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姜衍從姬發的表情上就讀懂他的意思了,直接說到:“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們的星球沒有修仙文明,只是普通的凡人,但是我們有科技,有着很多文化,雖然是凡人生命短暫,但是我們懂得和平,懂得美食。”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姬發半懂的點了頭,竟然還有這麼美好的星球,真想去看一看,學習一下別的星球的文明。

小泥鰍懶洋洋的說到:“行了,別聊了,趕緊去弄好吃的給我們吃吧,我都饞了。”

姜衍看了一眼牀上,正在熟睡的姬如雪。又看了看小泥鰍,真心有點無語了。

姜衍說到:“行啊,那我就給你們露一手。”

說着姜衍就走到了外面,走到外面後,姜衍從系統商場購買了各式各樣的生活用品,鍋碗瓢盆是各式各樣的,然後原地一消失,就來到了東湖邊上,然後手一抓。一條四不斤的魚就被姜衍抓到了手中,姜衍又幾個閃身,從不同的地方尋找食材,因爲姜衍發現有些食材比地球的好,就比如肉類和果蔬類。因爲地球的污染,所以沒辦法跟這靈氣充足的地方比。

姜衍回到小院子中,直接將食材放到案板上處理。而小泥鰍和姬發就愣愣的看着姜衍,也不知道從哪弄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

一個時辰後,滿院子的香味,這讓姬發和小泥鰍口水橫流。就連姬如雪也被這個香味弄了起來。

姬如雪走出門,看到姜衍正在忙着炒菜,立刻大哭了起來。

姜衍,姬發,小泥鰍一下全愣住了。啥情況?

姜衍放下鐵鍋,直接走到姬如雪面前,溫柔的給姬如雪擦着眼淚。

姜衍說到:“不哭了,來,坐着等着吃好吃的。”

姜衍知道姬如雪的心,想一想一個初中生的年紀,就遭受這樣的打擊,心裏肯定很脆弱。雖然說修仙無情,但是你讓一個14歲的女孩無情看看,這個年紀的孩子就應該快快樂樂的成長,姜衍內心無聲的嘆息了一下。

過了一刻鐘,姜衍將做好的松鼠魚,糖醋排骨,紅燒肉,蔥爆牛柳和一大碗羅宋湯端了過來。

三個人看着美食直接動起了筷子。

姬發說到:“太好吃了,簡直就是天下一絕啊,姜兄這些就是你們家鄉的美食嗎?”

小泥鰍和姬如雪可沒心思說話,就是悶頭吃東西。

姜衍微笑的說到:“這些只是我們家鄉基本的美食,我們那裏的美食,多則上萬,小則無數,如果等我修煉能回去的時候,我帶你們一起回去,讓你們吃個夠。”

小泥鰍和姬如雪只是,嗯嗯的答應着。

吃完飯後,幾個人都慵懶的坐在小院當中。

姜衍問到:“想好了嗎?”

姬發說到:“想好了,明天我一定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姬如雪沉思着,她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因爲一個是她的父親,一個是她的大哥。

姬發又到:“九妹,我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是他們拿你當做自己的女兒和妹妹嗎?得知自己女兒體質後,不想着怎麼去保護和培養,反而是想這麼去……哎,算了。既然你不想,明天你就在小院裏等我們回來。”

姬如雪堅決的目光看着姬發說到:“二哥,你說的對。這樣的父親和兄長已經失去了親情,不要也罷。”

姜衍微笑道:“行了,早點修煉吧,明天我們就要去皇宮了,你們看看小泥鰍這傢伙,吃完就睡,我就怕他變成肥龍咯。”

姬如雪和姬發都笑了起來,又聊了半刻鐘大家都相繼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修煉 姜衍回到房間就打開系統揹包,還有大獎和一本仙法沒看呢。

姜衍直接點開驚喜大轉盤,毫不猶豫的點擊抽獎,姜衍都沒心思看,反正不指望它中獎。指針慢慢的轉動着,姜衍正在研究其他的事情呢,這時系統響了起來。

叮~恭喜宿主獲得仙丹配方:融合丹丹方。

姜衍頓時瞪大了眼睛看着獎勵,啥?融合丹?姜衍毫不猶豫點擊查看,雷容丹“金仙之下服用可時自己的丹田儲存各種五行或者其他的力量,每次服用丹田擴大5%容量,最多可以擴大50%”丹藥等級需要仙丹等級1

這時姜衍內心無比激動,這是什麼!這就是仙丹啊。金仙之下?那是什麼境界有點誇張了啊。算了。現在放着吧。

姜衍又點擊了九行滅(九行滅,九種特殊屬性法印,第一重火之法印天火燒萬界,第二重水之法印水牢封印……第八重光明洗禮,第九重雷滅天地)姜衍看着這個介紹,又看了看技能熟練度,有點絕望啊,本來自己的技能熟練點數就不夠,這個仙法第一重升級就要100萬。這100萬都夠升級很多法術了。好不好。算了。反正技多不壓身。

姜衍學完這仙法,又看了看外面,下一步應該去哪呢?天火?洛神?就這樣想着想着姜衍就進入了夢想。

姜衍在夢中,夢到了以前的過往,父母離世後和妹妹相依爲命,又認識了那麼多街坊鄰居。大學中遇到了自己那水性楊花女朋友。也遇到了好兄弟。結果距離畢業前一週,玩個遊戲做個夢就來到了這裏。命運真的很折磨人啊。

清晨的陽光升起,又是動物們出來覓食的時候,我呸,串臺了!

姜衍走出門口,看着姬發,姬如雪還有小泥鰍已經在庭院中等着了。

姜衍說道:出發,今天就要讓那國主知道,我的朋友不能惹,我的女人不能碰!

姜衍帶着幾人直接飛向了皇宮方向。

站住!皇宮禁制闖入,幾名看守皇宮的侍衛攔住了姜衍等人的去路。

沒錯,姜衍直接要從皇宮大門進入。姜衍起手就是一巴掌,現在的修爲就普通的,一巴掌這些侍衛也受不了

聽到有闖入皇宮者,無數的侍衛紛紛趕往這裏。不到半個時辰姜衍幾人已經打到了正殿門口。

一名侍衛統領看到竟然是二殿下和九公主立刻喊到:“昨日國主下令緝拿姬發和姬如雪生死不論,都給我殺呀!”

姜衍聽着這位統領的話,直接一抓,就像提小雞一樣的抓在手中,手輕輕的一用力,那麼統領直接死了。

姬發大喊到:“姬常明昏庸無道,縱容自己兒子禍亂後宮,自己的親女兒都不放過,你們竟然要幫一個昏君嗎?”

昨天的事情,很多侍衛都知道。在聽姬發這麼一說,立刻都退後了幾步。想想也是,皇家內鬥,咱們侍衛管那麼多幹嘛。

這時一陣笑聲傳說:“哈哈,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敢回,朕沒有發下海捕文書,就是想讓這件事情私下解決。這下好了,自己回來送死。”

來人正是姬常明,姬聰,三名供奉還有三皇子。

姬聰淫邪的說道:“呵呵,我的好妹妹,沒想到啊,你竟然能解開禁制逃跑,怎麼難道跑回來,是想哥哥我了?”

姬如雪一聽這話,就要動手。姜衍拍了拍她的肩膀溫柔一笑。

姜衍笑着說道:“狗咬你,咱們不能咬回來,但是咱們可以直接殺了,省得讓他亂吠。”

姬聰勃然大怒到:“你是誰,你算個什麼東西,小心老子讓你全家死無葬身之地。”

姜衍站在原地手就這麼一抓,姬聰就感覺到自己被什麼東西吸住了一樣。一下就被姜衍抓到了面前。

三名供奉看到,立即喊道:“住手!朝着姜衍攻去。”

突然姜衍身邊出現兩名護衛,姜衍看都沒看那三名供奉。

姜衍說到:“一個人上就夠了,別打死,都給我打殘一條腿。”

只看一名護衛直接迎擊三名供奉的攻擊。

“砰砰砰”,就看着那三名供奉被擊倒在地,那些守衛皇宮的侍衛,內心無比驚懼,想着還在自己沒上前作死。

這時啊~的三聲哀嚎響起,只見三名供奉的右腿全部被打殘,姬常明愣住了,這滄月國何時有這麼厲害的高手?

姬常明狠狠的說到:“閣下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權利管朕的家室!”

姜衍提着姬聰說到:“我是什麼人?我是姬如雪的男人,而且你的家室?我就呵呵了。你把自己的女兒喂一個畜生,這是做父親的職責嗎?”

衆人一聽,姬如雪的男人?什麼情況?

姬常明怒道:“胡說,姬如雪什麼時候有男人了?朕是他的父親,讓她做什麼就得做什麼!”

姜衍譏笑道:“一個畜生在吠,好吵啊,把他的嘴給我打爛。”

只見一名護衛直接來到姬常明面前,啪的一個大巴掌打了過去。

姬常明都沒反應過來嘴巴就被抽了,他的內心想到,這到底什麼修爲?難道是昨日渡劫之人嗎?不可能,如此年輕,怎麼能招來那麼強大的天劫。

姜衍對着姬發說到:“行了,該你出場了,本該你的東西,就一定要拿回了。”

姬發走到前面說到:“姬常明,你謀朝串位,敗壞朝綱,串通柳世明殺害國家忠臣,禍亂後宮,你可知罪!”

姬常明瘋狂的笑着說道:“哈哈,怎麼想給你那死去的父皇報仇了?不過你母妃味道挺不錯的,是,我是和柳世明合謀殺了你父皇,然後又剷除了你母妃的孃家,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生存,只怪他太仁慈,憑什麼他能得到的,我不能得到,想殺我?來啊,只要我一死,滄月國就跟着我陪葬!”

姜衍微微的笑了:“呵呵,你啊,太天真了,你以爲找了魔宗就了不起嗎?”

姬常明瞪大了眼睛怒道:“你到底什麼人!你怎麼知道的?”

姜衍又到:“我是什麼人?我想你等會就知道了!出來吧。幾個垃圾,到哪都有你們這羣臭蟲搗亂!”

“嗖~嗖嗖”,六個穿着黑袍兜帽的魔宗人,出現了在衆人面前。

姜衍問道:“想必你們知道我是誰吧?怎麼難道你們不怕我去把你們魔宗給拆了嗎?”

一名魔宗執事沉聲說到:“見過前輩,之前不知道,但是昨日已經知道了。”

姬常明愣住了,什麼情況,自己好不容易願意做魔宗的狗,沒想到,這麼強大的執事大人見到這小子竟然卑躬屈膝

姜衍又到:“既然知道了,你們還敢來?我看你們是活的差不多了,還是想讓我去你們魔宗玩一玩呢?

那名執事直接躬身說到:“前輩的厲害,我等幾人都不敢,我們今日前來只是爲了向前輩賠禮的,然後我就離開這滄月國,今後絕不踏入。”

姜衍點了點頭,拿過儲物戒指,然後就看着六名魔宗的人消失在皇宮中。

姬常明絕望了,他這次真的絕望了,本來以爲靠上魔宗的大腿,結果發現自己女兒才抱着大腿。

姬常明立刻向着姬如雪說到:“如雪,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將你……”

姬常明話沒說完,就聽“啪”的一聲,身邊的護衛直接一個巴掌。

姬如雪看着姬常明怒道:“你錯了?我救你?我昨天那麼聲嘶力竭的求你,你放過我了嗎?在你眼裏我和六姐只不過是你和你畜生兒子的工具!”

姜衍看着自己手裏那哆哆嗦嗦的姬聰,微微的笑道:“我說姬常明,你想知道爲什麼魔宗的人怕我嗎?知道我爲什麼知道你的一切嗎?”

姬常明瞪着眼睛看向姜衍說:“想,那你就讓我死個明白吧。”

姜衍直接將姬聰向天上扔去說到:“給你三息時間讓你跑,我不追你,能逃走,算你命大。”

姬聰一天,撒丫子就朝着北面飛去,就在這時候,天空中一道紅色的雷電劈了下來。

轟的一下,姬聰直接變成了灰,衆人徹底的被震驚了!姜衍腦中無數的裝X值滾動着。

姬常明呆呆的看着姜衍,他明白了。那個傳說中的大能就是這個小子。

姜衍又道:“其實我跟你說,整個大陸都在我的意識當中,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可以知道,知道這兩個護衛嗎?別說是那六名化神巔峯強者,就算在來六名,六十名都不是一個護衛的對手,昨天我只讓一個護衛幫我去辦事,後面的事情我想你也應該能猜的到了。”

姬常明苦笑道:“早知道這樣,我就應該殺了姬發那小子!這樣就不會有今天的後果。”

姬發怒視着姬常明說道:“如果不是你貪戀我母妃,或者我就會死,是我母妃保下了我,你該死!你畜生不如!”

姬常明又到:“來啊,殺我啊,你敢嗎?你想做明君?我偏不如你的願!

姜衍微笑說到:“哎,我看你這些年白活了,他不殺你,因爲他有仁慈之心,你女兒不殺你,是因爲她不想背上弒父之名。但是我不一樣啊,我是局外人,你選個死法吧。

姬常明愣住了,立刻說到:“你是我女兒的男人,你也不能……”

話完說完,姬常明就直接被護衛抽離神魂而死。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姜衍嘆了嘆氣說道:“我也沒說我要動手的,你偏偏自己作死,算了。”

姬發看着皇宮衆人大喝道:“姬常明,姬聰等人,禍國殃民,禍亂宮闈,勾結柳世明謀逆之罪,現在已經被審判,我姬發率天之命,繼承滄月國國主之位,望諸位鑑證。”

姬發又看了看三位供奉說到:“不知道三位什麼想法呢?如果想離開,請便!”

三名供奉立刻跪下說到:“謝新皇不殺之恩,我等願意輔佐新皇。”

姜衍看着眼睛的事情已經瞭解,對着姬發說到:“這個護衛以後就跟着你了,他會保護你的,你也不用管他,他也不會打擾到你,反正你記得每個月給他20塊低品靈石就行,用的時候一塊中品靈石就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