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奇蹟,這是活生生的奇蹟。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即便是在須彌山之中,這種事情,也從未發生過。

所有的人,這一刻,幾乎都要瘋狂了。

那小女生,似是也完全呆愣住了,目不轉睛,盯着那株百色琉璃。

販賣草藥的小攤販,似是也傻了,自己的販賣的廢草,到了光明大宗師的手中,就成了天材地寶?這……這……若非親眼相信,恐怕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

天啊!

兩塊靈元石,這株廢草,才值兩塊靈元石。

可是,短短的片刻時間,進了鼎爐這麼一煉,頓時就成了無價之寶! 看着流光四射的百色琉璃,小女生眼淚都要下來了。

連忙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顫顫地說道:“大師……大師……這……這是真的嗎?”

光明大宗師聽罷,“哈哈”大笑起來,伸手將懸浮在空中的百色琉璃,一把抓在了手中,朝着小女生面前一伸,說道:“你可以自己看看,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我看看……”

人羣之中,有人發出了驚呼的聲音。

只看見大批的人,一下子都涌上來前。

許多修煉者眼睛之中閃着炙熱的光芒,打量着百色琉璃。

“是真的……這是真的百色琉璃,上等藥材……”

許多人確認無誤之後,都震驚萬分。

這一刻,人羣徹底炸開了鍋,許多人都將光明大宗師詩作神明一般。

日常系美劇 在須彌山,即便是真仙,在這裏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人物,但是……像光明大宗師這樣的,一定是稀罕的人物……

“光明大宗師,你還收徒嗎?要不……收我爲徒吧……”

人羣裏頭,有人大呼一聲,跑上前來,想要立馬給光明大宗師磕一個,卻是被那隨行的紅袍僕人,給扶住了。

“光明大宗師不收徒,這位兄弟,還請平靜一下情緒……”

平靜情緒?

兩塊靈元石的藥材,往鼎爐裏頭一煉,立馬成了價值千金的上等藥材,這讓大家夥兒怎麼平靜?

這種事情,若非親眼見到,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小女生驚喜得都流下了眼淚,從光明大宗師手中接過百色琉璃,不斷鞠躬道謝,似是十分激動。

光明大宗師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似是高傲至極。

不過,對於他來說,確實有這個資本,能在轉瞬之間,變廢爲寶,這便是真仙也未必能夠做到,更何況,是這樣稀罕的藥材。

“靜一靜……大家靜一靜……”

紅袍僕人連忙擺手,維持現場秩序。

此時此刻,光明大宗師在衆人眼中,儼然比那神佛還要尊貴,許多人都忍不住想要上去緊緊地抱住他的大腿。

“接下來,是最後一位有緣人,光明大宗師,會爲這位有緣人,選擇一把無價的神兵法器!”

紅袍僕人面色一厲,震聲說道。

神兵法器?

在場衆人的一聽,“哇”的一聲,一個個目瞪口呆,簡直都要瘋掉了。

須彌山遍地都是修煉者,要說神兵法器,那恐怕滿大街抓一個人,兜裏都能翻出好幾把……但是……無價的神兵法器……無價……這纔是最主要的。

能讓這些修煉者,認定爲“無價”的,那必定是震古爍今的神兵法器。

這等法器,皆在大神大佛的手中,說難聽點,就算是一般真仙的法器,也未必稱得上“無價”一詞。

武侯派諸葛大力拜見老天師 經過這兩次的事件,在場衆人,沒有人會懷疑光明大宗師的能力。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爲之瘋狂。

若說喊光明大宗師叫“爸爸”,能讓自己成爲這個有緣人,那恐怕光明大宗師這一秒鐘,就能多出幾百上千個兒子。

“靜一靜,大家靜一靜!”

現場的秩序一片混亂,紅袍僕人,連忙又大喊了幾聲,加強了音調。

聲音如同驚雷一般,這才喝住人羣,讓人羣安靜下來。

只見光明大宗師面帶笑容,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這種時候,要說他是某個神佛化身而來的,恐怕沒有人會不相信。

人羣裏頭,李長生和老者,對視了一眼。

李長生淡淡一笑,壓低了聲音,說道:“這光明大宗師,要是拿出一本‘生死簿’來,我就服他……”

老者面色微微一變,乾咳兩聲,說道:“李仙師不要開玩笑……”

兩人此時此刻,都來了興趣,只等着看這光明大宗師,能拿出什麼無價法器來。

光明大宗師目光一掃人羣。

整片人羣,頓時鴉雀無聲。

目光所到之處,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亢奮的神色,待到目光轉移之後,這些人又頓時黯然失色,比死了爹孃還傷心的樣子。

光明大宗師的目光,最後落到了李長生和老者的這一頭,只見他伸出手指,輕輕一指,說道:“你!”

“我?”李長生身旁的一名修煉者,頓時興奮得跳了起來,手舞足蹈,大喊道:“哈哈哈……我成有緣人了,我成有緣人了……”

衆人驚呼不止,一個個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還未等人羣平靜下來,光明大宗師,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你,是你……”

說完,手指又是一點。

剛纔那名修煉者,頓時語塞,整個人臉色難看至極,如同吞下了一隻死蒼蠅。

“是我?”

人羣裏頭,一個聲音響起。

光明大宗師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就是你。”

“選錯了吧?”

“沒選錯,你出來!”

光明大宗師斬釘截鐵地說着。

衆人頓時屏息,只看見李長生一臉平靜,緩緩地邁步走了出來。

身後頭,老者“哈哈”一笑,說道:“恭賀李仙師中六合彩!”

“天啊!他就是那無價法器的獲得者?”

“天啊!他就是那第三位有緣人?”

“……”

人羣裏頭,不少人驚呼着,似是都要淚流滿面。

無價的神兵法器啊!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李長生卻是顯得異常平靜,淡淡一笑,說道:“大師只怕是要換一個人了!”

什麼?

人羣之中,衆人一怔,似是都沒聽懂。

光明大宗師“哈哈”一笑,走上前來,說道:“這位高士,既然我已經選中了你,當我第三位有緣人,那麼……這個決定,就不會更改。”

“我看你必須得更改!”李長生有些無奈,說道。

“爲什麼?”光明大宗師見他這副模樣,也怔了一下,似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爲他的有緣人,竟然還有人會拒絕他?

我的天!

莫說是光明大宗師,現場的衆人,都要驚震住了。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我初來乍到,身上,可沒有靈元石,即便你幫我選了法器,這靈元石,我也支付不出來……所以,你還是換個人選吧!”

“你沒有靈元石?”光明大宗師眉頭微微一皺,似是有些意外。

李長生點了點頭。

光明大宗師又道:“那你可有寶貝在身上?用來做交換,也是可以的……”

話音落下,未等李長生回答,一把拉住李長生的手腕,說道:“走,我帶你找法器去……” 光明大宗師不由分說,拉着李長生便要去尋無價的法器。

人羣跟在後頭,浩浩蕩蕩。

“這個人莫非是瘋了吧?激動到腦子壞掉了?光明大宗師要給他無價的法器……他竟然還想不要?”

“得了便宜還賣乖……呸呸呸……作……”

“……”

許多人紛紛議論着,眼神之中的光芒,似是都帶着殺意,恨不得將李長生給殺了,好自己當那第三個有緣人。

只看見光明大宗師,拉着李長生,來到了一個擺賣法器的小攤販面前,停了下來。

“大師,看看我的法器,都是上等寶貝……”

小攤販一見光明大宗師,頓時眼神一亮,急忙開口說道。

衆人打眼一瞧,都暗暗讚許。

這一次,光明大宗師選的攤位,倒是比前兩次,看上去更靠譜許多。

這個小攤販面前擺放着的法器,都非凡品,每一件,似是都是大成修煉者祭練過的,閃閃發光,裏頭蘊含着強大的氣息。

不過,這些法器,雖然非凡,但是,要稱得上“無價”只怕有些誇張了。

這樣的法器,在場的修煉者,半仙以上水準的,每個人都有這麼一件。

這位賣法器的小攤販,是今早來的,來的時候……足足帶了兩百來件法器,當然……因爲他賣的法器好,確實是非凡之物,所以一天下來……已經賣出了七、八十件,賺了不少的靈元石。

但是,這剩下來的一百多件法器,都是修煉者們挑剩的。

既然是挑剩的,那必定威力或是作用,沒有賣出去那些那麼強大,當然……也有可能會遺留下一些珍品被人看走了眼。

不過,說來說去,無價,稱不上。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在場衆人,對於光明大宗師的信心。

連一株廢草,在光明大宗師的手中,都能變成非凡的寶物,更何況,是這些原本質量就不低的寶貝?

“來,我幫你挑選!”

光明大宗師鬆開了李長生的手腕,淡淡一笑,未等李長生開口,便蹲下身去,在這百件法器之中,尋找他所說的“無價”法器。

衆人一時之間,都瞪大了眼睛,只等着看看,光明大宗師能從這些法器之中,選出個什麼來。

李長生面色自若,也不說話,靜靜站在,心裏也十分好奇。

不多時,只見光明大宗師選來選去,一伸手,拿起了一把短劍,長約十二寸,咧嘴一笑,問小攤販:“這個,怎麼賣?”

“大師好眼光!”小攤販連連豎起大拇指,說道:“這一把飛劍,可是商周時期,一位真仙所用的法器,據說能夠傷人於千里之外,萬界之中來去無影……”

“別廢話,說價格!”

沒等小攤販自賣自誇完,光明大宗師便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戰國大司馬 小攤販一聽,“嘿嘿”一笑,說道:“既然大師看中了這把飛劍,那我便開個實價,五千塊靈元石!”

“五千塊靈元石?”

在場衆人一聽,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飛劍乍一看上去,確實非凡,不過,到底有沒有小攤販所說的那麼厲害,還有待商榷,更何況……許多無價法器,皆有靈性,想要完全開啓法器之中蘊藏的力量,都是需要時日的,有些法器,必須與持有人一同修煉,待到年深日久之後,才能爲持有者所用……還有一些法器,自身力量處於封閉狀態,可能需要以三味真火祭練許久,才能開啓法器的力量。

乍一看,這飛劍的色澤、成品等等,五千塊靈元石,倒是不貴,不過,真若是“無價”的法器,這小攤販也不可能拿出來賣。

“不貴,不貴!”

醉君榻,致命狂妃 光明大宗師臉上帶着笑意,眯着眼睛,喃喃地說道:“待我祭練之後,保準能讓這把飛劍,成爲舉世無雙的無價法器!”

“天啊!”

“大師威武……”

圍觀人羣,聽到光明大宗師說這番話,立時驚呼連連。

光明大宗師的手段,剛纔大家都親眼所見,絕對不會有假,光明大宗師說,能將這非凡的飛劍,煉成絕世的珍品,那便一定能練出絕世的珍品。

“這位小兄弟,五千塊靈元石,你可有?”

光明大宗師“哈哈”一笑,轉過身來,看向李長生。

李長生搖了搖頭,一聳肩,無奈地說道:“我剛纔說過了,我初來乍到,真沒錢。”

“真沒錢?”光明大宗師一陣錯愕,緩了片刻,又道:“那你身上,總該有等價的寶貝吧?要不……拿出來,換這把飛劍,也可以啊!”

“對啊!這位兄弟,你中大獎的機會來了……趕緊看看身上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拿出來置換……”

“快點,這可是無價的法器,今日能夠碰見光明大宗師,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人羣之中,衆人紛紛開聲說道。

人羣沸騰熱鬧,李長生卻像是不爲所動,咧嘴一笑,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沒有?”

光明大宗師瞪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又問了一遍:“你身上,連件有價值的法器寶物,都沒有?”

“沒有。”

李長生說着,搖了搖頭。

人羣這下,徹底炸開了鍋,一片噓聲。

所有的人,幾乎都要崩潰了。

“臥草,這個人,真是個傻子。”

“還真當自己兜裏的東西是寶貝嗎?無價的法器放在面前,竟然也不要?”

“要我說,估計,真是個傻子……”

“這樣一把飛劍,即便不如大師所說的,是無價法器,但至少……五千塊靈元石,換這樣一把法器,不虧本……”

“可不是嗎?更何況……有光明大宗師在……”

不少人低聲議論着,都露出了譏諷的笑意。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李長生都拒絕了,在別人眼中,這人簡直比傻子還可怕。

“你你你……”光明大宗師似是有些生氣,臉色鐵青,有些無可奈何,隨後一跺腳,說道:“既然這樣,那罷了……換人……換人……重新再選一位有緣人……”

“選我……選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