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對封墨燁說:「你是不是不太知道三爺的實力?」

2022 年 1 月 14 日By 0 Comments

他雖然年紀逐漸大了,但是他從年輕就開始創建這個組織,到現在,就算混的再差,人脈跟資源也積累的比較多了,就算是蕭鯤親自上,也不一定能夠成功,更別提封墨燁在這裏說一些不切實際的話。

她也不知道封墨燁是怎麼回事,平日裏這個男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很有就把握的,如果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

「我知道三爺的實力。」封墨燁回答的很坦然。

「那你還……」誇下這海口。

當然,後半句話,程苒是沒有說出口的,主要原因也是不想打擊到封墨燁的自信心。

封墨燁眼底倒是精光奕奕:「不過我有我的辦法,現在三爺他們做的也不全都是一些光明正大的事情,如果能夠找到他的把柄,再來個自投羅網,豈不是就成了。」

「那你也要能夠讓他自投羅網才是,還有,三爺上上下下都是有關係的,你以為能夠輕易讓他落馬,老公能不能不要這麼天真。」

如果三爺真的那麼容易就下馬,這事兒不用等封墨燁來做,她自己都已經做了。

就是因為這個事情不那麼容易,甚至還會給自己招惹上大麻煩,她才沒有做。

可封墨燁顯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程苒:「……」

這男人可真是,也不知道是過於自信還是真的有本事。 不多時,那負責去打探消息之人便回來了,他來到鍾元青的身旁附耳低語了幾句后便匆匆的退下了。

鍾元青臉色變換了幾次之後,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對着柳無雙朗聲說道。

「柳姑娘原來是姬公子的紅顏,恕鍾某人招待不周,我這就吩咐下面好酒好菜的招待。」

說完便要叫人進來。

卻被柳無雙抬手制止了。

「鍾院主不必客氣,小女子此次前來只是為尋姬昊,我已和龍盛已沒有了丁點關係,鍾院主修為大漲之事我權當不知道,絕對不會外傳半分的,鍾院主大可放心。」

鍾元青聞言心中一驚,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你已脫離了龍盛?這怎麼可能?你可是霓裳教的神女!他們怎麼可能放你離開?」

柳無雙語氣幽幽的嘆道。

「我若執意要離開,他們不肯又能怎地?你既然已得了姬昊的好處,自然明白他的手段是多麼的逆天,跟着他能看到更加廣闊的天空。這不就是我輩修士追逐一身的夢想嗎?」

鍾元青聞言,心神一怔,眼中神光黯淡,像是一隻斗敗了的公雞一般,垂下頭來,像是在想着什麼,面容之上露出掙扎糾結之意,半晌之後才抬起頭來,無奈的一笑道。

「我自然知道跟着姬公子會有更加廣闊的天地,但我當年在師父靈前立下了宏願,一定要讓煉心書院成為天神州真正的霸主,未完成此願之前,我是不會離開書院的。」

柳無雙也明白人各有志,便不打算再說什麼,想想了後繼續說道。

「日後遇到我霓裳教,鍾院主可否手下留情?為我霓裳教留下一絲傳承?」

鍾元青聞言笑了笑答應了下來。

「既然柳姑娘發話,鍾某自當照辦!」

柳無雙聽到鍾元青的保證,躬身對鍾元青施了一禮。

「那我在此多謝鍾院主了!不知鍾院主現在可否將姬昊的去向告知於我?」

鍾元青想了想道。

「我只聽姬公子提過一句,要去陵陽城辦些事情。具體的我也不甚了解。」

聽到鍾元青的確知曉姬昊的行蹤,柳無雙舒了口氣,滿臉喜色的說道。

「那小女子就不在這裏繼續叨擾鍾院主了,祝鍾院主早日康復,可以一展自己的抱負。」

說完施了一禮,便急步出了大廳。

鍾元青看着她的背影,輕嘆一聲。

「若我也如你們這般年紀,那該多好啊!」

————————————-

「傳言是否當真?」

姬昊面色疑惑的看着武大聖,不敢置信的問道。

「我聽茶館的人都在議論此事,想來不會有假!」

姬昊不自覺的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眉頭緊皺,喃喃說道。

「不應該呀!我走的時候,那三長老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發癔症了呢?還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實在是有些奇怪!」

「誰說不是呢?幾千條人命呢!都是一起參加考試的同袍,有許多還一起說過話呢,說沒就沒了!」

武大聖唏噓的感嘆著,年輕的臉龐上儘是蕭索悲涼之意。

看到武大聖這個模樣,姬昊心頭也堵得有些發慌,冥冥之中他總感覺此事和自己有莫大的關係,可又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思來想去之後,便打算將來去煉心書院找鍾元青好好詢問一番,目前就先擱置在一旁吧。

他拍了拍武大聖的肩膀道。

「好了別在這裏傷春悲秋了,我們此次來陵陽城是來殺人的,你這樣還怎麼報仇!?」

聽到姬昊的話,武大聖罕見的努了努嘴反駁道。

「這不一樣!林家之人該死,但那些考生是無辜的呀,他們又沒犯錯,只是渴望修行的道路,在考場多待了會,便慘遭橫禍,他們的家人該多傷心呀!」

姬昊沒想到武大聖心中是非竟然分的如此清楚,不由得對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姬昊拍手稱讚道。

「好!好!好!不虧是我姬昊的兄弟,知道什麼是是非好壞!將來就算修為有成,我也希望你可以保留這份初心,絕不濫殺任何無辜之人!」

武大聖聽到姬昊的稱讚,他的一張醜臉都笑成了花兒一般,更是目光堅決的點了點頭道。

「嗯!絕不濫殺無辜!」

姬昊寵溺的拍了拍他的腦袋,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姬昊在心底把武大聖真真正正的當成了自己的弟弟。

「姬大哥你以後能不能別拍我的頭了,我娘說這樣會長不高的。」

「哎!!!你這臭小子,給你幾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來了,我看你就是缺收拾!」

姬昊笑着罵道,抬手在武大聖頭上裝模作樣的敲了個暴栗!

武大聖捂著頭燦爛的笑着,如同冬日裏的暖陽的一般,將姬昊原本封閉冰冷的心給照耀出了一道細長的裂痕。

————————————-

夜不知不覺深了。

陵陽城內已是一片的漆黑。

姬昊帶着武大聖飛在百丈的高空之上,看着下方佔地極廣的一座莊園。

他向武大聖問道。

「這裏便是林家的園林府宅嗎?」

武大聖面容悲切的點了點頭道。

「是!」

姬昊知道他憶起了自己的父母,便也沒有出聲勸解,只是繼續問道。

「那你可知林家家主住在那個屋舍?」

姬昊原本的打算,是帶着武大聖從林家的正門直接殺將進去,但有了白天的那一番談話,未免傷及無辜,二人便重新商議,夜深時分再偷偷來林家誅殺主惡。

武大聖想了想,在底下的莊園中一陣的尋找,才不確定的指著一間大屋道。

「應該就是那間!」

「你確定嗎?」

姬昊見武大聖那副猶豫不決的模樣,開口確認道。

武大聖搖了搖頭。

「我來林家,除了初次登門時,父親帶我去見了見林家家主,往後我和父母二人都住在別院之內,並沒有在這林家走動過,所以我也不太敢確定!」「吱呀!」

緩緩推開面前的古堡大門,林寒踏步走入其中。

噠噠噠……

昏暗陰森的古堡大殿中,此時只有林寒的腳步聲在迴響。

「那是?」

當林寒走到大殿中央的時候,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拐角處,一尊青銅鑄造的棺槨,正靜靜躺在那裏。

棺槨之中,透發着一股

《龍血神帝尊》第五百七十一章內宗弟子葉皓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北河沿大街故宮東側,北起地安.門東大街,南止南河沿大街。

1965年北.京整頓地名的時候,改稱為東安.門北街,可是新名字壓根兒沒人叫,老北.京還是習慣按舊稱其為北河沿大街。

從北河沿大街往西走沒多遠就是玉河,在過去的時候,南北的貨運主要依靠水路通航,特別是鹽和糧食這兩樣。

自隋朝時開鑿的京杭大運河北起通州,南抵杭州,南方的糧食通過大運河運達通州之後,再往北.京送就只能再走旱路。為了方便漕運,元世祖忽必烈下令挖通漕渠,使南方的漕運貨船能直抵北.京,當時將此河命名為

《四海藏靈》第六十一章陰雨 麻雀被貓抓死了。

等到秦義和小念回來的時候,麻雀已經沒有生息了,慘不忍睹。

那一天,小念默默的把麻雀給埋了,然後哭了一個晚上。那是秦義第一次看到小念哭,在此之後,她再次變回了那副早熟的小大人模樣。

後來,秦義找到了那隻殺死麻雀的貓,他本來有機會報仇的,但是抓到貓以後,看着貓畏懼的眼神,掙扎的四肢,秦義忽然完全沒有了心情。

他把貓給放了。

後來有一天秦義看到有人在公園裏喂那隻貓,周圍還有幾隻同樣的貓,秦義才知道,那原來是一隻流浪貓。聽人說,這些貓都是被人遺棄的,十分可憐,也不知道是那個狠心的主人,竟然放任這些貓四處流浪。

其中有不少的貓都被抓去安樂死了,秦義認識一個經常喂貓的大叔,口中一直在說着要保護流浪貓什麼的。但是秦義沒有聽他說話,一想到這些貓,秦義腦海中就會不由自主的會想起那隻被貓殺死的小麻雀,會想起小念那晚上的哭聲。

她真的很傷心。

後來秦義看到有的貓在玩一隻死掉很久的鳥,有的在玩蜥蜴。它們都是流浪貓,看起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殺死小動物以後,它們並沒有吃,因為中午會有一個大叔固定來喂它們,然後給周圍的人傳輸保護流浪貓的道理。其中,有不少人因為大叔的觀點,也開始喂起了流浪貓。

有一天,秦義忍不住問那個大叔:「既然你這麼心疼這些貓,為什麼把它們領養?」

大叔說的話秦義已經記不太清了,隱隱記得他說的是家裏沒有空間啊、不太會養啊,還有什麼太麻煩之類的。秦義心想,把它們領養回去不是最好的保護方法嗎?你不是一直這麼呼籲的嗎?為什麼最後卻怕麻煩了?

當然,這句話秦義並沒有說出來,他還有工作,他還有小念要養,沒時間和人爭論這些。雖然麻雀死了讓小念很傷心,但秦義卻沒有對貓產生怨念,因為這是沒用的。殺貓只能泄憤,麻雀還是回不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