就讓人滅了你們!」

「一個堪堪列入二流的宗門,對我赤血魔宮來說只能算是螻蟻!」

申公屠在靈海境大能之中都算作是強者,他要對付飛仙派可謂是相當容易。

「覆滅一個二流宗派,申副宮主還需要和此人如此廢話?我們九陽魔宮可替你們出手!」

隨著一道霸道無比的聲音響起,一名高大威武的漢子踏步走入天雷谷內。

此時天雷谷外圍的諸多大陣已經被開啟,可此人卻是如履平地,身上散發著無比可怕的陽剛氣息,將那天雷陣中的天雷都震散,輕鬆無比的走入了天雷谷。

「這是……九陽戰體!你是九陽魔宮的人!」那飛仙派的長老臉色狂變。

此人散發的氣息可怕無比,飛仙派的長老只在掌門身上感受到過這種壓力。

況且對方的氣勢比掌門還要狂暴,讓他心中升起驚懼之感。

九陽魔宮是十二魔宮之一,據說在魔教分裂后,九陽魔宮在十二座魔宮中可排進前三,其便是以九陽戰體而著稱。

九陽魔宮更是出現過陽頂天這一絕代教主,其以九陽不滅身這一先天戰體成就無敵之勢!

「九陽魔宮的九大長老,你位列第幾?」黃龍大師盯著對方問道。

那位修鍊九陽戰體有成的大高手身上散發著無比熾烈的氣息:「黃龍大師,你與我二哥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你應當聽他提起過我莫老八的名字!」

這位自稱莫老八的高大漢子卻是在外有著極大的名聲,在場諸人均是現出忌憚的眼神,難怪此人敢隨口說出要滅掉一個二流宗門。

「你們別把這些小門派嚇破膽了,我們此次來,只是要探索雷暴深谷一番而已。」

一道婉轉飛揚的輕笑聲讓正常氣氛緩和了一些,一名千嬌百媚的美貌少婦飄揚降臨,她身後還跟著十幾名形態各異的魔徒。

新來的這群魔徒有著統一的特徵,那便是他們手中要麼手持星盤,要麼手持羅盤,看著雷暴深谷的眼神充滿炙熱。

「沒想到連天機魔宮的人都來了!」黃龍大師表情複雜,看著第三波降臨的魔宮魔徒,心中不禁沖盪起萬般波瀾。

天機魔宮同樣是十二魔宮之一,他們與其他魔宮不同的一點在於天機魔宮內多是陣法師、煉藥師和煉器師。

天機魔宮中的天機閣乃是讓無數鑽研精神力的武者夢寐以求可進入其中學習一番的寶地,其中封存的天魔策更是魔教的三大奇功之一! 天機魔宮的正副宮主均是五品陣法師或是煉藥宗師,乃是在各自領域的老祖級人物!

眼前這名美貌少婦就是與黃龍大師一輩的陣法大師,同樣是很可能晉陞為五品陣法師的強大人物!

「黃龍兄,此次小妹帶隊前來,只是希望能獲得幾個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讓我們天機宮的幾位弟子可進入其中歷練一番。」

「想必黃龍兄看在我的面子上,不會斷然拒絕吧!」

那美貌少婦巧笑嫣然,充滿了魅惑之力,在場的無數武者看到她那嬌媚的笑容和若隱若現的火爆身軀,不禁沉浸其中,露出痴迷之色。

神武連忙甩了甩腦袋,讓自己稍微清醒一點:「天魔策之中傳說記載了三十六種精神秘術,這應當就是其中的天魔魅惑之術了!」

天魔策的大名響徹天武大陸,足以和魂族的神魂輪迴法媲美,乃是最強的鍛煉精神力的法訣之一,其中更是有著諸多精神秘術,可謂強大無匹。

黃龍大師同樣沒有受到這位美婦的精神魅惑影響,他的聲音如同晨鐘暮鼓,一下就將被魅惑的諸人都喚醒過來。

「鍾無艷,你們天機魔宮明明有天機城可用於探索,為何還要來我天雷谷爭奪名額!」

那名為鍾無艷的美婦輕笑一聲,笑聲中都蘊含有若有若無的魅惑之力,讓人不禁升起一股慾念,修鍊天魔策之後,她不知不覺中就會帶上這麼一點魅惑之力。

「黃龍兄說笑了,我們天機城五十年才全面開放一次,要等其開啟,恐怕天武大陸都已發生了諸般變化。」

「這回聽說雷暴深谷即將開啟,我們三大神宮齊至,也只是為了討要幾個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而已。」

黃龍掃視著三位魔宮的高手,他們均是靈海境的大能,手中還掌握著通靈寶具,來者不善!

黃龍大師聲音漸冷:「若是你們有誠意的話,就該在雷暴深谷開啟之前就來商談此事。」

「可你們不僅在秘地開啟之後才到來,還出手打傷飛仙派的道友,還如此強勢的討要進入雷暴深谷的名額。」

「是以為我天雷谷的大陣毫無殺傷力么!」

黃龍大師的怒意感染到天雷谷的諸多弟子,同時在天雷谷內也浮現出無數陣紋,雷雲中有金色、紫色和紅色的雷光閃過,那可都是威力絕大的異雷!

天武大陸上曾經有過一個說法,陣法師與武者單挑的話,只能被虐得爹媽都不認得,可若是讓陣法師布下大陣,那單挑十個百個同級武者都不在話下!

現在三大魔宮的高手可都是深陷在天雷谷內,此地已被天雷谷經營數千年,裡面密布各種陣法,天雷谷更是以精通殺傷力最強的天雷系陣法而著稱,想到那雷雲中的無數天雷,魔宮強者都頭皮發麻。

鍾無艷此時卻不急不緩的輕笑道:「黃龍兄還請息怒,我們三大魔宮此次前來,是帶著誠意而來,只要黃龍兄答應讓我們三大魔宮的弟子入場,這張陣圖便是報酬。」

鍾無艷手中的是一張極為複雜的陣圖,不用她介紹,曾經見過類似陣圖的黃龍大師低吼道:「這是……雲霄天雷陣的陣圖!」

來自天機魔宮的陣法大師笑吟吟的說道:「正是雲霄天雷陣,作為九霄天雷陣的陣圖之一,這可是我們天機神宮保存的拓印版陣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