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賭注已經上交,幾位,你們要怎麼個比法?”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蕭環宇將賭注交給身後的護衛,同時看向溫君寶與楊晉幾人,“雖然都是比箭,但這比箭也是有許多種比法的,射靶,對射,齊射,騎射,你們要比哪一種?”

“這裏場地小,也不能騎馬,就比射靶準頭好了。”溫君寶提議道。

鎮國侯是當朝第一王侯,他身爲鎮國侯的嫡孫,弓馬武藝都是相當嫺熟的,不論比哪一種,他都自信不會輸給楊晉。

這場比賽,原本是徐衛挑起來的,理應由徐衛上場與楊晉比試,不過現在賭注這麼大,徐衛顯然是鎮不住場子了,只能讓溫君寶來,因爲他的身份夠大,能夠鎮得住場子。

對此,楊晉也沒有反駁,因爲對他來說,不論溫君寶還是徐衛,都沒差別。

“好,那就比射靶。來啊,將箭靶放到三百步外。”蕭環宇大笑着,就吩咐着護衛拿來箭靶,放到遠處。

單無翼好歹也是大將軍,府邸裏箭靶可不在少數,極爲好找,不過一聽要將箭靶放到三百步外,溫君寶出聲道:“伍公子,三百步沒有挑戰性,我看還是放到四百步外吧!”

“四百步?”蕭環宇眉毛一挑。

這個相公有點壞 三百步的距離,其實已經很遠了,即便是箭靶放在那裏,但反應到你眼中的時候,也不過是銅錢大小而已,要想中靶已是不易,非箭術高手不可達,卻不想溫君寶還不盡滿意,要提高難度。

不過這種事情也不是他一口能夠應承下來的,這還需要經過楊晉同意才行,當下,衆人都將目光瞄向了楊晉,等待着他的回答。

“四百步外?難度太小,我看還是放在五百步外吧!”楊晉淡笑一聲。

“五百步?”

聽到楊晉要將箭靶放到五百步外,別說蕭環宇了,就算是單無翼都有些吃驚起來了,五百步距離,要想射中,即便是對他來說,都要集中注意力才行了。

這下輪到溫君寶猶豫了,他眼睛一動不動盯着楊晉看,心中七上八下,“五百步距離,對我來說都有極大的難度,莫非他真有如此神箭術,自信可以箭箭命中紅心?”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溫君寶可沒有臉說“不敢”,只能硬着頭皮道:“好,五百步就五百步,我溫君寶長這麼大,還真沒怕過誰!”

“來啊,將箭靶放到五百步外去。”蕭環宇一聲令下,當即便有兩個家丁護衛將箭靶擡到了五百步外。

五百步的距離,真的很遠,兩個家丁跨過了三四個拱門,走了好半餉功夫,這纔到了五百步外,將箭靶放下,同時在箭靶四周點上燭火,照亮靶心。

現在是夜晚,若是不在箭靶旁點燃蠟燭,黑燈瞎火之下普通人連看都看不到,即便是武者,也只能看到幾個點影子,由此可見這場比賽的難度。

就在這時,大廳後面又走出了兩個家丁護衛,手中拿着兩柄強弓,恭敬遞給楊晉和溫君寶,同時送上箭筒,讓他們背在背上。

“你們誰先來?”蕭環宇問道。

“我先來!”

溫君寶將手中的勁弓把玩片刻,又嘗試着開弓搭箭,做出虛射,反覆幾次後,也算是將手中這把勁弓的感覺找到了,當即大步上前,就準備着出手了。

屏氣凝神,拉弓搭箭,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溫君寶便將開弓前準備的所有動作給完成了,且每一個動作對沒有絲毫的停滯,幾乎行雲流水一般順暢,一下子就顯示出了他高超的箭術技藝。

將勁弓拉開之後,溫君寶並沒有着急射出,而是將全身的精氣神都灌注到了雙目之中,聚精會神望向五百步外的箭靶。

五百步外的箭靶旁雖然也點亮了幾盞油燈,有着些許的光亮,但黑暗還是極爲濃郁的,即便是溫君寶,也只能大致將箭靶的輪廓看清楚,勉強看到靶心的紅點。

氣勢緩緩提升着,不多時溫君寶就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同時視力大漲,已經能夠清楚看到箭靶紅心了,他轉頭瞥了一眼楊晉,嘴角露出冷笑,同時放箭。

嗖!

箭矢化作一道強勁旋風,呼嘯着激射向遠處隱沒在黑暗中的箭靶紅心,或許是速度太快的緣故,箭矢所過之處都不由泛起了一道道氣浪漣漪,旁人若是站的太近,衣袍都得被刮起來。

“好準頭!”單無翼瞥了一眼箭矢的軌跡,忍不住大聲讚道。

溫君寶這一箭雖然還沒有命中,但單無翼何許人也,他雖然並不是特別擅長箭術,但是比起楊晉等人來,還是高明許多的,單單看軌跡,他就萬分確定,溫君寶這一箭會中靶,而且是命中紅心。

砰!

箭矢中靶的聲音響起,結果也正如單無翼所料,溫君寶這一箭不偏不倚,剛好命中了紅心,而且是紅心的正中間,一寸都沒有偏移過。

“好!”

“好箭法!”

“神箭手啊!”

普通人或許還沒來得及看清結果,但是席元丘、幹邪、徐衛等武道高手,卻是一眼看出了結果,溫君寶這一箭射的,簡直是神來之筆,幾乎沒有一點瑕疵,他們自認即便是親自上去,也不會好過溫君寶。

“君寶,箭術不錯嘛!”蕭環宇看清之後,也不由讚了一句。

溫君寶這人平時雖然看起來不咋地,但是手底下的手段卻是實打實的,這點不容置疑,畢竟是鎮國侯的嫡孫,虎父無犬子,虎爺自然也無犬孫了。

“完了,楊晉輸定了!”單雲峯頓時泄氣了。

如果說原本他還對楊晉包有一絲希望的話,那此刻溫君寶這一箭,也算是將他最後一股希望也給射碎了。

見溫君寶一箭命中五百步外箭靶紅心中點,楊晉也不由高看了他一眼,心道:“看來這次麻煩了……”

“楊晉,要不要給你點時間準備?”

對於自己那一箭,溫君寶十分滿意,他自信楊晉也不可能勝過他了,所以並沒有催促楊晉,語氣很平緩,因爲在他看來,自己贏定了。

“準備?好,那我就準備準備,給我一點時間。”楊晉淡淡應了一聲,人卻早已飛奔了出去,快步跑向五百步外箭靶所在。

“他要幹什麼?”蕭環宇疑惑了,轉頭看向單無翼,希望從他口中知曉答案。

奈何,單無翼也看不出楊晉的舉動的意思,遠遠看去,楊晉只是飛奔到箭靶所在,然後在溫君寶所射箭矢的尾端動了一下,人就回來了,十個呼吸的時間都不到。

“怎麼,楊晉你剛剛去丈量這裏與箭靶所在位置的角度?可惜,箭術是實打實的東西,投機取巧是沒有用的。”短袖青年幹邪嗤笑道。

彎着腦袋瞥了幹邪一眼,楊晉淡漠道:“就你屁話多!”

“楊晉,我要你死!”幹邪氣的渾身發抖,差點吐血。

他從見到楊晉到現在,半個時辰的功夫都不到,卻已經被楊晉羞辱了不下三次,奈何這裏是單雲孃的生日宴會,他不能出手,這種無可奈何的感覺,讓他難受的要命。

“幹兄,稍安勿躁,他蹦躂不了多久了,等下元器易主,有他哭的!”席元丘一把拉住暴怒不已的幹邪,輕聲勸道。

“哼!”幹邪無奈,只能冷哼。

“楊晉,出手吧!”溫君寶臉上露出勝券在握的表情,不疾不徐道。

“好。”楊晉點頭,他也不拖延時間,擡起手中的強弓,從背後抽出一根箭矢,搭在弦上,同時心中暴喝一聲,“血瞳!”

轟!

場景變幻,楊晉的視野觸及之所,全部都變成了一片黑白紅交匯的世界,而在百步外,一個黑色箭靶模樣的中心,一點鮮豔的火光在那閃耀着,極爲顯眼,哪怕遠隔五百步,亦是一眼便可望到。

呼!

楊晉鬆開了弓弦,手中的箭矢頓時如同一條風馳電掣的蛟龍搖頭擺尾着,筆直衝向那一點火光。

噗!

硬木被碎裂的聲音響起,衆人還未來得及跟上箭矢的速度軌跡,五百步外箭靶上插着的溫君寶剛剛射出那根箭矢,頓時化作了四段碎枝掉落到地上。

同時,楊晉的箭矢也將溫君寶的箭矢取而代之,牢牢插在了箭靶紅點的中心。

這一刻,箭靶之上只有一支箭,也就是楊晉的箭矢,再也沒有了溫君寶的箭矢。

以箭射箭!

箭碎箭矢!

這一刻,在場的人都不由瞪大了眼睛,張着大嘴巴,喉嚨裏不敢置信地發出一聲模糊的聲音:“神了……”

不管了,先上傳了,第三章獻上! 那羣人很快就跑了過來,看見顧煙幾人都楞了下,不過很快就繼續朝着這邊跑了過來。

這羣人三三兩兩的攙扶着,來到廢墟處時,看見地上的喪屍跟壯如牛犢一般的變異鼠,眼神都變了,又是敬畏又是懼怕的看向顧煙三人。

這羣人差不多有三四十個,渾身髒亂不說,有的人身上還有鮮紅的血跡,氣喘吁吁,相處攙扶着靠着廢墟中倒塌的牆壁坐了下來。

顧煙繼續待在陣法中處理那頭變異鼠,肉全部被她割成一塊塊的,然後扔進了空間裏面。

許白皓程小靜看着那些消失的鼠肉愣了下,好半響程小靜才驚奇的問道,“小煙姐,你……你有空間異能?”

顧煙手上動作不停,頭也沒擡,只是恩了一聲。接着似笑非笑的擡頭看了許白皓一眼,“當初在超市被喪屍羣圍攻,之後不小心被喪屍抓傷,然後就覺醒了空間異能,說起來還要感謝許先生纔是。”

許白皓臉色有些不好看,低頭烤着老鼠肉,過了半天,才擡頭看向顧煙,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顧小姐,那天沒有救你,很抱歉。”

顧煙擺了擺手,“不必跟我說抱歉,你當初也沒錯,就算是現在你們被喪屍羣圍攻,我也不會去救的,所以沒什麼好道歉的。”

她紮起心來倒是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許白皓怔了下,陷入沉默,過了會才又繼續翻烤着手中的老鼠肉。

那羣人歇息了一會,看向那頭還沒有處理的體型變異鼠,都吞了口口水。其中幾人圍在一起小聲了說了幾句什麼,然後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瘦弱婦女帶着一個四五歲的同樣瘦弱的孩子走到了許白皓程小靜身邊,哀求的道:“這位先生小姐,那……那隻大老鼠能……能不能分給我們點,我……我孩子好餓了,求求你們好不好?”

他們都是基地裏的普通人,平日裏在基地也是吃不飽的,今天好不容易從基地裏逃了出來,體力早就消耗乾淨,肚子更是餓的飢腸轆轆。看見這麼大的老鼠肉自然是有些忍不住了,只能商量的,看看這三個人心腸怎麼樣,說不定還能施捨點吃的給他們。

尊嚴對他們來說,連口吃的都不如。

程小靜看了顧煙一眼,這才衝那帶着孩子的女人說道,“這不是我們幹掉的,都是那邊那位小姐獵殺的,你們要是想吃肉就去跟她說吧。”

那女人聽見這話臉色都有些變了,變異鼠羣可不好對付,那邊那位小姐竟然一個人把它們全部解決了,肯定很厲害吧。

這麼厲害的人也不知道性情如何,這樣莽撞的上去會不會惹怒了她,畢竟現在可是末世,也不在基地,別人就算殺了他們也不會有人管……

這女人還牽着孩子猶猶豫豫的,孩子看着顧煙陣法中的變異鼠眼睛都有些直了,使勁吞着口水。

顧煙擡頭看了他們一眼,道:“我有一隻就夠了,剩下的你們分了吧。”

女人一聽大喜,忙拉着孩子上前衝顧煙鞠了個躬,口中謝謝小姐謝謝小姐的喊着。又扯了扯身邊的孩子,衝孩子道,“小明,快跟姐姐說謝謝。”

孩子眼巴巴的看着顧煙,結結巴巴的說了聲謝謝姐姐。

顧煙反而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女人這才歡天喜地的帶着孩子來到那隻體型變異鼠身邊。

那羣人大概有些懼怕顧煙,很安靜的分着老鼠肉,而且分配的很公平,不會出現搶奪之類的情況。這隻老鼠有四百多斤,每人差不多分到了十斤左右的老鼠肉,分到的人興高采烈去後面收集了柴火,然後問許白皓借了火,開始烤起了老鼠肉。

老鼠肉的味道其實不錯,只不過沒有鹽巴,味道稍顯淡了些。才烤好,這些人也顧不上燙,狼吞虎嚥的把肉塞進嘴巴吃了起來。

吃不完的肉都被他們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隨身攜帶的揹包裏。

顧煙的一隻老鼠也很快解決乾淨了,隨意在地上抓起一把葉子擦掉了手上的血跡,把刀扔進了揹包裏,出了陣法,來到那羣人身邊,問道:“你們來的路上有沒有看見一個……個子很高,穿着……墨綠色針織衫,黑色休閒褲的男人。”

剛纔那個牽着孩子的女人回想了下,搖搖頭道:“剛纔來的路上我們只顧着逃命,根本沒注意四周的情況……”

顧煙擡頭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搖了搖頭,都道,“沒注意過。”

顧煙這才又抱着揹包回到了陣法裏,暗暗猜測盛墨到底在做什麼,現在都過去一個半小時了,以盛墨的速度足夠一個回來了,難道被什麼事情絆住了?還是說他遇到了顧家人?這樣一想,顧煙心中又隱隱的有些期待,希望盛墨能夠遇到顧家人,然後帶着顧家人跟她匯合。

又等了半個小時依舊沒看到盛墨的身影,那羣人吃飽了都找了個地方休息了起來。許白皓程小靜也找了個地方休息一會。

顧煙精神還不錯,坐在陣法中掏出那剛那本關於符篆的書繼續研讀了起來。卻不想地面又開始搖晃了起來,大家都慌忙站了起來,“地震了,又地震了……”

他們都待在一片空地上,也不需要躲避什麼建築物,只需趴在地上等待餘震過去就好了。地震持續着,後面那座祠堂也跟着轟隆一聲巨響,大家扭頭看去,整座祠堂也已經全部塌陷了,這個小村子裏再也沒有半點建築物的影子了,只剩下一片廢墟。

顧煙待在陣法中看着那座塌陷的祠堂有些出神,她記得從這次地震開始,全國各地都出現了地震現象,地殼發生改變,碰撞,然後引起火山爆發,海嘯,各種各樣的天災接憧而來。

原本全國各地也都有些小基地,因爲地震的頻繁發生,基地全部成爲一片廢墟,大家又開始了繼續逃亡的生活,這次卻沒以前那麼好過了,連個遮風擋雨阻擋喪屍的建築物都沒有,只能不停的往前走,卻不知什麼時候是個頭,也不知到底該走到什麼地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