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想啊,自家媳婦兒現在這個點才回來,也應該是沒有吃飯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媽,別了。」蘇櫻雪修為雖然不高,但她並不需要這麼早吃飯,但此時顧爸卻拍了拍蘇櫻雪的肩膀,然後對顧奶奶說道:「媽,你先去吧,等下我也來幫忙。」

「還好家裡還有些菜,不然今天還真沒給你們吃的。」顧奶奶提著菜走入了廚房。

若不是還有一些昨天買的菜,顧奶奶今天以為只有她與顧涼一同吃飯,所以也沒買什麼菜,不過加上昨天買的一些,應該也夠一家人團團圓圓吃個好飯了。

「這……」蘇櫻雪有些不解的看著顧爸,顧爸這時候才小聲說道:「櫻雪,現在也到了飯點。」

「哦……」可能是在崑崙界之中修鍊了上十年,蘇櫻雪還沒有適應普通人的生活。

普通人是一日三餐,而她們這些修鍊者並不需要,只要進入辟穀時期,甚至連飯都不用吃。

「媽,還需要買什麼菜嗎?我看著去買點?」顧爸走入廚房,看著忙活之中的顧奶奶,顧奶奶方向手中正要清洗的菜之後,愣了一下。

然後說道:「你去買一些五花肉,嗯,還有一點小白菜,哦,還有一條鯤魚,這些也差不多了,四個人也吃不了多少菜。」

「嗯,那我這就去了。」顧爸笑著說道,隨後便經過蘇櫻雪與顧涼身旁。

顧爸對正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蘇櫻雪說道:「你先和小涼說說話,我去買些菜,等下就回來了。」

「嗯……」蘇櫻雪點點頭,她看了一眼眼上有些淚痕的顧涼,又看了一眼顧爸,小聲說道:「路上注意安全,早點回來。」

「我你還不放心嗎?」顧爸翻了翻白眼,然後便下樓去買菜去了。

「小涼,媽媽以後不會再離開你的,別哭了啊!」蘇櫻雪柔聲說道,用手指摸了摸顧涼的小臉,擦了擦顧涼小臉上的淚痕,蘇櫻雪又認真的打量著顧涼。

「媽媽,這麼多年,你都去哪兒了?」顧涼又抱住了蘇櫻雪的腰肢,蘇櫻雪輕輕的撫摸著顧涼的小腦袋。

蘇櫻雪笑著說道:「媽媽這些年都去了一個地方,那裡的人都會飛天遁地,你信嗎?」

此時的蘇櫻雪身上充滿著母性,又因為修鍊而彷彿是少女一般,絲毫看不出來是顧涼的母親,與顧涼站在一起彷彿是姐姐一樣。

顧涼有些呆愣,難道她媽媽也穿越了?就像老爸那樣?去了其他的時間不成?

那樣也太巧合了吧?她父母都穿越了,這有點恐怖了。

見顧涼愣住了,蘇櫻雪這才笑著說道:「媽媽和你開玩笑的呢。」

蘇櫻雪並不知道顧涼已經知道顧爸穿越到了一個修仙世界,並且在那個世界呆了上千年。

不過顧涼也確實不知道顧爸在那個世界呆了上千年,她只知道顧爸穿越了,並且成為了一個修仙者。

「媽媽,你說的我都信。」顧涼認真的看著蘇櫻雪白皙的俏臉,然後又在蘇櫻雪不可思議的眼神下平靜的說道:「媽媽你與照片上的樣子都沒有什麼變化,肯定和媽媽你說過的一樣,去了其他的世界。」

「那寶貝兒你不害怕嗎?」蘇櫻雪有些疑惑的詢問道,一般來說顧涼這麼大的小女孩應該是很難接受這些的啊?

她卻沒想到顧涼經過了網路文學的熏陶早已對穿越習以為常,再加上顧爸穿越,她又是被某湊不要臉的系統弄穿越變身,又怎麼可能不能接受穿越這一事實。

只是顧涼覺得自己父母都是穿越者有些不可思議罷了。

「為什麼要害怕呢?爸爸不也是穿越了嗎?而且爸爸還是仙人呢。」顧涼認真的說道。

她一個成年人靈魂,除非遇見鬼,否則怎麼可能會害怕呢?

「你知道你爸爸是穿越者?」蘇櫻雪好奇的詢問道,

「嗯。」顧涼點點頭,此時蘇櫻雪也因為這些事情與顧涼拉近了關係,兩個人終於話多了不少。

否則按照剛剛蘇櫻雪那樣的狀態,她還真的不敢與顧涼說些什麼,而且蘇櫻雪內心還極為愧疚,對顧涼的愧疚之情到現在都未消失。

「原來如此。」蘇櫻雪喃喃道,怪不得顧涼不會害怕,原來是早就知道了顧爸也是穿越者,不過顧涼知道了也好,那樣也許會理解她吧。

她不是不願意回來,她是完全沒有辦法離開崑崙界。

曾經在崑崙界之中有多少次想要回來,但是崑崙界彷彿是只進不出一樣,蘇櫻雪找不到任何從崑崙界出來的方法。

好在顧爸來了,否則她可能要在裡面一輩子吧。

「媽媽你是不是也去了一個修仙者所在的世界啊?」雖然蘇櫻雪說過的飛天遁地可能會有好幾種情況,如果是其他的修鍊世界也許也能夠飛天遁地,但顧涼內心之中首先認定還是修仙者的世界。

「嗯……」蘇櫻雪點點頭,她修鍊了快十年,如今不過也才辟穀初期罷了。

辟穀期在羽仙界又被稱為築基期,只要築基便可以辟穀,只是在崑崙界將這個境界直接稱為辟穀。

辟穀之上便是開光期,而開光期在羽仙界被稱為練氣期,是最為普通的修仙者。

但鍊氣期絕對不會是最低的修為,最低的修為應該算是先天期與後天期,這兩個境界在羽仙界是凡人境界,不入練氣,皆為普通凡人。

「那媽媽是去了什麼世界呢?」顧涼好奇的詢問道,自己老爸一直都不告訴她去了什麼世界,顧涼此時對蘇櫻雪去的世界很感興趣。

她媽與她爸穿越的世界絕對不會是同一個世界,否則兩人肯定會碰上的。

「這個……」蘇櫻雪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將這些東西告訴顧涼,不過此時顧奶奶走了出來,打斷了母女二人的談話。

「你們兩個怎麼還站在門口?丫頭,小涼,你們去沙發上坐著呀。」顧奶奶囑咐道。

「嗯嗯」 「這些菜?」蘇櫻雪小嘴微微長大,臉上帶著一抹不可思議的表情,眼淚也在眼中打轉,緩緩流不下來。

此時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桌子上的菜,大多數都是她曾經喜歡吃的。

「媽,原來你還知道我喜歡吃什麼。」蘇櫻雪聲音都有些顫抖,她彷彿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海中一片空白,此時的蘇櫻雪又彷彿心中暖暖的。

十年了,顧奶奶還記得她喜歡吃什麼。

其實顧涼倒是不認識桌子面前的幾道菜,有一道她倒是認識。

那就是東坡肉。

傳聞蘇東坡喜歡吃豬肉,在元豐三年貶官至黃州的時候,曾經逗趣寫下《豬肉詩》一首:「黃州好豬肉,價賤如糞土;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時它自美。每日起來打一碗,飽得自家君莫管。」

而到了元右四年,蘇軾來到蘇杭地方官時,一直都在築堤建橋,疏通西湖,致力為百姓。

而蘇杭的百姓為了感謝這位致力為百姓的太守,便紛紛挨家挨戶宰豬,然後抬著豬肉,挑著火酒紛紛來慰勞蘇軾。

最後蘇軾叫家人把豬肉切成方塊用他的烹調方法連酒一起燒制,分給這些百姓,蘇軾愛民。

民眾吃了這一道美味的菜后都感到此肉酥香味美,就把它稱為:「東坡肉」。

這也是顧涼唯一認識的一道蘇杭菜,不過顧涼是從來都沒有吃過,現在的顧涼才知道顧奶奶會做這些菜。

「奶奶,今天這些菜很香呢,這是什麼菜啊?」顧涼拿起筷子,指著一道像烤魚又像蒸魚一般都魚,只是這種魚她不是太認識。

顧涼頂多認識金魚草魚鯉魚等等魚類,像這條魚她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

顧奶奶還沒有開口說話,便被蘇櫻雪搶先一步。

「這是西湖醋魚,用的是西湖鯤魚,沒想到凌海這邊也有鯤魚。」蘇櫻雪有些激動的說道。

此時的蘇櫻雪心中還是充滿著感動,但更多的還是對顧涼,對顧奶奶的愧疚。

「媽,這十年讓你獨自一人照顧小涼,真是難為你了。」蘇櫻雪認真的說道。

「沒事。」顧奶奶和藹的笑了笑,她倒是覺得照顧顧涼十年也不是多長,只是時間恍的一下就過去了,讓顧奶奶覺得很是快罷了。

見顧涼要下筷子夾這一西湖醋魚的時候,蘇櫻雪又彷彿想起來什麼一樣,便認真的說道:「說起這西湖醋魚,在媽媽家鄉那邊也有些典故呢。」

「什麼典故?」顧涼有些好奇的看著蘇櫻雪,難道她此時看見的這些不認識的菜式都是蘇杭名菜嗎?

「相傳在古時有一對姓寧的兄弟,這一對兄弟滿腹文章,但是因為很難考取功名,又抑鬱不得志,所以選擇了隱居。」

「而在這一對兄弟最後隱居在西子湖畔以打魚為生,當地有一個惡棍趙大官人,趙大官人在路經西湖的時候看見了寧氏兄弟哥哥的妻子,見寧嫂姿色動人就想要去霸佔她,趙大官人施了一點小計謀將寧兄打死。」

「而弟弟為報兄仇就開始向官府告狀,但官府又怎麼會理會一個普通民眾的案子呢?所以弟弟最終結果就是落得一頓棒打。」

「寧嫂害怕弟弟因為這些事情而遭到趙大官人的報復,所以就勸弟弟外逃,在弟弟逃走前特意用糖、醋燒制了一條西湖裡的鯤魚為他餞行,並且告訴他「苦甜毋忘百姓辛酸之處」。」蘇櫻雪慢慢的給顧涼講述著關於這西湖醋魚的故事,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年,但蘇櫻雪卻還記得這個故事。

她曾經小時候也是這樣問自己母親的,母親當初也是這樣與她講著這些典故。

「後來某一天弟弟考取了功名,在一次宴會上偶然的吃到甜中帶酸的特製魚菜,對於這一道魚菜的味道他肯定是特別熟悉的,因為曾經他在嫂子那裡也吃到了一道這樣酸中帶甜的魚菜,所以他肯定這裡有他嫂嫂。」

「果不其然,在這宴會的后廚裡面,小叔子最後找到了嫂嫂,原來嫂嫂當初在送走他的時候也改姓更名逃走了,畢竟誰都鬥不過當初的趙大官人。」

「小叔子終於找到了改名陷遁的嫂嫂,這個時候他當然又特別高興,所以在某一天,小叔子又辭去了官位,又重新與嫂嫂一起過上了最為淳樸的漁家生活,在在西湖開始烹飪魚食。」

「而因為小叔子曾經當上大官,所以趙大官人也最終落入牢房,也徹底為兄報仇。」

「這就是西湖醋魚的由來。」蘇櫻雪緩緩的給顧涼講述著這個關於西湖醋魚的典故,這個曾經她也在自己母親最中聽見的典故。

只是如今,她卻是給自己女兒講著這樣的典故,在蘇櫻雪的記憶之中,她隱隱約約記得她母親也是在她與顧涼這般大小的時候給她講的這些。

「好了好了,快吃吧,吃完了你們母女兩再談也不遲,不然這些菜都要涼了。」顧奶奶抬起筷子,加起西湖醋魚便往蘇櫻雪的碗里放去。

「丫頭,嘗嘗媽的手藝,說起來之前知道丫頭你喜歡吃這些菜的時候,媽特意去學了這些呢。」顧奶奶滿臉笑容,此時顧奶奶也是特別高興。

一家人總算是可以吃個團團圓圓的團圓飯了。

蘇櫻雪看著顧奶奶身旁那張空出來的板凳,然後又看見板凳前桌子上擺放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餐具,此時她心中又略微有些傷感。

她知道那套餐具是擺給誰的。

「媽,謝謝你能夠原諒我……」蘇櫻雪有些哽咽,因為她也想哭,只是在女兒面前,她不想帶頭去哭,不想把這一餐高高興興的團圓飯氣氛弄不太好。

蘇櫻雪又不由得露出一道微笑,只是這抹笑容有些牽強,不過隨後蘇櫻雪便感受到一張寬厚有力,充滿溫暖的大手掌握住了她的手。

「櫻雪。」顧爸只能是搖搖頭,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勸慰。

只是一旁的顧涼就有些心塞,無緣無故被塞了一嘴狗糧,不過她怎麼有些開心呢? 「丫頭這些年都去哪了?」顧奶奶小聲呢喃道。

「這些年……」蘇櫻雪有些尷尬,她不知道該怎麼說,蘇櫻雪又將目光放在了一旁還在吃飯的顧爸臉上,彷彿像求救一般的看著顧爸,

「媽,櫻雪這些年都去了崑崙界。」顧爸隨口說道,這種說法讓蘇櫻雪瞪大了眼睛,顧爸居然直接就這樣說了。

顧涼也有些驚訝,這是要讓奶奶知道修仙的存在嗎?不過原來她老媽去的是崑崙界。

「昆崙山?那怎麼不回來呢?」顧奶奶好像是沒有聽清楚一樣,不解的詢問道。

「奶奶,是崑崙界。」顧涼補充道,她覺得這些蘇杭菜還挺美味的,特別是這西湖醋魚,吃起來味道還真的不錯。

魚肉的嫩滑爽口,配合酸酸的味道也是特別不錯。

鮮美而不膩。

「崑崙界?有這個地方嗎?」顧奶奶放下了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顧爸與蘇櫻雪。

「丫頭,你能說說那崑崙界是什麼地方嗎?」顧奶奶實在是沒有聽說過崑崙界這種地方,她活了這麼多年最多也是聽說過昆崙山而已。

傳說中元始天尊的道場便在昆崙山,說起來顧奶奶還通道。

「媽,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其實這個世界什麼神仙鬼佛都是存在的。」蘇櫻雪嘆了口氣,她在崑崙界待了十年,雖然只是在崑崙界之中的一個小宗門,但對崑崙界的來歷也是極為理解的。

「崑崙界就是元始天尊開闢的一個世界,那裡是全部都是修士,也可以稱為仙人。」蘇櫻雪解釋道。

只是這樣的解釋,顧涼都沒有在自己奶奶臉上看到任何驚訝的神色,要知道當初她知道自己老爸是修仙者的時候可比現在要驚訝得多。

自己奶奶卻彷彿是很淡定一樣,靜靜的聽著蘇櫻雪講述著崑崙界。

「崑崙界從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之前清墨失蹤以後,我就先去尋他,後來去昆崙山的時候莫名其妙的落入了一個山洞之中。」

「但是那個山洞卻別有洞天,裡面是一個更大的世界,那裡就是崑崙界,裡面全部都是修鍊術法的修仙者。」蘇櫻雪緩緩的解釋道。

而顧涼也終於知道了自己老媽到底是如何穿越的,不過好像和顧爸還真的不是穿越了同一個世界。

「媽,你不驚訝嗎?」蘇櫻雪好奇的詢問道。

「為什麼要驚訝?我早就知道了,猜得到。」顧奶奶又笑了笑,說道:「你與清墨兩個這麼多年了一點都沒有發生改變。」

「而且那日我也聽見清墨與小涼之間說過,所以早就知道了。」顧奶奶曾經有一次晚上聽見了顧爸與顧涼之間的談論。

「而且那隻黑貓也不是普通的黑貓吧?不過那隻黑貓去哪裡了?」顧奶奶沒有看見黑炭的到來,所以就有些疑惑。

「黑炭她啊,還在崑崙界呢,她想要在那裡修鍊一段時間。」顧北笑著說道,既然顧奶奶早就猜到了這件事那就更好,他還害怕顧奶奶無法接受這些。

「媽,你不會怪我瞞著你吧?」顧爸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顧奶奶搖搖頭,說道:「我又怎麼會怪你?如果不是當初你露出了些什麼,不然就算你告訴媽,媽也不會相信。」

「好吧。」顧爸也算是放心了,他心中的那塊大石頭也終於放下了。

「奶奶,我也想吃東西,不知道可不可以。」忽然間,飯桌上響起了一道不同於幾人聲音的聲音。

顧涼認識,那就是小青的聲音。

「誰在說話?」顧奶奶皺著眉頭,不解的詢問道。

「奶奶,是我啦。」忽然間,從顧涼手中出現一道翠綠色的光芒,光芒化為流光,然後落在地上,最終在一道光芒散去后變成一個青衣少女,青衣少女有著淡綠色的眼眸。

而此時小青很是恭敬的對顧爸喊道:「主人。」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又一臉笑容的對一旁已經呆愣住的顧奶奶說道:「奶奶,我也想吃東西,不知道行不行?」

蘇櫻雪看見這個美麗的少女,而且還聽見少女喊顧爸主人,便有些皺眉,然後伸出玉手放在一旁顧爸的腰上,用力的扭了扭。

顧爸只能夠齜牙咧嘴,自己老婆吃醋了,但他能怎麼辦啊?他也很絕望啊!

「你是?」顧奶奶內心有些顫,她也不知道此時是個什麼樣的心情,說害怕也不是,說不害怕也不是。

「奶奶,我是小青。」小青一臉討好的笑容。

「小青?是不是白蛇傳裡面的那個小青?那個青蛇精?」顧奶奶一聽見小青便想起了她曾經看過的白娘子小青之中的那條小青。

再結合小青出現的方式,顧奶奶覺得小青很可能就是那一條青蛇。

「對對對,我就是那個小青。」小青點點頭,她主人是顧爸,而顧奶奶又是顧爸的母親,所以小青覺得只要把顧奶奶討好就行了。

小青是中國民間四大愛情傳說故事白蛇傳中的人物,所以顧奶奶小時候也曾經聽過。

「原來還真的有小青啊。」顧奶奶覺得很是神奇的說道,此時彷彿像是發現了新世界一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