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家主,你…”衆長老的臉上有些不好看,但卻是不好反駁,只有王普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就這樣,大家都去幫吧,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這一輩的,管那麼多幹什麼?”王誠揮了揮手,率先走出了大廳 次日,兩匹黑色的戰馬疾馳而過,帶起一路的風塵

當先的是一名女子,美眸中帶着怒意,俏臉用一塊碎布輕掩着,一路上,她看都不看後面的那人

夢道臣一臉懊惱,但更多的是無奈,靜靜地跟在後面,一言不發

他的臉倒是沒有用碎布擋住,也終於是知道了他懊惱的原因了

他的臉上紅一塊,青一塊的,腫的像是個豬頭一般,眼睛一個大,一個小的,看上去特別的有喜感

因爲他出手太重,這些都是算作賠罪,讓冰雅閣最後補上去的

“唉。”夢道臣無奈地嘆了嘆氣,早知道,我就不打臉了,可關鍵是她先打的我啊!

“吁吁。”前面的冰雅閣拉住了繮繩,翻身下馬

“停。”夢道臣拍了拍戰馬的脖子,戰馬的眼中閃爍着恐懼之色,急忙停了下來

前面是一處瀑布,洶涌的河水自上方傾瀉而下,若是擡頭仔細觀看,還能看見偶爾有魚兒在其中,“嘩啦啦”地砸向水塘,聲勢浩大,極爲壯觀

“哈。”冰雅閣滿臉欣喜,捧着清冽的河水,就往臉上砸去

“嘶嘶。”河水碰到臉龐的瞬間,冰雅閣疼得臉色都在扭曲

“等到了城裏,給你買一些藥,擦擦就沒事了。”夢道臣走了過來,說道

“哼。”冰雅閣輕哼一聲,扭過頭去

夢道臣一副很爲難的表情,無奈地搖了搖頭,回身欲要走回了戰馬旁

“誰叫你走的?”冰雅閣沒好氣地聲音傳來

“好吧。”夢道臣停下了腳步

“真的有藥?”

“有。”

“所以你纔打我打得那麼用心?”

“是你先打得我的,而且也是在幫你。”

“你….”冰雅閣氣得怒目圓睜,她無力地拍了拍額頭,找了個綠草茵茵的地面,倒了下去

“雅閣,能不能問你個問題?”夢道臣也倒了下去

“不行。”冰雅閣瞪了他一眼,橫着臉說道

“好吧,那就休息一會。”夢道臣翻動身子,眼睛微微閉上

“過來,去喝水。”夢道臣手臂微微擡起,指着水塘大聲說道

兩匹戰馬屁顛顛的,立即跑到水塘旁邊,喝起水來

“你就欺負馬兒吧。”冰雅閣沒好氣地說道

“我可沒欺負它們,是它們自願的,我要是不說話,它們能在那裏站一輩子,你信嗎?”夢道臣悠悠地說道

“真的?”

“我可是頂級血脈的獸人,這等生靈根本不敢違抗我的命令。”夢道臣驕傲地說道

“喂,給你講個笑話好不好,你要是笑了,就要回答我一個問題,怎麼樣?”

“你還會講笑話?”冰雅閣好奇地說道,沉思片刻後,點了點頭

“在遠古的石廟中,香火絡繹不絕,人們紛紛帶着豐盛的供奉品祭拜着先輩的英靈,有兩個賊人瞄上了這裏,一天夜裏,他們的地道終於是打通,就在供奉的桌子下面,隨後兩人開始大吃大喝了起來。”

“突然之間,守夜的人聽聞裏面有動靜,便推門而入,他看到滿地的狼藉之外,沒有任何人在,他知道有人在裏面,便大喝一聲,叫來了數十人。”

“兩人急中生智,嘴裏胡亂地念叨一通,衆人以爲是先祖顯靈,便急忙退了出去。”

“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而後這個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般,傳開了,人們越來越多,香火越來越旺,兩人的身子也越發地肥胖。”

“難道就沒有發現嗎?”冰雅閣已經被帶入了故事之中,她好奇地問道

夢道臣看了她一眼,也不回答,“終於是有一天,兩人胖到身子一晃,直接就將桌子的腳給壓斷。”

“衆人幡然醒悟,怒氣滔天地對着這兩人就是一頓重**加,而後被人合力丟出了外面。”

夢道臣悄悄地瞄了冰雅閣一眼,她正一眼入迷着聽着,眼眸帶着急切

“這時有一個小孩走了過來,看到兩人嚇得都哭了,一邊跑,一邊喊道‘媽媽,有豬頭成精了,有豬頭成精了。’”

“一點都不好笑。”冰雅閣突然板着臉,說道

“你知道,最後那兩人說了什麼嗎?”

“說了什麼了?”

“他們,那些人才是豬頭,竟然能把我的廢話當顯靈聽這麼久。”

“哈哈哈。”說完這話,夢道臣無良地笑了起來

“嗯?”冰雅閣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惡狠狠地擰着夢道臣的手臂,轉成麻花,疼得夢道臣倒吸涼氣

“開心嗎?”夢道臣擠眉弄眼地說道

“哼。”冰雅閣自己都覺得有些好笑,能讓夢道臣忽悠這麼久,輕哼了一聲,不過已經不怎麼生氣了

“你跟王虎究竟怎麼回事?能不能跟我說說。”夢道臣趁機問道,這個問題已經糾纏了他許久了,八卦的心還是抑制不住

沉吟了片刻後,冰雅閣扭頭盯着夢道臣的眼睛,問道,“你真的想聽?”

“嗯嗯。”夢道臣連連點頭

“其實嘛,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當初王虎想對我圖謀不軌,然後就被我打了一頓,自那之後朋友就沒得做了。”冰雅閣輕描淡寫地說道

“你打了王虎?”夢道臣瞪大了眼睛說道

他可是很清楚,在沒遇到冰雅閣之前,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怎麼能打得過武修的王虎

“你問那麼多幹嘛?”冰雅閣的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轉了過去

“不不不,這個必須問清楚,王虎可是說過,當初是被陷害的。”

“我那天找他有點事,所以就在他的院子裏等他,不久後,他便醉意熏熏地走了回來,一見到我,眼睛立即變得火熱,張開雙臂就抱了過來,我那天害怕極了,下意識的躲開了,可他還是不依不饒,嘴巴還不停地往我臉上蹭,我情急之下,頂了他幾腳後,便逃走了。”

“你確定是頂了他幾腳?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頂的是哪裏?”夢道臣有種不詳的預感,冷汗浸透,詢問道

“就是那裏啊。”冰雅閣眼珠着四處打轉,迴避夢道臣的眼神,支支吾吾地說道

“我們村子裏的大娘偷偷跟我說的,對付男人,這種方法最狠。”

“你這……豈止是狠啊。”夢道臣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睛瞪得老大,他的腦袋都有些短路了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想想就害怕

“那個…..很疼嗎?”冰雅閣看着夢道臣一臉害怕,輕聲問道

“不不不。”夢道臣搖了搖頭,臉上都有些無奈了

“這已經不是痛的問題了,你這是想讓他斷子絕孫啊。”

識海中的龍莫敵聽到冰雅閣的話後,也是滿臉震驚,嘴裏喃喃自語的感嘆道

“戰體果然是爲戰鬥而生的啊。”

“啊。”冰雅閣有些不知所措了,這一招竟然這麼狠

“哈哈哈,那也是王虎活該,誰叫他對你圖謀不軌的啊,不過能讓你偷襲成功,他要不是醉酒過度,就是被人下藥了,而且應該是烈性極大的**。”

“**?”冰雅閣的臉色煞白,陷入了回憶之中,她在想,到底是誰想要害她

“不過這也只有王虎自己才知曉。”說罷,夢道臣站了起來,一拍手,戰馬迅速地跑了過來

“走吧,進城去找答案。”夢道臣望着青雲城的方向,說道 到了晚上,冰雅閣,夢道臣二人才姍姍來遲,入了城

兩人一個鼻青臉腫的,一個面罩碎布,誰也沒能認出來

倒是胯下的戰馬,與之前無淚的戰馬一模一樣,不少人都爲之驚訝,守門的大叔猶豫了片刻後,放他們進入了城內

他們一路疾馳,來到了夢氏商行門前

“先等等,我是來還錢的。”夢道臣大聲說道

“嗯?”小二剛要合上門,一聽夢道臣的喊聲,好奇地探出頭來,他可從未聽過有誰敢在夢氏商行這裏借錢的

但他探頭一看時,滿臉的震驚,大開鋪門,嬉笑地走了出來

“原來是林少爺啊,來來來,有請有請。”

儘管夢道臣此時已經面目全非了,但身爲小二多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我只是來這裏還錢的,不用驚動你們掌櫃。”夢道臣對着小二說道

“少爺,我們已經去叫掌櫃的了。”小二一臉爲難地說道

“那好吧。”夢道臣來到了臺前,靈光一閃,一塊巨大的銅精出現在了檯面之上,光滑的銅精映射着淡淡的光澤,整個房間也明亮了不少

“這是銅精?”店小二還有其他幾人都嚇了一跳,他們瞪大了雙眼,仔細地打量着眼前的銅精,滿臉震驚

他們在店內這麼多年,這麼巨大的銅精,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哈哈哈,少爺真的是好運氣啊。”陳榮通從裏面走了出來,看着陳橫着的銅精,大笑着說道

而後又看向夢道臣腫的跟豬頭的臉,有些好笑地說道

“少爺,你這是什麼了?”

“哈哈哈,確實是運氣,不過這就是代價了。”夢道臣點了點頭, 他指着自己的臉,無奈地說道

陳榮通看了身後的冰雅閣一眼,遲疑地看着夢道臣

“沒事,自己人。”夢道臣輕聲說道

“到裏面喝點茶水,如何?”一聽到夢道臣說是自己人後,陳榮通不再顧忌,說道

“不了,這次來,我就是想把這塊銅精賣掉,換一枚儲存戒指,還有一塊氣韻靈石,最少四道吧,再買一點化瘀散,我這樣子,可泡不到女孩子啊。”夢道臣說道,一臉惋惜地說道

“哦,對了,把之前的賒的賬都還了,剩下的,全部換成一些療傷丹藥,如果還有剩下的話,給我們拿兩柄精鋼大刀,削鐵如泥的那種。”

“哈哈,好好好,那這塊銅精,我就按原價給你跟你買了。”陳榮通揮了揮手,幾個小二立即識趣地去拿剛剛夢道臣所說的那些物品

“少爺這次入城有什麼打算?”

“先滅了青幫,你知道青幫的老巢在哪嗎?”夢道臣平淡地說道,眼中卻是閃着一絲凌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