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了!首先,她得從坐電梯開始,不能再用瞬間移動了,舒凡走出幾步,劉赫洋卻楞在原地不動。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走啊!」舒凡催促道。

「嗯,我準備好了!」

「……用腿走。」

「行……可是,保姆已經回來了,不能從門出去了。」

「……」 周六街上行人很多,三五成群出來聚會的,閨蜜一同來購物的,家人一起來看電影的,總之來來往往,摩肩接踵,太久沒見到那麼多人了,舒凡皺著眉頭有些犯暈扶著燈柱子緩了好些時候。

人一多鬼也多了,混在人群中,有些甚至借了人身活在這世界上,從前沒注意如今想來自己看到的世界上的人有好些不是人。

「半仙,你要去買什麼?」半仙?啥?半仙?!她怎麼也不能叫這個吧,太老了。

「不要叫我半仙,謝謝!」舒凡「啪」的一聲打開傘擋住自己的視線,這天上飄的地上爬的,不見未凈,省得她又和那些不幹凈的東西對視上了,又被纏住。

「仙姑?」

「仙姑?我看你是想要涼涼!」舒凡在手心騰出一團火焰。

「額……不想!」劉赫洋舉手搖搖頭。

「我姓舒,叫我舒……舒老闆就好了。」舒凡拍拍手,等到哪一天她翻身農奴把歌唱,讓老闆給她端茶倒水瞻前顧後的叫她老闆,舒老闆!嘖嘖,完美!

「舒老闆,你看有什麼要買的嗎?」買什麼?她似乎也沒什麼要買的,衣服?鞋子?首飾?她現在壓根就不缺那些東西,老闆有好多奢侈品,雖然前期她也很興奮但是時間一久就覺得怎麼舒服怎麼來。

腳下的黏液感有點不舒服,低頭一看,嗯?手印?哪裡來的?

「這是誰弄的?」劉赫洋開口問道。他也看得見?她還以為這是陰魂弄的幻象。

地上吧嗒吧嗒有幾個黏糊糊的手印一個一個一直往前,灰灰色的凝膠狀的,舒凡好奇的跟過去,手掌一直延續進一個巷子里,走進一個陰深深的小巷子里,越往深處有四周越昏暗,空氣也越陰冷,舒凡撐著遮陽傘走進。

「舒老闆?有什麼問題嗎?」劉赫洋緊緊的跟上來,疑神疑鬼的問。

舒凡瞳孔一縮,巷子的深處站著一個女人,咯吱咯吱咬著什麼東西,看她的瞬間女人回頭了詭異的一笑,舒凡也看清了她手裡的東西,一個人的手臂,手指甲上甚至有紅紅的指甲油,地上散了一地的血和屍塊,腸子拖了一路。

舒凡倒吸一口涼氣胃裡一陣翻牆倒海,這女人的氣息不像是鬼魂,遠遠的可以感受到她平穩的呼吸,她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人卻又不是人,而且劉赫洋也看得見她。

「嘔……嘔……」畫面太血腥,劉赫洋在一旁吐得昏天黑地。

那女人笑嘻嘻的向他們衝過來,舒凡也不管劉赫洋的狀況拉著他施了一個咒騰空飛起,飛快躲過那個女人攻擊,一閃來到了一處開闊的地方,她不想多事不打算應戰。

剛剛應該是對視了的過不了多時她便會找上門來,那是個什麼東西?雖然有人的體征卻有陰氣又沒有怨氣,和食屍人的感覺又不一樣。

「嘔!」劉赫洋把肚子已經吐空了,現在只能幹嘔一些酸水出來,十分難受。

「剛剛那是什麼?她,她,她在吃人!!!人的手臂,咬得咯吱咯吱響。」劉赫洋拽著舒凡不撒手,他第一次見到這樣血腥的場面比電影里要恐怖得多,舒凡冷靜的拽回自己的衣服,拉拉扯扯成何體統,一個男人有什麼出息!

「我剛剛對視了,她會來找我們的,很快你會再見到她的。」舒凡一臉淡然,緊張個什麼,對視的又不是他。

這裡似乎在一片開發地挺偏僻的,舒凡鬆了口氣,應該夠遠了,那東西應該跟不上他們了。

「什麼?她要是找上來了怎麼辦?我會死嗎?她會吃了我嗎?」

做了這麼多單生意,還真沒有遇見過那種東西,到底是人還是鬼?這單生意她能獨自解決嗎?實在不行就發個信號彈讓老闆來吧,說真的她現在虛怕虛怕的。

「舒老闆!」劉赫洋一聲凄厲的叫喊聲把舒凡拉回現實。

「嗯。」舒凡打開遮陽傘,遮住視線,回答得很淡然。

「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吃人?」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固執這個問題呢?她也不清楚啊她也第一次見到,不過這些東西讓未成年人看到是不是不太好啊?太血腥了應該屬於十八禁吧!

「對你衝擊太大了嗎?嗯?」舒凡認真看著劉赫洋問道。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劉赫洋哆哆嗦嗦的往地上一坐,有些驚魂未定。

「要不要我給你施一道咒,讓你把今天見的都忘掉?」舒凡好心說,既然怕就直接忘記吧,反正也沒什麼壞處。

「不不不!我可以的!」劉赫洋猛地搖搖頭,不行不行,人就是記憶的載體,沒了記憶他就不是他了。

有這個膽量也行吧,那就這樣著吧。

「舒老闆……」有是這種哼哼唧唧的聲音,沒完沒了是吧。

「又怎麼了?」他還沒完沒了是吧!

「她來了!」

「啥?啊!」舒凡手臂一痛,遮陽傘被扔了出去,那女人的臉近在咫尺,血盆大口咬著她的手臂。

舒凡貼了一張符,猛然後退,「定!」她鬆了口氣,而那女人卻只定了幾秒鐘便接著動了起來,速度更快。

「遭了!符咒不管用!為什麼?」舒凡心急如焚,怎麼辦? 符咒為什麼對那女人沒有用,不是對人對鬼都有用的嗎?而且那女人的速度太快了,舒凡停下來仔細想,她是用符咒跑的,是空間的移動,那女人可是靠腿,短短的時間就把她追上了,感覺不太對勁。

「啊!!」舒凡離地起身踢中那女人的下巴把她踢出去,一個漂亮的轉身落地撿起地上的遮陽傘重新打好。

倒在地上的女人的呼吸聲越來越重,像是一種呼喊,接著女人直直地的從地上立起來,她下巴已經歪在一邊,下頜骨應該已經被踢碎了,面容扭曲變形。

「舒老闆,現在怎麼辦呀?」劉赫洋握著舒凡的手相當絕望,現在舒凡也受傷了,那個怪物還站的起來。

這是一片待拆的樓,周圍已經搬空了,這是個荒無人煙的地方,舒凡勾起嘴打量四周拿出一張符在手中以紙化劍。

「舒老闆?」劉赫洋的聲音提醒舒凡。

「嗯?你還在這裡啊!多危險,過去吧!」

「什……啊!!!!」劉赫洋一聲慘叫,舒凡抬腳一腳把劉赫洋踢出十米開外。

舒凡沒有停頓一躍而起揮刀沖女人砍過去,那女人動作敏捷,躲開了攻擊,刀揮空了舒凡一個失重,女人的一爪子就抓過來,她來不及躲閃被抓傷了左眼,臉上也是大火發燒一樣疼痛。

舒凡捂著左眼提刀反身砍了那女人一刀,女人的臉被砍開了,刀口足有兩厘米深,都能看見她的腦葉,血流不止,女人受了如此重創只是抽搐了兩下,在舒凡猝不及防之際伸手捅進舒凡的肚子里。

疼痛充斥著舒凡全身上下所有的感官,她能感覺到身體里的異物感,和血從自己身體里快速流失,她覺得自己不行了,視線有些模糊。

那女人「呵呵」笑了,恐怖的臉上淌著腦液和血液,舒凡強撐著跪在地上,只能用刀支撐著才勉強不倒下,女人很興奮湊近聞了聞舒凡彷彿很享受一般猛吸了口氣。

舒凡左眼已經看不見了,口腔里全是鐵鏽味,喉嚨還有源源不斷的血液往上冒,舒凡把血咽下去,手裡的刀已經開始虛化了。

女人張著血盆大口就要咬舒凡的臉,撐著最後一股力量,舒凡伸手扯住女人的頭髮,深深吸入一口氣,掄刀一下把女人的頭顱砍了下來,手起刀落溫熱的血噴了她一臉,舒凡鬆開頭髮頭顱滾到地上,女人的身體倒地沒再動彈。

「啊!!!」劉赫洋遠遠的看見了這一幕,驚叫起來。

舒凡努力搖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就地打坐拿出符咒為自己療傷,力量不夠,傷口恢復很慢,但血流速度,更快,她不行了……

舒凡往後一仰倒在血泊中,用自己僅剩的右眼看著天空,被血染紅的眼睛看到血色的天空,有種奇異的美感,她難道就要死了嗎?老闆回來知道了會怎麼樣?他會傷心嗎?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最後還是這樣一事無成悄無聲息的死掉了。

身體漸漸輕飄飄的,沒有了痛覺,劉赫洋已經趕過來了,將她扶起來了,不過她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雖然她很抱歉讓未成年人看到這麼血腥的畫面,但是她已經說不出道歉的話語了。

舒凡無力的笑了笑,她可以看見周圍圍了一圈虎視眈眈的小鬼,他們咬著手指等著她咽氣好來吃她的靈魂,這時候她恨透了這雙陰陽眼。

雖然很恐懼強撐著不讓自己墮入黑暗但是就是有一種不可抗力讓她的意識抽離,漸漸地她眼睛沒了色彩……

她不想死……

劉赫洋傻在了原地,地上全是血,分不清都是誰的血,舒凡的身體開始變涼了,這是很清晰的一種感覺,體溫流失的很快。

最後劉赫洋心一橫把面目全非的舒凡抱起來,在這片拆遷地找了一個房子把她放下來。

她死掉了,沒有呼吸,喪失了一切……

「咚咚,咚咚,咚咚……」

咦?!這是心跳聲?

這聲音很緩慢很細微,劉赫洋靠在舒凡胸前細聽,她還有心跳聲!

短短時間裡,心跳慢慢加速,聲音也越來越大了,呼吸也恢復了,她的身體在發燙,身上的傷口也慢慢癒合,她懷裡一張符紙正發熱發亮,最後騰空而起化做一團煙,煙里走出一個男人的模樣的身影。

男人似半透明狀,陽光可以透過他的身體,劉赫洋抱著舒凡往後退了好幾步,男人對他笑了笑,他一瞬間竟奇迹般安下心,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男人走近撫上舒凡的臉嘴裡念叨著不知名的話,慢慢的舒凡周圍陰冷的氣息也都散去了,傷口也完全消失了,就連肚子上的大窟窿都消失了。

劉赫洋想問男人是誰,突然腦袋一重倒在一邊沒有了知覺……

再次醒來天已經黑了,身旁僅有一束火光,看過去是一堆燒得旺盛的火堆,嗯?凳子腿?誰在燒凳子?接著視線里突然出現一張血流滿面的臉,「嘿嘿嘿……」的對自己笑!

「啊!!!!」震耳欲聾的慘叫聲,舒凡被叫得叫得耳朵陣陣發癢,今天他都叫過幾次了,有誰能告訴她。

「別叫,是我!我沒死!」舒凡施了一個潔凈術臉洗乾淨,笑嘻嘻的看著劉赫洋抱膝坐在火堆邊,她臉上的抓痕和眼睛早已經恢復了。

「你還好吧?」劉赫洋這才湊過去,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都已經恢復,只是她看起來十分脆弱。

「嗯,就是靈力一時間恢復不了……」

「叩叩……叩叩……」窗戶邊傳來敲窗戶的聲音。劉赫洋和舒凡相視一眼,什麼東西?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聲音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大……

「誰?」舒凡支起身子靠近那窗子問。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回應她的是敲門聲。

舒凡伸手拉開窗帘,窗戶上爬著一個身穿白色睡衣面無表情的婦女,歪著頭一動不動的看著舒凡身後。

「媽媽……」

舒凡皺起眉頭,這不太妙啊!這都找來了…… 「那是你媽媽?」舒凡一邊問,一邊抽出一張符咒,划傷食指,她靈力不夠只能以她的血祭符增強符咒的力量,現在想抓住外面的那個瘋婆子簡直天方夜譚。

「對!」劉赫洋肯定的點點頭。

得到回答后舒凡凝神感受他媽媽的氣息,這股氣息帶著一股邪氣,和剛剛那個女人很像,不像人不像鬼,半人半鬼,魂形紊亂,她的身體也扭曲得可怕,她的力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打了回來。

「結!」舒凡念了一串咒將符拍在地板上,一陣橙黃色的光貼著整個屋子,結界已經化好了。

舒凡全身無力一個不穩晃蕩了兩下倒頭栽在地上,劉赫洋趕過去都沒接住,舒凡伸手無力摸摸自己疼到爆的後腦勺,現在別說靈力了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現在只能自求多福了。

「沒事吧?」劉赫洋緊張的開口問,她現在像一個斷線的玩偶一點氣息都沒有。

「我沒事,只不過你媽媽可能不太對了。」舒凡躺在地上看著窗外那個不斷敲打窗戶的手,力氣真的大,原本以為她只是敲窗戶,舒凡才發現敲防盜窗,一拳下去防盜窗就變形了,但是,門又沒鎖……

沒有智商,但是又鍥而不捨的追著她兒子……這都什麼工作呀?

「她怎麼了?可以放進來嗎?你把她綁起來就可以了。」媽媽的手已經敲出血來了,他有些不忍。

「氣息很怪……說不出來,好像被什麼東西附身了,但又不像鬼魂,智商偏低。不能放進來,她會吃了你的。」應該是什麼呢?她這個模樣像是中了什麼邪一樣。

「那怎麼辦?我媽媽她……」難道要一直這樣嗎?他媽媽就不能恢復正常?

「和今天那個女人一樣,只是沒有她嚴重,你把我懷裡的信號彈拿出來,叫老闆來……」舒凡上下眼皮開始打架,眼睛死活睜不開,漸漸沉睡過去,閉上眼睛的瞬間,她聽見結界「啪嗒」碎掉的聲音,但是眼睛再也睜不開了。

舒凡從睡夢中醒過來,地板真硬,她伸手捶捶背,背後一片濕黏,她一愣她手裡全是血,運氣身來地上窗上全是血,她的胸口有一個節滑滑長長的東西順著身體落下,舒凡拎起來一看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分明是人的腸子。

「劉赫洋?」結界早已經碎掉,地上散落的都是一節一節屍塊,森森白骨上有一排牙印,居然能把骨頭都咬碎了咽進肚子了。

舒凡望著一地的血腥有些受不了,那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昨天還叫自己舒老闆的少年在她身邊活生生被自己媽媽被咬死了,而她自己在一旁呼呼大睡他得多絕望啊。

舒凡緊緊鎖著眉,站起身來,靈力已經恢復了,地上黏得很,她不願意從這地上走過去,她縮到牆角,她搞砸了,她應該早點把老闆叫來的,這樣劉赫洋也不至於死。

都是她的錯……

「嗚嗚嗚嗚嗚……」遠遠的一陣凄凄切切哭聲。

哪裡的哭聲?舒凡糾結了一番走到屋外,一個女人抱著什麼在嗚嗚咽咽的哭。

「嗚嗚嗚……洋洋啊!你怎麼了?」女人懷裡赫然是劉赫洋的腦袋哭聲凄然。

「現在哭了?」舒凡難以置信明明是她吃了她的兒子,現在哭有是什麼意思?她應該是有意識的……

「你是誰?」女人抬頭看了舒凡一眼問。

「你現在哭有什麼用呢?你吃……」

「舒老闆,別說了。」舒凡一震,這不是劉赫洋的聲音嗎?眼睛緊緊盯著她懷裡的腦袋等待著那雙眼睛睜開,等了許久沒有動靜。

「你殺了我兒子!是你!」女人看見她身上的血跡,抓狂的撲過來,舒凡一個閃身躲過了。

「我要報警。你還我兒子命來。」舒凡抿緊嘴,劉赫洋的命她也有一半責任。

「喂,是警察局嗎?我要報警,我兒子被人殺了……」

不能報警,事情不能更加複雜了,舒凡一捏手,女人手裡的手機應聲碎成渣子,舒凡打起遮陽傘用瞬移消失在那裡。

回到玲瓏閣后舒凡立馬洗了澡,浴室地板上全是鮮紅的血液,腦子全是劉赫洋的臉,是她沒能幫助他,是她逞能沒有把老闆叫回來,都是她……

「舒老闆……」浴缸里突然冒出一個人腦袋,舒凡驚叫著爬出來,一掌劈過去,浴缸一分為二。

再一看,什麼都沒有……

「小凡?怎麼了?」門外老闆的聲音叫醒了她。

舒凡猛地睜開眼睛,她正坐在浴缸里,周圍什麼都沒有,門外也沒有老闆的身影。

幻由心生…… 換了一身衣服,舒凡在藏書閣里翻了好一會兒后再次出發,她不能白白讓劉赫洋喪命,最起碼她得把他媽媽變回從前正常的模樣,以至於不要壞了玲瓏閣的名聲,這回是她辦事不力待老闆歸來她定要去領罰。

捏了個訣她又來到劉赫洋的家裡,現如今房間里里一個人也沒有,空空蕩蕩的屋子沒有半點聲響,恍惚之中她好似看見了劉赫洋的影子,定神又覺得悵然若失。

她覺得一切都特別奇怪,書上有說人中了夢蠱晝伏夜出,喜血嗜人肉,若想人恢復正常必須以火將身體里的蠱逼出來。

可是,這個蠱需要宿主無盡恨意,當宿主將自己恨透的人吃進肚子里,蠱才算徹底下成功了。

劉赫洋的媽媽對劉赫洋哪裡有什麼恨意?舒凡拿起桌上的照片上面劉赫洋和媽媽相攜而笑,就劉赫洋零零散散的話來分析,這個媽媽別說恨了幾乎對自己兒子近乎溺愛的程度。

「就在昨天下午星河天街開發區發現一具女屍和一具男屍,女子頭顱被殘忍的砍下,男屍被人啃食,就目擊者說兇手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女性,身高一米六左右,身桌黑色小洋裙,目前警方已經著手調查,請廣大市民多多留意。」保姆在外面看電視的聲音傳進來,這說的不就是她嗎?如今她都成了殺人犯了……

「舒老闆……」舒凡微微一愣最近聽見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幻象何時是個頭。

「舒老闆!」劉赫洋飄著身子晃到舒凡臉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