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容妃喪子心痛,咆哮著奔過來,撲到皇后的身上。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一定是你害死的我皇兒,你還我皇兒的命來」

「啊!」,皇后嚇得驚呼。

「你說,不是這樣的,你說我皇兒究竟是怎麼死的」,容妃撲到聞人名凈的身上。

聞人名凈被嚇得臉色慘白,眼淚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你在幹什麼!」

見容妃這樣對待聞人名凈,皇后著急起來。

「夠了!」

就在眾人糾纏當中,聞人項尋一聲吶喊,喊住了所有人。

他有憤怒,有悲傷。

其實在他心裡,也不願知道是皇后害死的大皇子,而聞人名凈,卻做了幫凶。

他不想失去了一個兒子,卻又要失去第二個兒子。

隨著這一聲,一切寂靜下來,容妃一下子癱倒在了地上,失聲痛哭。

皇后緊緊抱著聞人名凈,不知是在安慰他,還是在怎樣。

知道這件事情真相,卻沒被人察覺到的聞人衍,也悄無聲息的回到了自己的寢宮內。

他被嚇到了,同聞人名凈一樣,他表現的失魂落魄,心不在焉。

奶媽在這時推門走了進來。

「真是嚇死了,大皇子居然落水淹死了」,奶媽拍著自己的小胸脯。

見到聞人衍,她眼睛一亮,「哎呀我的小祖宗誒,你可算是回來了」

見到聞人衍,她就放心了,她還在擔心這件事情跟他有關,萬一被牽扯進來,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他死了」,聞人衍喃喃念叨著。

「你怎麼了?」,察覺出聞人衍的一場,奶媽詢問道。

「聞人名凈有什麼說什麼?」,聞人衍失魂的問道。

奶媽感到疑惑,聞人衍這個時候問聞人名凈幹什麼,不過她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

「二皇子說是大皇子自己失足掉下蓮花池的,其他的就沒再說什麼了,不過容妃可就慘了,就這麼一個兒子,本想仗著這個兒子飛黃騰達的,沒想到就這麼死了」

「呵!失足掉下蓮花池」,聞人衍苦笑。

果然最後聞人名凈還是選擇了包庇皇后,現在,他不僅僅是陷害他的事情了,已經是害了一條人命了。

「祖宗,你到底怎麼了?」,奶媽越發覺得今天聞人衍異常。

出去一趟,他怎麼變得這麼奇怪了,怪不是裝著什麼小鬼了吧?

「奶媽」,突然,聞人衍發出聲來 想不到在皇宮裏,就連一個太監都臥虎藏龍。

我本以爲擁有這種特殊能力的只是我和靈兒而已,但這三千世界,可真的是無奇不有。

有人說,天生就有特殊能力的人,他們奉養,並稱之爲“神”,從而供奉他們已經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也有人說,這是些能力者是惡魔降臨人間的詛咒,他們成長後會用各種能力殺死所有的人類。

其實這種說法是擁有依據的,凡是血統不純正,或是極其邪惡般的血統存在的人,他們都會好殺成性,剛開始殺死第一個人的時候,也許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但逐漸隨着殺死人的累計,鮮紅的血液會逐漸從能力者的眼睛裏顯現出來,直到血液充溢滿整個眼睛時,這個人,就不能說是人了!而是–“真正的惡魔!”

而我現在面前的這位太監,他的眼睛–時不時有着幾滴血液在迴旋轉動,也許很小,但這紅色的血液卻能透過他的灰色眼珠顯現出來。

在這時,其中一個監考官說道。

“都不要再看了!現在給我認真考試!”

而那丞相府的二公子摸着自己斷掉的門牙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是個什麼東西?!好!~好啊!你給我等着!”

只見,這二公子慢慢從這太監的身邊走過,他這時突然拍了拍這太監的肩膀,在耳邊低聲的說道。

“小太監!給我等着!我一定讓你痛不欲生!”

說罷,二公子離身就而去。

而這時,這太監突然大聲叫住了這二公子。

“彆着急走嘛!你要報復我,且不問我的姓名是什麼!那我就告訴你,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姓“趙!”單字一個“高”–吾名爲“趙高!””

“哼!”只見這二公子長袖一揮,接着轉身就走。

而書生們現在還低頭苦寫,但只有我看了這麼久的熱鬧。

突然,其中一個監考官氣勢洶洶的向我走來。

“你怎麼還沒有開始答題,熱鬧你是看夠了,但你爲什麼還不做題?!”

我這時纔開始謙卑的說道,因爲我十分清楚這是誰的地盤。

“稟先生,並非學生不願做題,而是考試一開始時,學生就已用半柱香的時間完成了考題,而現在,學生實在不知做些什麼是好,所以才東張西望,還請先生見諒!”

“哼!一炷香?你以爲今年的考題是過家家嗎?!”

只見這考官不屑的拿起了桌上的試卷來看。

“什~什麼?這,如此完美公正的答題還是我當官以來第一次看到。”

只見這考官拿着我的試卷就走到了另一個考官的身邊,待另一位考官看過後,又是一副驚訝的表情。

“趙高大人!您來一下!”那兩個考官擺手示意剛剛那名太監。

只見他們三人緊緊的湊到了一塊。

“早就聽聞趙高大人深得秦王賞識,又曾在選拔時出類拔萃,可不知,您對這份答題如何見解?”

“這文字……”只見這太監欲言又止。

也許我現在殊不知自己潛入皇宮的事情早已經暴露,但這趙高卻開始若有所思的樣子。

“怎樣?大人?”兩個監考官瞪着大眼睛看着這太監。

“嗯,不錯!我會親自向秦王舉薦的,到時自會少不了你們的功賞。”

“那就多謝大人了~~哈哈哈!”

而這時,最後的香火也燃盡了。

“時間到!都把筆放下,停止答題了!”

只見所有人都乖乖放下了筆,但我卻看到靈兒焦頭爛額的樣子,甚是爲她擔心。

“哎呀,終於考完了!”所有書生全都長舒一口氣。

但只有靈兒一個人惆悵着待在桌椅原地。

我緩緩走向前去……

“靈兒,怎麼了,考完試爲什麼如此不開心呢?”

“喂,小宮寒,我問你啊!最後一題你是如何解答的呢?我思索再三,卻還是沒法想出如何進行對答。”

“唉,我以爲是什麼事情呢,剛開始進入這考場時,就已經有一個提示了。”

說罷,我指向一邊的牆角。

“看,那個水缸就是提示,這道題本沒有多複雜,複雜的只會是我們的思想罷了,當你仔細靠近這水缸的時候,你纔會發現,其實這水缸裏面並沒有水,只是剩下了舀水的剽;’空缸有瓢欲舀水,持以恆心積滿缸。’”

“原來是這樣,哼!別以爲你這樣就能考過我,等我拿到了錢可不會讓你白吃白喝了!”

我用手輕輕擊打了一下靈兒的額頭,“好好,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到時候可別指望巴結我了。”

“哼!”

靈兒轉身就生氣般的走掉了!

但我知道,她這是不想服輸的表現,所以提前去就進行學習鞏固去了。

“唉……這小丫頭,可真是沒小時候這麼可愛了!” 票,花,星期三下午會給你們帶來驚喜的。

……

蒙朧黑夜中,楚千知在沉睡着,整個人彷彿進入了意念之中的世界一般,變的如此虛幻迷離。在那個夢中,楚千知忽然發現自己的“先知眼”已經痊癒,額頭上第三隻眼完全張開。他站在“鬼門關”上的高牆上,遙望遠處,遠遠瞧見一道巨型的龍捲風吼了過來,頓時黃沙飛卷,鋪天蓋地,整個世界都彷彿失去了顏色。

無間死獄在顫抖着,整個沙漠都在顫抖着,那龍捲風逐漸迫近,而楚千知卻沒有絲毫辦法,轉頭看去,東方簡、楊香靜、龍崎、凱瑞、劫天真人還有一個穿着深紅色囚服的男子,“死海冰晶”的鎖鏈禁錮了他們的真元,龍天風扯着鎖鏈,拉着他們向遠處走去。

楚千知想喊,可嗓子眼裏卻彷彿塞着什麼東西一般,聲音沙啞,竟然喊不出口,那道龍捲風越來越近,幾乎接連着天地,宛如一隻瘋狂的魔鬼一般吼了過來。

……

“啊!”

佳偶天橙,前夫賴上門 楚千知大吼一聲,驚叫着從睡夢中驚醒,大汗淋漓,額頭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用手一抹,竟然流起了血。此刻,一旁的東方簡剛剛把“血雲圖”祭煉成功,瞧見楚千知一副模樣,驚道:“你……你怎麼了?”

楚千知長嘆一口氣,用袖口擦了擦額頭上的血,道:“我不知道,方纔夢見了很恐怖的事情,把我驚醒了。”這時,楊香靜也醒了過來,看見楚千知頭上流血,大驚失色的跑了過來,她已經失去了父親,如果連楚千知都出事了,她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楚叔叔,你怎麼了,別嚇靜兒。”楊香靜說着,眼淚已流了下來。楚千知很慈祥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放心吧,楚叔叔命硬的很,不會出事的。”

“究竟怎麼了?”東方簡似乎很爲楚千知擔心。

楚千知搖了搖頭,道:“很奇怪,‘先知眼’痊癒的前兩天額頭因爲要裂天,是會出現一點疼痛,但從來沒出現過流血的現象,怎麼今天會流血?真是奇怪。”東方簡微微一驚,細細一瞧,果然看到楚千知的額頭上裂開了一條細細的小縫,縫裏面有一道渾濁的血光在微微流轉着,隱隱透出一股稀薄的血腥氣息。

楚千知眉頭緊鎖,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道:“莫非是……。”

“什麼?”東方簡、楊香靜齊聲問道。

楚千知搖了搖頭,嘆聲道:“在我祖上的留書中我曾看過一個祖先所留下的話,他說他的父親,也不知道我的哪一輩祖宗,在隋唐的時候預示到萬人坑一事,然而那次預示,他的‘先知眼’忽然流出了鮮血,非常奇怪,而後來,預示真的發生了,但卻預示在了他的身上,作爲萬人坑第一萬個活人,被埋在了三十丈的地底。”

“也就是說,如果預示到自己的死亡,‘先知眼’就會流血?”東方簡大驚失色,沉聲道。此刻,楊香靜死死的抱着楚千知,哭的越發大聲,心中暗暗決定,如果楚千知死了,那麼自己也不會活在這個世上。

東方簡神色凝重,問道:“你……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楚千知頭痛欲裂,竟已忘卻了夢中所見的景象,喃喃道:“很蒙朧,很不真實,畢竟‘先知眼’還沒有痊癒,只看到一片蒙朧的黃沙中,好像有一道龍捲風,總之……啊,我的頭好痛。”楊香靜見狀,匆忙將他扶下,安慰道:“楚叔叔,靜兒無論如何都會陪着你的,永遠不會離開,你先休息會吧。”

東方簡長吐了口氣,目光突然變的異常凌厲,惡狠狠的道:“看來目中所見,一定跟越獄計劃有關,楚老頭放心吧,再怎麼我也會保你周全。”楚千知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是九幽門主,作爲屬下我又怎麼會不信你,老頭兒命很大,我是不會死的……啊,我要睡覺了。”

楚千知強忍着額頭疼痛,佯裝什麼事都沒有,閉了眼睛睡去,只不過他的心中還在隱隱擔憂着,如果祖先留書真的準確的話,那麼自己的大限,也就真的到了。而後,東方簡好不容易將楊香靜哄睡了,這才安心躺下,可是輾轉反側,翻來覆去總是睡不着,只覺肩頭上的壓力太大太重,自己可能真的承擔不了……

第二天,自然是昨晚睡的和豬一樣的龍崎最先起來,長長的打了個哈欠,看着躺在身邊的幾人,嘿嘿笑道:“今天他媽的怎麼了,竟然老子第一個起來,嘿嘿,看來你們已經迷失了早睡早起的好習慣,沒辦法,就讓你龍崎大爺叫你們吧,哎……先叫誰呢,啊哈,就先從我最可愛的香靜妹妹開始吧。”

天知道龍崎現在有沒有動什麼邪惡的念頭,但是一個令龍崎怒不可遏的事情發生了。喀啦啦一陣鐵門響動的聲音,狂戰那龐大的身軀擠了進來,看着龍崎和地上的幾人,又瞥了一眼旁邊的酒瓶,道:“他們喝醉了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