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於易小刀的平淡,陸丹丹早已習慣,但此時還是忍不住繼續咋呼:“聽說就在市政府前面,真是好可怕啊!不過,聽說是個女殺手乾的,女殺手呢,真是好酷哦!”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易小刀拿起杯子,倒了杯水,一口氣喝下去,說:“哪有什麼女殺手?你以爲拍電影啊?”

陸丹丹立刻瞪大雙眼,說:“是真的。新聞裏就是這麼說的。哇,我還從沒見過殺手呢。你沒看新聞嗎?”

易小刀坐下來,隨口說:“沒看。幫一個朋友搬家去了,現在手還是酸的呢。”說着,捶了捶肩膀,昨夜一番折騰,確實有點腰痠背痛的。

陸丹丹真是善解人意,聞言立即走過來,說:“我來給你按摩吧。”

易小刀趕緊閃開:“不用不用。”

陸丹丹說:“我可是專門學過按摩的哦,來嘛,試一試嘛。”一邊說着,纖纖十指已經按到易小刀肩膀上了。

易小刀坐在椅子裏,閃躲的空間有限,沒躲兩下就被陸丹丹抓住。陸丹丹十指用力,按了起來。她還真沒吹牛,易小刀只覺得肩膀上一陣酥軟,端的是舒服之極。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陸丹丹得意地說。

“還行。”易小刀乾脆舒服地躺在椅子裏,享受一下免費的按摩。

得到鼓勵,陸丹丹更加賣力地按起來,以至於牛耀祖牛總編站在門口他們都沒有發現。

“易小刀!”牛耀祖一聲怒吼,“你們在幹什麼?”

易小刀和陸丹丹都嚇得跳了起來,擡頭一看牛耀祖,一張老臉因爲過於激動而變得通紅,雙目圓睜,呲牙咧嘴,那模樣就好像抓到自己老婆和別的男人偷情一樣。

“你們孤男寡女竟然在辦公室明目張膽地動手動腳,成何體統!我一定會將此事上報,你這種色情狂一定要開除!”牛耀祖看來還真的把陸丹丹當成自己老婆了,唾沫四濺地吼道,連外面大辦公室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易小刀心中暗道不好,外面那些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爲他和陸丹丹在辦公室亂搞呢。

陸丹丹一時也嚇得花容失色,垂着頭走回自己的辦公桌,一言不發地趴在桌子上。

易小刀說:“牛總編,我肩膀痛,陸丹丹只是好心幫我按摩而已。”

牛耀祖喝道:“不要以爲我沒看到!按摩?上班時間在辦公室享受美女的按摩?你比董事長還有派頭啊?我跟你說,這次誰也幫不了你了,你這種行爲的影響太惡劣了,必須得開除!”

這時陸丹丹擡起頭來說:“總編,小刀說的是真的嘛。”

本來,陸丹丹爲易小刀辯解只會讓牛耀祖更加憤怒,但陸丹丹那甜膩膩的聲音,就算是在極度驚恐之下也是那麼的動聽,牛耀祖一下子氣不起來了。

“丹丹啊,”牛耀祖降低了聲音,語重心長地說,“現在的社會很複雜,什麼樣的壞人都有,你千萬不能被某些人的花言巧語迷惑了心智,這樣到最後吃虧的只會是你。 HALO–秋葉 你要知道,我這樣做完全是爲了你好,你知道,我一直都把你當做親生女兒一樣關心你的。”

這番話一出,兩間辦公室的人頓時倒了一片。陸丹丹要真是有這種禽獸父親,那真是比白毛女還慘啊。

陸丹丹繼續說:“我知道了,總編,你就放過小刀吧。”

易小刀豈能讓陸丹丹爲自己求情,心一橫,說:“陸丹丹,你就別說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牛鞭不相信我,那我走人就是了。”

牛耀祖眼睛脖子一梗:“不行!這事一定要上報!”

此時,品牌管理部的部門經理也聽到動靜,一個電話打到牛耀祖的辦公電話上。

“發生什麼事了?你那邊怎麼那麼吵?今天大家已經夠煩的了,你別再給我添亂!趕緊準備開早會!”部門經理年紀雖然比牛耀祖還小,但人家職位略高一籌,牛耀祖不得不乖乖聽話。

“好的,經理。”牛耀祖放下電話,“現在先開早會。易小刀,我暫時允許你參加早會,等到上面的通知下來,你就馬上走人。”其實,沒有上面的通知,他根本不敢擅自開除易小刀。

事到如今,易小刀也沒再將這份工作放在心上,但還是沒有意氣用事一走了之,跟着去開早會。

早會在部門的會議室召開,牛耀祖等幾個主管坐在圓形會議桌邊,其餘的幾十號人坐在四周。

部門經理的前面放着一個話筒,他清了清嗓子,說:“大家都知道,今年以來,隨着國際經濟的衰退和美國次貸危機的進一步擴大,我國的房地產行業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房價下跌、銷量萎縮,很多房地產企業紛紛破產、倒閉,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但是,同時也是一個非常好的發展機會。在這輪行業洗牌中,我們必須要做到逆流而上、屹立不倒,對我們品牌管理部來說,任務是很艱鉅的,我希望大家能夠恪盡職守,再接再勵,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在這裏,董事會有一個指示,就是要求我們的內刊編輯部出一期關於目前我國房地產市場現狀與前景的專刊。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希望牛總編能夠帶領我們的編輯們完成這個任務,當然,其他各辦公室的同事也有義務配合他們,包括一些必要的人物專訪、專家座談、攝影攝像等等。具體的事務由牛總編來安排,儘快拿出方案來,上報董事會。好了,今天的早會到此結束,各辦公室主管留下來,其他人回去工作吧。”

這大概也是有史以來最簡短的一個早會,易小刀也看出來了,部門經理的臉上一直愁雲密佈,不知道集團是不是也要面臨破產倒閉的危險了。不過說起來,億科集團這麼大一隻駱駝,就算瘦死也比馬大,自己應該還不至於擔心拿不回那點工資的。

等到衆人出了會議室,部門經理再次開口,說:“就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降價是惟一的出路了。但是爲了避免前期購房的業主心裏不平衡,我們必須有技巧地降價。作爲全國三大地產巨頭之一,我們還必須考慮到降價對我們的品牌的影響,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們必須從長計議,怎樣才能在降價的同時,保持我們的品牌價值不下降。”

衆人點頭。

部門經理接着說:“還有一個方面,現在很多的同行對形勢估計過於樂觀,反對降價,所以一旦我們降價,勢必還會引起他們的不滿,到時,他們很可能會使出一些招術來對付我們。因此我們還必須考慮到如何做好公關,儘量少樹立敵人,多建立聯盟。”

衆人點頭。

“現在董事長正在和南華市其他七大地產企業開會,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我們要做好充分的準備,一旦有什麼政策下來,就要馬上響應起來。”部門經理說完,環視了一圈主管們,說,“大家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沒有問題就散會,大家抓緊時間準備。”

牛耀祖遲疑了一下,說:“易小刀剛纔竟然在辦公室讓女同事幫自己按摩,這種行爲太惡劣了,我想……”

部門經理說:“這事你去查一查,如果真的是上班時間,那麼一定要懲罰的。但如果不是上班時間,就算了,易小刀這個人我看還不錯,做事挺紮實,這兩年來我們的內刊連錯別字都很少見到,他也有不小的功勞。再說現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你就教育教育好了,別鬧大了。”

部門經理的話讓牛耀祖失望之極,這樣看來,根本不用去查,肯定是開除不了易小刀了。部門經理都發話了,這事就算完了。 這個殺手是美女 031 舉手之勞

牛耀祖的氣沒地方出,憋着回了辦公室,看見易小刀和陸丹丹正坐在個子的辦公桌前忙碌,心想眼看就要把這小子趕走了,現在又沒戲了。

不過一計不成,牛耀祖再生一計。

“易小刀。”牛耀祖裝模作樣地叫道,“我找同事瞭解過了,剛纔還沒到上班時間,所以,這次就算了,但下次絕不許再犯。”

陸丹丹一聽,高興得暗地裏拍起手來,但易小刀卻很平靜,對牛耀祖擠出一絲微笑,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牛耀祖眼珠一轉,說:“剛纔開會你也聽到了,我們準備請幾個專家來座談一下,地點暫時定在集團的會議室。這事越早越好,你現在去看看有沒有人,有人就算了,沒人我們可以看看怎麼佈置一下。”

易小刀不知是計,點頭說:“好。”然後起身走出了辦公室。外面的人開始都聽到了牛耀祖大喊大叫,此時都盯着易小刀行注目禮,尤其是那些女同事,一邊看一邊笑,有些還偷偷地討論,看不出易小刀還這麼色。而那些男同事則已經在心裏把易小刀五馬分屍了一萬遍又一萬遍。

易小刀察覺到同事們的異樣眼神,不過他的心理素質非同小可,再說他連很多同事都不認識,在陌生人面前有什麼好難爲情的,於是竟然大搖大擺地走過去了。

=============

億科大廈三十三層。

集團辦公室。

億科集團董事長王山正襟危坐,等着南華市七大地產企業的老總髮難。億科旗下樓盤即將降價銷售的內部消息一放出去,立刻引起了南華市同行的強烈關注。

雖然目前經濟不景氣,但幾乎所有的地產企業都認爲,南華市作爲一個移民城市,流動人口多,住房的剛性需求強烈。八十年代初期的生育潮出生的人,現在都到了適婚年齡,對新房的需求更是旺盛。所以他們一直認爲,南華市的房地產行業可以獨立於其他經濟環境之外,逆勢上升。前幾個月的住房成交價上漲就證明了這個觀點。

但王山認爲,前幾個月的成交價上漲其實是畸形的,因爲成交量沒有上去,尤其是普通住房的成交量一直都很低迷,這段時間成交的基本都是別墅級住宅,買這種房子的人一般都是隻看房子好壞,不在乎房價高低的,所以造成了房價還在上漲的假象。甚至有些還是開發商自己報出的報價,根本沒有成交。而一個健康、正常的市場環境應該是量價平衡,這種有價無市的現象遲早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抱着這樣的觀點,王山準備在南華市率先降價。當然,王山的算盤絕對不僅僅是把房子賣出去。億科的房子就算放在那裏十年賣不出一套,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但對於那些小打小鬧的企業來說,幾個月賣不出房子,就得破產。所以,王山表面上是根據市場需求來降價,實際上這是他盼望已久的清理門戶、重新洗牌的大好機會。

無商不奸。做房地產的商人更是奸詐。所以對於王山的如意算盤,猜到的人也不少,所以纔有了今天這次祕密會議。

此前,七大企業已經明確表示反對降價,已經把億科孤立起來了。但是王山的態度也是異常堅決,所以會議室的氣氛相當緊張。

“億科要降價也可以,但是先要退出房地產行業聯盟。”說話的是一個一臉橫肉的人,此人有着強大的黑道背景,所以白手起家,幾年時間就進入了南華市的前八名。

此話一出,除了王山之外,其餘都人點頭同意。王山知道退出聯盟意味着什麼,那就是以後不管在什麼方面,億科都會受到其他所有房地產企業的排擠,直到億科倒閉或者離開南華。

王山沉吟了一會兒,說:“聯盟是億科帶頭建立的,現在你說退出就退出,那誰來賠償億科的損失?”

橫肉男說:“你他媽降價就沒給我們帶來損失啊?誰來賠償我們?”

王山臉一黑,說:“你嘴巴放乾淨點!”

橫肉男眼一瞪:“嘿,你唬我啊?你信不信,只要你敢降價,我炸平你這棟樓!”

王山在南華市的地產界首屈一指,在全國也是赫赫有名,什麼場面他沒見過,什麼橫的人他沒見過,哪裏受得了這樣的威脅,於是大手一拍桌子,吼道:“你敢!”

眼見橫肉男耍潑,其餘也有人看不下去,說:“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氣。”

“說你媽!”橫肉男惡向膽邊生,呼地站起來,一把抄起面前的茶杯,就要朝王山丟去。他以前也是黑道出身,單挑、羣架沒少打過,這一串動作也是行雲流水、氣勢洶洶。

但就在他的茶杯要出手的瞬間,會議室的門被砰地推開了,易小刀低頭闖了進來。他在外面沒看到有保安,以爲沒人,想也沒想就衝了進來,沒想到剛好看到橫肉男蓄勢待發。

易小刀的到來讓現場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橫肉男舉着茶杯進退兩難,王山正做出躲避的動作也當場定格,其餘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這個不速之客。

易小刀沒料到會議室有人,但他馬上想到這一定是牛耀祖在算計他,看眼前這些人的架勢就直到,他絕對來錯了。

但易小刀的反應也是相當快,面不改色地環視一週,說:“既然你們在開會,我晚點再來。”

王山看到自己的員工這麼失禮,面子上掛不住,轉頭喝道:“出去!”

橫肉男本來要發作了,被易小刀這麼一下掐短了氣,狂吼:“你TMD沒長眼睛嗎?給老子滾出去!滾!”

易小刀眼看橫肉男還這麼囂張,不禁臉色一變,將目光移到橫肉男的臉上。橫肉男橫着眼睛看易小刀,表示自己也是個狠角色。

橫肉男的囂張觸怒了王山,好歹這也是在億科的地盤,橫肉男這樣喧賓奪主,分明是不給自己面子。於是也拍桌吼道:“你給我閉嘴!我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教訓!”

橫肉男仗着自己身強力壯,又有其餘六大啦啦隊,而王山孤身一人,算上這個不知哪裏冒出來的傢伙,也才兩個人,何況,王山身材矮小,闖進來的傢伙也貌不驚人。說起做生意,他自認不如王山十分之一,但現在是要打架,所以他根本沒把王山放在眼裏。

“操你媽!”橫肉男一聲怒吼,二話不說將手中茶杯大力甩了出去。他力氣本來就大,加上黑道經驗多少懂點技巧,而且距離不過三米,所以儘管只是一隻小小茶杯,力道之大,足夠讓王山頭破血流了。

王山剛剛拍完桌子,重心還沒調整好,橫肉男就已經出手了,而且轉眼之間茶杯就到了眼前,想躲也來不及了。餘者一片驚呼。

衆人目光都在王山身上,只感覺門口處有一道黑影閃了一下,然後就看到易小刀站在王山身邊,手裏把玩着一個茶杯。

在橫肉男丟出茶杯的時候,易小刀還在猶豫要不要出手,但腦袋裏剛剛閃過一個要阻止橫肉男的念頭,身體已經自動啓動,瞬間斜移三四米,將橫肉男的茶杯接在手裏。

橫肉男已經被憤怒矇住了雙眼,還以爲易小刀一直就站在王山的身邊,快速移動只是錯覺。眼看自己的暗器被人接住,顏面大失,於是陡然起身,腳後跟一勾,右手一抄,已經將座下的紅木椅子拎在手裏。這紅木椅子是擺在億科集團的會議室裏的,可是貨真價實的紅木,這一張椅子重達幾十斤,被橫肉男這麼輕輕鬆鬆拎起來,不禁讓人暗暗驚呼。

橫肉男充分發揮出以前打架的霸氣,舉起椅子,朝王山兜頭砸去。衆人紛紛閃避,這一場南華市房地產行業的頂級峯會,看來已經變成角鬥場了。

王山顧不得董事長身份,抱頭就準備往桌子下面縮。他知道這一下要是砸到自己,傷筋斷骨是正常,當場斃命也有可能。

形勢變化很快,易小刀心念電轉,在橫肉男出手的瞬間,右手輕輕一揚,手裏的茶杯輕盈地飛出,氣勢平平,速度一般,但異常神準,茶杯不偏不倚地撞在橫肉男的腋窩處。

因爲易小刀的動作幅度不大,衆人基本都沒有看到這個茶杯,就算看到的也只看到茶杯輕飄飄地擊中橫肉男,心中還在想,剛纔果然是錯覺,這個世界上哪裏有武林高手?

但橫肉男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只覺得腋窩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好像瞬間就傷筋斷骨了,手上的力量頓時消失殆盡,一張紅木椅子剛一出手就垂直掉了下來,將面前的茶盤砸得粉碎,然後掉下來,要不是閃得快,就真得搬起椅子砸自己的腳了。

這一來一去,整個會議室已經雞飛狗跳,亂成一團。橫肉男再囂張,看到易小刀不動聲色地兩次出手,就將自己弄得狼狽不堪,囂張氣焰頓時消散,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好漢不吃眼前虧,所以張口道:“你是什麼人?”那語氣頗像是問:“敢問閣下是何方高人?”客氣得很。

易小刀目光瞟過他一眼,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保安,職責所在,還望見諒。”

除了王山,大概沒人知道易小刀的真正職務,但誰都聽得出來後半句話的意思,那就是你要敢再鬧事,我就會再治你一次。

橫肉男當然也聽得出來,他表面不動聲色,但眼神裏的殺氣卻越聚越多。黑道報仇,一輩子不晚,老子遲早有一天要搞死你!

易小刀說完,也不管別人的目光,微微點頭示意,然後退出了會議室。 032 因禍得福

回到編輯部,牛耀祖趕緊問:“怎麼去這麼久?”

易小刀不動聲色,說:“剛好看到有幾隻老鼠打架,就把它們趕走了。牛鞭,你可以親自去看看該怎麼佈置了。”

牛耀祖心頭疑惑,嘴上忙說:“也不是那麼急,晚點再去一樣。”部門經理不是說董事長正在會議室和七大巨頭開會嗎?怎麼會沒有人?難道剛剛開完會了?算易小刀運氣好。

易小刀冷笑一聲,回到辦公桌前坐下。陸丹丹趁牛耀祖不注意,遞過來一張紙。接過一看,上書一行小字:對不起,本來想幫你,沒想到害了你,晚上我請你吃飯。

易小刀擡頭,陸丹丹正熱切地看着他。易小刀拿起鉛筆,在小字下面寫了兩個字:不用。然後遞了回去。

按公司的要求,這一期的雜誌是專刊,所以原來準備的策劃方案要推後,臨時重新出一個策劃方案。易小刀開始翻看以前的採訪記錄和一些新的名片,看看以前零星地採訪過哪些專家、老闆,還有一些什麼人可以請來座談等。

上午的時間過得很快,中午叫了一個外賣,六塊錢。以前易小刀都吃十塊的,偶爾奢侈一點,吃個十二塊、十五塊的,改善一下生活。但這兩天爲了幫那個女殺手,一下子就花掉了一千多塊,半個月工資啊,這經濟頓時就緊張起來,所以易小刀決定從今天起,每天的生活費縮減一半,這樣才能維持到下次發工資。

女殺手的事易小刀不想再去想了,反正不可能要回那一千多塊錢,雖然是今天早上凌晨才分開,但經過一上午的忙碌工作,易小刀感覺自己真得已經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當中了。

不過,這正常的生活卻使他想起了酸菜魚的話。 我真是大魔王 酸菜魚說他一個月拿三千塊錢,怎麼可能養得起老婆?所以看來阿嬌遲早是要走的。酸菜魚的要求倒不高,只要每天能吃一頓酸菜魚,就可以考慮嫁給他。其實酸菜魚也真不錯,性格開朗、講義氣、相貌身材也算中等偏上,除了太好吃和外號難聽之外。但一個月三千塊錢,估計吃酸菜魚都不夠,所以別說希望有一套房子的阿嬌,連一天只要一份酸菜魚的酸菜魚他都娶不起。這狗日的生活,狗日的錢啊。

易小刀苦笑着搖搖頭,把腦袋裏這些無聊的想法拋開,他怎麼可能娶酸菜魚啊,他從小就不喜歡吃魚。不過,魚再難吃,也比眼前的這個番茄雞蛋飯要好吃吧。

陸丹丹說:“小刀,你不是一直說自己是食肉動物的嗎?今天改吃素了哦?”

易小刀扒拉着米飯,說:“素的健康。”

陸丹丹說:“你一定是沒錢了啦。”略一停頓,又說,“你們男人,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只要有一點錢,就拿來賭博、找小姐,有錢的敗光了家產,沒錢的飯都吃不飽。”說完,莫名其妙地嘆了口氣。

易小刀聽慣了陸丹丹甜膩膩的港臺腔,陡然發現後面一段話陸丹丹說得語氣消沉、神色黯然,不禁在心裏奇怪了一下。這個陸丹丹平時嘰嘰喳喳,無憂無慮的樣子,什麼時候見過她多愁善感的模樣了?真是流年不利,最近老是遇上這些破事。

易小刀夾起一塊番茄,塞進嘴巴:“我沒賭,也沒找小姐。”

陸丹丹彷彿一下子沒了興致,自言自語地說:“總之男人沒錢會壞,越有錢越壞。”說着,飯也不吃了,將幾乎沒動的一份燒鵝飯丟進了垃圾簍。

易小刀心裏可惜那份燒鵝,嘴裏說:“你辟穀啊?”

陸丹丹說:“要你管!”然後趴到了桌子上。

易小刀真的愣神了,這個陸丹丹是不是吃錯藥了,好端端地怎麼變成這樣了?

不過他可懶得去管這個大衆意淫對象,把這個表現的機會讓給那些想吃天鵝肉的同胞們吧。

吃完飯,易小刀在角落的小沙發上睡了一覺,直到上班鈴響。

牛耀祖踩着鈴聲走進了編輯部,還沒坐下,電話就響起來了。牛耀祖屁顛屁顛跑到桌子前,接起電話聽了一會,擡頭喊:“易小刀,你到……董事長辦公室……去一趟。”他說得猶猶豫豫的,好像還在懷疑剛纔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易小刀不過是一個小編輯,和董事長中間隔着十幾層,怎麼可能得到董事長的親自召見?

易小刀在牛耀祖和陸丹丹的奇異目光中走出編輯部,上了三十三層,問了好幾個人,七拐八拐才找到董事長辦公室。找到後才發現,其實就離電梯口沒多遠,是自己一開始就走錯了方向。

王山一個人在辦公室,他沒有坐在那張比一張牀還大的辦公桌後,而是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看到易小刀進來,王山示意易小刀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然後開始沏茶。看到這陣勢,易小刀不用想也知道王山要跟他說什麼。

果然,王山將一杯茶放到易小刀面前的茶几上,開口說:“你叫易小刀?”

易小刀點頭:“嗯。”

王山說:“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易小刀說:“編輯。”

王山說:“我是問你做編輯以前。”

易小刀說:“上大學。”

王山的眼裏露出一絲疑問,但轉瞬即逝,接着說:“我查過你的檔案,你在億科已經做了兩年多了,表現尚可。你來億科之前真的是在上大學?”

易小刀反問:“董事長認爲我應該是在幹什麼?”

王山沒想到易小刀這麼回答,稍稍楞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沒什麼,我隨便問問。對了,你的親屬關係一欄怎麼都是空白的?”

易小刀黯然:“我父母早已過世了。”

“哦。”王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問:“那你是跟誰長大的?”

易小刀說:“爺爺,不過也不在了。董事長叫我來,就是爲了確認這些員工信息嗎?”

王山放下茶杯,正色說:“當然不是。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我想調你來做我的私人保鏢,你有沒有興趣?”

終於說到重點了,易小刀毫不猶豫地說:“董事長,你知道我只是一個編輯,私人保鏢你應該去找專業的保安公司。”

王山說:“你就是一個很好的保鏢,我又何必捨近求遠?我給你五萬月薪,怎麼樣?”

易小刀楞了一下,五萬月薪,這比他現在一年的工資還多。但他還是說:“董事長,明人不說暗話,我以前是學過武術,但我的專業是編輯,對我來說,武術只是用來防身,而不是拿來賺錢。”

王山說:“現在這個社會,所有的本領都是拿來賺錢的,你學的編輯也是這樣,不是嗎?只要能賺錢,不違法,不亂紀,有什麼不可以?尤其是在南華這種城市,雖然我不敢說錢是萬能的,但沒有錢,你肯定寸步難行,公交車都不給你上。你還這麼年輕,前途不可限量,你不是本地人,你要買房,要結婚,要養家餬口,這些都離不開錢,爲什麼不趁着現在這個機會,多賺一點錢?”

易小刀說:“董事長,你說的這些都很有道理,但我還是原意繼續做我的編輯。”

王山搖搖頭,略一沉思,說:“月薪十萬。怎麼樣?”

五萬?十萬?這對有錢的人來說,只是一組數字,隨隨便便這麼翻一番,眼睛都不會眨一下,而易小刀現在連把外賣的六塊錢標準翻一番都不敢。

易小刀知道王山是誤會他的意思,以爲他這麼說只是在暗地裏擡價而已,於是直截了當地說:“董事長,這不是錢的問題,就算你給我一百萬月薪,我還是不會做。”

王山禁不住瞪大眼睛,這個世界上還有人不愛錢的嗎?而且是這種完全正當合法的錢,都有人不想賺嗎?還是這個易小刀膽小怕死?畢竟保鏢說到底就是拿命在換錢。

不過看到易小刀說得這麼堅決,王山明白要想請易小刀做保鏢是行不通了,但是,這麼一個人纔要是不留在身邊,那真是浪費了。而且還不能太虧待他,否則是留不住的。

既然無法說服易小刀,王山就退而求其次,說:“既然你這麼堅決,我也不好強人所難。我看過內刊上你的文章,文筆不錯,這樣吧,我把你調來董事長辦公室做文祕,這個職位做的也是文字工作,和你的專業沒衝突,你看行不行?”

易小刀已經拒絕了王山一次,如果現在還不給點面子,這個董事長也沒法下臺了,再說,董事長辦公室的文祕也不止一個,沒什麼大不了。

易小刀這樣一想,說:“我只是一個小編輯,突然被調到董事長辦公室,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王山一聽易小刀的話,就知道他已答應,趕緊說:“這個我會處理好的,董事長看中一個人才,就算把他從清潔工直接提到總經理,也沒人敢說什麼。”王山心道這下好了,雖然這個易小刀是個文祕,但以後碰到危險的場合,只要把他帶上,還不是保鏢一樣,而且帶一個文祕比帶一個保鏢更隱祕。

王山有他的如意算盤,易小刀豈能看不出來,以王山在南華的勢力和社會地位,作爲文祕的他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騷擾,比如喬正林。

“那你回去交接一下工作,明天開始來這裏上班。月薪一萬,夠嗎?”王山喜形於色地說。

“一切按公司的標準就行。”易小刀說,但他知道其他的文祕最多也只有四五千塊,王山已經給他雙倍了。 這個殺手是美女 033 塵埃未定

回到編輯部,牛耀祖正在跟陸丹丹調情。

“丹丹,你喜歡什麼樣子的超短裙?我有一個朋友在東門開服裝店的,我帶你去買。”牛耀祖一邊暗暗吞口水,一邊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