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如於秋寒所說,她只有一年的命了,所以,她必須拼。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坐井觀天?的確是坐井觀天。」

陳悟真語氣淡漠,他眼中的劍意,在那一刻,凝聚到了極限。

「我曾出劍,卻並未用心。」

「我有一劍,可斬日月星辰。」

陳悟真喃喃自語,他面對天虛婆婆的邪魂,的確感受到了壓力。

而天虛婆婆,想必,此時也同樣知道他的位置所在,本體多半準備極速趕來。

所以,他必須要拿出殺手鐧。

所以,他運轉《伏天古經》,第一次凝練古經之中的劍意——伏天劍意!

伏久者,飛必高。

開先者,謝獨早。

那一刻,伏天劍意匯聚之後,彷彿有大鵬扶搖九萬里、一飛衝天的恐怖氣勢。

那一刻,彷彿有一道驚世的鳴叫聲,響徹虛空四方,如震驚萬古,一鳴驚人。

不飛則已,一飛衝天。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這就是《伏天古經》劍意的力量,一劍出,斬盡日月星辰,讓天地萬物,皆黯然失色。

因為,天地間,唯有這一劍,才是永恆。

劍道。

劍意。

劍之靈。

靈之魂。

魂之魄!

陳悟真沒有用劍,他就是劍,他的目光就是劍,他的靈魂,也同樣是劍。

這樣的劍意,劍靈,劍魂,劍魄,是曠古爍今的,是史無前例,是前無古人也不會再有來者的!

「咻——」

兩道紫金色的光芒匯聚如龍,伏天的意蘊蘊含其中之後,那一擊,恍若盤皇開天,斬殺天地。

如一道道痕劃過天穹,如一道電芒貫穿長空。

這一刻,時間彷彿在此時完全沉寂,停止。

這一刻的風,也同樣的停止了。

連天地間的元氣,都不再流動。

虛空靜謐了起來,大殿之中,更是彷彿和外界徹底的形成了一個整體,再沒有任何遮擋。

那一劍,成為了南宮逸雲和南宮傅眼中的永恆,他們的眼神忽然變得安詳。

彷彿這一生,能得見這樣一劍,便死而無憾。

同樣,這一劍,也烙印在了天虛婆婆的眼中,她眼瞳猛然收縮,凶魂尖叫著,猛然竄向罡雷木,妄圖躲入罡雷木中,避開這絕世的劍意。

只是,在伏天劍意之下,她又能躲到哪裡去? 「小崽子,你敢!你施展如此劍意,身體必定留下永恆的道傷,身體徹底廢掉了!」

「小崽子,住手!你即便殺了我,也只是毀我一道凶魂而已!但你自己即便是能以靈魂奪舍,也絕不會有肉身能與你靈魂形成真正的契合!」

「小雜種,你瘋了!老祖我和你拼了!」

剎那之間,天虛婆婆的凶魂發出了無比慘烈的嘶吼、怒吼聲,她在於秋寒匯聚劍意的那一刻察覺到了不妙,想要服軟,卻已經遲了。

之前,她的確有足夠的自信震住於秋寒,但卻沒有想到,這於秋寒手段如此兇殘狠辣,哪怕是不惜自身的身體崩潰,也要給予她致命一擊!

她這一道凶魂,幫助大夏皇女蘊養那九竅奇石已經近三年,還有不到三年時間,就可以成功,卻想不到,先是皇女精血受損,靈魂受創,如今還要遭遇如此可怕劫難!

原本,她還想留在罡雷木中,暗中窺伺,以待有機會之後,奪回九竅奇石,重新蘊養,並將於秋寒斬殺,活生生的煉成人丹,以消心頭之恨。

卻不想,於秋寒竟是如此果斷,如此狠辣!

這哪裡還是一個年輕人?

這分明是一隻真正歹毒的老怪!

「你該慶幸,慶幸我這具身體,還很弱。」

陳悟真卻沒有理會天虛婆婆的叫囂,只是神情冷淡的回應。

重生那一世,被他煉死、虐死的神王神尊,數量如過江之鯽。而且每一位神王神尊在死的時候,放出的狠話比之這天虛婆婆狠毒億萬倍,所以,如這潑婦罵街的言辭,陳悟真根本不屑一顧。

不知道『社會我真哥,人狠話不多』嗎?

你儘管罵,我讓你死得舒服了,算我輸。

「嗤嗤——」

當伏天劍意蘊含於陳悟真的血色雙眸之中,以道痕的方式殺出的時候,那一劍,其實已經註定了結果。

「啊——」

慘厲的呼聲戛然而止,一道紫金色的光芒,瞬間刺中了遁入罡雷木之中、甚至於想要歇斯底里的撲入南宮逸雲身上的天虛婆婆的凶魂。

「噗——」

虛空一震,接著,彷彿黑夜裡忽然炸開的巨大煙花,在黑暗裡綻放出一簇五彩斑斕的靈魂粒子。

那一刻,虛空都猛的一震,接著一股無形的陰冷陰風,震蕩四方。

「呼——」

陳悟真卻施展出了《鯤鵬吞天術》的力量,腹部微微凹陷之後,猛然膨脹了起來,接著如一道黑洞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嗤嗤——」

他一口呼吸,大量的靈魂粒子能量,全部如狂風卷巨浪一般洶湧而至。

原本混亂的、震蕩四方的勁氣,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一片空寂,全部被那一口黑洞完全鯨吞。

「嗡——」

陳悟真的頭頂,逸散出了一簇簇的黑暗能量粒子,而這些黑暗能量粒子,剎那之間,又化作了一縷縷的齏粉,很快消失不見。

原本狀態奇差的南宮逸雲和南宮傅,此時已經渾身涼透,汗水已經染濕了他們的身體,一身白色的長袍黏在身上,讓他們格外難受。

但,這時候的感覺,卻又是如此的輕鬆。

「寒,寒少……」

南宮逸雲的心境幾乎已經崩了,說話的時候,牙齒上下撞擊得『咯咯』響。

而南宮傅雖然相對鎮定,卻也哆嗦得厲害。

這一幕,給兩人留下了一輩子的陰影。

「以後,我就是與天下為敵,這於秋寒……也是萬萬不可為敵的。」

「這哪裡還是人!我曾經見過的諸多天驕,給寒少提鞋子都不配!」

「不過……寒少的傷勢很重……但,以寒少的能力,多半也不在意的吧?」

南宮傅的心情極為的複雜,但眼神,卻前所未有的堅定——那份考驗,那句話的意義,他更深入的牢記心中!

「我這一輩子,或許除了守護女兒之外,還有另外一份機緣在等著我,我南宮傅,一定一定要抓住!」

「寒少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或許,我的天命血脈,才是破解的關鍵!」

南宮傅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沒事。傷了這道凶魂,這天虛婆婆,只有半年的命了,她勢必反撲,歇斯底里。也罷,雖然超出我的預期,但卻也可以解決。」

陳悟真淡淡的看了南宮傅一眼,對於南宮傅凝重的表情,他卻略微有些讚賞。

能在天虛婆婆這等玄丹境凶魂的氣勢下保持一份鎮定,南宮傅的確不錯了。

「寒少,這真的是……多謝您了。大恩不言謝,寒少,南宮家如今……可還有寒少您看得上眼的東西嗎?若是不給予一些報酬,小老兒,心裡難安啊。」

南宮逸雲這時候差點兒想要給陳悟真磕頭納拜,這已經絕不是什麼恭敬可以形容他的心情了。

「這是交易,東西就不必了。不過你若是不安心,想要感恩,來點元晶石我也不介意。」

陳悟真微微點頭,隨即開口道:「南宮傅,你將《浮雲訣》說來,我幫你修改一番,我們之間的交易,便到此結束。」

南宮傅聞言,頓時心中一凜,立刻恭敬無比的說出天級二星功法《浮雲訣》的總綱以及修鍊過程。

「嗯,知道了,半個時辰之後,差不多好了,然後,那天虛婆婆和大夏皇女,應該來了。到時候,你帶上南宮雨薇,讓她看清楚夏妍卿的真實嘴臉好了。」

陳悟真吩咐道。

南宮傅立刻無比恭敬的答應。

……

天一府,大夏皇族,九龍正殿。

「噗——」

忽然間,夏凝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頭上的一頭如瀑黑髮,瞬間斑白了大片。

「婆婆。」

夏妍卿俏臉頓時蒼白如紙,驚呼了一聲。

「小雜種,真是厲害!這是覺醒了於家的大陰陽造化之力?沒想到,那《大陰陽混洞真經》,真的生效了,還讓他參悟了出絕世陰陽的無上劍意,好生了得!

不過,他肉身已經崩裂,境界不穩,必死無疑!

妍卿,一會兒,隨我過去,我將他鎮壓了!你奪了他純正的元陽之力,將他採補掉,然後我再將他煉製成『天虛人丹』!這樣,你的『九荒神凰血脈』,就可以徹底蘇醒了!」

天虛婆婆夏凝虛雙眼陰寒、凶戾,如枯朽老樹樹皮般的老臉上,神情格外猙獰。 「婆婆,他既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劍意,是否會有所準備?」

夏妍卿略微有些擔心,此人既然如此兇殘狠辣,豈會那麼容易被鎮壓?

「所以,我們立刻趕過去!這會兒,他必定在療傷,但是這種靈魂、天賦潛能的損傷,卻絕非是短時間可以恢復的!

趁著他的血脈天賦還沒有完全流失,純正的元陽之力還沒有枯竭,我們要趕緊下手!」

夏凝虛聲音低沉而沙啞。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如此損傷,不僅讓她最為在意的容顏變得無比蒼老,便連原本如夜鶯般動聽的聲音,也變得沙啞難聽。

這讓她心中的仇恨之意,如熊熊烈火,完全焚燒了起來。

「對了,你將極品魂器『元磁寂滅刀』帶上,你現在祭煉得也差不多了,必要時刻,一擊必殺,不要讓此人逃了!」

夏凝虛再次恨聲道。

夏妍卿嬌軀微微輕顫,隨即輕輕頷首。

她美眸之中,閃過一絲震驚之色——於秋寒,竟是強大到了讓她動用極品魂器『元磁寂滅刀』的地步?

這種極品魂器,摧動需要損耗極大,而其殺機,便是天虛婆婆全盛時期,都能瞬間秒殺啊!

如今,這極品魂器雖然祭煉得差不多了,但一旦施展,她一身修為能量,包括氣血之中儲存的諸多極品丹藥能量,都將瞬間損耗一空!

這是保命的手段,施展出來的話……

恐怕,若真逼迫得施展這一招,天虛婆婆,多半已經殞落了。

是以,夏妍卿美眸不由擔心的看向了夏凝虛。

「婆婆,一年時間,其實我們還有機會。只要我能搜尋到魂級的、治療靈魂傷勢的丹藥,或者可卿提前出世,婆婆您就可以延壽了。」

夏妍卿心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不,沒機會了。除非是魂級之上的聖級丹藥,或許才有一絲渺茫的希望——那小雜種的一劍,厲害之極,透過凶魂,斬到了我的本魂。現在,一年時間,都撐不住了!

所以,在殞落之前,婆婆我和他拼了。

妍卿,你不必多說,是非因果,婆婆心中有數。一死而已,你若崛起,成就『九凰神女』的話,大夏皇族,就真的崛起了!

所以,你記得,不擇手段,也要活著。

九竅奇石,對於你的九荒神凰血脈,有著極大的好處,萬萬不可丟失!

此次,婆婆我拼盡一切,為你尋回九竅奇石。你莫要讓婆婆我死不瞑目!」

夏凝虛一字一句,語氣沉冷,如在交待遺言。

「婆婆,我夏妍卿,必成九凰神女,誰擋我路,殺他九族!」

「好!」

夏凝虛清喝一聲,又道:「死之前,我會做好最好的部署。另外,於秋道那邊,你也離間一番,聽聞這小雜種殺父證道,引得於家老祖都心生不滿……

我死後,大夏皇族又可能會與於家鬧翻。於家也有幾個老雜毛實力不俗,但我大夏皇族也不差。所以,短時間若有變故,適當隱忍,等九荒神凰血脈徹底覺醒,記得,斬盡於家男女老少,滅殺九族,以他們的人頭祭拜我,以他們的鮮血煉製成翔酒,讓我於九泉之下,痛飲一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