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吳良長長呼口氣,一顆石子在手中出現,食指對着青年一彈,小石子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飛了出去。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這次他使出了五成的力道,力道之前,足夠殺死青年一百次了。

“噗呲”不出吳良所料,石子很輕鬆的穿過青年的後背,直接到了心臟,石子進入青年身體的那一刻,青年還悶哼了一聲,隨後了無生息。

“結束了!”吳良單手一招,青年的臉上帶着微笑的身體,就那麼憑空的消失在原地,此時地上出來幾攤血跡之外就剩下一輛車了。

吳良走到車前,再次一招手,一輛近一百萬的現代轎車就此消失。

拍拍手,從此世界上再也沒有紅蛇與綠蛤蟆兩人,兩人現在留在世上最後一個痕跡,就是不久後的骨灰。

昨晚一切,吳良心中有些沉默,殺人,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殺人,他還是有些不習慣,他覺得人與人和平相處不好嗎?非得鬧得你死我活幹什麼?

嘆口氣,不再多想,吳良帶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出租屋。

今天回家,他沒有修煉,只是讓身體自動吸收着寶氣與靈氣,他只是隨便的翻看這混沌天衍訣。

他覺得是時候給父母一個安身立命的本錢了,不能讓父母總是躲藏着,時間短不算什麼,但時間長了,說不定就會出現什麼變故,他決定等學校放寒假,他就要去找父母,然後找個安靜的地方讓父母生活。

“嗯,現在做什麼好呢?沒有錢買煉製進氣散的藥材,那麼只剩下煉製百變換膚丹了!”吳良翻看了許久的混沌天衍訣,最後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東西。

混沌天衍訣中倒是有很多符籙,寶器,陣法的煉製之法,可是現在吳良一是沒有時間煉製,二是沒有材料煉製。

“轟隆”吳良單手一指,青鼎就出現出租屋之中,然後他再一招,九份煉製百變換膚丹的藥材,憑空出現在青鼎的一邊。

“恩?煉製百變換膚丹,有什麼用了,只有第一時間看見了某種顏色了,身體纔會變成那種顏色,如果看錯了顏色,豈不是就鬧出烏龍了,整體說着百變換膚丹就是一個雞肋!”吳良捏着下巴沉思着。

他越想越覺得煉製百變換膚丹就是雞肋,於是就不想煉製了。

“主人,斷續膏賣完了!”就在吳良一籌莫展的時候,小智居然開口了。

“哦!”對於小智的話,吳良沒有多大精神,因爲斷續膏本來就不貴,全部賣出去,也得不到一萬塊。

“主人你是不是想煉製百變換膚丹?而且你爲什麼煩惱呢?”小智知道一萬元對於吳良真的沒有多大用處了,所以他想幫助吳良。

越是幫到吳良大忙,它就越高興。

“我想煉製百變換膚丹,但這丹藥使用的奇葩條件你也是知道的,我感覺這條件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吳良看着手中的藥材,想要放棄煉丹,但見小智開口了,於是想看看小智有什麼辦法沒。

還別說小智聽了他的話,停頓了一會,然後激動的喊道:“主人,有辦法的,其實丹藥你加上什麼顏色,那麼吃下丹藥後,身體的顏色就會變成什麼顏色!這個是混沌天衍訣上有記載東西!”

“額”吳良一愣,沒有想到混沌天衍訣與青鼎煉丹手札上的知識不一樣,不過他想想也是,青鼎上的煉丹手札,全部是由一個煉丹造詣十分高的前輩,記錄在青鼎之上的,可以說青鼎上的煉丹手札,只是闡述,煉丹過程所遇到的可能與解決方法,還有就是一些其他的小竅門之類的。

而混沌天衍訣上則是記錄了無數的知識,這些都是經過不知道大能的努力才完成。

兩者根本沒法相提並論。 “你說的沒錯,混沌天衍訣與青鼎之上的煉丹手法有些不一樣,而且煉製出來的丹藥使用方法也不一起,不過總體來說,兩者煉製出來的丹藥,效果是一樣的!”吳良興奮的捏着小智,小智也很高興,只要能幫到吳良,那麼它就滿足了。

“好了,我要煉丹了!”吳良準備鬆開小智,不過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咱們現在有多少錢了?”

“主人,已經有了四萬多了,最近今天的遊戲生意很好,很多人都讓我代練呢?”小智計算了一下,順便彙報了這幾天的情況。

“恩!做的好,那麼我真的開始煉丹了!”小智誇獎了一句小智,就鬆開手,小智得到吳良的誇獎也是興奮異常,看它一閃一閃的電圈,就知道它有多麼興奮了。

“呼”閉上眼睛吐出一口濁氣,吳良這才伸出帶着火焰的手,青色的火焰擺弄着有優美的舞姿,覆蓋在青鼎的底部。

當火候差不多了,吳良才操控這神識,把一株株的藥材放入青鼎之中,煉丹次數多了,吳良也掌握了一些技巧,每一株藥材進入青鼎,他都能很好的控制,而且還不損毀藥材。

慢慢所有的藥材全部被青鼎吞噬一空,這時吳良纔開始凝聚百變換膚丹,他在凝聚丹藥時在裏面加了一點酸奶。

混沌天衍訣就這點好,無論最後凝丹是加的什麼東西,只要有顏色就行,吳良想了很久,最後覺得酸奶不錯,於是在最後凝丹成型之時,他就滴了幾滴酸奶上去,丹藥也是一個大肚皮,吳良低的酸奶接觸到丹藥就消失於無形。

不過當吳良把丹藥拿出來時,丹藥之上有個淡淡的白點,吳良一看就呵呵一笑,丹藥如混沌天衍訣上的一樣,丹中帶色就表示丹成了。

“呵呵,不錯,不錯!”經過一下午的煉製,吳良終於煉製出了七顆百變換膚丹,而且還都是帶色的丹藥。

這讓吳良很滿意,至少他不用怎樣使用丹藥而發愁了。

“是不是掛着淘寶上呢?”吳良轉動着手中的七顆丹藥,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小智,你把丹藥掛上去!掛什麼價呢?”吳良手伸進口袋捏着小智,想來想去,他決定還是把丹藥掛淘寶上去,賺點錢買藥材爲重。

“主人,這丹藥掛多少錢合適?”小智興奮道。

吳良有些無語,只要他交給小智幹什麼事,小智都要興奮半天。

“你看着辦?以後這事你不要問我,只要不讓我虧欠,並且能賺錢就行!”吳良淡淡道,說罷他就鬆開了小智。

“主人,就掛二十萬好了,這藥材還不到一萬,掛二十萬,完全可以賺到錢!”吳良鬆開了,小智還是稟告了一下丹藥的價格。

“這小智,真是瘋狂!”吳良搖搖頭,感覺小智做奸商不錯。

伸個懶腰,煉了一下午的丹藥,如果不是重新熟悉煉丹手法,吳良說不定煉製九份丹藥,還真不一定用一下午時間。

“呼”吳良伸手一招,青鼎消失不見,此時地上只剩下藥渣,他微微一笑就開始打掃房間。

收拾完一切,天也黑了下去,吳良打算吃頓飯,然後到郊外把紅蛇與青年給焚燒了,把兩人的屍體放在聚寶空間,感覺總不是那個事,而且放假了,還得抽個時間去海邊一趟,至於那個海邊,當時紅蛇也沒有說清楚,不過從紅蛇的方言上看,應該是凌海那邊。

“老闆給我來玩牛肉麪!”把家裏收拾完,吳良就來到村裏的拉麪館。

此時拉麪館的人有十幾個之多,這些人都是附近的建築工人,他們的頭上都帶着安全帽。

“好久沒有吃麪了!”吳良沒有坐一會,拉麪就端上來了,吳良問問了味道,感覺不錯。

不一會一大碗拉麪就消滅在吳良的嘴裏,吳良擦擦嘴,付過錢就離開了拉麪館,此時建築工人,還是喝茶打屁呢?一個個的唾沫星子噴個沒玩,這些人就是這點好,喜歡熱鬧,而且有些還挺有熱心腸的。

“到哪裏去呢?”走到繁華的街道上,吳良不知道該往哪裏走。

“算了,到水泥廠吧,憑我現在的速度,一個來回半個小時就到了!”想了半天,吳良決定道水泥廠看看,不知道哪裏拆遷了沒。

走到無人的角落,吳良見四處沒人,他身影一閃就進入漆黑的夜裏,冬天天黑的早,而且行人很少。

今晚的夜晚沒有星星,月亮也躲了起來,這正好符合吳良的心意,漆黑無色,吳良空中飛行着,根本就不會有人看見,

“呼啦”吳良飛過的地方,都會有輕微的響聲,不過他的飛行有些限制,因爲他進入聚寶決第三層,就沒有修煉過驚鴻訣,這使得他飛一段時間,他都要找到一棵樹,然後腳踩樹尖,最後他才能繼續飛行。

不過還好,就算現在還沒有學會真正的飛行,但他的修爲高,寶氣多,只要腳底能有寶氣支撐,那麼他就可以連續飛行一個多小時。

“就這了!”吳良站在一片廢墟之中,這裏沒有一個人,到處漆黑一片,不過還是有很多莎莎的聲音響起,想來是老鼠之類的東西在活動。

“碰”吳良找到一處平展的地方,單手一招,紅蛇與青年的屍體就出現在地上,吳良也不多話,早點辦完事,早點回家?

吳良看了一眼四周,然後雙手之中就出現兩團火焰,他手掌往兩人身上一推,火焰就脫離他的手掌,然後就飄向了兩人的身上,火焰在兩人身上肆虐一陣,然後兩具屍體就慢慢的被火焰燃燒殆盡。

經過十幾分鐘的灼燒,地面之上就只剩下一堆白色粉末,吳良鬆開氣,爲了完成要殺自己的人的遺願,他也是有些豁出去了,大半夜的來到荒郊野嶺的,特別是冷風陣陣,雖然他是練氣師,但也感覺有些滲人。

“哐當”吳良從空間中拿出一個罐子,然後把兩人的骨灰,全部都裝進了罐子之中,坐完這一切,他連忙運轉驚鴻訣朝家裏趕去。

“救命啊!”當吳良飛行到離家不遠的吉祥村時,他靈敏的耳朵,突然聽見了一句有人喊救命的聲音,吳良連忙停了下來,運轉驚鴻訣來到地面之上。

還好這裏離吉祥村有一段距離,而比較偏僻,如果吳良就那麼大咧咧的從天上下來,被路過的人看見,還不被嚇死。

“誰在喊救命?”吳良閉上眼睛,散發出手神識,耳朵的聽力開到最大。

“你再喊,我弄死你!”一個沉悶的男聲在低吼。

“啊,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敢了!”一個弱弱的女聲在求饒,不過那求饒聲讓吳良感覺有些肉麻。

“在村裏!”吳良睜開眼睛,知道救命之聲從吉祥村傳來。

吳良擡頭看向吉祥村,吉祥村燈紅酒綠,到處都是粉紅色,吳良認準方向,加快速度就朝喊救命的聲音衝去。

“啊!饒了我吧!求求你了!”吳良一邊衝一邊仔細聽着女人的求教,不過他越聽越覺得奇怪,因爲女人的求救聲,讓他聽得有些**。

“哈哈,我就是不放你,你能把我怎麼樣?”男人的邪笑聲同時傳進吳良的耳朵中,如果不是這聲音,吳良還真的不想去救那女人。

“希望還能趕得及吧!”吳良皺着眉頭,男人越來越興奮,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小,這讓吳良越來越覺得奇怪了。

來到吉祥村,吉祥村有好幾條街,吳良現在待得街道,主要夜晚比較熱鬧,因爲這條街在江都很有名,凡是江都市的人都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

這裏主要經營女人出賣身體與各種服務,當然這裏也是男人享樂的地方,這裏的女人有便宜的,也有貴的,而且這裏還時不時有一些女人來賣初夜的,甚至還有不少女學生夜晚組團在這裏出賣身體,只要他們每天交一些錢,有很多老鴇願意賺這個錢。

所以這裏也俗稱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獄與撈錢窟。

吳良要去的地方就是這條街的末尾,他所聽到的救命聲就是從哪裏傳來的。

一邊奔跑,一邊看着這條街道,這條街門面的玻璃門裏有很多穿着暴露的女人在哪走來走去,而且還時不時的擺弄着不同的姿勢。

吳良看着心裏癢癢,這裏他也是聽說過的,不過當時只是聽同學說過,如今見到這條街的情景,讓他覺得那個說吉祥村的同學,估計也是道聽途說,因爲那個同學說的,連他見到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快到了!再堅持下!”吳良嚥着唾沫,不停的飛奔,此時他的速度,比汽車還要快,這使得路上行人與車輛,像是見到鬼了般,紛紛張大嘴巴,看着離去的吳良。

“啊,我來了!你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救你的!”男人的聲音繼續響起,女人則是停止了說話,不過耳朵靈敏的吳良,能聽出女人嘴裏正發出痛苦的聲音。

“怎麼會這樣!”吳良來到一家門面前,有些發呆,因爲他面前就是女人發出求救的地方,他來到這裏,神識就掃蕩了一邊整個店門,當他看見那個呼救的女人時,他發現自己擺了一個烏龍。

因爲那個求救的女人哪有一絲危險,她正**着身體和一個健壯的男人做個遊戲呢?而且兩人都是一副享受的表情。

“呸!呸!呸!髒了我的眼!”吳良對着空氣揮出一拳,有些生氣,不過生氣歸生氣,他的神識還是有意無意的掃視着兩人的動靜。

此人兩人都爲對方清理完了一些贓物,然後就開始了肉搏戰。

“呼”吳良吐出一口氣,收回神識,他實在有些看不去下去了,不過他的耳朵還是聽見一些聲音,他連忙收減耳朵的聽力,紅着臉慢慢的像吉祥村門口走去。

這次是他感覺最丟人的一次,他有些生氣自己沒有搞清事情,就跑來救人,到最後還是白忙活一場。 離開吉祥村那個紛亂的街道,在村口,只能看見粉紅的燈光照耀着街道一片,糜霓的氣息,瀰漫而出。

嘆口氣,吳良不再回頭,雖然很希望品嚐一下禁果,但是爲了自己的幸福,他決定還是忍一忍,到時和蘇冰結婚時,再解決某些需要吧。

“呼”回到出租屋,吳良就趕緊洗了一個澡,然後躺在牀上開始運轉聚寶決,同時心神進入戒指空間之中,他已經有十多天沒有進去了,每週一次的摘果實的機會他差點忘記,如果在晚幾天,估計一次機會就浪費了。

戒指空間依舊是綠瑩瑩的,沒有一絲雜色,而且空間之中沒有風,只有溫暖的陽光照耀在大地之上。

吳良踏着輕快的步伐,慢慢的走到小黃果樹下,樹上的果子,還是那麼多,無論他怎麼摘取都無法摘完,因爲只要他摘下三個果子,那麼下次,必定會多出三個果子,樹上的果子永遠保持在一定的數量。

“砰”“砰”“砰”

吳良手指彈出三個小石子,隨後就從樹上掉下三個果子,看着手中的果子,吳良沒有開始的激動,以前果子在他聚寶決二層的時候,開始能增加一顆顆粒至多,但隨着他修爲高深,果子能增加的顆粒越來越少,到最後三個果子都沒法凝聚出一顆顆粒。

ωwш☢ⓣⓣⓚⓐⓝ☢¢ ○

“唉,估計沒有多大用了吧!”吳良一口吃下手中的果子,然後開始慢慢回味果實的問道,最後又開始檢驗果實帶來的修爲提升。

果子進入腹中不一會,就有一些靈體在腹中來回流竄,沒錯,只是一些,根本不能和他修爲在二層時相比,那時的能量可以說是大量,現在只能算作只有一些,這些果子提供的能量,還不如他修煉一晚上得到的能量多。

這就是差距,也許小黃果在他修爲很低的時候是好東西,但現在只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了。

“唉!”吳良嘆口氣,看了一眼樹上的果實,已經沒有什麼用了,隨後他的目光朝四周看去。

四周都是一些果樹,還有一些青草,這些草狠普通,都是外界普通的草,吳良離開果樹,慢慢朝一邊走去,他要往深處走去,他來到戒指空間很多次,不過每次進來都是在果樹下徘徊,至於裏面他還沒有進去過。

這個世界沒有枯枝落葉,所以的花草樹木都是生長的十分旺盛,好像這裏沒有死亡,也沒有枯竭,所以的植物一年四季都是一個樣。

慢慢的往樹林深處走着,吳良輕輕撥開一根擋在路上的樹枝,然後擡步走了過去,他已經在樹林之中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了,四周的樹木一直都是和結着小黃果的樹一模一樣,好像這裏就沒有其他樹木一般。

“怎麼都是一種樹,難道就不能變換下!”看着都是一樣的樹木,吳良感覺眼睛都有些疲累了。

他剛想準備前進,突然眼前一花,眼前的綠色慢慢的消散,然後慢慢的消失不見,最後取代的是一個五顏六色的世界。

吳良有些愣神,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導致他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