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於這首歌我就不做介紹了各位下去的話可以搜一番,但是我想你們如果身爲娛樂人士的話,一定對這首歌都很耳熟吧,這首歌可是最近出來的爆款。”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那些人在聽了他的話時,連忙說道,“我聽了一下這首歌的旋律很好聽,歌詞也深得人心,不論是在哪裏都經受歡迎。”

“這首歌屬於精品中的精品,難得的很。”

聽到衆人的評價時,琴姐點的點頭,而後緩緩地說道,“那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這首歌的作詞人是誰?”

經過琴姐的提醒,衆人恍然大悟,他們好像都直接忽略了作詞人。

他們紛紛的去網上搜索了一下,發現這個首歌的作詞人是姜先生。

這姜先生到底是什麼人呢?他們以前可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呢。

原來這樁事還是周強搞出來的,他想要跟姜浩天打好關係,又知曉姜浩天不是那種高調的人,就直接寫爲姜先生。

琴姐一把將手中的資料拍到了桌子上怒道,”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但是以前可都是一個無名小輩,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爲什麼這樣的一個人都能夠寫出精品歌,而在座的你們卻寫不出來呢。 重生八零翻身記

聽到琴姐的話時,衆人啞口無言,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琴姐還是不停的說道:“公司裏的藝人每天都需要大量的曝光度來維護自己的熱度,可是卻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來,若是這麼下去的話,我看你們也不用來工作了,公司裏不養閒人。” 聽到她這毫不客氣的話語,衆人紛紛低下頭去,儘量的忽略自己的存在感,生怕會惹來秦姐的怒火,而在這些人當中,燕琳雪卻沒有低頭。

在這些人當中,她宛如是天鵝般的存在。

毋庸置疑,她一下子就吸引了琴姐的全部的炮火警戒,嘲弄的看着燕琳雪說道,“我記得再過不久就是你發佈新歌的時間了吧。”

燕琳雪點了點頭說道,“沒錯,15號就是我發佈新歌的時間了。”

“那好,我們就在這裏預祝你新歌大賣,希望你的那首歌就跟這首歌一樣成爲爆款。”

衆人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有着明顯的輕蔑,他們可不認爲燕琳雪能有什麼厲害的地方,她以爲自己是薛仁嗎?

不,她只是一個過去的女明星而已。

這些人也懶得做表面的功夫,連鼓掌都懶得鼓掌,會議室裏的氣氛顯得有些靜默。

琴姐就是讓燕琳雪看清楚她自己的價值,她都走到這一步了,還不願意低下她驕傲的腦袋,等待她的只有雪藏這一條路。

只要燕琳雪願意低頭示好的話,跟張少一同吃了飯什麼的說說好話,說不定還能夠挽回一下她現在的地位。

但是她卻死活不願意這麼做,那也沒辦法了。

既然她不按照自己的話去做,琴琴已經看清楚了燕琳雪的價值,在她身上看不到自己一點兒想要的東西也懶得去管它。

等到會議散了之後,人們都走的差不多了,燕琳雪和周彤也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卻被對面的何詩悅給叫住了。

何詩悅滿臉玩味地看着燕琳雪說道:“不得不說你還是挺有勇氣的,竟然敢選擇跟我在同一天發,不着急你也不怕,到時候我的熱度掩蓋了你,讓你淹沒在人羣當中都找不到。”

“既然我敢這麼做,那我就一定敢承擔風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得到這何詩悅的話語時,何詩悅忍不住說到:“看起來你還是挺有勇氣的,我很欣賞你,可惜了我們兩個人如今的處境卻不容許我這麼欣賞你,我希望到時你還能夠笑得出來。”

看到她眼底的嘲弄,周彤忍不住氣悶,太狂了,她都沒有見過比這傢伙還要狂妄的人,她有什麼好的,不過就是巴結上了公司的高層而已,你又沒什麼實力,還敢在這裏欺負姐。

她狠狠的瞪了何詩悅一眼,忍不住開口說道,“你打算在衆人面前好好表演一下如何巴結公司高層嗎?”

說完這話,她直接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這裏,留下何詩悅一個人站在原地狠狠的跺了跺腳。

周彤說的沒錯,公司裏的人都知道她的後臺是張航。

同樣也知道她不過就是張航的一個玩物而已,俗話說的好,背靠大樹好乘涼,儘管她的身份看上去有那麼一些不堪。

但是她在公司的資源卻從來都沒有差勁過,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當面點出了她那些醜事。

直接將她那虛僞的內心給戳透了。

看着燕琳雪的背影,何詩悅有些不甘心的喊了一句,“好啊,那我倒想看看一個過去了的女明星到底是如何翻身的。”

燕琳雪在聽到她這番話的時候,臉色一變, 壓抑着自己心中的憤怒,加快了腳步,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她知道自己如果想要發生的話,不是那麼容易,近日來工作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大,如果不是爲了自己的那點夢想,燕琳雪恐怕早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晚上回到姜浩天那裏的時候,她還在爲工作的事情煩惱,姜浩天看的出來,她心不在焉就連話也比平時少了許多。

距離燕琳雪新專輯發佈也沒幾天了,她的壓力肯定會很大。

第二天,他們再一次被叫到了會議室裏面開會。

今天會議室裏的人要比昨天還要多上一些,衆人像往常一樣,輕輕的聽着一首歌曲。

當他們知道這首歌曲是同一個人寫了之後,那種驚訝都快要掩飾不住了。

這個人是怎麼在短時間內寫出來兩首精品歌呢,太不可思議了,這首歌今天可是又上了頭條呢。

“這會不會是他以前寫的,正好拿出來而已。”

“我覺得有可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創造出兩首歌,這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聽到衆人七嘴八舌的議論時,琴姐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她十分冷靜地開口說道,“我在你們來的目的可不是爲了討論這首歌到底是什麼時間寫的,還是想要問問你們,人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直接寫出來兩首爆款的歌,爲什麼你們就不能呢?這個叫做姜先生的人可是以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無名小輩,爲什麼你們都不能夠寫出這種爆款的歌呢?”

被琴姐一通質問那些人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十分難爲情的低下頭去,然而琴姐卻並沒有任何想要放過他們的意思,淡淡的說道,“你們要是再寫不出來歌的話,這飯碗也就保不住了。”

衆人一肚子的怨言,他們會被琴姐這樣子罵,還不都是爲了這個傢伙,他到底是什麼人呀?

一些人不服氣的說道,“這傢伙肯定是拿以前的歌濫竽充數的,我就不相信了,他還能有爆款的歌。”

這些人做夢都沒有想到打臉竟然會來的,如此之快,第三天,又一首爆款歌現世了。

作詞人依舊是同一個人。

原先還能夠說出一些狡辯話語的人,如今已經是閉口不言,臉色青紫交加。

琴姐冷笑着說道,“看到了沒有?這就是實力一連三首爆款歌現世,而人家卻還是低調的很,我都沒有看到那個叫做姜先生的人露過面,不管怎麼樣,這一定會影響15號我們公司發歌,人家有三首爆款歌的演唱會絕對十分火爆,要是影響到了何詩悅該怎麼辦?跟他比起來的話,我們公司的流量一定非常的低。”

衆人啞口無言,他們連話都不敢說,生怕會再次慘遭打臉。

心裏則是充滿了納悶,這個傢伙到底是誰呀?以前爲什麼連他的大名都沒有聽說過?

“琴姐,你有沒有打聽到這個人到底是誰呀?它怎麼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連出了三首精品歌呢?會不會是某個資深作詞人的小號呀。”

“我也這麼認爲的,他這個人肯定是個大作詞家,纔不是什麼無名小輩呢。”

“創作出這三手爆款歌肯定是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磨了好長時間。” “你們全都給我閉嘴!”琴姐突然大吼了一聲,神情十分的惱怒,“你說說你們這些人成天到晚到底是做什麼吃的,如今人家出了爆款歌,你們也不下定決心好好的鑽研一下,在這裏討論建議有的沒的,你們是公司裏的員工是來上班的,而不是來在這裏閒談。”

聽到琴姐的話,那些人只能閉上了嘴巴,老老實實的,再也不敢輕易的開口。

看到他們的樣子時,琴姐這才緩和了一下語氣,說道:“要是這次演唱會我們的數據太慘的話,你們全都給我捲鋪蓋走人。”

衆人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都有些吃驚的擡起頭來看着琴姐,明顯這個女人正處在怒火當中,無論什麼話都聽不進去,而唯一能讓她消氣的也只有好好的研究歌曲了。

不過這件事還是在公司裏傳開了,引起了衆人的熱議。

“你們聽說了嗎?前幾天出現的那幾首爆款歌,可是把我們公司的人害得不慘。”

“我也聽說了,琴姐爲了這件事情開了好幾次的會議,甚至在會議上大發雷霆,讓我們公司裏的作詞人好好的創作歌詞,要是創造不出來的話,他們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我覺得我們的流量都可以想象了,人家做了這幾首爆款歌,那邊的流量肯定很大,不用說,我們這邊的流量一定很慘。”

“那些作詞人真是太可憐了。”

……

周彤從外面回去的時候,當然也聽到了這些流言,她更擔心的是燕琳雪,唉聲嘆氣地走到了辦公室裏,就看到了燕琳雪正在電腦旁邊工作。

周彤猶豫了一下,這才敲了敲門走了進去,燕琳雪擡頭看到她的時候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你怎麼突然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這麼有禮貌,這有點不像是你的作風啊,”周彤看到燕琳雪的狀態還算好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依舊是忍不住擔憂的開口說道:“姐你擔心嗎?”燕琳雪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事情,搖了搖頭坦然的說道:“我有什麼好擔心的,現在該擔心的是何詩悅纔對。”

“15號那天薛仁的演唱會肯定會影響到我們這邊的,希望我們的數據不要太慘。”

燕琳雪輕描淡寫的說道:“這一點我早就預料到了,可惜的是,我從一開始只想要碾壓何詩悅。”

燕琳雪嘆了一口氣揉了揉周彤的頭髮淡淡的說道,”你這丫頭也不要一直愁眉苦臉了,笑一個吧,我們的目的可不就是爲了能夠碾壓何詩悅。”

何詩悅一個勁兒的侮辱挑釁他們,燕琳雪又不是聖人,這口氣實在是忍不下去,一定要給他一個難以忘記的教訓,看到燕琳雪臉上的神色時,周彤又放心不少,看來姐有主意啦。

不管是怎麼樣,這次的發佈會對於他們來說可是至關重要的,中間容不得出一點的岔子。

周彤暗地裏捏緊了拳頭,心裏默默地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堅定不移地支持着燕琳雪。

與此同時餐廳的外面停了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從餐廳裏下來一個熟悉的面孔。

他正是周起此次他可不是一個人來到餐廳裏的是跟着他的頂頭上司陳先生一塊來的。陳先生緩緩地跟着他下了車,看了看面前的餐廳,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說道:“這家餐廳看起來規格還是挺不錯的。”

周起恭敬的立在一旁,聽到他的話時連忙說到,可是佈置的格局就小了一些,他根本比不上老闆您的。

話可不能這麼說,這可是石傑看上的餐廳,其中一定有什麼吸引他的地方,我們去三天的裏面看一看吧。

周起恭敬的攙扶着陳先生,然後陳先生卻推開了他,淡定的說道:“我還沒有到那種讓人攙扶的地步來呢,我能走得動。”

看到他的樣子時,周起也不好勉強,連忙點了點頭。

他的樣子跟之前判若兩人,完全想不到他會是這樣的恭敬,而陳先生徑直走到了餐廳裏,眼下根本就沒有一個食客,反而是姜浩天帶着姜昕兒在吧檯的那個地方玩耍,看到有人進來了之後,姜浩天頭也不擡的說道:“我們現在不接客。”

看到他這淡漠的樣子時,周起有些不滿的擰緊了眉頭,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看到他們老大在這裏嗎?他還沒有見過跟姜浩天一樣目中無人的傢伙呢,看來他需要一個深刻的教訓。

要不然的話他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周起露出了兇狠的眼神,微微上前,正打算給姜浩天一個教訓的時候,然後他的肩膀上卻露出了一隻手,輕輕地拍了拍他,回頭一看正好對上了陳先生那晦暗的眼神。

周起心裏一驚,他連忙低下頭去,周起什麼人都不怕,可是唯獨怕極了陳先生這樣的眼神,每當成老闆都是這樣的眼神時,他就有一種預感,怕是有人要遭殃了。

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就應該被人這麼教訓一頓才行。

陳先生笑呵呵的說道:“年輕人嘛,有的時候脾氣就是造了一些,你別放在心上,姜浩天也沒理會他只是淡淡的開口說道,如果要吃飯的話改日再來,我們的營業時間每天只有三個小時。”

看到姜浩天得寸進尺的樣子時,周起不由得氣惱,這傢伙難道沒有聽出來陳先生的意思嗎?看來他還是要給這傢伙一點教訓,不然的話他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對待他們的老大。

周起眯着眼睛威脅的說道:“小子說話還是要客氣一點,免得招來血腥之災。”

姜浩天忽然擡起頭來,那淡漠的眼神竟然把周起嚇了一跳,他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

如果你們進門的時候能夠好好的閱讀一下牌子,那倒是可以讓我對你們客氣一下。

聽出了他話裏的意思,周起不由得大怒,他咬着牙甚至是挽起了袖子,匆匆的上前說道:“你小子真是目中無人給臉不要臉,那既然如此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姜浩天摸了摸姜昕兒的腦袋,溫柔的說道:“昕兒乖,昕兒一個人先玩耍好不好?爸爸這裏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呢。” 姜昕兒聽話的點了點頭,隨後就在餐廳裏一個人玩耍起來,而姜浩天則是淡然的起身,他輕描淡寫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們不是來吃飯而是來找茬的話,我也可以跟你們好好聊聊。”

看到他這毫不畏懼的眼神時,周起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按理說他們帶來的這麼多的人,普通人都應該害怕纔對。

還沒有等周起開口說話,倒是陳先生笑呵呵地說道:“小兄弟你誤會了,我們來到這裏也不過是吃飯的,既然現在不營業的話,那等什麼時候營業了我們再來。”

姜浩天聽了他的話時一言不發,只是沉默的看着他,這種態度落在周起的眼中可是大不敬,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敢露出這麼不屑的神情。

他頓時露出了一臉的不悅眼神也是越發的陰寒,而正在這個時候,昕兒的小汽車跑了過來,他看到那個怪叔叔的時候,就有些擔憂,立刻說道:“叔叔,小心,我的小汽車跑過去了。”

然而話音剛落,就見那個人直接擡腳一腳將他的小汽車踩了個稀巴爛,看到這一幕時姜昕兒頓時委屈的扁起了嘴巴。

姜浩天的臉色也變得陰寒了起來,他皺着眉頭冷冷的看着周起,眼中殺氣驚現,他還從來沒有如此袒露過自己的情緒,自重生以來,他還是頭一次動怒。

在姜浩天眼裏,周起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