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的身體發軟,就在她覺得自己的末日就要來臨的時候,突然聽到噗的一聲輕響。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然後,一股熱血噴濺在她身上。

孟書琴發現侯通海胸口,一把劍穿胸而過。

「比殺只狗還容易。」葉雄冷哼一聲,抽劍而出。

將他的身體,化掉之後,再將他的儲物戒收了起來。

起色心的侯通海,一點防禦都沒有,讓葉雄少了一場苦戰。

侯通海身體倒下之後,孟書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那麼偉岸,身上滿是光輝。

葉雄看了孟詩琴的身體一眼,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個女人的身體真是夠吸引人的,難怪侯通海會變得情商為零。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穿上衣服。」葉雄喊道。

孟書琴滿臉通紅,羞澀得低下來,不敢看他,小聲道:「我沒力氣了。」

「真是麻煩。」

葉雄從儲物戒中,將一套衣服拋落,蓋在她身上,然後掏出手鐲空間,元氣一卷,將她帶進手鐲空間之中。

進去之後,葉雄直接將她放房間的床上,說道:「你在此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下。」

「等一下。」孟書琴喊住了他。

葉雄看著她,發現她滿臉通紅,目光之中全都是渴望,甚至懇求。

葯讓她很難受,有些迷失了。

「多喝點水,想辦法戰勝自己的慾望,你們佛門弟子不是無欲無求……」

「誰說我們無欲無求,我們佛門弟子也是人,也有愛,有情,有需求……」

剛說出口,孟書琴就嚇了一跳,羞愧地低下了頭。

她根本不敢想像,像自己這種知書識禮,有著很深道德廉恥之心的女人,嘴裡會說出這麼下流,甚至有些放浪的話,都怪這該死的葯。

葉雄摸摸鼻子,看著孟書琴那被衣服隱蓋不住,若隱若現,帶著無限誘惑身體,心想要不要順水推舟,把她給辦了,反正是她主動的。

他一步一步地靠進,很快就來她面前,雙手撐在床上,近距離看著她。

他的目光那麼火熱,他的臉那麼帥。

孟書琴本來身體就很難受,現在更加緊張,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雖然兩人見面不多,但是這個男人,早就在她心裡,佔了一席之地。

這個男人絕對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優秀的修士,沒有之一。

無法想像,他的上限會到達什麼程度。

如果真的跟他之間發生了點什麼,這或許是自己這輩子,最難忘的回憶。

她輕輕地閉上眼睛,頭微微抬了起來。

對於男人來說,這個動作的暗示,再明白不過。

「抱歉,我不是隨便的人。」葉雄說道。

孟書琴睜開眼睛,發現葉雄已經走出房間。

她知道自己被耍了,頓時惱羞成怒,再也顧不上顏面,破口大罵:「葉雄,你混蛋,不是男人,膽小鬼……」

聽到她這話,葉雄哭笑不得。

不上她就是膽小鬼了?

是尊重她好不好。

不得不說,侯通海這葯還真是極品,有機會好好研究一下。

從手鐲空間出來,葉雄馬上就朝黑子那邊而去。

現在黑子只有一個人,是殺他最好的機會。

……

黑子一個人在四下搜索著申箭的下落。

本來他是跟侯通海一組的,但是侯通海去爽了,他只能一個人去。

就在這時候,突然他身上的傳音器傳出警告聲:「全體注意,侯通海殞落,大家務必小心。」

黑子愣了一下,神色瞬間嚴肅起來,剛才侯通海還跟他在一起,現在就殞落,說明周圍很有可能有絕世強者。

申箭已經受傷,難道他的傷已經好轉了。

他連忙從身上掏出水鏡,正準備溝通,突然一道滔天劍芒,從半空直斬而落。 整個天空都彷彿被這一劍斬成兩半。

好強的攻擊力!

黑子大驚,身體連忙化成一道流光,險險躲過一擊。

等他反應過來,面前的半空已經出現了一道人影,卻是一名外貌只有三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

「葉雄,是你。」黑子眉頭皺了起來。

作為下界聖使,這一次下界的目標,就是抓捕轉世神將。

申箭是第一目標,然後是葉雄,幽冥,跟呂天照。

對於葉雄的資料,黑子自然非常熟悉,了如指掌。

「沒錯,就是我,納命來。」

葉雄施展真猿六變,同時施展梵聖功第六層,天空戰氣凝聚在五行神劍之上。

一道道劍芒帶著毀天滅到的劍道,鋪天蓋地朝黑子殺去。

他有了必殺之心,這附近他不確定會不會有來援,所以沒有絲毫保留,一出手就是最厲害的殺招。

「你的戰力怎麼可能這麼厲害?」感受著那威力強大無比的劍道,黑子臉色大變。

對方的修為雖然只有煉虛後期,但是戰力,比起他這個半步合體,絲毫都不遜色,甚至還在他之上。

無數的劍道將他的身體包圍,他就像被包裹在一片劍網之中。

「落月輪斬。」

黑子祭出自己的武器,迎了上去。

他手中的兵器叫月光輪,也是赫赫有名的兵器。

對付一般的修士,自然綽綽有餘,但是對付葉雄,遠遠不夠。

僅僅片刻,黑子就被殺得落花流水,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黑子越戰越心虛,最後半點戰心都沒有了,劈出一道劍芒之後,轉身就走。

「想逃,做夢。」

葉雄突然變身,身體變成一條青龍,咆號著直追過去。

變身青龍的速度比起神猿快多了,哪怕是黑子這種境界,也休想甩掉。

「佛魔有晴!」

遠遠看到到黑子在前面,葉雄一邊恢復人形,一邊施展自己最強大的攻擊。

黑色佛門印記變化成大風車,直殺過去。

那攻擊速度跟面積,根本就躲不了。

「該死。」

黑子根本就無法躲避,只能回頭,祭起武器阻擋。

皇叔有禮 轟!

巨大的風輪,將黑子淹沒。

黑子被撞飛,口吐鮮血,借著後退之力,繼續逃竄。

葉雄哪會被他逃掉,緊緊在背後追蹤。

一直追了半個小時,葉雄手中的五行神劍突然脫手而出,穿透一座山峰之後,狠狠朝黑子背後殺去。

佛魔有晴。

黑子躲過五行神劍,卻躲不過背後的佛魔掌,再次被震飛。

這一次,黑子受的傷重得多了。

「還想走。」

葉雄冷哼一聲,將五行神劍招回來,神劍一化三,三化,九九八十一,瞬間分裂出滿天劍影,密密麻麻,如同劍雨一般,將黑子的身體洞穿很多個小孔。

「我跟你拼了。」

黑子自知沒有辦法逃跑,握著月光輪,回身殺了過去。

這正中葉雄下懷,在幾分鐘的打鬥之後,葉雄終於將黑子的腦袋斬了下來。

整個大戰過程,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而已。

殺掉黑子之後,葉雄將他的儲物戒收起來,趕快離開現場。

一直離開幾千公里,葉雄這才停下來,找個地方將手鐲收藏好,這才化成一道流光,進入手鐲之中。

從離開手鐲去殺黑子,到再回來,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

葉雄直奔房間,想看看孟詩琴的情況,雖說她只是喝了春.葯,理論上不致命,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進入房間之後,裡面空空也,孟詩琴不在。

他走出房間,一直走到小河邊,這才找到正在河邊看著河水發獃的孟詩琴,如同行屍走肉一樣。

葉雄靠近,她依然站著沒動,好像沒有了靈魂一樣。

又沒被人強,至於這麼神傷嗎?

「你沒事吧?」

葉雄裝作沒事情發生一樣,走了上去。

孟詩琴轉過身,看了他一眼,然後頭又扭向另一邊不看他,她自覺已經沒有顏面看他了。

自己最醜陋的一面被他看到,對於像她這種最愛面子,自尊心極強的女人來說,比殺了她還要讓他難受。

「沒事,死不了。」孟詩琴淡淡地說道。

從她的聲音之中,葉雄能感覺到她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

就是不知道她這三個小時,是怎麼熬過來的,一定非常痛苦吧!

欲求不得,痛不欲生。

「沒事就好。」

葉雄感覺她聲音之中的冷漠,剛才,自己似乎玩過頭了。

我的性感女神 「感謝你的相助,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走了,能不能告訴我,這個手鐲空間的出口在哪?」孟詩琴問。

「你在怪我嗎?」葉雄問。

「我怎麼敢怪你,如果不是你,我連清白都沒有了,我應該謝謝你才對。」

她的聲音很冷淡,那裡有感激的意思,說怨恨還差不多。

「我看你恢復得還不是很好,再休息一下吧,等好了再出去。」

她臉色依然紅僕僕的,雖然恢復了理智,但是藥效應該還在,不然的話,臉蛋不會那麼粉嫩,如同桃花一樣,別有風情,呼吸也不是很平穩。

「不行,我得出去,侯通海死了,有一個聖使知道我跟侯通海在一起,光明神殿肯定知道侯通海的死跟我有關,我要抓緊告訴師傅,讓他好有應對之策。」孟詩琴急道。

「那個長得臉黑的聖使嗎,你放心,他通知不了。」

孟詩琴目光震驚地看著他。

「我剛才出去把他殺了,他還沒來得及通知光明神殿,沒人知道他們兩個的死跟咱們有關。」葉雄解釋。

「你殺了他,怎麼可能,他可是半步合體啊!」孟詩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難道沒發現我已經進入了煉虛後期嗎,你又不是第一次見我越兩階殺敵。」葉雄昂起頭,傲慢地說道。

「這麼說,你早就有把握將他們斬殺了?」

「沒有把握,我怎麼可能出手。」

「你為什麼要等侯通海把我的衣服脫光了,這才動手?」孟詩琴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臉色有些變了。

呃!

葉雄沒想到孟詩琴會問出這樣的話,剛才裝逼過頭,這下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這個問題,真不好回答。 如果侯通海不把你的衣服扒光,我怎麼能看到這讓上帝都嫉妒的絕美身體,葉雄心下暗道。

當然,也是因為對方是孟詩琴,如果是幽冥,對方還沒碰她一根手指,葉雄就跟他拚命了。

「不敢說話了,還是在想著什麼借口?」孟詩琴臉色難看地問。

「我雖然有信心能殺他,但是你在身邊,我怕誤傷你,而你被脫……那時候是最好的下手時機,萬無一失。」孟詩琴是聰明人,葉雄騙不了她,只能實話實說。「我知道你心裡很不舒服,但是你想想,侯通海雖然看過你的身體,但是他現在都死了,沒什麼好羞愧……」

「你也看過了。」孟詩琴打斷他的話,怨恨地看著他。

「我怎麼能一樣,我又不是壞人。」葉雄道。

「不是壞人就能看嗎,我的身體只有我的男人才能看。」孟詩琴說著,眼睛又紅了。

「被你看一次好了,那咱們就打平了。」葉雄一邊說,一邊裝作要解開衣服。

「你瘋了,快把衣服穿上。」 福運寵妻 孟詩琴連忙轉過身體。

看著她那羞澀的模樣,還有婀娜的背影,葉雄心裡生起一陣陣衝動。

雖然他在心裡,並不是很喜歡孟詩琴,但是像她這麼漂亮的女人,如果能有機會得到,他是不會拒絕的。

男人跟女人不一樣,男人骨子都帶著風流,不風流的男人不是沒心,是風流不起來。

女人骨子裡面,都是傳統的性格,如果不喜歡一個男人,絕對不會接受他,更不會跟他發生關係。

難道孟詩琴喜歡自己?

先前,她到底是被葯迷失,還是真的心裡有自己?

葉雄走上去,突然從背後抱住了她。

孟詩琴嚇了一跳,身體一顫,然後身體居然秒速軟。

葉雄還是第一次碰到身體如此柔軟的女人,簡直就像無骨一樣,像水一樣。

「你想幹什麼,放開我。」孟詩琴急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