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我們一切都聽你的,小B的生死也掌握在我們手中了,加油!”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對好了時間,我們三人就開始按照自己的分工來進行,我在地上畫了一個聚魂符,然後把小B的身體擺放在了中間,之後我也站在了中心部位,金剛站在小B頭頂外面護住小B的身體。

逸軒有陰陽眼,而且也適合叫魂,因爲他能分辨清楚小B來,因此他就在小B腳底板外面站着,一分鐘後,我和逸軒開始了自己的工作,逸軒不斷的叫着小B的名字,而我則是嘴裏念着招魂咒。

剛纔爲了避免金剛遇到驚慌的事情害怕,所以就提前讓他閉上了眼睛,當然了,所謂的保護也就是讓他站在小B頭頂外面擋住那些邪氣入體,金剛雖然膽子不大,可是渾身的陽剛氣還是很充足的,所以他很適合當守護人。

半個小時過去了,我只感覺自己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因爲我感覺到了周圍空氣的凝結,而且能吸入的空氣也變少了許多,所以現在想要喘息,也要用點力氣,更何況我還站在最危險的位置唸咒。

要是在這個時候唸錯一句,那小B和我都要承受冤魂的攻擊,所以我要必須靜下心來,而且腦子裏不能有一絲的雜亂才行。

“小B,小B醒了,陳庚快看看,小B他回來了。”

聽到逸軒興奮的叫聲,我立馬睜開了眼睛,看到小B已經坐起來了,我連忙用鬼眼查看,果真小B的三魂已經歸位了,回去休養幾天也就沒事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奇怪了,我們不是已經跑到大馬路上了嗎?怎麼還在這裏,難道我睡過頭做夢了嗎?”

小B一站起身子就嘟囔了起來,看到他可愛的樣子,我和金剛逸軒都緊緊的抱住了他,而小B還在納悶的當中。

“你們這是怎麼了?感覺莫名其妙的,快點放開我,都被你們抱的喘不過氣來了。”

小B推開了我們,見他已經沒事了,我這才說道:“臭小子,你剛纔三魂離體,差點沒嚇死我們,我們本來是已經跑到公路去了,但是爲了找你的三魂,這不,又費盡心思來這裏幫你招魂,好在你現在安然無恙,要不然我們幾個可真要哭了。”

“兄弟們,大恩不言謝,等回去了,我一定好好的請你們一條龍玩。”

小B聽了我的解釋,立刻就主動抱住了我,然後又分別抱了抱金剛和逸軒。

“好了好了,既然小B已經沒事了,那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吧!我感覺這裏越來越冷了,剛纔招魂,這裏也來了不少主,現在我們可不要多管閒事了。”

我們四個兩兩並肩朝公路方向走去,可是當我們到達公路上時,並沒有看到二組的其他成員,難道說他們已經先一步回去了嗎?真是太不厚道了。

“該死的,竟然真的丟下我們回去了。”

“算了吧!在我們回頭來找小B三魂時,他們不就已經和我們不是一個團體了嗎?現在還計較這些做什麼,就算他們在這裏等我們,你們心裏難道真的就一點芥蒂都沒有嗎?”

見逸軒他們生氣了,我也連忙安慰他們,反正他們在不在又沒有什麼關係,而且他們本來也不怎麼歡迎我,所以我又何必熱臉貼人家冷屁股,他們走了,反而我還覺得更自在更輕鬆。

“走吧!現在已經是三點了,再過三個小時,天就要亮了,我們在中午十點之前一定要趕回訓練營,我們最後一個訓練任務是十一點,剛好回去能吃個飯換身衣服在準備準備。”

“逸軒說的沒錯,大家再加把勁,我們那麼多的難關都已經過來了,所以千萬不要輸在起跑線上,如果我們輸在了跑步上,那可真的就夠冤枉了。” 大家互相又鼓勵了一番後,然後就開始狂奔,如果此時有人看到我們,估計一定以爲我們幾個是神經病院跑出來的瘋子,大半夜不睡覺的,竟然在大馬路上狂奔,如果在脫掉衣服的話,那景色一定會更加的好看。

一路的努力,我們最終還是在中午十點之前趕回來了,只是令我們沒想到的是,二組其他的成員已經開始了下一關,當然了,這也不違反規定,提前進去,提前出來嘛!

“大家先填飽肚子,然後換件衣服好好準備準備,我們十一點正式進入最後一關,我們已經挺過了前兩關,也就差這一哆嗦了,所以大家都給我咬緊牙,等衝過了這一關,我們就真正的自由了。”

“嗯,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我們四人擊掌完畢後,就各自回房去了,好在這裏的住宿條件是一流的,而且因爲到後期人也少了,所以大家都是兩人一個房間的,當然了,我和金剛被分在了一個房間,小B和逸軒一個房間,這也是我們最大的開心和知足。

“陳庚,這次一定要多帶點符篆,你那個符篆還真有很大的用處。”

“廢話,也不看是誰畫的,我師傅可是老行家了,他畫的符,還沒有讓人失望過,這一次我包裏幾乎都帶滿了符篆,這一次,我們一定會過關。”

我似乎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只是我很好奇最後一關到底會是什麼,希望不會比第二關還要難過,不過我猜想應該會比前兩關更難過,因爲這可是最後一關,而且一共也只能五個人通過。

我算了算,現在我們還剩下八個人,所以還有三個人必須淘汰掉,我忽然感覺亞歷山大,因爲我和金剛是一組的,也就是說,我們兩個隨時都有可能會被二組那羣刷掉。

“金剛,我們要做好被二組那羣人陰掉的可能性。”

“不會吧?那……那怎麼辦……”

金剛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想通了這其中的關係利益問題,而他此時也緊張了起來。

“走,我們找逸軒和小B商量商量,一定要把他們兩個拉倒我們這邊來。”

金剛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了,沒辦法,要是他們兩人都反向了二組,那我和金剛還有什麼希望,所以金剛此時也知道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逸軒小B,我們現在還有八個人,但是隻能五個人活着離開,現在也是最關鍵的時刻,所以我和金剛需要和你們兩人合作。”

“這是自然的,其實我們在給小B找三魂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陣營中的了,現在我們四比四,也是真正較量的時刻,我相信我們這一組一定可以勝出。”

“逸軒,你和小B可是二組的成員,你們難道不怕被罵叛變嗎?”

想了想,我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句話,因爲這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叛變?他們也配讓我們叛變嗎?在他們放棄小B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不再是一路人了,而且我跟他們也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在來的路上乘坐一輛車罷了,之後又被莫名的分到了一個組,說起來,我現在都還記不全他們的名字呢。”

逸軒聳了聳肩,用嘲笑的口吻說出了自己的意思,而小B也是一臉的不屑。

“說實話吧!那些人一個比一個自私,要是我和逸軒真去了他們那裏,那我們其中也是要淘汰一個人的,你們說,他們難道就不會再把矛頭指向我嗎?或許會自相殘殺,跟他們一組,我可沒那個心情了。”

小B在經過這次的事情後,心性也變了很多,以前他總是吊兒郎當的,但是現在認真了很多,而且二組那四個人的所作所爲,也讓我們反感到了極點,有了小B和逸軒的保證,我的心也放了下來。

“陳庚,我敢跟你打一個賭。”

逸軒忽然神祕的對我笑了笑,而小B和金剛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們。

“打賭?打什麼賭?”

“我打賭他們那幾個人一定合不來,而且肯定會臨時倒戈到我們這邊,現在不是他們剔除我們,而是我們要選擇剔除他們當中哪一個。”

“這個賭沒什麼可賭的,因爲我也贊同你。”

“我們也贊同。”

小B和金剛也點了點頭,看來我們都已經看清楚了那幾個人的本質,或許這也是一種潛能吧!我爲我之前做的正確選擇而驕傲,我忽然明白師傅爲什麼會讓我來這裏參加訓練了。

人是一種羣居動物,你可以什麼都沒有,但是絕對不能沒有朋友,因爲你一旦沒有了朋友,那你就會被孤立起來,到時候,你就真的成爲孤家寡人了。

“好了,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們出發吧!”

“最後一哆嗦了,大家都打起精神來,讓我們以最優異的成績勝出吧!”

我們四人握了握拳頭,然後轉身就朝教官那邊走去,教官看到我們也沒有囉嗦,直接發佈了最後一條任務,最後一條任務很簡單,簡單的我們都覺得有些像是在做夢。

“教官,你是說真的嗎?我們最後一關真的只是體會七天野外生活嗎?是不是又像第二關那樣,山裏有墳場,有惡鬼什麼的?”

“沒有邪物,只是普通的野外生活,當然了,我們什麼食物和水源都不給你們提供,而且你們也絕對不可以從外界帶進去,這七天,你們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活下來的,而且人數必須在五人以內,這纔算真正的過關,也就是你們的畢業。”

教官說完轉身就走了,也不給我們多問的機會,而我心裏有些納悶起來,這教官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爲什麼讓我們過普通人的野外生活?難道說教官轉性了?但我想這肯定不可能。

“嘿,不要再想了,不管教官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們也一定要闖過關,走吧!我們開始我們的度假了。”

“度假?我們還在訓練,度什麼假?”

金剛不解的撓了撓頭,我忽然想到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忘記提前金剛洗頭了,看到他油膩膩的頭髮,我感覺自己胃裏一陣痙攣,連忙就把視線轉移到了別的事物上去。

“笨蛋,不是說了嘛!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瀟灑的過完七天野外生活,你想,山裏要什麼有什麼的,我們這不是度假是什麼,等以後回市區了,那空氣,能比得上山裏嗎?而且我們現在又不用做什麼事情,只等着享受就行了。”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不過我喜歡。”

金剛傻笑了兩聲,經過這段時間的磨合,金剛和小B的感情越發好了,而我和逸軒也總是心照不宣,很多事情,我們兩人都能想到一塊去,所以我感覺我和逸軒反而成了最好的搭檔,至於金剛,那就讓他跟小B一塊吧!

“逸軒小B,能看到你們真好,對了,我們都是二組的,你們兩個過來吧!我們直接把一組的金剛和陳庚刷掉,我們就差不多贏了。”

就在我們剛到達山區落腳點的時候,就迎面看到了二組那些人,而且他們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在我們面前挑撥離間,只是逸軒和小B都冷眼觀看着他們。

“我說黑子,你嘴巴能再臭點嗎?我可是一直都記着當時我想要幫助的時候,是你們丟下我的,你覺得我還有可能會跟你們一組嗎?再說了,我可不敢保證我過去了,會不會被你們排擠掉,逸軒,我可是不過去的,你呢?”

小B搶在逸軒前面表明了心態,而二組那些人聽了小B的話臉上都有些難看,或許他們也認爲當初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可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而且都過去了,又能有什麼晚會的辦法呢?

“逸軒,那你呢?你跟我們一組,剛好我們五個人,把小B和金剛陳庚他們三人刷掉,我們就直接成功了。”

“呵呵……我說是我們傻?還是你們傻?你們覺得我有可能跟一羣沒有責任心,而且又自私自利的人組隊嗎?你們也太小瞧我逸軒了,陳庚,我們走,等下我給你們做薰魚,這可是我最拿手的,保證讓你們吃了回味無窮。”

逸軒說着就帶着我們朝湖邊走去,二組那羣人也直接被我們晾在了那裏,此刻我心裏十分激動,而且也很欣喜逸軒和小B的明智選擇。

“能嚐到你親手做的薰魚,我感覺生活好沒好,那我也不能閒着,我採一些野菜和蘑菇,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野味,今天晚上我們大吃一頓,雖然沒有調味和酒水,不過我覺得這應該是我們吃過的最美味的東西。”

“對,而且純粹綠色食品,沒有任何添加劑,更重要的是我們心情超級棒,走吧!我和金剛捉魚,小B是捉兔子的高手,他和你搭配會省力很多。”

很快我們就分好了合作任務,而二組那些人見我們沒有理睬他們,就各自回帳篷去了,今天我們的帳篷都是聚集在一處的,等到了明天,我們就可以自由拆卸帳篷,讓後根據自己的需要進行組隊。

也就是說,等到了明天,我們就可以不用整天看着二組那些人噁心了,他們醜惡的嘴臉反正我們已經不愛看了,至於誰愛看,那就給誰看去。

天色剛黑的時候,我們就帶着豐盛的收穫回來了,而金剛和逸軒也不賴,他們已經捕捉到了許多魚,看來今天晚上我們要放開吃才行,要不然真的會浪費這些美味。

“真沒想到,這山裏的野味真多,我剛纔還看到了幾隻野狗,因爲天色不早了,而且我們也收穫了這麼多,所以就放棄了,等明天,我去打野狗來給大家。”

小B一臉的興奮,或許是因爲他也可以大展拳腳的緣故,看到大家臉上都洋溢的撒着開心幸福的微笑,我心裏也是一陣舒服。

只是我們在這裏大吃大喝的時候,二組那些人黑燈瞎火的在睡覺,也不知道他們睡這麼早做什麼,難道不餓嗎?

“奇怪了,現在不是吃飯時間嗎?他們怎麼都不煮東西?”

“別提了,告訴你們兩個,今天我和逸軒捕魚,他們也跟我們學,結果一條魚都沒有捕捉到他們就厭煩了。” 金剛越說越興奮,嘴裏的唾沫也開始橫飛了,我連忙拉開了和他之間的距離,這小子總是大大咧咧的,也不顧別人的感受,不過好在他性格很直爽,所以也討人喜歡。

“那他們一條魚都抓不到,難道都不去想想別的辦法嗎?”

“有啊!怎麼沒有想辦法,他們後來又去學你們挖野菜抓野兔子,結果沒有抓住兔子,野菜也沒有挖到,因爲他們根本就不認識野菜,還有就是他們當中有一個人掉進獵戶的陷阱裏了,受了點傷,所以就灰頭土臉的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那吶個受傷的人要不要緊?要是嚴重的話,要趕緊送下山治療啊!畢竟我們這裏什麼都沒有。”

“得了吧!你就放寬你的心,他們根本就不領情,我和逸軒詢問過他們,結果還被他們趕了出來,而且他們還罵逸軒沒心沒肺,罵他是叛國賊,那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金剛一臉的嫌棄,而我心裏也不太舒服,既然那些人作繭自縛,那就隨他們去吧!而且我們這次也只能有五個活着走出去,生死存亡的場面,根本就容不得裝爛好人,而且我也不是爛好人。

“好了,我們吃飽喝足了洗洗睡吧!”

“睡什麼睡,我反正是興奮的睡不着,我之前野營還是三年前,我記得那是跟高中同學一起露營的,如今可以回味一下當年的場景,我真的有些興奮了。”

“我也是,這還是我第一次露營,說真的,我覺得很其妙,而且很新鮮,哎,對了,要不我們來跳舞唱歌吧!逸軒,你唱歌蠻好聽的,你就當主唱,我們幾個跳舞怎麼樣?”

小B鬼點子最多了,而且人也機靈,所以他的主意剛說完,我們大家就都全票通過,逸軒唱了一首《朋友》,我也不甘示弱,就唱了一首《飛的跟高》。

小B後來也唱歌了,只是最雷人的是金剛,他完全就是跑調大王,沒有一個調子在音調上,但就是那樣,他還唱的很盡興。

用他的意思來說,說是唱歌就是爲了盡興的,就算是沒有一個音調準確,那隻要開心了,也就算是達到了目的,而我們今晚最重要的,也就是爲了慶祝開心。

我們幾個一直玩到凌晨三點多,這才意猶未盡的回到帳篷裏休息,一夜無話,第二天大家睡到大中午才起牀,因爲我們這七天都沒有事情可做,所以想幹嘛就幹嘛。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天,剛纔有訓練員來過了,說昨天只是送我們到這裏體驗一下,所以今天才是第一天的開始,剛好今天也是星期一,等下週的今天,我們也就順理的畢業回家了。”

“回家?那麼快啊!我忽然有些捨不得大家了。”

小B忽然哀傷了起來,看樣子似乎根本就不想回家一樣,其實我心裏也稍微有些許失落,因爲大家再聚集的話,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

“你們這是怎麼了,有聚有散,再說了,我們就算是回家了,要是什麼時候想對方了,直接坐車去找對方不就得了嘛!現在可都是21世紀了,坐車做飛機都很方便,又不是什麼大事。”

金剛灑脫的話也讓大家收起了哀傷,也對,現在坐車什麼的都很方便,想找誰直接就去找,所以也沒必要那麼哀傷,又不是永遠不見面。

“好了,我們來規劃一下我們這幾天的生活內容吧!總不能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睡,那多沒有意思。”

“小B,你鬼點子最多,你來出主意吧!記住,一點要讓大家都同意才行。”

“沒問題,要不這樣吧!我們先把帳篷搬走,昨天我和陳庚大獵物的時候,有發現一個山洞,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帳篷搬到山洞去,要是下雨什麼的,也不怕了,而且還能抵禦午夜的寒冷。”

“說的對,我們先搬遷,路上在想這幾天要做什麼,大家一起想,有好的建議就提出來,反正我們這幾天一切以開心爲主。”

我們四人說說笑笑的拆着帳篷,因爲我們規定今天必須都搬離這裏的集合點,所以二組那些人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十點的時候,我們順利的到達了山洞,山洞挺大的,我們的帳篷搭建好後還有很大的空餘地方,所以我們就都把帳篷統一靠後挪動了一點,這樣一來,我們前面的空間就大了,在這裏我們可以弄一個篝火出來,尤其是在晚上,這樣也不會冷。

雖然說現在天氣熱,可是山裏溫度偏差大,尤其是一到晚上,山裏就冷的刺骨,而我們佔領了這處山洞,也就解決了晚上寒冷的問題。

“我想好我們做什麼了,這山裏中草藥很多,我們可以採集一些,等七天一過,我們就帶下山去,這些中草藥可是很值錢的,我昨天也看到了一些靈芝和鹿茸,這可都是值錢的東西。”

“好主意,既可以賺錢,而且也不會無聊,反正我們都是大山的孩子,採藥都是我們從小就做習慣的事情,走吧兄弟們,我們在這裏好吃的好喝的,還有錢賺,都開心起來吧!”

“那是,我很贊同。”

小B的提議大家又一次贊同了,只是山洞這裏一定要留一個人,要是我們佔領的地方被破壞了,那就不好了。

“小B,你三魂歸位後還沒有好好休息,這樣吧!你就留在這裏看好我們的東西,然後也能趁機休息休息,我們去挖藥材,等快吃飯的時候,我們就回來,然後我們再分工做飯的事情。”

“也好,那你們都注意安全,山裏蛇蟲鼠蟻比較多,雖然教官說沒有什麼危險,可是也不能大意了,而且昨天你們也看到了,二組就有人中了獵戶的陷阱,所以你們一定要小心了。”

“放心吧!我們會安全回來的,你也是,一定要注意安全,這是符篆,我已經在上面注入了道法,你要是遇到什麼危險了,就用這個保命,而且這種紫色的,你可以丟在空中,我會看到你求救的信號。”

“好,這可是好東西,我一定會好好收藏好。”

我把符篆分配了一下,雖然說這裏危險不大,可是之前來的時候我還是害怕意外,所以就多準備了一點,現在我們熬過七天完全是沒有問題的。

沒有揹簍,我們就利用揹包裝藥材,好在我們曾經都挖過草藥,而且我在山上也跟師傅學了不少關於藥材的知識,因此滿山的草藥我也分辨的清楚。

眼看着大中午到了,火辣辣的太陽絲毫不留情,好在我們身處茂密的灌木林中,因此也清爽了許多,就在我們打算打道回府的時候,忽然看到天空一道紫色的煙霧。

“糟了,小B遇到問題了,我們趕緊回去。”

“這裏回去最快也要半個小時,希望他能撐得過去。”

“不用那麼麻煩,我用瞬移符,這次我帶的符篆比較齊全,一眨眼就到了,等下大家都抓緊我衣服,千萬不要鬆手,而且一定要閉上眼睛,我讓你們睜開眼睛你們再睜開眼睛。”

“好,我們都聽你的,趕緊的吧!別囉嗦了。”

我沒有繼續囉嗦下去,連忙掏出瞬移符,之後唸了咒語就帶着金剛和逸軒回到了山洞,沒想到二組的那些人把小B逼到了角落出,這些人也太奸詐了吧!

“喂,TM的,你們想做什麼?是不是看我們都不在就專門欺負小B?有種了是不是?來再給老子牛一次試試。”

金剛脾氣最火爆,而他的膽小也只是在遇到那些異物的時候膽小,在人類面前,他一向都是膽大包天,所以他一個叫喊,就鎮住了二組那些人。

“你們終於回來了……”

小B一看到我們回來了,立刻就衝了過來,看到他一臉委屈的樣子,我忽然感覺有些好笑,因爲小B此時真有些像遭受調戲的大姑娘。

“各位,你們誤會了,我們只是找小B玩玩,開個玩笑想嚇唬嚇唬他的,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呵呵……”

二組人見我們都回來了,也知道不可能再對小B出手了,所以一個個就開始打馬虎眼,見他們不承認欺負小B,我心裏來了一股怒火。

“看來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瞧瞧,你們還真不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我伸手就掏出一張符篆,也不管是什麼符就朝他們當中丟了過去,當符篆接觸到他們時,沒想到他們竟然直直的站住不動了。

“靠,竟然是定身符,還以爲是什麼呢。”

看清楚是定身符後,我有些掃興,不過能定住他們也算是一點教訓,因爲定身符的效果會維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他們要站四個小時。

“把他們都挪到大太陽底下去,暴曬他們四個小時,我看他們還敢不敢在我們面前囂張。”

金剛出了一個餿主意,不過大家都覺得很好,只是二組那些人的臉色難看了起來,看到他們一個個汗流浹背的,我們幾個都笑了起來。

“讓你們剛纔欺負我,讓你們敢嚇唬我,呸,看我怎麼整死你們。”

小B的報復開始了,二組的人被擡到了大太陽底下後,小B就對着一棵大樹尿了一泡尿,然後撿起樹枝就用尿液活泥巴,之後把用尿液活的泥巴塗在了二組人的臉上。

看到他們憋屈的樣子,我們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可就在我們玩鬧的時候,忽然天空打了一個響雷,接着烏雲密佈,看來應該是要下大暴雨了,我忽然心裏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心裏有些不好的預感。”

“我也是,總覺得心神不寧的,希望不要出什麼事吧!”

我和逸軒對視了一眼,曾幾何時,我們兩個互相看不順眼,而如今我們彼此一個眼神,就能猜出對方心裏在想什麼,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好兄弟好知己吧!我心裏很慶幸自己人生中有這麼一個朋友,也慶幸自己參加這次的訓練。

“不好了,你們快看那邊。”

隨着小B的叫嚷,我們集體轉頭過去,竟然看到不遠處竟然多出了一個山洞來,而且山洞很漆黑,似乎裏面有什麼不屬於人間的東西。 對於突然出現的神祕洞穴,我們都震驚了,看來這座山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我忽然懷疑起訓練員對我們說過的話了,或許最後一關纔是最難過的一關,而且根本就不像我們表面看的那麼簡單。

“看來這一關跟我們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是啊!這一關太神祕了,而且我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虧我們之前還那麼相信教官們的話,看來這一次真被他們給忽悠了。”

“不過這樣不是更好玩嗎?不知道前面有什麼,反而更加能測試出我們的真實水平,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們一定會活着走出去。”

“那是必須的,別人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們四個一定會活着走出去,走吧哥幾個,都過去瞧瞧看看,我倒要看看那些老東西都給我們準備了什麼大禮。”

金剛又開始裝逼了,不過我們都沒有取笑他,反而他說的很合理,至於二組那些人,就讓他們繼續站着吧!免得他們到時候給我們搗亂,而且也省的我們心煩。

我們四個走近了那個神祕出現的洞穴跟前,我眼裏忽然看到了一個畫面,洞穴裏面有一處柵欄,柵欄裏關着一個女人,披頭散髮的,她的雙手雙腳都被鎖鏈固定在牆壁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