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本意只是想讓女子醫館,被更多人所熟知,而不是僅僅只治不孕不育的人。

2022 年 4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冬天,悄無聲息的來了,第一場雪,下的又早又大,厚厚的積雪,把整個京都都籠罩在了白雪之下,似蓋了一層白色的褥子。

女子醫館像往常一樣看診。

「秦郎中,秦郎中!」

朱婆子慌慌張張的跑進來,看到秦荷的時候,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她激動的說:「秦郎中,你真是活菩薩,我兒媳婦懷上了!」

朱婆子的嗓門極大,恨不得把醫館的房頂都給掀了。

「什麼時候的事?」

秦荷手裏握著暖手爐,身上披着兔毛的大披風,從馬車上下來,就看到了激動的朱婆子。

「就是今兒早上,我兒媳婦乾嘔,我就請附近的郎中一把脈,結果是喜脈!」

朱婆子激動語無倫次的,她往醫館跑的時候,逢人就說,見人就答,因此,她到醫館時,身後跟了一群沒事的人!

大冬天,又下大雪,掙錢的活計不多。

「朱大娘,你兒媳真懷上了?」

有人不相信。

朱婆子瞪了她一眼說:「當然,我還能騙人不成,秦郎中!」

朱婆子直接朝着秦荷跪了下來,感激的道:「謝謝秦郎中大人有大量,沒跟我計較,我就一個婦人,什麼都不懂,之前的話,還請秦郎中,不秦神醫不要放在心上。」

「秦神醫,你就是送子觀音,是活菩薩!」朱婆子朝着她磕頭。

秦荷忙上前,將她扶起說:「朱大娘,我可受不起你這大禮。」

「受得起,受得起。」朱婆子說:「我就這麼一個兒子,要是不能有孫子,我就是死了,也沒臉見朱家的列祖列宗啊!」

朱婆子一邊抹淚一邊說着,淚,那是激動流出來的。

朱婆子兒媳婦懷孕的事情,直接把秦荷的名聲推到了最高點。

秦荷也變得比從前更加忙碌了。

。 說話時,熊起抬起右前掌,掌上雷、冰、風三種靈力繚繞不休。

卻是以三種神府境的靈力聚結為新的鎖心印,隨後一掌拍在白山老妖肩部,種入其心臟。

感覺心臟要害多出了些什麼東西,即便以白山老妖的閱歷,不僅心神恐懼,不禁顫聲問:「這是?」

「鎖心印。」熊起道,「此印一年一發作,必須由我調解,方可···」

隨着熊起講解,白山老妖明白了鎖心印的作用,心中就更加苦澀了。

它現在覺得,熊起不禁狡詐,而且腹黑,一點都不像正常熊類般單純憨厚。

在白山老妖暗暗評價熊起的為熊時,熊起則又拍了拍白山老妖的肩膀,藉機嘗試簽到。

這一試,竟然真的得到了反應!

「叮!接觸到神級血脈、天賦相關物品,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神級天賦,光暗之靈!」

這一次,熊起並沒有獲得什麼天賦相關的知識傳承。

也即是說,光暗之靈只是神級天賦,並沒有達到虛級。

雖然只獲知了這神級天賦的一個名字,可熊起還是能通過名字大概判斷出其效用。

光暗之靈,不出意外,應該是兼修光、暗靈力的一種特殊天賦。

畢竟按照修行常識來講,光與暗就如同冰與火般對立,根本不可能兼修。

若是能兼修,哪怕兩者都只是普通天賦,加在一起也能算是神級天賦了。

思考着這些,熊起右前掌便搭在白山老妖肩頭一時沒有拿下來。

這讓白山老妖身體緊繃,越來越不安,甚至忍住胡思亂想起來。

『它為何將前掌一直放在我肩頭?還用如此眼神看着我。』

『難不成,它想···』

因為太過接近,又同為神府境熊類,此時白山老妖體此時受體內某些激素、分泌液的影響格外大,強大的心臟不爭氣地越跳越快。

『若它真想那樣,我是該反抗還是屈從?』

『以它的實力,我的反抗完全不起作用吧?』

『···要是以後,我懷上了它的熊寶寶該怎麼辦?』

慢慢的,白山老妖思維放飛了,越想越遠,整個熊也越來越異樣。

想到最後,它甚至不由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吼聲。

「吼~」

嗯?

熊起回過神來。

注意到白山老妖的神情,再聽見其吼聲,作為一頭熊,哪怕前世是人,熊起還是立即明白了白山老妖的狀態。

『卧槽,它這是發春了?對我?』

意識到這點,熊起不禁毛骨悚然,忙收回了搭在白山老妖身上的熊掌,並且後退了兩步。

「吼吼。(咳咳)」熊起也發出了兩聲含糊不清的尷尬吼叫,然後口吐人言道:「那個,你可有名字啊?我作為主上,總不能也叫你白山老妖吧?」

白山老妖終究是神府二階的神獸,又受人類三觀影響甚大,因此一聽熊起開口,也立即回過神來。

想起自己方才的表現,白山老妖羞得不行,恨不得立即找個山洞鑽進去,再也不出來。

只是如今熊起為主,它為奴,熊起有問它不敢不答。

「啟稟主上,吾名白雪。」

「白雪?」熊起聞言重新打量了下白山老妖,只能說熊如其名,不禁問:「這名字你自己取的?」

不怪熊起好奇。

接觸雖短暫,但熊起已經感覺到白山老妖和大多數異獸不同,倒更像是人類。

白雪道:「是我的恩人所賜。」

恩人所賜?

那看來是人取的名字了。

同時,熊起也意識到,白山老妖大概以前和人類有過深入的接觸。

它對白山老妖這段經歷頗為好奇,但還是忍住了,沒有在這裏詢問。

恰好這時蒼雅帶着千幻、黑鶯走了過來。

見白山老妖對熊起一副屈服的樣子,三女便一起抱拳躬身道:「恭喜主上又收服一神府境!」

旁邊白雪瞧見這一幕,不禁露出驚訝、好奇之色。

一直以來,它都以為蒼雅幾人和熊起是合作關係。

哪怕剛才見識了熊起的強大實力,它也一時沒想到這方面,此時才忽然意識到,蒼雅幾女竟然和它一樣,都成了熊起麾下小弟,或者說奴僕。

經歷過兩次小靈潮,人族收服異獸的事它見過不少,甚至可以說當初它也算是被人收服了。

可異獸將人收為小弟、奴僕,它卻是第一次見。

熊起對三女的恭賀卻是渾然不在意,淡淡地道:「回城歇息吧。」

趕了一晚上的路,來了就大戰兩場。

雖然對手實力比之熊起差了一大截,但熊起還是感覺有點累了。

蒼雅三女不再多說,應了聲是,便隨熊起一起回蓼城。

白山老妖不用招呼,識趣地跟在後面。

有蒼雅帶路,熊起、白山老妖自然沒有任何波瀾,只不過讓守城的雲軍將士一陣驚奇而已,至多再在背後議論一番。

回到蒼雅等人居住的院子,瞧見黃西鳳還守着禹天齊的碎屍,熊起心中一動,又過去嘗試用禹天齊的碎屍簽到。

結果系統毫無反應。

也即是說,禹天齊既沒有神級血脈,也沒有神級天賦。

熊起倒也不失望。

今夜獲得了光暗之靈天賦,已經算是不錯的天賦了。

這意味着今後它又能多修一系靈力,還是罕見的光系靈力。

白山老妖僅憑冰之靈力配合光之靈力,就能擁有多種奇妙手段。

熊起兼修六系靈力,待將來光系也修鍊到靈竅境乃是神府境,手段必然會更多,更加的詭異莫測。

吩咐蒼雅等人將禹天齊的碎屍處理了,熊起便在蒼雅安排的房間中歇息。

恰好此時黎明過去,天色開始發亮。

熊起一時睡不着,便開始嘗試修鍊光之靈力。

畢竟關於光暗之靈天賦的效用它只是猜測,事實如何還有待驗證。

結果這一修鍊,果然發現能夠修鍊光之靈力,並且效率還不低,且絲毫不受暗之靈力的負面影響。

『光暗之靈不愧是神級天賦,果然不凡,就不知道這世上有沒有冰火之靈天賦。』

因為光之靈力的初始修鍊很簡單,熊起完全無需集中精氣神,修鍊之餘不禁浮起遐思。

另一邊,蒼雅四女在安排好了白雪的住處,又處理了禹天齊的碎屍后,便去軍營找蓼城十萬雲軍的統帥龐軒,告知熊起和禹天齊、白山老妖一戰的結果,好讓其針對此事做出應對。

【第二更。】 馬小雲剛剛入門,修為只是養氣二層。像他這樣的低階修士在真正的戰場上幾乎就是一個廢物。

他體內的元氣太少,法術根本用不出來,也只夠激發一張最最低級的輔助性符籙,比如凈身符、清心符之類的,屁用不管。

他又不是體修或武修,戰五渣一隻,基本不具備個人戰鬥力。因此他被擒住,也是在所難免的。

偷襲成功后,百地浩二偽裝成陰陽師,用馬小雲和一名被抓到的村民開路,帶着大隊人馬闖進了清玄秘境,並在兩名真·陰陽師的配合下,暗殺了二師兄。

……

掌門師叔急怒之下,激發了飛火流星符。這是清玄派僅存的幾張大威力符籙之一,只有掌門在危機時刻才有資格動用。

不過現在對於清玄派來說,也真到了最危機的時刻了。總共就剩下六個人了,這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經此一戰,清玄派的傳承還能不能延續,都要兩說了。所以掌門師叔也不再考慮太多,硬幹就是了。

正在此時,「無常鬼」陰陽師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師叔!」

「師兄!」

德貴道人和掌門師叔同時叫出聲。

來人正是現在清玄派的第一高手,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師叔。

師叔一直在駐地內閉死關,就為了能保留下一擊之力,在危急時刻可以為清玄派做出最後的貢獻。

師叔沖着「無常鬼」陰陽師伸出一指。他的手指上沒有一絲血肉,彷彿一根枯骨。但他的動作卻是渾若天成,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在師叔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人形虛影。虛影與師叔的動作一模一樣,同樣也是一指點出,只是虛影的手指要比師叔的手指大了好幾倍。

枯木指並不是武學,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木屬性法術。這是一種五行基礎法術,會隨着施法者自身修為的提高,以及對這個法術理解的深入,而不斷提高法術的威力。

相比於威力強大,但很難升級的神通來說,大部分修者更喜歡修習法術,因為絕大多數的基礎法術都可以伴隨着修者不斷的提高。

只是修者的修為提高后,可以研習的法術會越來越多,這就變成了幸福的煩惱。

每位修者都會面臨着如何將時間和精力合理、高效地分配在每一種法術上的問題。不同的選擇,會將造就無盡的可能。

大部分修者只有在進入鍊氣期,體內元氣儲備增加,神魂力量強大后,才可以使出最基礎的法術。

一名練氣一層的修者,使用剛剛學會的落石術,其威力大致相當於從二三十米的空中掉下一塊板磚。

而一位精研此術的金丹修者同樣使出此術,威力不會低於低階神通「隕石天降」。

然而,「隕石天降」這個神通人類修者只有到了元嬰期才有可能出現,而且出現得毫無規律,全憑修者個人的運氣。整體算來,修者得到這個神通的幾率還不到1%。

……

陰陽師左躲右閃,使出渾身解數,但依然無法避開,被指影輕輕點在了額頭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