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嘞,不要了,以後也不來這家合作了。”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他倆話音剛落,老王老急匆匆從店裏衝出來。

後面倆員工擡着一大箱盒飯往校園幫的小麪包車上擡。

“哎喲,這不馬上就好了嘛,訂單這麼多,理解一下理解一下嘛小兄弟。”

王老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沒出門聲音都傳了出來,等他看到張偉、李昊穎兩人,頓時明白爲什麼剛剛鄒小北會突然說這話了,尷尬道。

“你們也來了啊。”

張偉擠出來一個笑臉。

“王老闆,我們來拿昨天約好的訂單。”

鄒小北和葉修在旁邊笑眯眯的看着,也不吭聲。

“那個同學,抱歉啊,今天我們家來不及做你們的訂單了,抱歉抱歉。”

王老闆說着,招呼員工。

“還愣着幹什麼啊,趕緊把盒飯搬上車去!”

至於搬哪裏,當然是搬校園幫團隊的麪包車上啊。

張偉和李昊穎兩人臉色瞬間變得難堪起來,這可是幾百份的訂單啊,王老闆說不給就不給了。

那後面怎麼跟客戶交代?

“哦,原來是我們錯怪王老闆了,我還以爲這一百份盒飯,是你給別人準備的呢。”

鄒小北看着這一幕,笑道。

“畢竟,王老闆你這人信譽度不咋地啊,好好的合作,都能臨時反悔。”

當時老孃舅快餐店都要跟校園幫簽約了,結果被張偉團隊搶走。

“這……都是爲了生意嘛,生意。”

王老闆被擠兌的有些尷尬,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

“小兄弟,你們不還着急送貨呢嘛,趕緊出發吧,別耽擱時間了。”

葉修和鄒小北對視,倆人嘻嘻哈哈的坐上小麪包車,拉着一車的盒飯回學校。

王老闆轉身就往店裏走。

張偉趕忙拉着他,着急道。

“老闆,你不能這樣,我們好幾百份的訂單呢,你不出貨,我怎麼和客戶交代……”

“同學,你也看到了,我真忙不過來啊,別爲難我,你再去別的地方看看。”

王老闆說着,推開他轉身直接進店。

李昊穎和張偉對視一眼,這才知道問題大發了,他們急匆匆去找其餘幾家經常合作的快餐店,發現人家的盒飯都被校園幫給預定了。

不僅盒飯,還有面,現在臨時買都買不到!

沒辦法,張偉只能喪着臉給陳處默打電話,但是卻發現根本打不通,一直佔線。

因爲在宿舍裏的陳處默已經快要被逼瘋了。

他手底下的七八個團隊,今天中午的面、盒飯訂單都拿不到!

“老孃舅快餐店沒貨,你去其餘幾家合作的快餐店調貨啊,什麼,都沒有了,怎麼可能?”

“真的,陳哥,川渝小面也不給我們出貨了。”

“陳哥,10號樓這邊合作的幾個商家,今天只湊出來一半的單……”

“15號樓也湊不出來,客戶們都在打電話罵人,怎麼辦陳哥,我頂不住了!”

怎麼辦怎麼辦!

能怎麼辦,上千份的訂單湊不出來,七八個團隊的奪命連環電話,讓陳處默在宿舍裏直接被逼瘋了!

可惜,不管陳處默那邊怎麼頭疼,校園幫團隊的盒飯,正在一車一車往學校里拉。

今天中午,各大宿舍區裏都非常熱鬧。

幾乎每棟樓前都擠了好多人,大家都在哄搶着拿盒飯。

“同學們不要擠,都有都有哈。”

“這次我們真的是賠錢賺吆喝,同學們以後記得選我們校園幫外賣來點餐。”

“辛苦大家下來拿外賣,每人送一瓶水。”

“以後點餐也可以加我們餓宿舍區大羣,這樣訂外賣更快更方便奧。”

這個中午,校園幫團隊的十幾個人喊得嗓子都快要啞了。

但這種“言而有信”的舉動,無疑爲他們獲得非常多的稱讚。

很多人私底下都在聊,以後訂外賣就選擇這家!

忙到下午兩點多,這場“外賣盒飯BUG”的活動,總算是結束掉。

大家回到辦公室裏,各自累的都一度要癱瘓。

但,每個人臉上都帶着滿足。

因爲校園幫訂餐qq羣已經擴展到八個,好幾千的客戶加羣,這代表着校園幫正式在浙大外賣市場站穩跟腳,並且有了龐大的固定客戶!

而做到這些,大家只用了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

“你們想知道咱們今天有多牛比嗎?”

柳園喘了口氣,扒開賬本,咧開嘴笑道。

“今天,絕對是可以被記載在校園幫發展史上最牛比的一天,因爲我們一共服務了3554位顧客,出了4277單,總流水破兩萬二,營業額應該不低於四千!”

聽到這個數據,辦公室裏頓時安靜下來。

單日流水破兩萬,那代表着,只要以後徹底拿下浙大這片市場,那校園幫每個月的流水說不定都能破百萬!

至於營收,一個月十幾萬也不難!

“天啊,我們要發財了。”

“我靠我靠,原來一個幾萬人的市場,有這麼可怕的潛力。”

“這簡直……搶錢啊。”

“不是說要公司聚會嗎,我要吃大餐!”

最能刺激人向前衝的動力,無疑就是錢。

柳園算出來的這個賬,讓大家辛苦這一個月後,看到了最高額的回報!

然而……這只是有可能。

“別忘了,我們還有個對手在虎視眈眈,幹不掉他,一切都是泡沫。市場無法求同存異,就像是一山不能容二虎。”

面對衆人要吃大餐的請求,柳園笑臉一收,拒絕的非常沒有人性。

“等我們真正統一市場的時候,再說吃大餐的事情吧。

電鍋、餐具我已經買好了,明天由我和夏天無同學負責去買菜,回來在辦公室給大家涮火鍋。

放心,到時候少不了大家好的!等真賺大錢了,我們吃一個月的大餐!不重樣的探店!”

被點到名字的夏天無有氣無力的舉了舉手…… 在柳依然的幫助下,顧藏鋒總算是回到了別墅裏。

回到別墅之後的顧藏鋒又是一口氣喝下幾大杯水,吃下如巧克力這種高糖高熱量的食物,此時顧藏鋒身上普通的傷口才慢慢的癒合了。

顧藏鋒光着上半身無力的仰面躺在柳依然的牀上。

哭泣的柳依然手裏拿着一條溼毛巾輕輕地擦拭着顧藏鋒身上的血跡,顧藏鋒腹部被鑲嵌了X金屬的武器所留下的口子已經被柳依然用醫用紗布小心翼翼的包紮好了。

顧藏鋒無力的擡起了自己的手擦了一下柳依然眼角的淚水,笑着安慰柳依然:“哭什麼……我沒事了,休息一陣子就好了!”

顧藏鋒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柳依然哭的更更厲害了:“你不是超級戰神嗎?你不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嗎?你這個騙子!”

“哈哈哈……咳咳咳……”顧藏鋒大笑着,由於腹部傷口的疼痛,又劇烈的咳了起來。

柳依然兇狠狠的瞪了一眼顧藏鋒:“你還笑!”

顧藏鋒趕緊抿着嘴示意自己不會再笑了,柳依然這才作罷。

柳依然目光觸及顧藏鋒腹部的傷口,臉上滿是擔憂:“其他的傷口都已經快癒合了,爲什麼這個傷口還沒有癒合?”

“因爲這個傷口是被鑲嵌了X金屬的武器留下來的!”

“什麼?”柳依然手裏的毛巾掉在了牀上,臉上滿是絕望,“X金屬……”

顧藏鋒輕輕地搖了搖頭:“放心……死不了!我的體質和一般的後天高手不一樣,如果不是被那種玩意兒多次刺中,最多隻會有生命危險,不會立即斃命的!”

柳依然咬緊了牙關,心情極爲沉重:“那……你要好起來……得需要多久?”

顧藏鋒再次咧嘴一笑:“我記得我們結婚這麼久……你都沒有以我們夫妻的身份稱呼我吧?沒準你叫我一聲老公,我心情一好,就恢復得快一些!”

“滾!”柳依然白了一眼顧藏鋒,心中稍稍安心,柳依然知道,顧藏鋒既然能夠和自己開玩笑,那也意味着顧藏鋒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了。

“哈哈哈……”顧藏鋒大笑起來。

“藏鋒……是不是因爲……龍族的那個任務你才傷的這麼重?”柳依然神色複雜的看着有氣無力的顧藏鋒。

顧藏鋒猶豫了一下,輕輕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柳依然坐在了牀邊緊緊地握住了顧藏鋒的右手:“藏鋒……要不……你離開龍族吧!太危險了!這僅僅是你第一次在龍族執行任務,居然差點……我害怕……我很害怕!萬一你出了什麼意外,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事實!”

感受到了柳依然濃濃的擔憂,顧藏鋒右手也握緊了柳依然的小手:“傻丫頭!龍族可不是說進就進說走就走的!如果我不在龍族,龍族的人就沒有義務保護你!離開龍族的保護,你知道你會有多危險嗎?龍族不單單能夠保護你,更能震懾那些想要謀害你的人!”

“爲什麼會有人謀害我?”

“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等你以後真正的掌握振華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

“別說了!在我心裏,你的安全大於一切!”

“……”

柳依然默然無語,眼眶中再次流下來兩行清淚。

顧藏鋒安慰般的拍了拍柳依然的小手,兩人之間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