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它整隻獸一愣,下意識跳到冥音身上,不可置信的瞪眼看向花煜:

2022 年 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你看得見我?】

「嗯。」花煜點頭,暗暗咬牙。

委委屈屈,奶凶奶凶。

魑魅:【……】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餓了,你那蟲子還挺好吃,還有嗎?】

「你…」花煜急得眼圈都紅了。

但看着這狗好像是妻主養的,又不好發火。

索性一言不發,甩袖離開,自己冷靜去了。

魑魅:【……】

【白蓮就是矯情,不就吃他幾隻蟲子嗎?】

冥音垂眸看它,眼神如刀,含着些威脅。

魑魅垂下腦袋:【好了好了,人家知道錯了嘛。】

說着,鑽回意識空間把它壓箱底的鈴鐺拿了出來:

【吶,這個給他賠不是吧。】

冥音嘆了口氣,接過鈴鐺:

「他是無盡能源的載體,自然看的見你,讓你偷吃。」

魑魅的頭低的更低。

冥音低頭撿起一隻蠱蟲,用魔力將它傳回了魔域。

跟負責養殖的魔吩咐了一句:

「這東西多養點,本尊拿來喂狗。」

魑魅眼眸晶晶亮。

果然主人還是最心疼它。

最喜歡主人了。

嗷嗚嗚嗚~

處理完丞相府的殘局,冥音回府去看花煜。

白衣少年趴在桌邊,對着手裏的一個盒子發獃。

細碎的月光透過百葉窗打在他身上。

看起來,單純而美好。

但湊近后,就能發現,少年漂亮的眼睛腫了起來,很明顯剛剛哭完。

冥音走到他身邊,伸手搭上他的肩膀。

剛想說句安慰的話,就見少年抬起好看的眼眸,伸手舉起了一隻紅色的小蠱蟲給她看:

「妻主,我新做出來的小蟲子,漂亮嗎?」

她還以為傷心了,原來,在做這個。

「漂亮,這個送你,魑魅給你的。」

冥音舉起魑魅今天叼出來的金色小鈴鐺。

花煜不解:「魑魅?」

「今天吃你的蟲子那隻的狗,我養了它好多年,叫魑魅。」

冥音道:「這是我送它的第一個鈴鐺,它要送給你,表達歉意。」

花煜頓了頓:「既然是第一個,那一定很重要,我…」

「沒關係的,它該給你賠不是,我給你帶上。」

冥音把鈴鐺繫到花煜手上,用魔力悄悄將鈴鐺鎖了起來。

這樣,花煜就再也逃不出她的手心了。

不管是花煜,還是無盡能源。

只要是她想得到的東西,絕對不會放跑。

花煜低頭看着手上的小鈴鐺,試着輕輕搖了搖。

悅耳的鈴聲灌入耳膜。

花煜懵懵懂懂的抬頭:

「這個聲音好好聽,有什麼特殊的寓意嗎?」

「有,我可以通過鈴鐺感知你的位置。

倘若你遇到危險或者想見我。

搖響它,我就會立刻趕過來。」

「是嗎?好神奇。」花煜看着手上的小鈴鐺,若有所思。

「我還得去處理一下花肖的罪證,先走了,你一會兒乖乖睡覺。」

留下一句話,冥音就離開了。

看着人離開的背影,花煜有些不舍。

他搖了搖鈴鐺。

冥音去而復返。

一把按住花煜的手:「你不乖哦。」

花煜抬眸,大著膽子換了個稱呼:

「阿音,我有些想你。」

阿音。

這個稱呼如一滴水砸進了冥音心底。

讓她萬年不動的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她抱起花煜,壓在金絲楠木的雕花床榻上,「我覺得,明早再整理罪證。」

……

冥音果然起了個大早。

她將花肖的罪證分成兩半。

一半是花肖自己的罪證。

一半是花肖幫戚千歌打壓先皇眾臣,排除異己,陷害原主的罪證。

她將戚千歌的罪證藏進了意識空間,只留下花肖的罪證。

戚千歌手裏現在還有兵權,就算現在拿出證據也是無濟於事。

她要等戚千歌乖乖把兵權交出來,求着她做皇帝的時候,再用這些東西,把戚千歌,打入谷底。

冥音將花肖這些年污衊重臣,惑亂超綱的罪證放上朝堂。

經過上次的恐嚇,戚千歌不敢再跟冥音明著作對,很快便認了花肖的罪證。

按照律法將花肖公開斬首,將花家成年男子全部沒入奴籍。

冥音監斬,今日午時執行。

聖旨一下,整個花府炸了鍋。

丞相夫君萬萬沒想到自己怎麼都躲不過一死。

慌亂之中,他想起了花肖一直存在家裏的免死金牌。

他慌亂的找出免死金牌,騎上馬狂奔到了刑場,希望這樣能救自己的妻主一命。

縱然花肖無情,但花肖落罪就是整個相府落罪。

他不能讓自己和自己的耀兒跟着花肖去死!

午時,烈日當頭。

冥音坐在涼亭下,悠閑的看着不遠處的刑場。

刑場下,全城百姓齊聚,紛紛對這個欺壓他們良久的丞相充滿了恨意。

花肖為相的這些年,胡亂徵稅,哄抬物價,夥同土匪一起搶劫平民的珍寶,還把良家男子搶進府里做小侍郎。

百姓們怨聲載道,紛紛誇讚綏安王英明。

祈求午時趕緊到來,斬首惡官。 趁著現在天黑,他繼續在無妄坡飄遊,還看到了不少的丘丘人,有普通的,有帶著火把的。

其中有火把的丘丘人,他不敢招惹,那是能對他造成傷害的,所以,柿子要找軟的捏。

他找上了一隻正在睡覺的普通丘丘人,凝聚了一團水球,射了過去。

水球命中了丘丘人,只是讓他的毛髮有些濕潤,它翻過身,繼續睡覺。

這種威力,讓李聞有點啞然,懷疑地打開了系統,他有那麼弱么。

宿主:李聞

生命值上限:800

攻擊力:40

防禦力:60

元素精通:10

備註:哦!我的上帝,我發誓,隔壁蘇珊阿姨的貓都比你強!

屬性中沒有暴擊率和爆傷,畢竟是基於現實體現的,剩下的抗性和元素加傷都是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