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婉妍噗嗤樂呵起來:「你們就怕事兒吧。」

2022 年 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主子,萬歲爺說要來用晚膳的。」珍珠直接說道。

「珍珠,你去小膳房安排一下,基本都上一些涼麵之類的,萬歲爺的胃口不是很好,讓膳房的人多準備一些開胃的,再送到兩宮太后那邊,記住,要問清楚兩宮太后要忌口什麼。」婉妍詳細的叮囑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來!」

葉飛看不下去了,直接大聲的說着,然後走出了人群,所有人都詫異的看着葉飛,難道他沒看到有人死了嗎?還敢出去!

「你瘋了你?別出去,會死的!」

燕可兒看到葉飛要出去,便是一把拉住他。

「放心,無事!」

葉飛輕輕甩開燕可兒的手,朝着別九歌而去,燕家的眾人唏噓不已,葉飛竟然要叫板別九歌,眾人都不認識葉飛,所以覺得葉飛只是燕家招來的人手罷了。

葉飛在眾人的注視下面前走到了別九歌的面前,別九歌上下打量了一下葉飛,單手一甩扇子,扇子發出啪的一聲響,別九歌搖晃着雕花摺扇。

「哎呦,又一個憤青啊?怎麼,你不服你能怎麼樣?殺我!」

別九歌笑意盈盈的問著葉飛,一臉的不屑,上下打量著葉飛,在他眼裏,葉飛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說話,先把你所有的憤怒都發出來,然後你在死,不然到了閻王殿,你會瘋的。」

別九歌從懷裏掏出一小瓶江小白酒,擰開蓋子,淡淡的喝着。

「你要幹什麼?燕家欠你的?」

葉飛歪著頭問著別九歌,恐怕別九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只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和脾性而來的。

「我要幹什麼?你是傻逼嗎?沒有金花丹,那麼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得死!」

別九歌一臉囂張的說着,他覺得葉飛有點意思,別人都是破口大罵自己,要麼暗殺自己,這個葉飛竟然冷靜的問自己要幹什麼。

「那我就當你想要金花丹吧,你可知道金花丹十天之內練不出來,你要是真的想要,就再等幾天!燕家一定會煉出來的!」

葉飛站在別九歌的面前說着,雙手垂著,盡量讓別九歌認為自己是燕家的人,葉飛不怕別九歌,但是他想要救燕家的人,和別九歌打一場很容易,自己扛的住,不代表燕家扛的住,得徹底解決此事。

此事所有燕家人都是看着葉飛,不少人都佩服葉飛的魄力,竟然當面和別九歌叫板,沒有人認識葉飛,但是都覺得他是燕家人員工。

無數人都是屏住呼吸,生怕葉飛死在了別九歌的手下。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判?讓我等幾天?呵呵,我等不了,忤逆我別九歌的意思,那就只有死!」

別九歌一甩摺扇,摺扇之上竄動出無數的刀鋒,他一下子架在葉飛的脖子上。

「跪下,螻蟻!」

別九歌聲音之中帶着難以違抗的命令,一身羈傲不遜,燕家的人呼吸開始粗重,沒有人說話,甚至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辦。

葉飛緩緩的從口袋內掏出東西,然後在別九歌的面前緩緩的打開手掌,一顆紫色圓溜溜的丹藥呈現在別九歌的面前。

「紫色!」

「是紫色!九陽丹!」

「頂級極品丹藥,竟然是紫色的!」

「我的天啊!他怎麼會有紫色九陽丹的?」

燕家的人看到那紫色的九陽丹,一個個都唏噓不已,臉色巨變,若不是有別九歌鎮著,他們肯定會大叫出聲,雖然現在是小聲音的竊竊私語,但是也難以掩飾他們的震驚之色。

別九歌也是震驚,嘴角微微抽動,眼中帶着一絲貪婪,紫色九陽丹在別家也是極其難以煉製的,如今葉飛竟然隨手就拿出了一顆,這怎麼能不讓他震驚。

別九歌身後的兩個女人也是羨慕不已,她們內心帶着震動,就好像看到了鑽石一樣的眼神。

「認識這個東西吧,這是紫色九陽丹,極品上等貨!」

「眾所周知,九陽丹是極其難以練成的,一品九陽丹就需要四品的煉丹師,更別說這極品九陽丹了,這九陽丹,正是我燕家煉製而成!」

「我燕家連極品九陽都能練成,區區金花丹,小菜一碟而已。」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對着別九歌淡定的說着,別九歌看着那紫色九陽丹,眼神之中帶着貪婪。

「這是你們燕家煉製成的嗎?你叫什麼名字?」

別九歌有些不相信,他懷疑的問著葉飛。

「燕家第三脈分支,第六個少爺燕北風!」

葉飛直接胡編亂造一個名字,反正燕家人很多,他們自己都不一定能夠認識這麼多人,葉飛隨便編造著自己一個身份。

「燕北風!」

別九歌上下打量著葉飛,葉飛穿着很低調,一身凌厲之氣,看這魄力,也倒是像一個少爺。

此時燕家的人都是吞了一口口水,他們此時才知道,葉飛絕對不是燕家人,燕家沒有第三脈分支,更沒有燕北風的六少爺。

「現在,給我們燕家一些時間,十天後,你來取金花丹,不就是一百顆,不在話下。」

葉飛此時才對別九歌說出了真正的目的,先把燕家保住再說,燕家人上上下下幾千條人命,葉飛不忍心他們傾覆。

「兩天!」

別九歌直接給葉飛的天數縮短成兩天。

「五天!」

葉飛討價還價著。

「三天!」

「成交!」

最終,別九歌說出三天,葉飛便是一口答應,再給燕家人三天時間,三天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對葉飛來說,已經夠了。

「好,我就等你們三天,也讓你們多活三天,三天後,我要是看不到金花丹,我要你們整個燕家都知道忤逆我意思的下場。」

「我們走!」

別九歌一手就順走了葉飛手中的紫色九陽丹,然後轉身就走,三個人的背影囂張無比,他們一走,所有燕家人都鬆了一口氣。

此時葉飛轉身看向燕家人,燕家人也是吃驚的看着葉飛,是葉飛給他們爭取了三天活命的機會,沒有葉飛的話,恐怕他們說什麼都沒有用了,葉飛就這樣,三言兩語,就讓別九歌撤退。

「你們這樣煉製金花丹的方式是錯誤的,把剩下的藥材給我,我幫你們煉製出金花丹,不要浪費天材地寶。」

葉飛轉身對着所有燕家人說着,而燕家人除了震驚以外,就沒有其他的神色了。

「你是誰?你怎麼到我燕家來的?為什麼幫我們燕家?」

此時燕家家主從地上站起來,燕雲風問著葉飛。

「正好,我也有話問你,我女兒葉絲彤呢?」

葉飛問著燕雲風,他做的這一切,主要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這個馬庫斯博士為了實驗已經喪心病狂了!」瑞貝卡看到報告后,渾身顫抖的說道。

「瑞貝卡,冷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裡的秘密完全探索出來,然後公之於眾,讓人們知道安布雷拉公司和馬庫斯博士的所作所為!」龍天宇撫摸著瑞貝卡的後背,將安撫著憤怒的她。

龍天宇也十分反感安布雷拉公司以及馬庫斯博士那不人道的實驗,不過現在的處境下憤怒是十分危險的,因為憤怒會使人失去理性。

「嗯,龍,你說的對。走吧,我們繼續探索。」說著瑞貝卡一馬當先走在了最前面。

「錢伯斯警官可真可愛。」比利對龍天宇小聲說道。

「是啊,不過有她在不是很好嗎?」

「也是。至少她能緩和我們的心情。」

龍天宇和比利跟著瑞貝卡來到了密碼門前,在將轉盤按上后,瑞貝卡順利的打開了大門。

「哦~這是我最想看見的東西。」比利看著眼前的東西激動的說道。

「我也是。」

「我們能安全回去了。」

出現在三人眼前的是一輛有軌電車,想想看,在這種情況下能有一輛堅固的列車送三人回到安全的地方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龍天宇三人可不想面對森林中的喪屍以及狗狗了。

不過在一番鼓搗之後,三人發現電車沒有電力供給,不過比利見到了一個輸出電圈,看來還有啟動電車的可能。

「看,我發現了什麼。」瑞貝卡指著天花板向兩人說道。

只見一個一人大的破洞出現在了三人眼前。

「我上去看看吧,也許能夠找到電力開關。」龍天宇提議道。

「龍警員,帶上這個吧。也許會用到。」比利將輸出電圈交給龍天宇。

「龍,BeCareful……」瑞貝卡擔心的說道。

「交給我吧。」龍天宇摸了摸瑞貝卡的腦袋,隨後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再爬上天花板后,龍天宇來到了一個類似與控制室的地方,控制台上有一個控制裝置,不過缺少了保險絲以及輸出電圈。

「我就知道,生化危機怎麼會有多餘的道具呢。」龍天宇一邊暗暗吐槽,一邊將自己的兩個道具按了上去。

「咔嚓!」隨著一道聲響,電車的燈,打開了。

……

水蛭女王馬庫斯看著顯示屏中的三人沒有絲毫慌張。

『電車是可以啟動的,不過他們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幾分鐘后他們就會喪命。我的水蛭小寶貝們已經從下水道里游到了車廂下……』

……

正當瑞貝卡和比利人高興的認為能夠順利逃生時,龍天宇卻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生化危機沒有打敗大BOSS怎麼可能讓你順利逃生嘛~

果不其然,正當比利準備打開電車時,一隻變異猿猴突然跳了出來纏住了比利。

龍天宇和瑞貝卡剛想上去幫忙,兩道嘶啞的叫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只見兩道扭曲的人形怪物歪歪扭扭的沖向了兩人,是馬庫斯的水蛭怪。

龍天宇和瑞貝卡紛紛抽出武器,瞄準了水蛭怪,現在情況不允許兩人去幫助比利。

「砰、砰、砰……」

「砰——噗呲——!」

霰彈槍不斷噴出的火舌,硫酸彈的腐蝕聲不斷傳來,於此同時還有水蛭怪的凄厲慘叫。

兩隻水蛭怪不斷的分裂重組,一隻只死去的水蛭灑滿了周圍的地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