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它自然不可能理解出「極小空間」有多小,相對於渺小的「極小空間」,它整個人都是透風的篩子……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就在它奇怪時,一股熱量從腳下傳來。

「嘩!」

青色的火焰衝天而起。

站在遠處的狐鯤族人看到那衝天火柱時,臉上滿是驚恐之色,紛紛轉身逃走。

可這青色火焰蔓延的速度太快太快……

它們根本來不及轉身時,身體已陷入青色火柱內。

就像神農所說,從極小空間內釋放出來的火焰威力並不算強,這火焰對渾源境幾乎造不成什麼傷害,即使是彼岸境中的強者也有辦法抵擋。

然而母世界中的生靈,九成九九都無法抵擋……

青色火焰迅速擴散之下,狐鯤族人們尖叫著,咆哮著,哭泣著,但絕大多數都被迅速燒成焦炭,然後化為灰燼。

島嶼上的一切樹木,建築,同樣也是付之一炬……

即使是那位大圓滿的狐鯤族人,面對衝天而起的火焰,他祭出了一道結界,結界阻擋了幾個呼吸時間后才被燒毀。

它試著進行大挪移,避開青色火焰。

可剛剛挪移到安全的位置,青色火焰已擴散而來,再度將它籠罩其中。

再度釋放大挪移,依舊被迅速擴散的青色火焰追上……

最後它挪移到了海面上,才絕望的發現,青色火焰似乎已籠罩在整個瀛海州中!

「嘩啦!」

它一躍跳入了海中。

海水在短短時間內,已經開始沸騰起來。

不過相比青色火焰的灼燒,沸騰的海水已經是非常「清涼」,至少這位狐鯤族人很輕鬆忍受。

但很快它發現海底也不安全……

青色火焰填滿了整個瀛海州內的空間,火焰瘋狂的灼燒之下,海水也被迅速蒸騰,海平面也以看得見的速度下降。

海底的大族們亦開始極度恐慌。

它們不知道海面上的火焰從哪裡而來,可按照現在這般蒸騰的速度,用不了多久,海水就會被完全消失,而他們的下場與島嶼上的那些生靈們沒有區別。

但眼前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它們的預料。

畢竟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做出無緣無故的殺戮……

隨著火焰在天空中持續的翻滾,整個瀛海州內的海水都被蒸騰的一乾二淨。

閔琥站在高空上俯視著下方。

海水被蒸騰后,天量的鹽分被析出,但鹽分與黑炭相互混雜之下,形成一望無際的黑色鹽地……

「逢……」

那「極小空間」內的火焰終於燒完了。

火焰滾滾的瀛海州內,也恢復了一絲清涼。

偌大一個州內,活下來的生靈只有極少數,要麼是擁有特殊彼岸信物的彼岸境強者,要麼就是渾源境強者,而兩位坐在海底的太上長老正是瀛海州中僅有的兩名渾源境。

在不久之前這兩渾源境的太上長老還是兩個大族中的最強者,這兩個大族為了爭奪瀛海州內的一處資源爭鬥了數萬年,而兩人一直是這場爭鬥的主角。

他們怎麼想到,短短時間內,海水沒了,族人也被燒死了,他們原本坐擁的一切都全部消失。

兩人相對無言,滿臉僵硬。

即使身為渾源境,除了自保外,面對這等毀天滅地的手段也毫無辦法。

數以百億計的生靈在臨死前,都帶著深深地恐懼與憤怒。

負面情緒是會傳染的。

一個人能夠傳染給一個群體,而一個群體則能傳染給一個世界。

數百億生靈爆發的負面情緒如同一把無形的重鎚,開始撼動整個母世界。

「呼……」

就連閔琥似乎都被這些負面情緒影響,他狠狠地吐出一口濁氣,身形一閃,朝著毗鄰瀛海州的御風州挪移而去。 太一天宮與金烏一族的戰鬥終於告一段落,剩下的有熊族人在東皇太一本尊出手下,要麼戰鬥而死,要麼束手就擒。

嚴格來說金烏族的損失並不算慘重,最慘痛的損失就是帝俊之死。

而金烏族的精英們,包括神巢,還有帝俊的近衛隊大部分都活了下來。

此前因為帝俊尚在鳳女,冥石他們內心中尚有劇烈的矛盾,真的聽從羅征的命令去攻擊帝俊時,他們亦下不去重手。

所以羅征此前命令他們去拖住帝俊,卻被帝俊輕鬆甩開,而帝俊也沒有出手傷害他們。

現在帝俊身隕,金烏族的重心也消失了,除了死心塌地的追隨羅征,他們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東皇太一本尊的氣魂在擊敗帝俊后,主動將東皇太一的軀殼讓了出來。

這時焱妃,甘高寒等人已明白,東皇並未真正蘇醒,佔據東皇的另有其人,不過這個其人也是東皇,而且是真正的本尊!

「其實現在時逢亂世,而東皇未歸,東皇本尊還是能夠留在東皇體內的,」甘高寒建議道。

在甘高寒眼中現在最重要的是太一天宮的安危,若再來一位帝俊這般厲害的強者,他們如何應對?

這時候東皇已經回到羅征的體內世界,鑽入文明之器中,羅征幫甘高寒將他的話傳遞進去。

其實羅征也覺得,東皇太一本尊沒必要這麼快從軀體中離開。

不一會兒,羅征面露尷尬之色道:「他拒絕了,說若是天宮有危難,他會再次出手,但不願意一直呆在東皇體內。」

「我聽聞彼岸生靈都很留戀混沌世界,這位東皇本尊為何要拒絕?」甘高寒奇怪的說道。

甘高寒追隨東皇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見識的人。

那些誕生於混沌後進入彼岸的生靈們,莫不是懷念曾經在混沌內的過往,畢竟他們都是在浩瀚如煙的混沌世界內誕生的,最終被困於彼岸內。

有一些彼岸生靈願意被承載,成為別人的彼岸信物,一方面是被逼於無奈,另外還有一層原因,那就是能夠重新看看混沌世界。

可這位東皇太一本尊似乎並不樂意……

「也許是這種感覺太好了,害怕自己放不下,」寧虛遠在旁邊幽幽說道。

鼠年說鼠人 天宮強者們只要活著的,基本都傷的很重。

但修為到了他們這等地步,只要不死,只要還有一口氣,恢復的都不會太慢。

現在寧虛遠的臉色已經好了許多。

「就是這樣子,被關在黑乎乎的神廟內無數年,像一個雕塑一樣一動不動,了無生趣,沒有口舌欲,沒有貪婪欲,沒有心焦欲,嘖嘖,多麼無趣的生活,能夠重新降臨在這個世界上,體驗一番是何等讓人眷戀的,東皇那小子就是怕自己捨不得離開,乾脆溜了!」

后羿忽然浮現出來說了一大段。

隨後他看到眾人傻眼一般盯著自己,便道:「我也溜了!」

「嗖!」

眨眼之間,他便已鑽回羅征體內世界。

「羅征,不知那位又是何等高人?」甘高寒問道。

現在他們已經明白,羅征體內駐紮的這些傢伙們可是沒有一個簡單的,尤其是最後出現的那個老頭,更是直接與元靈一族對話。

「這位是后羿,滅掉帝俊的太陽,靠的就是他的弓箭……」

羅征說著便將后羿射日的故事說了一遍。

甘高寒他們聽著也是嘖嘖稱奇,他們沒想到曾經人族的過往,會有這樣一段歷史。

李杯雪在不遠處幫人療傷,自然也聽到羅征講述的事情,那張精緻漂亮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悻然之色。

這一戰之下,她所有的驕傲盡皆化為了浮塵。

這個比自己晉陞速度更快的少年,憑藉自己的一己之力扭轉了整個戰局,甚至不能說是扭轉,他是完全靠著自己一個人擊敗了金烏族!

控制屍靈金烏,控制金烏族人,射滅九陽,擊敗帝俊……

相比之下,太一天宮所有人都只是配角而已。

至於李杯雪自己,她能跟上秋陰河,河池後面出一份力,已經算是非常驚艷的表現了。

「咔,咔,咔……」

就在李杯雪這麼想著的時候,太一山內部再度發生一陣爆裂聲。

在東皇與帝俊的戰鬥中,太一山的中段已被摧殘的千瘡百孔,加上中段原本就是薄弱處,山體無法承擔上方的壓力下,山體內部不斷地撕裂,竟開始緩緩地傾倒下來。

「太一山要倒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

太一山的上部若是真的墜下去,正下方的龍城恐怕會被直接砸成粉末。

雖說龍城已經被有熊族人們破壞過,但破壞的並不算徹底,直接砸下去那就是什麼都沒了。

「轟隆隆……」

眼看上方的山體不斷地朝一側傾斜,羅征當即命令道:「諸位,將太一山的山體擋住!」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得到了命令的金烏族人們紛紛原地消失,出現在太一山上端的側面。

「咔!」

「咔!」

「咔!」

數十名金烏族強者,如冥石,白壺等人,爆發出來的力量都是不容小看的。

他們這些人聯手之下的力量,足以抵擋太一山上半部分的滑落!

除了他們之外,一些不曾負傷的天宮強者們同樣也沖了上去。

可這些人衝上去並未阻止太一山的滑坡!

太一山實在是太龐大了,以他們的體型相對於大山本身而言,如同一根根細小尖利的針頭。

他們以雙手推動山壁爆發出巨大的力量時,鬆軟的山壁根本無法承受數萬神鈞的力量,他們整個人便直接陷入山壁內部!

金烏族人發現了這個問題后,紛紛展開翅膀,試圖增加自己與山體接觸的面積,但他們依舊連人帶著翅膀陷入鬆軟的山體內部……

這般情況,讓東皇太一本尊駕馭東皇肉身,化為荒神之力便很容易解決。

可東皇太一本尊已回到他體內世界,倒是沒必要將其再度喚出來。

羅征想了想后,身形亦是一閃,出現在山體一側。

荒神之體!

眨眼之間,羅征亦化為體型龐大的巨人,整個人朝著滑落的山體推去。 羅征的力量雖然不小,但單憑他一個人,還是無法阻攔山體滑落的。

山體滑落的速度,只是減緩了一些。

李杯雪也飛上去試著抵住山體,但和其他人一樣,剛剛爆發出神鈞之力整個人就陷入其中。

從山體內鑽出來后,她靈機一動,隨即說道:「秋前輩,天塹劍!」

天塹劍本體巨大無比,且本體又十分堅固,天塹劍的確可堪一用!

秋陰河在山腰處點點頭,伸手念誦之下,一個個大大的光圈憑空出現,而在這些巨大的光圈內,天塹劍便飛射出來。

不多時一柄柄巨大的天塹劍已緊貼在山體上,而如鳳女,李杯雪等人則將力量使在抵在天塹劍身上。

秋陰河在祭出天塹劍時,也將其均勻分佈。

巨大的力量推動之下,原本緩緩滑落的上半截山體終於停了下來!

這時甘高寒才說道:「虛遠,你帶秋陰河他們鑄法陣,先將山體固定為宜。」

寧虛遠點點頭,便與秋陰河等人飛身上前,開始在山體斷裂處不斷地布置法陣。

將一座巨山固定的法陣,布置起來也不容易。

雖然只是臨時加固,但也耗費了一個時辰。

便是鳳女等人,源源不斷的釋放神鈞之力,這般堅持一個時辰也非常難受,中途為各自的彼岸信物補充了相當的神晶。@^^$

不過一個時辰后,寧虛遠帶著秋陰河等人將法陣布置完畢,終於還是將山體穩住,眾人頓時也鬆了一口氣。

羅征散掉了荒神之體,再度降下來時,甘高寒就用奇異的目光盯著羅征。

關於羅征練就荒神之體的事情,天宮內已有所耳聞。

其實即使在這個年代,荒神之體也不是什麼太稀奇的東西。

荒骨的確是枯竭了,但不代表諸多超級勢力沒有收藏,那些存量的荒骨也足夠極少數人練就荒神。!$*!

但荒神面臨的問題是無法進入彼岸,而不進入彼岸,只是靠著荒神那點力量,甚至難以突破一神鈞之力,荒神修鍊幾乎毫無意義,自然也沒有人去修鍊。

可羅征卻有些不同了,他不僅修鍊荒神,而且還真的入了彼岸,甘高寒便意識到了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