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醉酒說的千言萬語,不敵清醒時候一個短促的「嗯」。

2022 年 4 月 3 日By 0 Comments

他抱得更緊了幾分。

「好,我們就生一個孩子,屬於我們的孩子。」

她們回到了老宅,看封晏那樣子是不打算回去了。

她上樓的時候,一個沒踩穩,整個人狼狽的摔在地上,就連封晏都沒拉住。

她摔得很疼,尤其是小腹,彷彿一根筋扭到了一般。

封晏趕緊扶她回卧室,要請醫生卻被唐柒柒阻止。

「這麼晚了,不需要請醫生那麼麻煩,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而已。」

「可你的臉色很差。

「沒事的,我先去個衛生間。」

她扶著去了衛生間,發現自己內褲上竟然有血。

血不多。

她算了算日子,也不是來姨媽的時候,最起碼還要十多天後呢,難道提前了?

最近太忙,飲食作息都沒規律,這個月紊亂也很正常。

唐柒柒沒有想太多,戴上了衛生巾。

她躺在床上許久,才覺得疼痛緩和,臉色也沒那麼難看了。

「你今晚……和我一起睡嗎?」

她小聲發問。

「不然呢?」他挑眉。

「只是……我那個來了,不能……不能了。」

封晏聽言無奈的嘆口氣:「就不准我什麼都不做,只是簡簡單單抱着你入睡嗎?怎麼,在你眼中,我就是色中餓鬼?「

「當然,你還公然在辦公室看片那個呢……還不是色中餓鬼?」

封晏聽言沒好氣的敲了敲她的腦袋:「我說你就信?」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都是騙你的。」

「騙我的?」

她有些驚訝:「這麼說你沒有那麼急不可耐?」

「也挺急的,說不定我已經吃過你好幾回了。」

「別說大話了!」

她一點都不信,這段時間都是和封晏分開過的,怎麼可能有機會。

而且睡沒睡,自己能不知道嗎?

她打着哈欠,困意襲來。

「封晏……我困了。」

「那就睡。」

這麼多天,現在是最踏實的時刻。

不用偷偷摸摸的擁有她,他說的話也能有所回應。

他撫摸着她的秀髮,溫柔的哄着她入睡。

第二天唐柒柒早上起來換衛生巾,發現量少得可憐,又換了一張,一整天基本上都看不到血。

她還特地百度了一下,百度回答這些都是正常現象,總會有紊亂的月份,要多注意調養,實在不行去掛個婦產科看看。

她覺得沒什麼大事,除了身體有些疲憊以外,似乎也沒什麼,還不需要去醫院。

突然她看到新聞。

「飛往普羅旺斯的飛機突然墜毀,機上三十二人,目前下落不明,其中還有封氏集團的前任掌權人封君以及他的妻子。」

飛機出事!

唐柒柒猛地從椅子上坐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她第一反應是去找封晏。

。 叔孫通慫了!

亦或者叔孫通算是看清楚,他心裡清楚,自己等人根本鬥不過始皇帝嬴政,更何況,這裡是大秦咸陽城。

這裡是嬴政的主場。

只要嬴政有毀滅的想法,輕而易舉就可以將他們瓦解,淳于越便是最好的例子,他可不想不知不覺間遇到所謂的馬賊。

「叔孫通你若是想要一輩子在這裡修史那便修史,至少老夫不願意!」

茅焦雙眸之中滿是陰沉,他寒窗苦讀,付出了很多,方才有了這一身才學,他不是叔孫通以及文通君,家學淵源,家世顯赫。

他只是齊國的一個普通家庭出身,沒有人知道為了求學,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傷,看盡了白眼兒。

如今他學有所成,本就是奔著建功立業去的,茅焦並非是做學問,他是為了當官。

「茅焦,老夫勸你一句,天作孽,猶可活,自作虐,不可活。」

叔孫通搖了搖頭,對著茅焦語重心長,道:「曾經因為淳于越,陛下大發雷霆,以至於博士學宮失去了參政議政的資格。」

「現如今,若是你招惹始皇帝,從今以後,不光是你會處境艱難,同樣的博士學宮官署之中的所有人都會被連坐!」

「甚至於在連坐法之下,遠在山東諸郡的族人,諸子百家中人,都將會遭受大秦帝國廷尉府官署的衝擊。」

「你這是要讓諸子百家為你的任性陪葬……」

「哼!」

冷哼一聲,茅焦:「若是我等諸子百家再不反抗,再不奮爭,等到土地改革結束,老世族被一網打盡,六國遺族徹底消滅。」

「等到大秦帝國騰出手來,以一己之力,又如何是大秦朝廷的對手!」

這一刻,整個博士學宮之中都沉默了,他們都不想一輩子編寫史書,在這小小的博士學宮官署消耗一生。

但是,不管是叔孫通還是茅焦都沒有說錯,各有各的道理。

沉默不語的未來可以預見,而跳出來奮爭的下場,六國遺族便是前車之鑒,廣袤的大秦帝國,並不缺埋骨之所。

「文通君,現如今已經到了諸子百家生死存亡之時,大秦帝國越發咄咄逼人,我等若是再無計較,只怕是沒落只是時間問題。」

茅焦將目光看向了孔鮒,孔鮒是孔聖人的九世孫,在整個儒家之中身份很高,更何況,他是曲阜孔家的人。

而曲阜是儒家的聖地!

……

孔家在儒家之中地位很高,而且獨樹一幟,具有恐怖的影響力,始皇帝封一個對於大秦沒有半點功勛的人為君,便是看中了曲阜孔家在儒家之中的影響力。

要不然,以嬴政的性格,豈會輕易的封一個人為君。

「先等等吧,看看情況在定,現如今六國遺族被鎮壓,大秦朝野上下早已經殺紅了眼,此刻若是我們直接冒頭,只怕是迎接我們的便將會是通武侯王翦的凌厲一擊!」

文通君清楚,此時此刻的大秦博士學宮不能出頭,淳于越的前車之鑒,歷歷在目。他雖然是一個學儒的人,但是也清楚淳于越之死,絕對不是一個意外。

他不想落得如此下場。

「與諸子百家各自聯繫一下,該有的抗爭還是有的,若是面對打壓一聲不出,只怕是在未來,必然會被大秦帝國碾壓。」

一念至此,孔鮒朝著茅焦,道:「特別是給曲阜方面一份信,我們要讓始皇帝清楚,這個天下從始至終都是諸子百家的天下。」

「天下之間,所謂的士,皆是來自於諸子百家,而不是他大秦帝國!」

這一刻,孔鮒說的很是霸道,在他看來,嬴政可以壓制博士學宮官署,畢竟博士學宮是大秦的官署,嬴政自然是一句話就可以壓制,但是對於諸子百家,就算是始皇帝也必須要慎重。

要不然,他也不會被封君。

一直以來,大秦帝國以及始皇的態度,讓他們誤以為大秦帝國對於諸子百家,只有低頭一條路可以選擇。

但是,卻不知道嬴政之所以敢下手整治諸子百家,便不會懼怕諸子百家,而且在這個時代,變數已經出現。

而嬴政便是那個最大的變數。

……..

博士學宮之中的謀划,嬴政不清楚,就算是清楚了他也無所謂,畢竟對於諸子百家出手,收諸子百家其中的幾家為大秦而用,這一計劃早已經開始了,農家已經入秦,農科院都已經建立。

而且諸子百家之中,嬴政看重的只是秦墨以及農家,以及公輸家族,對於其他的,對於嬴政而言,可有可無。

秦國之中,不需要太多的典籍,有秦法便已經足夠了。

「臣李斯見過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

李斯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能力方面絕對的沒有問題,看著眼前,因為長期的奔波而略顯消瘦的李斯,嬴政點了點頭,道:「愛卿不必多禮,坐!」

「臣謝過陛下!」

點頭道謝一聲,李斯在旁邊的長案后落座,然後朝著嬴政一拱手,道:「陛下,三晉之中,韓地的土地改革已經結束,現在魏地的土地改革也已經進行了一半。」

「大約在兩個月之內就可以結束,嬴高能夠趕上夏種。」

李斯心裡清楚,嬴政突然將他叫來,十有八九便是因為土地改革一事,但是這件事根本快不起來,不管是對於人口的統計,對於畝數的清算,然後劃分,造冊,都需要大量的時間去完成。

「右相,現如今土地改革有武成候為之護法,廷尉府官署想必威懾力還沒有武成候手中的三萬大秦銳士強大,朕打算將畢元等人廷尉府官署的人調回咸陽。」

這一刻,嬴政深深地一眼李斯,道:「畢竟廷尉府官署的責任重大,長久不在咸陽,這不是一件好事。」

聞言,李斯有些愣怔。

他沒有想到,嬴政居然沒有問土地改革的事情,而是想要將廷尉府官署調回咸陽。一念至此,李斯沉默了。

他心裡清楚,廷尉府官署的作用在不斷地下降,畢竟武成候王翦手握三萬大軍,便是最好的震懾。

。 因為昨天想到了檢修的環節,所以他將這事情放在了心裏面。

今天找來的那些檢修人員都是他信得過的人。

他是一個很小心的人,錯誤出現一次就夠了,不能在同樣的地方出現相同的錯誤。

「嗯,或許上次就是一個意外吧。」

陸子野說話的時候朝著青莾隊看了一眼,雖然有點懷疑預賽的事情跟青莾隊有關係。

但他沒有證據。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是不能隨便污衊別人的。

能私下裡面猜測懷疑,但不能污衊。

曹青見陸子野往這邊看過來,嘴角勾起一抹挑釁的笑容。

陸子野淡淡收回視線,不再理會曹青。

今天的比賽很熱鬧,觀眾席上虛無坐席,喜歡賽車人都來到了現場,甚至還有坐莊的。

平時支持烈火隊的人很多,買烈火隊贏的人也很多。

但這一次,買青莾隊贏的人比烈火隊要高。

陸安安和陸子楚坐在一塊,旁邊還有陸子寧。

三人坐在一塊,很容易受到別人的注意。

一個個顏值都比較高。

大家都喜歡盯著顏值高的人看。

「我聽到了內部消息,今年贏的一方很有可能青莾隊,我買了青莾隊贏,到時候如果青莾隊贏了,我一千塊錢就能變兩千塊了。」

「我也聽說了這個消息,所以我買了兩萬塊。」

「我買了十萬塊。」

「為什麼大家都覺得青莾隊能贏?之前一直贏的是烈火隊啊,為什麼不繼續買烈火隊贏呢?」

「內部傳來消息,據說在預賽的時候烈火隊就輸了,而且烈火隊的隊長好像還受傷了。」

「是啊,我也是聽說了這個消息,所以才買青莾隊贏的,烈火隊隊長受傷,比賽的時候一定會影響發揮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