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還沒有這麼膚淺,將自己的優勢建立在一個虛有的外表下。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古人都那麼明智,早早就說過,以色侍人,色衰而愛馳。

這美貌,可以為人加分,但並不長久,自己有能力有本事,才是正道。

何況,她已經有了藍燁,那麼好的一個藍燁,她瞎了眼,才會放棄藍燁,跟這樣一個不靠譜的歪國人約會。

硃砂搞明白這個歪國人的想法,也就不理他了,自己低下頭,專心的做事。 金納森明顯很失望。

做為情場浪子,他一慣是無往不利,甚至不用他開口,許多姑娘都是主動的撲過來,可現在,這個姑娘卻是直接了當的不接招。

這姑娘,明顯跟以往的妖艷賤貨們不一樣啊。

人家能有這個實力坐頭等艙,人家長得如此的明艷動人,人家還能說如此流利的一口英語,人家在飛機上都還在不停的寫寫算算。

金納森越發的來了興趣,他甚至都有些好奇,這位姑娘在寫寫算算什麼,那低著頭凝眉神思的模樣,簡直是太美了,令人都不忍大聲呼吸,打擾她的思考。

金納森一直在旁邊張望著,蠢蠢欲動,只等硃砂寫寫算算完了,再度搭一句話。

哪料得,硃砂這邊寫寫算算了一陣,居然又從包中拿出一本書,直接看書了。

金納森再也忍不住:「可愛的姑娘……」

硃砂側目,一張俏臉隱然有了些怒意:「先生,請你自重,你們一慣是倡導要講究紳士風度,象你這樣,並沒有緊急情況下,妨礙打擾別人,於這紳士風度一點也不符合吧?」

一番斥責,令金納森有些汗顏,居然被這個姑娘這麼指責,確實自己的表現太糟糕了,一點也不紳士,更別提尊重女性了。

金納森也只能舉手示意歉意,乖乖的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硃砂不管他,只管戴了耳罩,專心的看書。

幾個小時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到達目的地,硃砂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就要下飛機,金納森腆著臉又湊過來,要找硃砂的聯繫方式。

硃砂直接拒絕,義正嚴辭的警告他,他這樣的方式,已經夠得上騷擾,按她們這地方的話來說,就是典型的耍流氓,要是他再敢多說一句,她不介意報警,讓機場的安保人員出面。

金納森無奈的聳聳肩:「姑娘,我沒別的意思。如果我的熱情,在你看來是一種騷擾,實在很抱歉。」

硃砂不搭理他,自己背著包,快速的離開。

李青松這邊帶著人,幾乎可以說是加班加點的在趕工期。

自己家的事,肯定要上心。

這早一天完成店鋪的工作,就可以早一天開業掙錢。

現在大家都有掙錢的意識,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了。

谷蘭趁著中午的時候趕過來看看進度,正巧看著李青松帶著他的那些人啃著窩窩頭就著白開水,這是忙得連外出吃一頓飯的時間都沒有。

這麼冷的天,這窩窩頭八成啃著啃著都冷了。

谷蘭心中不忍,再忙,也不能這麼將就啊。

還好谷蘭在這一帶熟悉,跑去隔壁一家賣日雜鋪的店子,給了老闆娘一些錢,讓她做點熱呼呼的水餃,給隔壁的這幾人送去,李青松一行人,這才吃上了熱呼呼的飯。

「谷蘭,真是謝謝你,想得太周到了。」李青松跟谷蘭道著謝。

旁邊的一些工人也笑嘻嘻的跟谷蘭道謝:「哎呀,還是老闆娘好,知道給我們一口熱食,換作我們這個老闆,整天只知道催著時間趕工。」 這幾個工人是從京城找的泥水工,並不知道谷蘭和李青松的關係,還以為是兩口子呢,所以叫著谷蘭老闆娘。

「去去,別打胡亂說。」李青松轟著他們,這些做慣了粗活的人,說話經常是口沒遮攔,李青松也有些頭痛。

他跟著谷蘭解釋:「你別往心裡去啊,這些人,你也知道,文化水平低,平時也就喜歡不三不四的亂開些玩笑,你當年下鄉,應該也知道……」

谷蘭一臉淡然:「嗯,我不會介意,若是處處都介意別人的看法,也就失去了自我。」

李青松感覺,谷蘭這話還真是說得通達透徹,人生在世,許多時候,誰不是活在他人的影響中,太過在意別人的看法和評價,迎合著他們,卻往往失去了自我。

「你文化水平高,我還得向你多學習。」李青松坦誠著自己的不足。

他感覺以後,還得多看書、多學習,否則跟硃砂啊谷蘭啊這些人都沒辦法交流。

哦,現在不是興起什麼夜校嗎?要是自己在這邊能快些建了廠,長駐京城,可以利用晚上的空閑時間上上夜校,增長更多的知識和見聞。

谷蘭看過進度,回單位去上班,李青松送她到這邊的公交車站。

等李青松返回店鋪,他的徒弟趙寶柱就一臉詭異的湊到他的面前,壓低著嗓門道:「師父,我看這個人挺好,她當我們的師母,比以往那個師母強多了。」

他以往可是見過李青松的前妻,那個叫朱淑華的人,完完全全的一個地道村婦。

僅僅是一個村婦也還好,可不僅僅是一個村婦,還是一個潑婦,一點腦子也沒有,作天作天,作得老公孩子都跑了,還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這個叫谷蘭的女人多好啊,知書識理,聰明睿智,跟她說話聊天簡直是一種享受,而且也會心疼人,這麼冷的天,還知道託人給自己這些送一口熱食過來,要是她當自己的師母,那就挺好。

李青松愣了一下,才反應趙寶柱說的是什麼,他板著臉訓斥著趙寶柱:「你也是瘋了,胡說八道做什麼,跟著那些工人起鬨?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是我的朋友,以往她下鄉在我們那兒當知青,現在是跟我女兒一起合夥做生意,沒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師父,我就是看是你的朋友,這才多嘴說一句啊。反正你早就離了婚的,我看她也是一個人,不如你們就湊一家人好了。」趙寶柱說。

李青松瞪了趙寶柱一眼:「你還越說越來勁了對吧?是我給你工資開得太高,讓你有閑心來操心這個?」

「師父,就是因為你工資給我開得高,我才真心實意的給你打算啊。」趙寶柱笑嘻嘻的回答,跟了李青松這麼久,他也知道,這師父不管看著怎麼高大威猛,其實做人還是比較好說話。

「以後這種事,別再拿出來亂說,人家有文化,不跟你們計較,可不代表你們就能肆無忌憚的亂說。」李青松徹底的板了臉,莫名的生著氣。 李青松就在想,這些徒弟和工人,就是整天不嫌事大的瞎起鬨,平時開開自己的玩笑也就罷了,現在連谷蘭的玩笑也在隨便亂開。

想想人家谷蘭,當記者的,人家有知識有文化有眼界有能力,這麼一個獨立自強的女性,應該好好尊重,哪能隨便拿來取笑?

經過幾天的趕工,四個店鋪的基礎裝修已經弄得差不多了。

剛好硃砂在南邊訂的那些地板革、燈飾之類的也已經貨運到了,李青松帶著人,去將貨提了回來。

等將燈飾給安裝好,再將地板革鋪上,整個店面看上去,檔次高了不止一層。

連趙寶柱都心痒痒了:「師父,這個地板革好,看上去,象真的地板一樣,關鍵是,又還好打理,這沾了水也不怕,拿布抹一抹就好,怎麼硃砂小師妹就不多帶些回來呢?我也整兩卷弄回我家去。」

自從跟著李青松做活以後,這些徒弟啊,看著什麼東西,都想著自己的家也要這麼折騰一下。

比如當初用寶麗板做了簡便摺疊桌子出來,楊春生就記惦著往家中做一張,現在這看著地板革,趙寶柱也尋思自己往家中也整一個。

李青松看著這個地板革,感覺也不錯。

他摸著下巴,沉吟了半響,反正縣城的那個青松冢具廠,地盤夠大,要是運些地板革回去銷售,估計效果也不錯。

他決定了,等硃砂的這些窗帘鋪給開張起來,他再跟硃砂合計合計,看看要不要將這個地板革的生意給捎上。

硃砂在學校也是忙得四腳朝天。

這期末了,各種要準備的考試多,她得抓緊時間複習。

總不能當初以那麼好的成績考入大學,最終因為不好好學習,由學霸變成學渣吧。

硃砂上一世,見過太多極有天賦的人,就是因為進入大學後放縱自己,以為進了大學就是終極目標,整天混天度日,最終考試掛科,甚至還有被大學勸退、或者畢不了業的。

硃砂可不願意步這些人的後塵。

除了抓緊時間準備考試,她還得抽中午的空閑時間,趕過去看看店鋪的情況。

剛出校門,就迎面碰上了錢行長,跟他一道的,還有別的工作人員。

畢竟這銀行,就在她們學校不遠處,這出門遇上,再正常不過。

硃砂以為錢行長有別的事要辦,匆匆忙忙打個招呼,就準備往公交車站台趕。

「硃砂同志,請等一等。」錢行長急急叫住她。

「有事?錢行長?」硃砂停下腳步,拉下圍巾。

錢行長哭笑不得:「硃砂同志,我這是專程過來找你。你上次不是說,要貸款一百萬的事情嘛,我說了要派專人過來跟你溝通,現在就是過來了解一下。」

哦,談貸款的事啊?

這是好事。

可這也是一樁大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談下來的。

畢竟,這貸款,各種資料要準備齊全,各種證件執照這些,都得一一準備,還得有專人過來實地考察,然後流程又是一大堆,大概真正要辦下來,也是年後的事了。 硃砂索性爽快的邀請錢行長:「錢行長,剛好我計劃去我那邊的窗帘鋪子察看一下,不如一起?」

錢行長也正有此意。

畢竟硃砂說著生意怎麼好經營得有多大,那也只是聽說,畢竟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何況真要貸款,也要看硃砂這邊的具體實力,現在去看看,也算是一個初步了解。

「好,我們一邊走一邊談。」錢行長跟著硃砂一塊兒擠上了公交車。

別要以為,這年頭,是個行長,管著這麼多的錢,就能坐小轎車。

許多高官的官員上下班,都只能自己騎自行車的。這年頭,大家職務的區分,還沒有多分明,行長跟著一塊兒擠公交車,再正常不過。

一路上走走停停,公交車到達了這邊的廠礦家屬區。

那新整理的店鋪遠遠看著,就比旁邊的那些店鋪醒目亮堂。

李青松在店門口等著硃砂,硃砂帶著錢行長一行人過去,將錢行長介紹給了李青松。

聽說這是銀行管錢的行長,李青松不敢怠慢,伸出手,跟錢行長是握了又握,握得錢行長心中大生感概,要不要這麼熱情,我的手都握痛了。

見過面后,硃砂就看著這店鋪的裝修。

四周都是按著硃砂的要求,造出窗戶的形狀,而且是歐式的那種窗戶型,遠遠看上去,有些洋盤。

硃砂並不想這麼崇洋媚外啊,可沒辦法,這年頭,大家都是圖個稀奇,她也只能說是投大家所好。

燈光一打,整個店鋪就呈現出一種朦朧的粉色效果,配合著地上那仿大理石的地板革,整個店鋪的效果,看著即有家的溫馨,又不失高檔奢華的感覺。

硃砂對於這些很滿意。

她動手,試了試那些滑軌和吊杆,提醒著李青松:「爸,這些地方,一定提醒工人們注意加固,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趙寶柱在旁邊笑道:「放心吧,硃砂師妹,這一點,我們敢拍著胸脯保證,質量絕對是杠杠的,沒任何問題。」

可以說,這店鋪的初步裝修,已經可以算是完成,其餘幾間的店鋪,也是統一按著這樣的標準執行。

硃砂喜歡按統一的標準執行,這可以形成自己特有的風格,可以為以後連鎖經營提供很好的模式。

這店鋪初步的裝修完成,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應該安排縫紉女工了。

招這樣的女工,並不需要多精湛的車工技術,畢竟這窗帘,就是這麼整幅整幅的裁剪,只需要絞好邊腳就好。

再複雜一點,就是往上面縫製花邊,也只需要對齊線就好。

最最費力的,其實也就是窗帘加皺褶,按一比一點五,或者一比二的效果,可以呈現出更好的蓬鬆效果,也就會顯得更夢幻。

谷蘭按著約定的時間也趕了過來,她已經挑選好了這些女工。

其實招這樣的女工很簡單,這年頭,就如同家家戶戶的女人會織毛衣一樣,家家戶戶的女人,也基本上會這些手工活。

谷蘭就是按著這要求,招了幾個國營服裝廠的那種退休女工,讓她們負責車工。 硃砂要求的,不僅僅是幾個車工,她還跟谷蘭建議,再找幾個學徒女工,要求年輕一點、機靈一點、嘴甜一點的。

這樣,這些學徒女工,一方面可以學著製作窗帘,絞絞邊,打打下手之類的,哪怕到時候那些窗帘師傅不做了,這些學徒女工也能頂上。

再說,平時無事的時候,這些學徒女工,也可以充當銷售人員,給上門的顧客推銷一下窗帘,講解一下款式,計算一下價格之類的。

「可以,這個好辦。」谷蘭也是一口應承。

只要她說一聲,只怕這廠礦的領導,就會安排好些人過來。

畢竟不是所有家庭都是雙職工,也不是所有家庭的子女現在長大,都解決了工作,還是有不少的待業女青年,給安排一個工作再好不過。

這可以說是一個雙贏的局面,硃砂這邊能找到合適的人手,而廠礦的領導,也可以說是解決了一樁麻煩事,省得那些單位的職工天天來扭著他,要求他給子女安排工作、解決就業。

她們這邊是討論得熱火朝天,錢行長他們在一邊,也是興緻勃勃的聽著,連跟著錢行長一起的那位姓袁的辦事同事,也不由暗暗著急。

早知道,他剛才也應該提一嘴,介紹個人過來啊。

這陣子,他也是被老婆給念叨怕了,他老婆家的表妹沒有工作,老婆天天在他的面前念叨,讓他幫忙給找一個。

這年頭的工作,哪有這麼好找?

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的,不少家庭為了讓子女就業,還得自己提前申請內退,把工作崗位留給自己的子女,讓孩子頂班是常態。

「那個……我能介紹一個學徒工過來不?」袁幹事終於忍不住,說了出口。

他怕再不說,人家幾下就將這事給敲定了。

他能看出,這些人說話做事,乾脆利落,一點都不拖泥帶水,是做大事成大器的人,要是自己再磨蹭,連這個機會都撈不住,只怕今晚回去又要挨老婆罵了。

硃砂略微驚訝的看了袁幹事一眼,果斷迅速的回答:「好,麻煩袁幹事了,替我們介紹人員。」

反正她都要招人,索性不如賣這個人情給袁幹事,以後別的事,也好說好商量。

袁幹事也沒料得,就這麼提一嘴,事情就成了。

「謝謝,謝謝,其實我這個表妹,還是很機靈能幹的……」袁幹事心虛的解釋一句。

硃砂微笑著點頭贊同:「我相信。」

袁幹事頓時如釋重負,他真的沒有說錯,他這個表妹真的挺不錯的,只不過家境差了點而已,沒有誰出面替她謀個工作,也只能轉託到他的身上。

硃砂跟大家再確定了一下接下來的步驟,先讓那些縫紉女工在倉庫中趕製一批窗帘過來。

窗帘常有的幾種款式,最常見的就是開合簾,或者百葉簾,至於什麼捲簾、羅馬簾、柔紗簾、風情簾、蜂巢簾等,現在整個的社會消費水平還沒有達到這個層次,硃砂自然肯定也不會超前。

一個東西再漂亮,弄出來沒幾人能接受,也就不存在什麼實際的意義。 在開合簾的款式上,硃砂也花了一些心事。

之前王敢在港島的時候,也拍了不少窗帘款式的照片出來,這就是當下流行的一些款式。

但港島那邊,現在比內陸發達多了,也不能一層不變的照搬。

比如現在內陸的這些房子,都是公家分配的福利房,大體就是牆是白的、地是平的、電是通的,滿足最基本的住家需求就行了,根本沒作別的裝修,也就不會預留什麼窗帘盒。

硃砂採取的方式,分了兩種。

一種就是家庭預算不多的家庭,主要採用簡潔的搭配單色布簾與紗簾,不需要簾頭、花邊等修飾。

另外預算較多的家庭,硃砂就用的歐式窗帘設計,用窗幔、花邊裝飾的修飾。

然後又是什麼直邊帷幔窗帘,什麼曲線帷幔窗帘,什麼花邊帷幔窗帘,什麼波浪帷幔窗帘……

關是這些種類名稱,就令谷蘭感覺頭大。

她暗自慶幸,還好有硃砂這麼一個搭檔合作夥伴,否則,讓她自己來經營,她早就雲里霧裡不知所以然了。

在硃砂的指點下,縫紉車工趙姐,終於做出來了一幅波浪帷幔窗帘。

硃砂讓人掛在了滑軌上,展現立體效果。

之前趙姐縫製的時候,大家只感覺,這麼大的窗帘布,轉來轉去,看不出什麼名堂。

可等真正的這幅窗帘掛上去后,大家才驚覺,這樣的窗帘效果,居然如此的好,比家中傳統的那種拉一塊化纖布擋個光遮個羞強多了,甚至比大劇場那種常見的帷幕也不逞多讓。

畢竟大劇場那種常見的帷幕,大多就是大紅大紫之類的金絲絨面做成,大家早就習以為常,有些視覺疲勞。而硃砂現在挑的這些面料花色都是大家以往沒有見過的,讓人耳目一新。

谷蘭莫名的激動,她已經能預見她們這個生意的成功。

如她這樣的單身女性,哪怕只是住著集體的單間房子,可看到這麼漂亮的窗帘后,也在假想,要不要買一幅窗帘回去換一換?

有了第一幅窗帘成品圖,再指導後面的幾種款式,也就相對容易得多。

硃砂指導著趙姐再用別的花色窗帘面料,做了另外的花邊帷幔窗帘,這也是一種比較百搭的款式,簡潔中又帶著一點貴族氣息,放在女兒房之內的再好不過。

然後硃砂又針對現在大部分的幹部家庭,做了旗型帷幔窗帘,這種窗帘有點古典氣息,造型大方,莊嚴中有著歷史文化氣息,

配著那些家庭中的深褚色傢具或者中式門窗,是很容易出彩的一款窗帘。

硃砂甚至能想象,當這樣的窗帘掛在藍燁家中,肯定會相得益彰。

一想著藍燁,硃砂猛然發覺,她也好一陣沒跟藍燁聯繫,更沒有去藍燁的家中看望拜訪他的父母,虧得她當初還滿口答應藍奶奶,以後多去陪陪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